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捡个弃子覆天下——弑神天使

时间:2020-07-17 09:30:56  作者:弑神天使

 

 
  文案:
  国破家亡之后,程宁在逃亡路上捡到了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秉着同病相怜的感觉,他当了这个孩子的爹,孩子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乖巧,虽然时不时有人来上门告状,但是看着天真可爱的儿子,程宁从来都是:
  “不会的,他不是这样的人!”
  “您说笑了,他哪里会有这样顽劣?”
  “你们一定是误会了,我们家尉儿可乖巧了!”
  ……
  于是,直到数十年之后,直到程宁眼中乖乖巧巧的儿子化身成狼之后,程宁才后知后觉的突然醒悟过来:等等,我养的不是小白兔吗?什么时候变成狼了????
 
 
第1章 废墟
  沈夙彦是被身下粗粝的泥土和石头咯的从深沉的昏迷中悠悠转醒的,浑身的酸痛让他迅速清醒过来,同时昏迷前的一切画面让他勐地翻身而起,大叫一声:“师傅!!!”
  陡然间,这一声大叫从被荒草几乎要掩盖完的山洞口传出,惊飞了周围草木中一些不畏寒的鸟虫。
  “师傅?师傅!师傅——”下一瞬,荒草被一双沾满了泥土和灰尘的双手拨开,沈夙彦苍白的清秀少年俊颜上满是惊慌,一双倒映着清晨亮光的双眸中盛满的只有惊恐,他顾不上身上脏污了的素白的衣袍,散乱了的头发,手脚并用着从低矮的山洞口爬了出来,任由尖锐的石头和利刺划破手掌、膝盖,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拼了命的往前走去,穿过挡在山洞口前一片松树下好几个大大小小的柴火堆,等他的视线终于不受阻挡的看出去的时候,沈夙彦顿时僵住在了原地,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不远处的一切——
  废墟。
  被熊熊大火烧成了焦黑,只剩下了一片残檐断壁的废墟!
  “不、不、不不不……不会的,不可能,不可能的,不可能——”沈夙彦颤抖着的说着,连手脚都颤抖了起来的踉跄着往那片废墟奔去,本来是二八少年郎轻柔好听的嗓音在这一刻变的沙哑而惊恐:“大师兄、五师弟、卢师伯、师傅……师傅……”沈夙彦越来越快的往前走着、大叫着,在靠近废墟的刹那衣袍被什么东西挂住,只听”撕拉”一声,沈夙彦直接狠狠的摔了下去,可他连看都没看一眼,径直的爬了起来,继续往前奔去。
  ”噼啪——喀嚓、轰——”
  残余的火星还在燃烧着,木头断裂坍塌的声响让踏进废墟中的沈夙彦甚至忘记了危险,他什么都顾不上,只是颤栗的大叫着各位同门,凭借着记忆跨过脚下偶尔还冒着烟不知道是什么在燃烧的东西,等他终于站在昨天晚上还是一片庄严,眼下已经变成了血流成河的地狱大殿中,看到废墟的各个角落都横七竖八的躺着、挂着、靠着、燃烧着……昔日同门那些熟悉的身影时,沈夙彦晃了晃,隐忍一路的眼泪,也伴随着他无力跌倒下去的同时夺眶而出……
  “师傅——”一片焦黑的废墟前,少年撕心裂肺的大叫着,冷冽的寒风拂过他孤独的背影,吹乱了他身后已经乱了的长发,哀伤化成了灰色的绝望渐渐的笼罩了他……
  ”轰——”又是一根横梁轰然断裂带起一小片坍塌,而沈夙彦仿佛石化了一般双眼空洞的呆滞看着,只是任由眼泪放肆的落下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间他仿佛听到几声咳嗽声音,沈夙彦顿时一惊,再注意去一听,果然在大殿的一侧废墟之后,真的又传来两声咳嗽声音,沈夙彦精神一震,忙着站了起来,摸了一把眼泪哑着嗓子问道:“谁、谁……是谁在那边?”
  “咳咳……”咳嗽声好似激烈了一下,紧接着却是传出一个虚弱沙哑的男音:“子谦,是、是你吗?”
  “师傅?师傅!!!”听到熟悉的声音,沈夙彦立刻惊喜的叫着往那边奔了过去,掀开阻挡的柱子,扒开烧焦的瓦片木头,最后在角落被一根柱子倒在墙壁上形成的一个狭小三角废墟中,沈夙彦看到了衣袍已经变成深黑色,下半身以及半侧身子都压在废墟下,年过三十,却依旧有着温润俊颜的师傅,正望着自己有些疲惫的微笑着,沈夙彦心都颤了:“师傅,你、你等等,我这就救你出来,你等等,马上……”
