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剑网三]长相伴——广天一夜

时间:2020-07-18 09:24:12  作者:广天一夜

 

 
  文案:
  这是一只酷炫拽黄鸡如何推倒呆蠢萌哈士奇的励志故事! 【←别扯了这是不可能的= =+】
  【咬手帕含恨而去嘤嘤嘤】
  好吧,这是关于一只霸气忠犬好脾气军娘如何收服一只傲娇嘴欠钱串子二小姐的温馨故事。
  无虐无天雷,有爱有字母【←垢,说好的节操呢】【叶琳琅:(拨算盘)(翻白眼)看下一行】
  有BUG,有YY,有小剧场,有菜梗,有吐槽,有欢脱,无正文,无节操,无下限,无…【←泥奏凯 !】
  =w= 总之,有爱请戳,非喜慎入,大藏剑山庄限量版足金板儿砖两千两银子买一赠一哟~
  CP:军娘秦子篁x二叽叶琳琅,1v1,HE
 
  “忠臣良将,处战场则所向披靡,居庙堂则深谋远虑,文能□□,武可定国。”
  “那妳看我算不算忠臣良将?”
  “啧,武嘛,绰绰有余,文嘛,这辈子是没指望了。”
  “那妳呢?”
  “我?我只要会数银子就可以了。”
  “……你这没救的钱串子。”
 
第1章 关于初见
  叶琳琅第一次见到秦子篁是在洛阳城外的茶肆里。
  茶摊儿的老板娘是位精明能干风情万种的美人。当然,9岁的叶琳琅不懂这些,顶多觉得这位…姨姨,挺好看。
  叶琳琅同叶风叶晓一桌,安安静静坐在门边儿的角落,一边喝着四叔替她点的峨眉白芽,一边打量着茶馆儿里形状各异的…江湖人。
  “谁说女孩子不能参军 !”稚气又清亮的嗓音。
  叶琳琅抬眼一望,茶肆外边有个红衣小姑娘叉着腰同几个半大小子理论。带头的那小子毫不在意小姑娘恶狠狠的神情,耸肩道:“本来就是嘛,女孩子只要绣绣花弹弹琴嫁个人就好了,参什么军啊,再说就你这小身板儿,怎么上阵杀敌?美人计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讨打 !”红衣小姑娘眉一扬,不知从哪儿抽出一副有她胳膊那么长的双锏,朝着那伙野小子招呼过去,端看架势有模有样,就是腕力明显难以驾驭手里的兵器。领头的小子没想着小姑娘敢拿真家伙,更没想到小姑娘身手不错,一个闪避不及,脸上就让铜锏划了个口子,并且开始飙血,登时愣了,旁边几个一看也来了气:“嘿 ! 小丫头片子,会两下子就能耐了 ,开个玩笑就下这狠手,今儿要不教训教训你,还当哥儿几个都是吃白饭的呢 ?!”说着一群人捋胳膊挽袖子围上来眼看就要群殴。
  一边江湖侠客们本来当是小孩子打闹一笑置之,现在看动了真格儿,却不知怎么劝架合适,小孩儿的事儿,大人搀和进去算怎么个意思?
  老板娘赵云睿扶额摇头,“一群半大孩子当真胡闹,若要折腾起来这生意还怎么做。”
  “这还不容易,”叶琳琅托着腮,笑眯眯地望着外头已经打成一团的熊孩子们,“把他们赶跑就是了。”
  “小姐…”叶晓低声阻止,旁边叶风却拉过她的手,在掌心写道:小姐自有分寸。叶晓扁嘴。小姐胡闹,叶风也胡闹。以后不跟你们出来了哼唧。
  赵老板打量眼前乖巧伶俐,笑得像一只小狐狸的小娃娃,觉得十分好玩,眨眨眼道:“小侠士要出手相助吗?”
  “美人老板要给什么奖励呢?”
  “请你喝茶怎么样?”
  “成交~”
  于是叶琳琅解开随身带的包袱,掏出一把算盘。
  赵云睿:?
  指尖使力,将第一栏的七颗珠子卸了下来。
  赵云睿:?
  于是美人老板娘眼睁睁地看着叶琳琅又从身上摸出一把…弹弓?
  叶风叶晓两人默默对视一眼,又默默望了望远处不知大难将至的熊孩子们,默默叹了口气。
  叶琳琅拉开弹弓瞄准,一并打出两颗珠子,只听“啪啪”,几个外围的小子有的捂着后脑勺儿,有的捂着脑门儿纷纷栽倒在地,剩下几人回头一看,还没待反应过来,又是两颗珠子从茶摊儿里射出来,“哎哟”几声,也捂着胳膊腿摔倒一片。转眼工夫就剩下红衣小姑娘和带头那小子还在纠缠,叶琳琅瞄了瞄小姑娘,又瞄了瞄野小子,不再犹豫,松手,“啪”一声脆响,那小子额头肿起老大一个包。“哎哟我了个…谁打你爷爷 !”
  “放肆 !”叶晓拍桌子起身,被叶风按下。叶琳琅抿唇一笑,拉开弹弓,松手,“啪!”一枚算盘珠子不知打在他右腿何处,只觉一阵酸麻,“噗通”一声单膝跪倒在地。叶琳琅笑眯眯道:“不客气,乖孙子。”
  “你 !”那小子抬起头,这才看清茶摊儿里一副弹弓几颗珠子就撂倒他们的是个小姑娘,揉着膝盖站起来,横声道:“暗器伤人,不是好汉 !”
  “你们五个欺负她一个,就是好汉?”
  “我……”
  “再说,我是女孩子,本来就不是好汉。”
  “你……”
  叶琳琅笑得很愉快,摇了摇算盘:“还想继续?”
  几人一听刷刷的算盘珠子声儿就觉得好容易不疼的穴位又疼了起来,不约而同往后挪了挪,带头儿内位一看,今儿想雪耻是不可能了,愤然道:“咱们走着瞧 !”
  “慢走,不送。”
  叶琳琅握着余下的最后一颗珠子,看着以一敌五发型分毫不乱的小女侠还杵在路中间发呆,笑吟吟道:“喂,是你自己过来,还是我请你过来?”
  小女侠抱着双锏,团团一揖:“多谢相助。”说完也不推辞,坐到叶琳琅对面,打量起这位准头非凡的小小姐,明黄的锦缎小褂,穿得像一只圆圆的…小鸡?
  叶琳琅把茶碗推到她面前:“喝?”
  小女侠点点头,端起碗一饮而尽,叶晓见这小姑娘率真,十分喜欢,提起茶壶又斟上一碗,还从袖中掏出帕子递给她擦汗。
  小女侠谢过叶晓,朝叶琳琅笑道:“我叫秦子篁,跟爹来洛阳城办事,你呢?”
  “我叫叶琳琅。跟四叔来洛阳城办事。”叶琳琅指指叶晓:“这是叶晓姐姐。”又指指叶风:“疯子哥。”叶风只得无奈又温柔地笑笑,指了指秦子篁怀里的双锏。
  叶琳琅对秦子篁道:“能让疯子哥瞧瞧不?”
  “当然。”
  叶风接过双锏,在手中掂了掂,又还给秦子篁,在叶晓掌心写道:“以你现在腕力,若想将双锏使得趁手,可在末端吞口上系环,扣上丝弦或牛筋,便可悬于手腕,不至兵器脱手或者误伤自己。”
  秦子篁十分惊讶:“疯…风大哥说的很有道理,咦,我怎么没想到?”
  “你爹没教你?”
  “我…我爹他…”
  “你爹不高兴你习武?”
  “嗯。”秦子篁鼓起腮帮子,垂头丧气道:“不过爹也没反对。”
  “秦副统领可真是个妙人。”
  秦子篁睁大眼睛:“你知道我爹是谁?”
  叶琳琅眨眼:“很奇怪吗?”除了秦副统领,还有谁家对双锏如此钟情?
  秦子篁挠了挠头,怎么叶琳琅看着没多大,懂得却似乎多得多?“唔…你多大?”
  叶琳琅乖巧地笑了:“9岁。”
  于是那年,11岁的秦子篁受到了心灵的创伤。
 
