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擒妈先擒娃[都市情缘]——尽西洲

时间:2020-07-17 09:36:35  作者:尽西洲

 

 
  文案:
  看似冷漠御姐其实忠犬奶狗调查员X知性优雅温柔带娃律师 每天早上6点更新
  叶珂本来打算拯救深夜买醉失足少妇,没想到自己没抵抗住,差点做了坏事。
  她有点心虚,还有点烦:越是正经的人勾起人来越让人把持不住啊!那她能怎么办!
  第二天发现,那个正经人是她新同事。
  “......”
  叶珂想离远一点,可耐不住直女撩姬,一撩一个准。
  不过撩着撩着,对方好像也不是很直。
  但是不直的宋律师撩起人来更要命。
  她控诉宋竟夕撩死人不偿命,宋律师笑吟吟勾住她的下巴,越凑越近:“明明是你居心叵测,用心良苦,先是骗得女儿对你的喜爱,而后一步步登堂入室。”
  平时气焰嚣张的叶珂哑口无言,面红耳赤嘟囔:“赔你就是了,钱都给你,人也给你。”
  不认输能怎么办?!她都亲上来了!
  副CP:万花丛中过到处沾一点的小林总,某天晚上被一个清冷女人睡了
  有史以来第一次,她被人睡了,罪魁祸首还逃之夭夭,连名字都不知道
  那晚之后对所有人都提不起兴趣的小林总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
  然后让她百倍千倍还回来!
  然而最终,却是让对方百倍千倍要回去
  (作者君真的是文案苦手!文肯定比文案好看!原笔名 雒枫)
  认真的谈恋爱甜宠文,作者君很认真的定下了努力目标
  安利基友好看的文:
  今轲《死对头总在穿女装》(耽美)
  燕不学《缓期》(百合)
  更多完结文请看专栏~顺手给个预收更好啦~
  【手动高亮】文里会涉及一些案件与法律相关的知识,作者君虽然真的努力想了也抓着法学小伙伴动脑子了,无奈自己是个半路出家的学渣,专业也不是文里主要涉及的部门法,实际应用法律和光看法条差别真的挺大,所以不能保证文里所所及的案件判决一定符合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请各位见谅,特别欢迎指正!(没有应用的法律都是纸上谈兵!过了法考也还是不会!呜呜呜)
 
