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小教主的挨揍日常[三教九流]——冷山月

时间:2020-07-19 09:24:54  作者:冷山月

 

 
  文案:
  本以为是平生宿敌,相见两相厌,奈何宿敌加情敌的大师兄竟是喜欢自己。
  摔,开什么玩笑!
  哪有人喜欢一个人会喜欢到在对方的饭菜里下泻药毒药,会在两人每年一次的大比把他打的哭爹喊娘。
  第一年他被那个家伙打断了腿,他发誓要与这人势不两立。
  第二年他被这人打断了两根肋骨,他发誓日后定要这人好看。
  第三年他兴致勃勃只为一雪前耻,结果他被打得鼻青脸肿颜面尽失,穆宴秋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非君子。
  第四年还没开打,他就直接认怂……(众弟子:明智!)
  第五年他奋然出逃,与偷偷爱慕多年的左护法游遍了整个西湖,然后……他被穆宴秋那个混蛋捉回来后,成功被打的下不了床。
  欺人太甚!他魔教少主不要面子的吗?
  现如今,你告诉我你特么是喜欢我,我是吃错药了才会信你的邪!
  【阅读指南】
  主攻,1v1,he,苏爽小甜饼
  搞笑轻松文,神经病欢脱风,嗨起来
  小教主前期会比较弱(泛指各方面),后期会慢慢成长的
  有两个穿越者出没,且看土著小教主(原著反派)如何大战穿越者,本文又叫#原著大反派与主角为何私定终生,剧情君你还好吗#
  作收求个小收藏鸭QwQ
 