 
第2章 关于小狐狸
  叶琳琅笑眯眯道:“哎,我帮你赶跑坏蛋,还请你喝茶,叶晓姐姐借你手帕,疯子哥还帮你看兵器,你要怎么谢我啊?”
  秦子篁特别正直,虽然叶琳琅小狐狸一样的笑容让她默默抖了抖,还是诚恳道:“想要啥,你说。”
  叶琳琅把余下的那颗算盘珠子放在秦子篁手心,轻描淡写道:“别的不跟你要,找六颗跟这一样的珠子呗,不然算盘没法儿用了。”
  叶晓废了老大劲才把“小姐你算盘多的是这把有什么特别的吗”和“子篁哪儿懂这个你这不坑她吗”两句大逆不道的吐槽咽回肚子里,忧伤地望了秦子篁一眼。秦子篁浑然不觉叶琳琅这个要求有多么坑爹,只点头道:“这个容易,等找齐了,我亲自送到你家去。”
  后来等说完“后会有期”,叶琳琅和她四叔的马车都看不见了,秦子篁才想起没问她们家怎么走。
  再后来秦副统领听说自家小女儿结识了藏剑山庄的叶琳琅,居然还答应要从洛阳千里迢迢去杭州给她送七颗算盘珠子,真是哭笑不得。
  再然后,秦子篁自那以后的很多年,都对这么句话产生了深刻的感悟,一入藏剑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第3章 关于溺爱
  叶蒙听了叶晓的描述之后真是一个头变作两个大,看着叶琳琅满不在乎地玩儿着手里缺了一栏珠子的破算盘无奈道:“琳琅哎,叔儿跟你说多少回了,别随随便便就跟来路不明的人扯上关系,你爹就是在差不多你这么大的时候让人贩子给拐走的,后来——”
  “后来我爹就遇见了我娘。”叶琳琅乖巧地笑笑:“四叔,子篁不是来路不明的人,她是秦副统领的小女儿。”
  “那内些个混小子呢?”
  叶琳琅圆圆的眼睛眨了眨:“他们打不过叶晓姐姐和疯子哥。”
  叶蒙噎了一噎,幽幽地叹了口气,哎,藏剑山庄的丫头片子真是一个都不叫人省心。半晌,叶蒙想起一事:“你是早就看出那丫头是秦家人才出手相助的吗?”
  叶琳琅就着叶晓的手吃了颗新下的栗子,含混道:“二叔不是想和天策府做生意么?”
  叶蒙上下打量她:“怪不得二哥疼你,小人精。”
  叶琳琅笑眯眯地转头看着叶风:“疯子哥 !”
  叶风:?
  叶琳琅:“抱 !”
  叶风:……
  叶蒙刚想说“别欺负你叶风哥”就见叶风特别淡定特别顺手地抱起叶琳琅放在了自己右肩上,叶蒙识趣地闭上了嘴,尼玛,瞧这惯得,这,这成何体统啊,叶蒙边在心中默默吐槽,边加入了叶晓给叶琳琅剥栗子的行列。
 