 
第1章 
  晚上九点,宋竟夕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医院赶回自己家。
  开了门,有灯光透过间隙传出来,她以为是梁波提早回来了,面上霎时带上温柔的笑意。然而在她走进门后,那笑容僵住了:玄关处,梁波的皮鞋旁边,还有一双散乱的红色高跟鞋。
  不属于她的高跟鞋。
  顺着往前看去,屋内很是狼藉。她亲自为梁波挑选的青色暗纹领带、白色衬衫、属于女人贴身长裙、黑色蕾丝内衣散落在地板上,无一不暗示着一场热情的欢爱。
  宋竟夕脑子里“轰”一声,变得一片空白,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觉得浑身肌肉绷得生疼。
  门只是虚掩着,透过门缝,宋竟夕正好能看见,床上交缠的两个人。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她这个”不速之客”,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身体的欢愉上,忘情做着激烈运动。
  宋竟夕的嘴唇被她咬得似乎要滴出血来,攥紧了双手,指甲几乎要刺入掌心。她的脑子还没有从被背叛的复杂情绪中缓过来,丝毫感受不到身体的痛楚。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有十秒钟,对于宋竟夕来说却像是过了十年。
  她和梁波在一起,十年。
  她猛然推开门,门撞墙的声音吓了床上两人一大跳。梁波下意识赶紧从女人身上下来,扯被子罩住两人,回头见宋竟夕,慌张问:“老婆,你不是在医院吗......”
  宋竟夕听了,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她嗤笑一声,反问:”你不是应该在公司?我在医院照顾你妈,你背着我跟别的女人在我的床上偷情?!”
  宋竟夕恨恨将手里拎着的蛋糕往他身上一扔,眼眶通红,带着愤怒与痛恨,冷冷从喉咙里吐出两个字:“离婚!”
  画了全家福的蛋糕从盒子里摔出来,砸在梁波身上,瞬间面目全非。
  梁波大惊失色,顾不得赤.裸的身体和身上的奶油,下床拉住她:“老婆,你听我解释......”
  “放开我!”
  宋竟夕重重甩开他的手,眼里的温情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从未有过的冷意。她盯着梁波,恨恨道:“你让我恶心!”
  熟悉的气息混杂了别的女人身上甜腻的香气,让她作呕。宋竟夕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多待,几乎是逃一般的跑出了这个她称之为“家”的屋子。
  ——
  附近的一家les清吧,晚上十点正是热闹的时候。不管来酒吧是打算品尝美酒,还是与好友畅谈,亦或是寻找艳遇,全场大半人的目光都被两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吸引。一个气质清冷,一个成熟温婉,她们分坐在吧台两端,像是在酒吧里开辟出一片独特的领域,与众不同。
  饶是les吧多的是女人,像两人这样高颜值高气质的也实在少见,连调酒师都不禁多看了两人几眼。
  虽说女同性恋的本质就是怂,可酒壮怂人胆,还有不少盲目自信的人,端着酒杯便往两人身边凑。
  叶珂把玩着手中的古典酒杯,间或呷一口琥珀色的液体,气质清冷,神色清醒。有人想要来搭讪,但迫于她冷淡眼神中隐隐的拒绝,不敢过来。
  另一边便不同了。那个将黑色长发低低挽着的温婉女人,喝起酒来丝毫不含蓄。她几乎是把红酒当水一样灌,一杯又一杯,很快,一瓶就见了底。她的眼神从清醒变为涣散,一瓶酒喝完之后,已经醉得几乎趴在吧台上,发丝有些凌乱,却仍喊着让酒保“再来一杯”。
  她似乎是女同性恋喜欢的类型:漂亮、温柔、成熟,叶珂在偷听时分心帮她数了,一晚上有十个人过来跟她搭讪,长发短发都有。
  “哎,我们老板这么干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东西都在城东的仓库里呢。”
  等了许久,终于听到了想要的消息,叶珂终于露出了今天晚上的第一个微笑,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打算买单离开。她打开“H”型扣子,抽出一张卡,正准备递给酒保,却在注意旁边的动静时,停下了动作。
  大多来搭讪的人都彬彬有礼,在她拒绝之后便离开了。但现在来搭讪的这个人,似乎没有这样的打算。
  漂亮女人一手在吧台上撑着头,长发散落,眼神迷离。隔得有些远,叶珂听不清两个人在说什么,但能看见她不停摇着头,眉目之间尽是抗拒之色。前来搭讪的短发女生却没有自觉,一直纠缠,甚至还动上了手,伸到女人的腰间,想要抱她。
  叶珂皱了皱眉,从高脚椅上下来,大步走过去,将短发女生的手打掉。
  女生恼怒瞪她,问:“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问你想干什么才对。”叶珂勾了勾唇角,将她推开,挡在女人身前,眯了眯眼睛,眼眸冰冷:“看人家喝醉了,想趁人之危?”
  龌蹉心思被戳穿,女生恼羞成怒,大声道:“你别血口喷人!我只是跟她聊聊天而已!你突然来想干什么?我看你才想趁人之危!你还动手打人!”
  动静引来了酒吧里众多人纷纷侧目,女生见状,干脆耍起了流氓,往叶珂身上泼脏水。
  “我趁人之危?”叶珂轻笑出声,她牵起宋竟夕的左手,在女生面前晃了晃,硕大的钻石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看见了吗?我老婆。不过你还真说对了,我打人,打女人也一点都不手软,你要不要试试?”
  女生想着刚才被打的力道,不由得心头一紧,不敢再说话,看向叶珂的眼里满是忌惮。
  叶珂没打算跟她多费口舌,她想回家,又不好把这个漂亮女人留在这里给别人捡尸,只能替她结了账,扶着宋竟夕站起身,轻声哄:“我们回去好不好?”
  宋竟夕浑身软绵绵的,站不稳,她顺手勾住叶珂的脖子,眨眨眼睛,偏着头看她。叶珂趁这时候仔细打量了她,女人的眼睛水汪汪的,长睫毛扑闪扑闪,像是会说话一般,眼尾微微下垂,看起来很是温柔。她的肤质白净细腻,这么近的距离,叶珂都看不见毛孔,让人想伸手摸摸,看看是不是如绸缎一般的手感。