 
第1章 挨揍日常的第1章
  “师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
  “打人不打脸,穆宴秋,你大爷的,老子要动真格的了。”
  “……唔!师兄,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师兄手下留情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穆宴秋,你……啊!……你给我等着……”
  偌大的练武场上一片鬼哭狼嚎,刚入门的小弟子们被惊掉了一地下巴。
  众新弟子:这……这……!小教主居然被人打的这么惨,而向来高冷如仙的大师兄居然打起人来这么狠。
  碧泉教,当之无愧的江湖第一魔教,而作为碧泉教唯一的小教主,竟被人殴打至此,一旁的众护法堂主师兄姐们居然就这么冷眼旁观,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败坏?!
  老弟子们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小弟子们的肩:“习惯就好,记住,想要在碧泉教混下去,就千万不要被大师兄的漂亮表象所欺骗,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大师兄,不然你都不知道自己是咋死的。”
  小弟子们躲在角落,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恐,他们颤颤巍巍的问着周围的师兄师姐们:“教主他老人家也不管?”
  对此老弟子们只能为小教主鞠一把同情泪,要知道小教主混成如今这模样,不就是他老爹造成的吗?
  大家之所以叫穆宴秋为大师兄,并不是因为他年纪最大入门最早,而是因为他是教主目前唯一的徒弟。从小受到的资源待遇,都可以和小教主持平了。
  为了促进两人的关系,使其相亲相爱兄友弟恭(抱歉,我们只看到了相杀相爱),教主大人还特地定了两人每年一次的大比。
  因此,小教主的血泪史就此展开。
  老弟子们愉快的向小弟子们科普这近五年的大比。第一年小教主被大师兄给打断了腿,足足在床上休养了两个多月。第二年小教主被大师兄给打断了两根肋骨,这个倒是好的比较快,一个多月的样子就已经活蹦乱跳。第三年,小教主兴致勃勃一雪前耻结果被打得鼻青脸肿,足足有半年没出现在教众面前。第四年,小教主直接还没开打就认怂(明智)。第五年也就是今年,小教主出逃,被大师兄捉回来后,额……也就是现如今演武场上的惨状。
  ……
  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骆北咬碎了一口银牙,却还不忘身残志坚的想着怎么报复回去。
  穆宴秋,你大爷的。小爷是上辈子掘了你祖坟还是咋滴,每年大比你都要把小爷给揍得爬不起来,我个魔教少主不要面子吗?苍天啊!大地呀!他到底是哪里得罪了那凶残的家伙?
  “小教主?”刚端来一碗小米粥的秦瑶看见小教主那丰富多彩的表情,忍不住轻笑出声。
  还在内心骂骂咧咧,想着如何报复回去的骆北惊喜的叫了一声:“左护法,你怎么来了。”
  那欢欢喜喜的样子像是忘了伤痛,以至于某人又扯到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秦瑶将小米粥放在一旁的案几上,轻敲了一下骆北的头,把他扶起来后又在其身后垫了几个软垫,才无奈的道:“你说你非要拉着我去赏什么西湖美景,一年一次的大比你也敢放你大师兄鸽子,他这都是手下留情了。”
  被自己偷偷爱慕的人这么说,骆北那叫一个委屈兮兮。他都被打得下不了床了,也叫手下留情。骆北瞪圆了眼不断在心里咆哮怒骂穆宴秋那个混.蛋冷血无情无理取闹言而无信,明明说好这次不把他打那么惨的。
  骆北脸色直从苍白憋到青黑,半天,才咬牙切齿地说:“总有一天我会打赢那混.蛋的!”
  这话秦瑶从五年前听到现在,就没有一次实现过,她都已经免疫了,无奈的摇了摇头,端起一旁案几上的小米粥,用瓷勺搅拌了几下,散了散热气,才舀起一勺,吹了吹,递到了骆北的嘴边。
  “等等!”骆北慌忙找出一根银针,在粥碗里搅拌了好几下,见银针并无异色才稍微放心。
  他真的不想这样的,温柔善良待人和善的左护法亲自给自己熬的粥,他当然想欢欢喜喜的全部吃掉,可这些年他真被穆宴秋那家伙给搞怕了,那层出不穷的泻药毒药他真的受不了了。
  穆宴秋,你来杀了我吧!小爷要被你给搞疯魔了。
  此时的骆北简直不敢看秦瑶的脸色,闷头一口一口的把秦瑶喂过来的粥给吃掉,美滋滋的想他家左护法果然贤良淑德什么都会,一个小米粥都能熬的这么好喝。
  热热的小米粥在胃里暖暖的,没一会儿骆北就困意袭来,安安稳稳的酣然入睡。
  秦瑶在骆北床边坐了许久,眼神复杂的看着甜甜入睡毫不设防的骆北,目光在其俊朗的眉眼上多次扫过。良久,才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收好碗悄无声息的出去了。
  “他吃了吗?”
  不过才行数百米,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朗的男声。
  踏风无声,就连她都是在对方出声后才察觉,也难怪这些年小教主打不过这人。
  可如果小教主真的想赢,只要他愿意放低姿态去求这人,这人又有什么会不答应。
  秦瑶摇了摇头,温婉一笑,笑中平白多了两分自嘲,她身子微斜,带着几分笑意看向了身后之人。
  印入眼帘之人,眉眼精致,俊俏清寒的脸上,竟是还透着几分出尘的意味,哪怕此时它的主人眉头紧皱,也让人觉得这人面如冠玉俊美无俦。
  “怎会?你端去他也不愿吃。”见秦瑶摇头,穆宴秋有些烦躁的问道。
  秦瑶忍不住噗嗤一笑,扬了扬手中的空碗,调侃的说:“我端去他当然会吃,不过要是宴秋端过去,小教主兴许会直接砸你脸上也说不定。”
  穆宴秋抿了抿唇,冷哼一声,棱角分明的俊美脸上满是不爽,深深皱着眉心,没有反驳,足尖轻点,就要闪身离开。
  秦瑶柔柔一笑,喟叹了一声:“宴秋你又何必?辛辛苦苦的守着熬了一个多时辰,他就连是你熬的也不知。”
  “不识好歹。”穆宴秋面色不善的嘟嚷了两句。
  “宴秋,何苦呢?你心悦小教主,可小教主却不见得也会对你抱有同样的心思。”秦瑶轻声细语的劝道,如同对情人的低喃。
  穆宴秋冷冷的瞥了一眼秦瑶,寒声道:“与你何干?”
  “怎能无干,你明明知道……”秦瑶险些脱口而出。
  残酷的剑风打断了秦瑶未完的话语,穆宴秋还剑收鞘,唇边带笑,深邃的眼睛却冷得吓人:“左护.法,有些话可得三思过后才能说。”
  说完就运转轻功潇潇洒洒的转身离开,只留下一道残影。
  秦瑶不是蠢笨之人,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混到护法之位,她也知道自己心绪不宁之下失言了。
  秦瑶摸向脸颊上被剑风所划破的血痕,一看果然莹白的手指上映着鲜红的血,她嘴角却依旧含着一抹仿若春日里粼粼湖水般温暖的浅浅笑意,优雅而得体,轻轻舔去指尖的血液,轻声道:“骆北有一点的确没有说错,你就是个混.蛋,不过……我却偏偏喜欢你这个混蛋。”
  若是骆北有幸能看见此时左护法的模样,恐怕也就不会悄悄暗恋对方了。
  穆宴秋几个轻跃,来到了被他揍得下不了床的小可怜的房前,他迟疑了一二,推开房门,果然骆北在窗边照射进来的阳光下睡得安稳。
  穆宴秋坐于床边,倚头安静的看着对方安然熟睡的侧脸,或许是因为某人的眼神实在太过于火热,骆北迷糊了几声,嘴唇微嘟。
  面无表情的穆宴秋:还真……挺可爱的。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在骆北的脸上戳了戳,直到戳出一个红印子,心情才好了那么一丢丢。
  也就只有像他这样审美水准奇异的人,才会觉得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小教主可爱。
  穆宴秋恨恨的想这么可爱的人怎么会那么可恶不识好歹,殊不知他与骆北在这一方面的想法一拍即合。骆北也常在想,那么漂亮的人怎么会就这么凶残,当然,穆宴秋再漂亮也比不过他这位魔教第一美男子。
  脸上奇怪的触感,让骆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
  骆北一看见是穆宴秋,先是愣了愣,然后又闭上了眼。
  再猛然睁开眼后,见坐他旁边的居然还是穆宴秋,骆北终于惊恐了,原来不是做梦啊!
  骆北:……靠靠靠!
  一醒来就看到穆宴秋那个大杀器,以至于骆北都忽视了穆宴秋戳在他脸上的修长手指,惊恐问道:“穆宴秋!你来干什么?”
  “……”默默收回刚刚还戳在骆北脸上的手指,静默一秒,穆宴秋面无表情的道:“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你……你!”骆北怒不可遏,可他现在却是连抬起手怒指穆宴秋的能力都没有,动一动就痛什么的,简直伤不起。
  骆北:莫非穆宴秋知道了我在背后骂他,不能啊!
  见骆北半天说不出话来,穆宴秋还以为他气血不畅,好心的拍了拍骆北的背。
  果然动手了!骆北惊恐的身残志坚的蠕动着伤残的身体,把自己缩到了墙角。
  还维持着拍背动作的穆宴秋默默的收回僵硬的手。
  骆北还在尽量缩小着自己所占用的面积,好不可怜,颤颤巍巍的开口道:“师兄,大师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在背后骂你了,你就饶过小的这次吧!我都这么惨了。”
  穆宴秋柔和的表情瞬间破裂。
  骆北:操操操!穆宴秋这次连示弱这套都不吃了,莫非他真的要杀人灭口,老爹你快别闭关了,你儿子都要小命不保了。
  穆宴秋笑容满面看向骆北:“你有什么要向我解释的吗?!”
  骆北:好……好阔怕!
 
