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偷亲冰山美人后我真香了[天作之合]——沐青杨

时间:2020-07-16 12:27:53  作者:沐青杨

 

 
  文案:
  某日,沈静初见到一个清冷禁欲的姐姐,上去就啃,啃完就跑。
  后来,军训
  沈静初:这个教官长的有点眼熟????怎么是她?
  喻明月: “看你挺能跑,先跑十圈我瞧瞧”
  “去搬水”
  “去站军姿”
  “去扎马步”
  ……
  再后来,喻明月看眼前人的眼神温柔如水,沈静初圈着她的脖子,在她耳边一声声轻唤,“姐姐,姐姐……”
  逗比年下小狼狗×傲娇腹黑冰山假诱受
  小剧场1:
  沈静初被罚太阳底下军姿。
  看喻明月走来,沈静初内心os:心疼了是吗?要让我归队是吗?
  喻明月:“换个面,接着晒”
 
  【入坑指南】
  1.同性可婚
  2.HE
 
 
 
第1章 强吻
  昏暗的舞池,交替的红紫光闪烁着,一个长相火辣的女生在里面热舞,女孩穿着皮质小短裤,上身是白色小衬衫,配上女生特有的大波浪,妩媚迷人。
  张扬的妆配上她火辣的身材,
  可以看出,女生拒绝了许多人的共舞,她好似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只和旁边的女孩子有唱有和,但也没靠太近,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喻明月独身坐在靠边的位置,静静的看着舞池里的女生,脸看的不太清楚,但能感觉,长得应该不错。
  她带着欣赏的眼光,观察的身边每一个人,但眼神却永远高傲孤冷。
  她在找一个令她心动的人很多年了,她再也没看见过那个人,只能凭借一些隐约的印象,记得那人的眼睛清澈如水。
  她想,也许遇见那个人就不会这么孤傲了。
  沈静初也跳够了,劲舞这么久,她有点累,她甩了甩头发,贴在身边的女生耳旁,“我去那边坐一会儿,你跳够了去找我。”
  韩云珺听到,点了点头,依旧继续手上的动作,沈静初退出舞池,往一边走去。
  她们两个人是室友,都是海大的大一新生,刚开学到今天刚好一周,学校安排了一周的时间来熟悉新环境,今天过后就是军训。
  经过这一周相处,两人也算合拍,都性格直爽,还有点二傻,韩云珺是个富二代,吃喝玩乐样样皆通。
  更重要的是,两人都喜欢女孩子,这是更合拍的地方。
  今天周末,两人打算来酒吧玩一通,庆祝即将迎来的军训,一拍即合,定下了这家海大附近的les酒吧,毕竟还可以撩撩妹子,看看美女养养眼什么的。
  沈静初先去吧台点了几杯酒,然后东瞅西看看的找找空位置,正好路过喻明月的位置,距离喻明月越来越近,喻明月这才细细的看沈静初的模样。
  散着的长发随着她风尘仆仆的样子飘散在空中,许是刚跳完舞,眸子里散发着一股媚意,化着浓浓的烟熏妆,但不同于其他的俗艳,嘴角什么时候都咧着,笑起来特别好看,像一束阳光。
  喻明月指腹磨挲着酒杯,喝酒,跳舞,有这么开心吗?
  喻明月仅仅坐在那,就散发着强大的气场,清冷的的气场与这热烈的酒吧格格不入,但唯独吸引了沈静初的注意力。
  余光散去,那人眉宇间隐着一丝英气,一双丹凤眼最为迷人,鼻梁高挺,白皙的脸颊由于醉意微微泛红。
  面无表情的五官甚是清冷,但一旦盛开,就是一朵罂粟花,众人为之沉溺。
  仅仅一眼,便难以忘怀。
  一阵微风带过,留下淡淡的香气,郁金香的馥郁和柑橘的香气交织,活泼又热烈。
  沈静初敛去眼里的惊艳之情,找了个离喻明月不近,但刚好又能看清她的位置坐下了。
  如瀑似长发披在肩上,一字肩小裙露出了白皙的臂膀,白裙更显素净与清冷。
  端着酒杯的姿势优雅,气场强大,从她的余光中可以看出淡淡的凉意,眼里没有东西,仿佛,什么事物都入不了她的眼。
  很高傲,高傲到蔑视一切。
  喻明月坐在那儿,仿佛是酒吧里的一束白月光,清冷又安静。
  沈静初看着喻明月迷人的侧颜,微微发楞,甚至有一瞬间想起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人。
  没曾想,那人竟也扭脸看向了自己,四目相对,那人好似对沈静初勾了勾唇角。
  霎那,沈静初砰然心动。这心动的感觉,一如很多年前,但现在,充满了渴望。
  沈静初微微红了脸,心不受控制地跳动了起来,她急忙低下了头,抿了抿唇,脑海里浮现两个大字,好看,四个大字,特别好看。
  没办法,这就是沈静初的文学素养。
  随之,一些十八禁的画面自动浮现上来了。姐姐坐在自己身上,姐姐在自己身下......