  女人忽然笑了起来,声音低低的,带着酒醉后绵长的语调,在她耳边说:“你看起来好乖哦,我跟你走吧。”
  那声音传到叶珂耳朵里,由耳膜产生的神经电流传到大脑,引得她浑身一麻,一身的鸡皮疙瘩。
  要命了,也太像了。
  她没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不论心里有多大的波浪,叶珂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在众人的瞩目中,搂着宋竟夕离开酒吧。
  上了车,女人软软绵绵靠在她怀里,轻轻闭着眼睛,手却微微用力,抓着她的衣服。叶珂叹了一口气,拍拍她,问:“你家在哪里啊?我送你回去。”
  “家?”
  女人抬起头来看她,红红的眼睛里却盛满了悲伤与委屈。只见她瘪了瘪嘴,眼眶里蓄着的泪霎时间滚落下来,梨花带雨:“我没有家了......”
  可怜的声音与模样惹得叶珂的心瞬间柔软下来,她连忙从包里翻出纸巾给她擦眼泪,哄道:“哎别哭呀,我真不会安慰人......”
  女人哭个不停,看这样子,送回家是不成了。叶珂不想把一个陌生女人带回自己家,她看看怀里的女人,无奈叹息一声,只能让司机去最近的酒店。
  几乎是半抱半扛将女人送到酒店,叶珂长长舒了一口气,打量着迷迷糊糊倒在床上的女人,她的心情很是复杂:怎么这样都能碰上声音像的?她白月光姐姐的声音有这么大众吗?
  而且这个女人竟然还说她乖。她不笑时冷冷淡淡的,从小到大,只有妈妈说过她乖,白月光姐姐叫她乖乖。可惜这几年,再也没有人说过她乖了。想到这里,叶珂明亮的眼眸暗淡了几分。
  她闭了闭眼,让自己摒弃一切杂念。
  不行不行,她得离远点,免得又把自己给坑了。
  何况这女人是个结了婚的,虽然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能肯定的是,她不能碰。
  打定主意,叶珂站起身,准备给女人盖上被子便离开。她拍了拍醉醺醺的女人,说:“哎,你睡的时候侧着睡,小心睡着了吐堵住气管,我走了啊。”
  “走?”
  女人忽然拉住了她,懵懵懂懂的,花了一会儿才理解叶珂的意思。她长长的睫毛扑闪着,楚楚可怜:“你要去哪里?你也不要我了吗?”
  “......”
  不要用这个声音跟我讲话了!
  叶珂心里有些抓狂,她明明应该一走了之,偏偏因为这个声音,狠不下心来,只能坐在床边,叹息一声说:“我要回家了,明天我还要工作,而且你本来也不是我的。”
  闻言,宋竟夕撑起柔若无骨的身子,拉住她的手,看着很是委屈,甚至有几分哀求:“你别走好不好?我不想一个人......”
  她的面容逐渐放大,气息也愈来愈近,叶珂忽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浑身僵住不知如何是好。直到最后一个尾音消失在两人相贴的红唇之间,叶珂愣在原地,脑子一片空白。
  女人温温柔柔的,轻轻吮吸着她的嘴唇。红酒的香甜气息与女人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交织,叶珂能感觉到,女人的手从她的手腕移到手掌,与她十指相扣。
  无名指处有金属的触感,叶珂猛然回过神来,将女人轻轻推开,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女人水润的红唇格外瞩目,她盯着,不自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声音变得低哑,隐隐藏着几分危险:“不可以。”
  女人忽然有些生气,微微皱起眉,眼里的水雾愈发明显,瘪着嘴问她:“他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说是生气,又有几分撒娇的意味。女人不依不饶的,朝她凑近,似有似无触碰她的耳朵:“我不够好看吗?还是我身材不够好?你不喜欢?”
  叶珂原本对于她的声音就没有抵抗力,此时这些话配着温热的气息挠着她的耳朵,勾的她心里痒兮兮的,腹部有些异样的感觉。她眯了眯眼,微微用力握住女人的手,将人推倒在床上,目光灼灼盯着她的眼睛,最后一次警告:“你再这样,我就不会再放过你了。”
  女人轻笑一声,终于高兴了。她的手很容易挣脱了叶珂的桎梏,下一秒,叶珂感觉脖颈被一双藕臂勾住,柔软温暖。
  女人带着几分笑意,微微抬起上身,在她耳边低声诱惑:“求之不得。”
  不管了。
  叶珂毫不犹豫吻住她,甚至加重了力道,像是在发泄什么一般,反客为主。
  ......
  两人吻的难解难分,宋竟夕的电话一直在响。叶珂有些烦躁皱了皱眉,手顺着声音摸索过去,想拿过来关掉。偏头挂掉电话之后,却不经意看见了手机的屏保。
  是她身下这个女人,和她的丈夫、女儿。
  屏幕上粉雕玉琢的可爱小女孩,竟然还是她认识的,那个一见到她就抱着她的腿,甜甜喊“漂亮姐姐”的小姑娘。
  ......艹。
  作者有话要说:
  嘿,成熟姐姐就是不一样(不是)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缓过劲来了!本甜文作者保证好好发糖!无意外每天6点不见不散!
  等我起床送红包嘿!
  感谢
  Tokey扔了1个地雷
  羊咩咩扔了1个地雷
  旺仔扔了1个地雷
 
 
第2章 
  叶珂低头看看床上的女人,她先前不知不觉解开了人家胸前的扣子。在黑色纱质布料的映衬下,精致的锁骨与白皙的肌肤显得格外动人。
  先前挽起的长发也散落着,女人微微仰着头,脖颈的线条修长。她红唇微启,脸颊带着淡淡的红晕,美艳诱人。
  那是她先前细细品尝过的美味。
  这个女人,平日里大概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她看起来是传统定义中的贤惠女人,温柔婉约,讨人喜欢。
  也正是这般正经的人,诱惑起人来,更加难以抗拒。
  饶是叶珂对于性保持宁缺毋滥的态度,面对她的诱惑,依然把持不住。
  只是她原本都打算动手了,才吃了个开胃菜,忽然告诉她吃不得,这样吊着胃口,难受极了。叶珂又气又恼,从她身上翻下去,坐到一边,看看她又看看手机,烦的将自己的头发揉的一团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