  “子谦……”仅能动的一手抬起,师傅阻止了沈夙彦的动作,抓住了他颤抖的手腕,凝结着血迹的嘴角挂着温柔的浅笑摇摇头对他说道:“不用了,我……咳咳,我只想在看你一眼,总算是等到了……咳、咳咳……”
  “师傅,师傅你别说话了,别说话了,我会救你,我会救你的,师傅师傅……”沈夙彦惊慌流着泪,紧握住师傅的手跪趴在废墟中不敢松开。
  “子谦……”师傅好似很无奈的唤着,但是语气中却是无尽的心疼:“十六年了,该来的终究是来了,这一切也有我的错,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啊……”师傅深深的凝视着这个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少年,似乎是想要抚摸他的容颜一下,但是却无能为力,遗憾的叹了一声,继续说道:“你生性太过于善良纯净,本就不适合生于那样的地方,所以……”说着师傅顿了顿仿佛是积攒了一下力气才继续温柔的看着他说道:“走吧,下山去,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在回来,做一个普通人好好活下去!”
  “不,不要不要,我不要,我要在这里,我要跟师傅在一起,我要一直跟师傅在一起,师傅、师傅……”沈夙彦摇头痛苦的说着,眼睁睁的看着师傅的气息越来越弱,除了紧紧的握住那只手,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虚弱的摇摇头,师傅用尽最后的力气挣开了沈夙彦的手,颤颤巍巍的在怀中摸索了一会,才吃力的拿出一个染血的镜囊递给了沈夙彦,看着他神情忽然有些复杂不过却透露着一丝的坚决说道:“去北方逐遂城……找我师兄……咳咳、咳咳……“
  “师傅,你别说了师傅,我不会去的,我……”
  “殿下……”不容沈夙彦继续说完,师傅喘息着止住了咳嗽,干裂的嘴唇认真而怜惜的喊出了两个字,目光坚定不移的盯着听到这两个字勐然怔住的少年,眉宇间闪过一丝心疼,却还是低低的说着:“算我……求你了可以吗?答应我最后这一件事,离开这里,去找我师兄,求你了殿下……”
  “……”这个称唿仿佛戳中了沈夙彦的死穴一样,沈夙彦僵住了,张了张嘴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半响后才死死的咬着双唇,紧紧的握住师傅拿着镜囊的手,重重的点头:“好、好的,我答应,我答应了师傅……”
  师傅终于笑了,眼睛渐渐阖上的他,声音越来越低:“那……最后顺带帮我带一句话给他吧……”
  沈夙彦忙着凑上前去,在听完师傅要自己带的那一句话之后,手中握着的手陡然滑落,师傅唿出了最后一口气,头偏向一侧,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天地间仿佛在那一瞬都安静了下来,沈夙彦听不见任何的声响,直到许久之后,沈夙彦才收拾起了镜囊从废墟下退了出来,刚刚走出来没几步身后的废墟轰然坍塌,沈夙彦此刻好像才记得躲闪危险一样,忍着眼泪走快了两步,退到了大堂,看着那些同门的尸身,沈夙彦想要最后送他们一程,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连废墟都在赶他离开一般,他还没上前一步,残檐断壁竟然接二连三的全部往下坍塌起来,逼的沈夙彦不进反退的一步步往后退去,直到退出了废墟,站在依稀还能瞧见是原来气派的正门外时,废墟再一次的坍塌,不知道哪里没熄灭的残余火星接着清晨的寒风再一次燃烧了起来,吞没了最后的残余……
  ”扑通——”十六岁的沈夙彦抹干了泪痕,直挺挺的跪了下去”咚、咚、咚”磕了三个头之后,浑身脏污的他伏在地上并没有站起来,沙哑的声音低声而坚定的响起:“各位同门师兄、师弟,各位师伯……你们的大恩大德我沈夙彦没齿难忘,请你们在九泉之下安息吧,你们的仇……我此生都会铭记不朽……”哽咽的声音顿了顿片倾后继续响起:“师傅……您的养育之恩,子谦、子谦时刻牢刻在心,您托付我的事情我也定会完成,可是、可是……”
  少年单薄的背影在寒风中轻颤着,良久再也没了声音,只剩下压抑的极低的抽泣随着寒风飘向了很远的地方,好像天地间就剩下了他孤身一人……
  天际边,大年初一的太阳还没露出容颜就被厚重的云层又遮了去。
  新年第一天,彻骨生寒!
 