  沈静初的脑海里全是那个月光似清冷地姐姐,想要姐姐。
  服务生正巧送上酒来,沈静初眼前一亮,有一个词叫,酒壮怂人胆。
  什么也不管了,沈静初端起酒来就喝,几杯下肚,酒至微醺,沈静初朦朦胧胧的觉得眼前的色彩更加鲜艳,舞池里的人摇摆地更加带劲。
  不远处的喻明月的五官也更加清晰,皮肤如同打下的灯光一样白,没有一丝瑕疵。
  看着她的侧颜,沈静初心里的那团火越烧越旺,连喻明月的清冷都扑不灭,这气场还愈发诱人。
  一股莫名的冲动充斥胸腔,鬼使神差地促使着沈静初走过去。
  终于,她站直身子,朝喻明月走去,坐在了喻明月的旁边。
  喻明月向来是反感前来搭讪的人,但当发现是刚才那个女孩儿的时候,怎么都反感不起来。
  淡淡的香气就先俘获了喻明月的鼻子,热烈又活泼的香气,温柔而又不浓烈。
  她抬着脑袋,红唇似火,对自己露出一个比刚才还要灿烂的笑容,她盯着自己看了一会儿,“姐姐,你好美。”
  此时,略显醉意地眸子里,媚意早已散去,她的眼睛是如此清澈,虽然化了浓浓的妆,但挡不了那样如水的眸子。似乎,通过眼睛就能看出她的美玉无瑕。
  喻明月嘴角上挂上一抹浅笑,冰冷的眼神中竟显了一丝温情,“谢谢。”
  喻明月将一杯新酒用指尖推给沈静初,“请你喝。”
  沈静初摇了摇脑袋,手撑着桌子,贴身上来,炽热地呼吸愈发靠近,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渴望,盯着自己的唇瓣,喻明月没有闪躲。
  下一秒,沈静初扣着喻明月的后脑勺,居高临下,将自己的唇覆了上来,她的贝齿抵着喻明月,微凉的舌滑入口中,强势的攫取着她的气息,用力探索每一个角落。
  两人呼吸中带有些许酒气,一个火烈,一个醇香,气息交织,愈发浓烈。
  后来,她退出来,咬住了喻明月的下唇,仿佛不满足,又微微用力。
  喻明月微微蹙眉,唇上的一丝疼痛让喻明月清醒过来,大脑里一片空白,捏着酒杯的指节由于用力变得青白。
  许久,女孩儿离开了自己的唇,眉眼弯弯,贴着自己的鼻尖说,“姐姐,你好甜”,恋恋不舍地在嘴角留下一个轻轻的吻。
  她做了什么?刚才竟然,吻了自己?愣神的喻明月缓过神来的时候,女孩儿已经走了。
  女孩儿拉着另一个女生快步走出酒吧,期间,另一个女生还在不停的往喻明月这边看。
  喻明月摸了摸自己的唇,守了二十一年的东西,就这么,没了?
  出了酒吧,微凉的风让沈静初稍微清醒了一点,要不是刚才韩云珺站在旁边,她不知道自己还会做些什么。
  难道下一步就该开始脱她衣服了吗?抑或是,自己把持不住,邀请她去某酒店了?
  韩云珺眼角含着笑意,“哟,这么快就把妹撩上了,眼光不错啊。”
  沈静初微红了脸,“没看出来喝多了吗?”
  韩云珺双手抱臂,斥责她说,“所以,你吻完就拉着我跑了?”,脸上还挂着猥琐的笑容,“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好事儿吗?”
  “不知道”,沈静初淡然。
  她的确不知道,她只知道,对一个人最原始的冲动就是想吻她,小时候是想抱她,现在就是想吻她。
  沈静初吻了想吻的人,心情有点好,她也不求那么多,做什么图自己不后悔就行,“不早了,别玩了,我们打车回去吧。”
  回到寝室,躺在床上,沈静初还在回味那个吻的滋味,姐姐的唇,好软,姐姐身上还有股淡淡的的香气,除了想亲,还想更多……
  想着想着,沉沉入梦……
  梦中还是那个记忆里清晰的南一小巷,那个五官模糊的白衣小姐姐,踏着阳光走过来,蹲在她的面前,伸出手,柔声道,“别怕,有我在,我保护你”
  只是,漂亮小姐姐的出现犹如昙花一现,沈静初已经想不起来漂亮姐姐长什么样子了,只记得,那个时候她一身白衣,很高,很漂亮。
  后来,梦就渐渐变了画风,白衣小姐姐地五官愈发清晰,眉宇间一丝英气与清冷,眼神却全是温情,是沈静初吻的那个白裙姐姐,她压着白裙姐姐,一遍又一遍的索吻,手还愈发地不自觉…….
  风卷起白色的窗帘,一如舞动的白色裙摆,窗外树叶沙沙作响……
  周一清晨,沈静初的闹钟叫醒了二人,又梦见那个漂亮姐姐了,她叹了一口气,翻身下床。
  她从未做过后悔的事,唯一一次后悔,就是那时候没有勇气去抱她一下。
  毕竟,十八年,心脏只为人跳动过两次,第一次是白衣小姐姐,第二次是白裙姐姐。
  经过昨夜的嗨皮,105寝室全体好像有点精神萎靡。沈静初用了好大力气才把韩云珺从床上叫起来。
  两人匆匆换上军训服,洗漱后,搬着小马扎去餐厅吃了早餐。
  七点五十分,经管一班集合,全体军姿姿势等着教官来。
  两人身高都差不多,在队伍中也就站在了一起。
 
