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嫁给前妻死对头[甜文]——呆不乖

时间:2020-07-17 09:27:38  作者:呆不乖

 

 
  文案:
  窦欢喜欢了楚漓很多年,后来她终于如愿嫁给了楚漓,没想到楚漓心里一直惦记着她的前女友。
  楚漓竟然还为了前女友扇她耳光,逼她离婚。
  重活一世,窦欢决定擦亮狗眼赶紧离婚。
  但是,楚漓那狗东西是怎么回事儿?不离婚?不要前女友了?
  还有,那个高贵冷艳的景家大小姐,请你放开抱住我的那只手,你要是放得慢一点,我就要投怀送抱了。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ps:1、窦欢和楚漓一直分房睡的,没有发生关系。
  2、CP是窦欢x景钰。
  3、暗恋互撩,甜蜜爆炸
 
 
 
第1章 
  窦欢醒来的时候,脑袋又昏又痛。
  宽大的KTV包间里只有她一人,电视里还播放着点的歌曲,桌上放了十来杯各种各样的鸡尾酒,已经空了五杯。
  乱晃的灯光让窦欢有些搞不清是现实还是做梦,她靠着沙发揉了揉太阳穴,呆愣了一会儿。
  电视里梁静茹还在唱:“只是女人容易一往情深,总是为情所困……”
  深情又伤情,竟像极了她愚蠢的一生。
  想到她为楚漓做的那些事,窦欢忽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角的泪滑落出来。
  现在哭有什么用呢?
  人都死了,再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她笑够了,慢条斯理的抹了抹泪。
  “窦小姐。”
  突然推门进来的服务员吓了窦欢一跳。
  她怔怔看着进来的服务员,后者也被她抹得像鬼一样的妆吓得怔住了:“窦、窦小姐?”
  窦欢感觉脑袋有点儿转不过弯儿,她不是死了吗?
  她记得她在看死亡回放的,刚刚这场景,她还以为是在死亡回放的场景里。
  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差点儿给她吓出心脏病好吗?
  服务员看她愣愣的,再看桌上的酒已经空了几杯,鸡尾酒都是看着好看,喝起来味道也不错,但是后劲儿大得很。
  估摸着她是喝上了头,服务员耐着性子温言道:“您订的蛋糕到了,现在要送去103包间吗?”
  窦欢的思绪被服务员打断,但是她的脑袋却快速的回忆起来现在的情况。
  今天是楚漓的生日,在酒店给她办了生日宴之后,她的几个好朋友说来KTV唱歌,大家高兴高兴。
  窦欢作为楚漓的妻子,自然是要跟她一起来的,在玩儿游戏的时候楚漓输了,被朋友们要求亲吻她的一个朋友。
  窦欢当即表示反对,但是没想到楚漓竟然就这么当着她的面儿亲了。
  窦欢气得不行,当即发了脾气。
  楚漓却说大家只是玩儿个游戏,让她不要放在心上,今天大家都高兴,不要扫了兴致。
  窦欢是大小姐脾气,受不了这样的委屈,就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了。
  她本来是等着楚漓出来找她的,但是一直没有等到。
  后来才知道,那个朋友叫佟漪,是楚漓心里的前女友,两人一直暧昧不清。
  她笑自己真是傻,跟个不在乎自己的人赌气,回头还要以送蛋糕的名义回去给她们赔笑脸。
  “窦小姐?”
  思绪忽然被打断,窦欢猛地回过神来:“啊?”
  服务员提示道:“蛋糕……”
  不管现在是死了还是活着,这个蛋糕她就是拿去扔了喂狗也不会再送回去给楚漓。
  “不用送了。”
  服务员迟疑了片刻,见她坐在沙发上发呆,便没再多问,关了门出去。
  窦欢坐了会儿,站起身来,脚下刚迈出去两步,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脑袋晕得她没站稳,小腿在茶几上磕了一下,嘶……钻心的疼。
  她看了眼桌上那些颜色美丽的酒,狗玩意儿,后劲儿还挺大。
  嘶……
  窦欢揉了揉小腿,忽然她动作一顿。