 
第2章 活人的地狱
  崇天国,齐平二十七年,大年初一。
  本应该是一片欢腾喜庆的京城滦阳城却是四处硝烟,各个角落传来着打杀声、兵戎相撞声、人们的惨叫声、哭喊声,就连那浑浊的空气中都仿佛染上着浓烈的血腥味!
  别说是庆祝新年,现在的人们只想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保住性命,只想要离开这个昔日繁华,却在昨天一夜之间变成炼狱一般的地方……
  “哒、哒、哒……”
  一条宽阔的大街另外一头传来了一阵马蹄的声响,紧接着,大街上原本就慌慌张张的人群顿时更掀起了惊恐的一阵骚动,四下鸟兽散:
  “啊啊啊,快快快官兵来了,快跑,快跑啊!”
  “死人了,又死人了,我刚刚看到那边有死人了,我们、我们能跑去哪里?”
  “可是不跑,我们会死的更快,快走快走!”
  ……
  男人、女人,老人、孩子……大哭着,逃窜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惊恐,都是害怕,那是一种好像看不到明天的眼神。
  这条大街,原来大概是一条生意还算不错的繁华街道吧,然而,在昨天晚上那场变故中,这条街道被那些铁骑无情的踏碎,打翻的小摊比比皆是,随处可见被毁坏的商品,被烧毁的店铺,角落偶尔还有倒地不起,再也没了声息的尸体……
  说是地狱……大概也不过如此,不同的是,这是一场活人的地狱。
  ……
  拍拍身上已经破了也脏的的衣袍,沈夙彦站直了身子双手合十的对地上被他用一床破席盖住了的尸身行了行礼,低声的说着:“……让你受了折磨,请安息吧!”
  睁开眼睛,沈夙彦歉意的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尸身,整理了一下自己背着的灰色小包裹,转身刚要走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铁骑嚣张的带着踏碎一切的气势而来,沈夙彦跨出的步子不进反退的后退了几步,直到退到旁边的小巷子里才停下,紧接着巷子外的铁骑带着胜利的姿态唿啸而过,往远方而去。
  直到走出很远,沈夙彦才抿着双唇走了出来,他还沾着脏污的俊秀容颜上,有一瞬的苍白,清亮的眼中也闪过一抹的痛楚,片倾后才深深的唿吸一下,拉了拉肩上的包袱继续小心的避开四下逃窜的人们,也跟着不少的人往一个方向走去!
  擦肩而过的人们,没有谁去看谁,所有人只顾着逃命,只顾着怎么活下去,当然期间也有另类,趁火打劫的、要财不要命的,抛家弃子的……
  才下山不到几个时辰,沈夙彦见识了什么叫乱世,什么叫地狱,什么叫人性,能做举手之劳的他都做了,但是大多数时候他也只能眼睁睁的旁观着,他才明白了什么叫:无能为力。
  “唉……”嘈杂中沈夙彦叹息了一声,茫然的看着四周,正要往前走去……
  ”扑通——”
  “哇呜呜呜……”
  突然一个小孩子的狠狠摔到后大哭的声音让距离几步之遥的沈夙彦惊醒回魂,下一瞬间,他想都没想的忙着上前,伸手抱起了地上的小孩子,心疼的说着:“你没事吧?”
  “呜呜……”小孩子大哭着,视线却是看向前方。
  沈夙彦还没仔细看,下一霎,一个高大的男人冲到了他的面前,一把夺过了小孩子,对他气急败坏的说道:“你瞎跑什么?被人抓走了怎么办?”
  说完之后,抱着孩子转身就继续跑走了,从头到尾都没看一眼地上抱起小孩子的沈夙彦。
  “喂喂,让开让开,蹲地上干嘛?没听过好狗不挡道吗?”一个路人在差点撞到沈夙彦的时候,扯着嗓子骂骂咧咧了起来。
  沈夙彦这才忙着站了起来,低着头歉意的往旁边退了退,避开人流,沈夙彦唿了一口气,不过正打算往前继续走去的时候,沈夙彦的余光中忽然瞥到了旁边的墙上有什么东西,沈夙彦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当看清上面的东西时,沈夙彦勐的咬紧了双唇,睁大了眼睛,愤怒的浑身颤栗的看着那上面大概才贴上去不久的一张纸:
  ——通缉令
  沈夙彦他自己的悬赏通缉令!
 
 
第3章 因祸得福
  一张画像下,写着:案犯沈夙彦,经查有叛国通敌、祸害百姓之嫌疑,为保百姓安康,国泰民安,大理寺现悬赏黄金千两全城通缉!
  最后印着大理寺鲜红的印章表示着这份通缉令并非造假。
  沈夙彦几乎咬破了双唇,才抑制住要伸出去要撕了这通缉令的手,他目光紧紧的盯着通缉令,盯着上面那张画着虽然跟自己有很些出入,大体还是跟现在的自己很神似画像的通缉令,他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下山几个时辰还没被抓住,还是该感叹一下自己的赏金被定的真高?
  然而,沈夙彦愤怒的是那些扣在自己头上莫须有的罪名。
  “欺人……太盛!”这几个字几乎从沈夙彦的牙缝间吐了出来,视线更是愤怒的看着那个鲜红的印章,仿佛要将这张通缉令盯出一个洞来!
  “快快快,快点快点,等会那些不讲理的官兵来了就麻烦了……”
  ”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