 
第2章 巧合
  一个身着教官服的人走来,远远望去,身姿挺拔,干练的马尾扎在脑后,看不清脸,但远远就能感觉到教官的强大气场。
  还没走近,人群里就已经叽叽喳喳的讨论了,“是我们教官吗?我感觉是个大美女唉!”
  “教官也太A了吧,经管一班要重新封神了。”
  韩云珺也在小群里说悄悄话,“看这架势,静初经管一班的女神地位要不保了啊!”
  沈静初腹诽:怎么会有比我还好看的人?
  等走进了,沈静初两眼一黑,差点没昏过去,这踏马,是昨天那个姐姐?
  沈静初有点想哭,世界怎么能这么小?
  韩云珺却传出嗤笑声,她踢了踢一脚韩云珺,接着就老实了。
  沈静初低下头,心里默念着,别认出我来,别认出我来。别认出我来。
  喻明月停了一小会儿,扫了一眼班级,问前面的一个女同学,“你好,这是经管一班吗?”
  确定了之后,她才开始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喻明月,你们的教官,经济学院大四学生。”
  学生们纷纷投来崇拜的的目光,反观喻明月,风轻云淡,眼底勾不起一丝波澜,一如若日冷漠。
  白唰唰的面孔中,竟然有一顶绿帽子对着自己。起初她没多想,可能这学生害羞吧。
  后来,喻明月看见了绿帽子周围一张熟悉的面孔,这好像,是昨晚上那玩意儿拉的女生?
  喻明月带着玩味的目光看着那顶绿帽子,声线里带有淡淡的冷意,“那位同学,请你抬起头来看我。”
  旁边的韩云珺用胳膊肘捣了捣沈静初,歪着脑袋小声说,“静初,教官叫你抬起头来看她!”
  难受,想哭,怎么办?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早知道今天就浓妆艳抹,化的老妈都认不出来了。
  沈静初弱弱地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喻明月。
  喻明月一愣,果真是她,虽然今天没化妆,但她的模样早就印到了脑子里。
  喻明月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腹诽:吻了人就跑?跑得了吗你?
  心底一丝恶趣味浮上心头,“不认真听我讲话,操场,十圈,”喻明月扭头不再看沈静初,“其他同学,散开,半小时军姿”
  沈静初咬了咬牙,十圈就十圈,不就亲你一下吗?至于这么小气巴交的吗!迈步往训练场走去。
  对沈静初来说,十圈算是小意思了,之前武馆训练的时候,都是十公里起步的,这才四公里。
  可沈静初就是不服,这教官姐姐外貌如此好看,心却如此“毒辣”。
  沈静初在心里默默的忿了句:恶毒女人。
  身后的人已经开始讲话,“今天我们将一下军姿的要领……”
  跑了一会儿,沈静初估摸着半小时快到了,那些站军姿的人应该会休息一会儿吧,加速跑完了最后两圈,这样正好能回去赶上休息,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喻明月看这小鬼一开始磨磨蹭蹭,半小时快到了,又加起速来,就知道这小鬼体力不一般。
  一些不合时宜的画面飘了上来,她喻明月在想什么!
  喻明月垂眼看了看腕表,八点半了,太阳也不够热烈,算了,先休息一会儿吧。
  “全体都有,集合,”喻明月拿出自己中气十足的教官架势。
  前面的学生们由一开始的散开队列集合成了一小窝,“休息十分钟。”
  经管一班一听到这句话,立马就散开了,坐到了后面的小马扎上,韩云珺看见沈静初跑回来了,刚想给她招手,谁知喻教官率先开口说话。
  喻明月站在一棵大树下,指着颠颠跑回来的沈静初说,“你,过来。”
  沈静初欢快的脚一哆嗦,她又想干什么?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好学生,沈静初还是选择听教官的话。
  她耷拉着脑袋走到喻明月面前,今天的喻明月没有穿高跟鞋,是教官专属的皮靴,只比沈静初略微高一点点。
  喻明月看着他垂着的脑袋,有点好笑的说,“叫什么?”
  “沈静初”沈静初心里紧锣密鼓,问问我的名字然后接着整死我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