  她不是死了吗?
  死了怎么还会痛?
  电视里的歌唱完了,回到了点播界面,窦欢看到了上面的时间,确实是她刚刚和楚漓结婚的这年。
  虽然重生这件事很荒唐,但现在楚漓心里却十分的欢喜,为了再次证明不是假的,她还捏了自己一把。
  疼。
  真心的疼。
  看来是上天听到了她的祷告,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窦欢高兴得简直想跳舞,她太激动,脑袋又昏,开门出去就撞到了一个女人怀里。
  “不、不好意思。”
  她抓着那人的胳膊,奈何酒劲儿上来了,愣是没站稳,就像是没了骨头似的往那人身上靠。
  那人穿着裙子,身上冰冷冰凉的,不像她喝了酒身上烫呼呼的,靠着还挺舒服。
  “你靠够了没有?”
  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窦欢犹如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猛地抬起头来。
  看清了那人精致的容颜,窦欢仿佛见了鬼,酒醒了大半。
  竟然是景钰!
  楚漓和景钰是生意上的死对头,窦欢以前爱楚漓爱得死去活来,以至于看到景钰也没有什么好的颜色,而且还经常跟景钰作对。
  比如在同一个商场看到景钰,跟着她去看她要买什么衣服,然后去抢着买。
  十分幼稚。
  说起来,好像在此之前,她气呼呼从楚漓的包厢出来,正好遇到景钰和朋友们来要包厢,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儿高价抢了景钰她们要的包厢。
  气得景钰的朋友差点儿跟她打起来。
  最后还是景钰劝了朋友,才没跟她计较,换了一间她旁边的包厢。
  有句话怎么说的?
  冤家路窄,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这才过了多久,她就自己凑到了人家跟前儿。
  不过窦欢完全没有那种该有的尴尬,她头昏得很,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拉着景钰的胳膊:“你知道厕所在哪儿吗?”
  “那边。”
  景钰纤细白皙的手指了一下后面,顺便轻轻弹了弹她的手,示意她放开。
  窦欢非但没放,反而抓得更紧了,她仰起头看着景钰,恳求道:“我、我没什么力气了。你……可以带我过去吗?”
  景钰看她醉猫一样,脸上的妆也是花里胡哨的,看样子是刚哭过,完全没了清醒时的高傲,她嘴角勾了抹嘲讽的笑:“你觉得呢?”
  窦欢此刻虽然脑袋昏,但是心里却跟个明镜似的清楚她上一世在景钰面前干了哪些幼稚且不要脸的事。
  可她觉得自己还可以挽救一下,心虚的笑着恭维道:“我觉得景大小姐美丽又善良,一定会帮助弱小的我。”
  “不好意思,”景钰推开她的手,笑容迷人:“我虽然美丽但是并不善良,而且某个弱小的女人曾经说我很是恶毒。”
  有吗?
  她有说过这样的话吗?
  窦欢完全忘记了,毕竟上辈子她把心思都放在了楚漓身上,对于景钰的记忆不是很多。
  既然软得不行。
  窦欢决定……再软一点!
  “景大小姐,之前的事是我不对,”窦欢可怜巴巴的抓着景钰的手,双眼迷离看着她,“我向你道歉。”
  景钰怔了一下,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平时目空一切,凶巴巴的人,喝醉了会像只猫咪一样软萌。
  窦欢现下这副柔软的姿态,加上她那花里胡哨的妆容,就跟一只小花猫在撒娇似的,无端挠得人心里一软。
  而且一向张牙舞爪的她居然也会道歉?
  真是个稀奇事儿。
  看她醉得不清,也不知道楚漓是怎么放心她一个人在这种地方的,万一被人捡醉虾捡了回去,那还得了?
  想到她的妈妈和窦欢的妈妈是好朋友,要是不帮窦欢,万一她出了什么事儿……
  景钰轻叹一口气:“你先放开我,我带你去厕所。”
  “不放,”酒劲儿又上来了,窦欢摇摇头,脸贴着她的手臂,“放了你就跑了。”
 