 
第2章 挨揍日常的第2章
  按照以往的战略,骆北小心翼翼的把自己从墙角挖了出来,顶着穆宴秋杀人的眼神,不顾伤痛猛的扑入穆宴秋的怀里,不管怎么说,先抱住再说。他就算要打,在自己的死缠烂打束缚手脚之下,应该也不会太狠……吧!应该……不会。
  成功捕获一只野生的骆北,喜欢的人突然主动投怀送抱,穆宴秋愣了一下后心情愉悦,怒气全消,学着秦瑶的说话方式,放柔了语调问道:“知道错了?”
  然穆宴秋又怎知他真不适合那样说话,在骆北听来这真是赤.裸.裸的威胁。骆北内心悲愤却还不得不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应是。
  骆北少有的乖巧模样,让穆宴秋心情大好的暂时性原谅了他的恶劣行径。
  小心半搂着怀里的某只,生怕碰到了其伤口,可是哪怕再小心,骆北的身体也因为之前大幅度的动作扯到了伤口,疼痛得不自觉的轻.颤,有时一不小心碰到了伤处,耳边还会传来骆北低低的抽气声。
  穆宴秋眉头紧锁,将其又小心翼翼地放回了柔软的被窝。他有些自责,果然下手还是太重了一点。
  他深吸了一口气。
  克制克制,下次无论发生都要克制。
  被放回被褥里的骆北眨巴了眨巴眼睛,穆宴秋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吗?居然良心发现不折腾他了?
  !!!等等,不对,把他放到床上不是更有利于活动手脚吗?往死里整吗?!
  骆北平日里看见穆宴秋真的没有这么怂的,可他现在动弹不得,连跑都跑不了,只能任人搓圆襟扁,那穆宴秋还不得把他往死里整。
  骆北再一次不顾伤痛锲而不舍得扑入穆宴秋的怀里,抱住穆宴秋危险系数99+的手。
  “大师兄,我真的错了。”
  穆宴秋板着一张杀人的面瘫脸,默默在自己的小本本记下对方今日第二次抱他,甚好。
  “松开。”穆宴秋语气算得上温和,可在骆北听来就是大杀器威胁式的叫他松开。
  骆北拼命摇头,不要!反正都是死。
  穆宴秋轻轻敲了一下骆北的头,道:“小心点,别又扯到了伤口。”
  骆北恶狠狠的瞪着穆宴秋,暗呸其假惺惺。
  好不容易另一种层次良心发现的穆宴秋又把骆北给放进了被褥中,吱都不吱一声的开始扒他的衣服,把骆北给吓个够呛。
  “喂!穆宴秋你大爷的,你想做什么?!”骆北眼睛猛然瞪大,被穆宴秋这一举动给吓得面色发白。
  穆宴秋抿了抿唇,淡淡地瞟了骆北一眼,语音生硬的答道:“上药。”
  见骆北还想说话,他声音更冷了一点:“你有意见?”
  “我……没有!”骆北憋屈道。
  一般人看见心上人的裸.体那个不会心跳加快气血上涌,而穆宴秋看着骆北的身体那真的是一点弥糜心思都没有,毕竟这真的有点惨,虽然大多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淤青,过不了几天就会好了,可哪个禽兽会对着喜欢的人这样的身体兽性大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