 
第4章 关于在一起
  后来,叶晓问叶琳琅,小姐,你当初帮子篁真是为了二庄主么?
  叶琳琅哂笑,扯呢,你以为我九岁内会儿真能想恁么远呢?我主要是觉得她挺好玩儿的。
  叶晓默默地,拉倒吧,小姐你一定不知道有句话叫口不对心的都是傲娇受。
  再后来,龙井泉边,万壑争流下九溪的山景里,秦子篁问叶琳琅,你说你这么个既懒且抠门儿还怕麻烦的人,为什么当时就出手相助了呢?
  叶琳琅听了那一大串儿形容词儿狠狠翻了个白眼,哼哼道,不为什么。
  秦子篁锲而不舍,你为什么呢?
  叶琳琅咬牙,我乐意你有意见?
  秦子篁红衣如火,笑吟吟地摸了摸叶琳琅的发顶,好吧,我懂了,一定是当年本统领英姿飒爽,叶小姐对我一见倾心了。
  叶琳琅深吸一口气,默默拔剑,秦子篁,死情缘吧咱!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因祸得福】
  却说当年秦子篁在她爹秦颐岩的帮助下好歹攒齐了七颗算盘珠子,秦副统领本着一诺千金的原则同意带着秦子篁到藏剑山庄找叶琳琅。并且打那以后,秦副统领居然不再阻止子篁习武,还亲自教她使双锏,教她骑马,枪法。子篁于武学造诣颇高,又勤于练功,武艺自然突飞猛进。不过子篁常常想,爹这么做,大概是觉得一个叶小姐足够了,要是再来一个“出手相助”的,天策府就扛不住了。
 
 
第5章 关于童年
  叶琳琅从锦囊里把七颗珠子倒出来,一个一个安回算盘上,分分钟完成的事,秦子篁倒像这活儿有多复杂似的特专注地盯着叶琳琅的手指,顺便想起一个当时在茶摊儿就很弄不明白的问题…藏剑山庄不都是使剑的吗,怎么她暗器功夫这么…精湛?
  “成了。”叶琳琅抬头见秦子篁已经进入发呆状,伸出五指在她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
  秦子篁眨了眨眼:“你弹弓准头这么好,我还当你是唐门的人。”
  叶琳琅顿了顿,饶有兴味地笑了:“子篁,我忽然发现有个词儿…特别适合你。”
  “啊?”秦子篁不明就里。
  “大智若愚啊。”
  “……”秦子篁默默地把悲伤咽回肚里。她怎么忘了这是只披着黄鸡外套的小狐狸呢。
  叶琳琅挽起秦子篁的手:“走,带你去个地方。”
  秦子篁跟着叶琳琅一路来到紫竹林,眼看叶琳琅目标明确地朝林中走去,秦子篁拽住她:“哎,等等,琳琅,这儿不是你们山庄禁地么?”来之前她爹特意嘱咐她在别人家不要乱跑,尤其不要去剑庐剑冢,中了机关没有人救她云云。
  叶琳琅笑了:“看来秦叔叔对藏剑山庄很是了解。不过子篁不想看看传说中的禁地长什么样么?”
  秦子篁张了张嘴,她还真没有闯别人家禁地的癖好啊,但是别人家的主人笑吟吟地拉着自己闯禁地是怎么个情况啊,琳琅是来真的吗她是认真的吗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千言万语汇成了一个字:“嗷。”
  秦子篁想,这儿是藏剑的地盘儿,跟着琳琅走,总是没错的。
  于是秦子篁又跟着叶琳琅大摇大摆大刀阔斧四仰八叉(…)地穿过了紫竹林,来到了剑冢外围的梅花林。
  “传说中的机关呢?”子篁很迷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