 
第2章 
  包间里,楚漓跟几个朋友又玩儿了几把游戏,她今天心不在焉,老是输,被张奕她们灌了不少酒。
  灯光照到她脸上的时候,能看到一抹红晕。
  她平常只化着淡妆,一张偏英气的脸总是面无表情,显得冷酷无情。
  此刻却看起来格外的艳丽动人,勾得人心里的小鹿乱撞。
  佟漪在一旁看着她,想起来刚才那个令人心动的吻,还有她对窦欢满不在意的态度,她的心砰砰直跳。
  楚漓心里其实还是爱着她的吧?
  要不然怎么会当着娇妻的面儿跟她亲吻,就连人被她气走了也不去追。
  佟漪对窦欢并不了解,但是听说她是个大小姐脾气,刚才看了好像是这样。
  楚漓最不喜欢大小姐脾气的女生,她喜欢小女生,最好是能乖乖听她的话,在她怀里撒娇的那种。
  楚漓又输了一局,刚要拿起酒杯继续喝,被佟漪拦下:“别喝了。”
  楚漓看着捉住她的那只手,指节修长白皙,犹如葱白,再看佟漪那张娇美的脸上担忧的神色,眉眼一弯,嘴角勾了笑:“你管我?”
  晦暗不明的灯光打在楚漓的脸上,她那张有些英气的脸更加让人着迷,佟漪的心快速的跳动着,她知道自己管得多了,立马收回手。
  但是下一秒那双白皙的手又被楚漓拽进了手里,握着,大拇指在她手背上摩挲两下,无端撩得人脸红心跳。
  佟漪又挣了挣,没挣开,语气娇柔:“楚漓,放开。”
  “不放。”楚漓看着她,笑意不明。
  张奕看她们这暧昧的姿态,开始哦哦起哄。
  几个人都是一副“我们懂”的表情,看得佟漪不好意思了。
  她脸色通红,使了劲儿抽出手,起身出了门。
  楚漓指了指张奕她们:“你们这一个个的,瞎起什么哄?”
  “开玩笑嘛,”张奕笑着:“这个也不去追?”
  “追什么?”
  楚漓靠着沙发坐着,从桌上拿了一支女士香烟点燃,吸一口,嘴里吐出一口烟,慵懒的享受着:“等会儿自己就回来了。”
  张奕不可置否,楚漓这人女人缘儿出奇的好,上大学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女生喜欢她。
  就连佟漪都没有能逃过她的魅力。
  佟漪当年在她们班上可是女神级的人。
  人长得美,成绩又好,学校里那么多的男生追她都没有追到,偏偏被楚漓追到了手,只不过后来两人因为工作的原因分开了。
  两人又遇上之后,张奕都以为她们要复合了。
  谁知道楚漓却突然跟窦欢那个大小姐结了婚。
  说起来窦欢也不是谁都能追上的,也不知道楚漓是用什么手段追到手还哄得人家跟她结了婚。
  更令人惊奇的是佟漪居然没有跟楚漓闹翻,两人竟然还以朋友的身份在彼此身边。
  说是朋友,但那两人眼里暗含的秋波,知道她们关系的人都看得出来。
  余情未了。
  唐欣看楚漓志在必得的样子,吃了个果子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感慨:“我们这个圈子啊,我谁都不佩服,就佩服楚漓,让一个个女生跟下了降头似的喜欢你。”
  楚漓笑了笑,语气淡淡:“她们自己要喜欢的,我也没办法。”
  唐欣笑着道:“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又喝了一杯,张奕凑过来在楚漓耳边问:“诶,窦欢脾气那么暴,真好奇她在床上是个什么样儿?”
  楚漓眼里染了点儿星碎的光,轻轻推开她,故意做出一副不可言说的样子。
  张奕瞬间就懂了,啧啧两声,给她竖了个大拇指:“好在我喜欢男人,不然,我都要被这个渣女迷得晕头转向,吃得渣都不剩。”
  事实上,窦欢在床上什么样儿,楚漓也不知道,从她们结婚到现在她就以各种名义拒绝跟窦欢同房。
  窦欢虽然长得漂亮,但脾气太张扬,不是她喜欢的性子。
  楚漓对她提不起性趣,就只是当妹妹一样的哄着,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就离婚。
  但是,这种事儿当然不能跟外人讲。
  像是想起来窦欢出去了很久,楚漓站起身来:“我去找欢欢。”
  唐欣勾了抹坏笑,起哄道:“找欢欢还是漪漪啊?”
  楚漓笑而不语,任由她们去猜。
  ***
  窦欢跟着景钰到厕所,见到镜子里的人,忽然尖叫一声捂住了脸。
  天啊,她刚刚就是这幅尊容在景钰面前“软”一点的吗?
  脑补了一下那副场景,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景钰在一旁看着她抱着自己的胳膊发抖,像是神经病发作一般,有些无语。
  她转身就要走。
  窦欢回过神,赶紧捉住她的胳膊:“你别走,等我。”
  景钰眸色沉了沉,看了眼她拉住自己的手:“你别太过分。”
  “景姐姐,”窦欢摇了摇她的手,“求求你,等我~”
  她下意识做出可怜巴巴的表情,但一想到自己的妆容,又愣了一瞬,可求人的时候可怜巴巴不是最好吗?
  于是她又换回了可怜巴巴的表情。
  景钰眉毛一挑:“窦大小姐真是博学。”
  窦欢:“???”
  景钰:“闲暇之余,还专门去学了川剧。”
  ???!!!
  什么时候的事?
  她怎么不记得了。
  窦欢下意识脱口而出:“我没有啊。”
  说完之后,她反应过来景钰是说她变脸变得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这个暴脾气,一口气猛地提了上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