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长公主今天还单身[欢喜冤家]——一叶知因

时间:2020-07-14 15:00:08  作者:一叶知因

 

 
  文案:
  大陈长公主关卿伊,今年二十八,终于下令广选驸马。
  穿越者沈纯看准商机,决定开门授课“如何讨好长公主”!
  可是最后……
  长公主:“听说就是你教那群男人讨好本宫的技巧?”
  沈纯瑟瑟发抖:“那、那又怎样?”
  “那本宫想让你亲自来讨好我。”
  威武霸气长公主X机敏伶俐穿越者
 
  
 
第1章 红杏枝头春意闹
  要问京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皇家轶事,所有人都会提到当今的大长公主殿下关卿伊。
  要问为何?只因她如今芳龄二十八,却至今尚未出嫁。
  .
  古往今来,无数郎君都以尚公主为家族荣耀。作为全天下最奇货可居的妻子选项,皇室女无论相貌才艺如何,向来都是不愁嫁人的。
  然而我们的长公主,从年方二八到如今二十八,熬死了亲爷爷亲爹一直捱到自家亲弟弟被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依旧没有出嫁。这可谓是让人啧啧称奇。
  .
  不止民间,这在宫里头也是最大的八卦。
  “我就不知道大姐在挑什么。”二十二岁已经是两个孩子妈的四长公主摇着扇子说,“我大陈儿郎一个个文韬武略、才貌兼备,这还不够她挑剔的?就比如我家那口子,每天写情诗给我,别提多有才华了!”
  “大姐眼界高嘛!她哪瞧得上写酸诗的啊!”二长公主一边逗弄着自己第三个儿子一边说,“当初父皇给她挑的那几个,个个都是出类拔萃举世无双的俊秀男儿——当然啦没有我家子甫长得帅啦!那大姐也一个没瞧上,你是没瞧见,她哗啦啦一下把所有画卷都丢下去了!”
  今年刚嫁人的七长公主红着脸害羞地说:“相貌哪就是评判人的标准了?依我看呀,许是大姐没机会遇到对的人吧。像我和我家三郎,那是我偷偷溜出宫才误打误撞的缘分,这才叫做上天注定呢!”
  五长公主横她一眼,笑道:“嗨呦我的傻妹妹,你莫不是忘了你那伴读如今可做了你小姑呢!行了,我住嘴了,再说就露骨了!”
  “谁能有咱们五妹妹嫁的稳当?”三长公主笑吟吟地说,“京城巨贾了不得啊!从今往后就是白玉做堂金做马,闭着眼睛也不愁没钱花呢!哪像我家两袖清风,穷得很呢!”
  “正是穷得很才要娶三姐嘛!”六长公主捧着大肚子嗑瓜子咔嚓咔嚓,“最近三姐夫又在家做什么稀奇玩意儿了?别的不说,三姐夫手艺倒是真不错,那手木匠功夫我可没见过旁的清流有呢!上次我在母后那里瞧见了他做的那会动的小鸟也眼馋得很呢。”
  她呸呸吐了两口瓜子皮继续说:“嗨,我家郎君就粗人一个,学不来这些讨人欢心的玩意儿,也就是在战场上杀杀鞑靼立立战功护护边疆,和姐妹们比就没什么可吹的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如今这两台戏合二为一便是一场皇家大戏。昔日各自跟着母妃挣生活的时候一个个也都不是吃素的,言笑晏晏之间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眼看着话题逐渐跑偏,替补演员八长公主赶快上台控场。
  这未出阁的小妹轻飘飘一叹气道:“众位姐姐,今番我们是为大姐的婚事谋计。眼看着大姐姐这久不出嫁,无法享受到诸位姐姐们的闺中之乐,小妹眼见了也是心疼啊!”
  二长公主附和道:“八妹说的是啊!我回头跟皇弟说一声,也该把咱大姐的婚事提上议程了!”
  .
  此时此刻,话题的主角大长公主关卿伊正履行日常,一边喝茶一边听自家的皇帝弟弟噼里啪啦诉苦。
  “长姐!你是不知道那个米老头今天又说了什么混账话!他就因为朕不肯听他的话现在选妃就唠唠叨叨,说得朕耳朵都疼了!”
  “嗯嗯。”
  “不过那个吕程——就那个新上来的工部侍郎,也不是什么消停东西,今天跟户部那边吵来吵去,明摆着就是要钱!”
  “嗯嗯。”
  “天天催儿子!朕年纪才多大就催皇长子!女儿不好吗?朕还就喜欢女儿呢!”
  “嗯嗯。”
  关克昭絮絮叨叨的话音突然一顿,试探地看了看面前一脸漫不经心的长姐,小心翼翼地继续说:
  “顺便还有一件事……长姐,你现在有没有嫁人的考虑啊?”
  “嗯……嗯?”
  感受到来自姐姐的仿佛凝成实物的锐利目光,关克昭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就是,今天二姐来跟朕提了这件事,在朝堂上也有人递了折子。正是因为如此,朕才有这一问的。”
  关卿伊又啜了一口茶,淡淡问道:“朝上其他人怎么讲?”
  “还能怎么讲?”关克昭叹了一口气,“当然都是催促长姐出嫁,说什么姐姐今年二十八了一直未嫁是给皇族蒙羞……也不知道他们是真不明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姐弟二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昔日夺嫡之战险象环生,个中难处非一言可以道尽。
  关克昭虽为嫡子,年纪却幼,加之母后早逝又无甚亲族可以倚仗,其实一直相当于是靠着唯一的同胞亲姐关卿伊过活,关卿伊一直选择不嫁人自然也是在为他考量。他最终也是在关卿伊的守护与帮助之下才登上皇位。
  回忆往昔,他心中泛起许多感动,那时候日子虽险,但如今苦尽甘来,便让人知足。
  他凝视着姐姐波澜不惊的面容上微微蹙起的眉头,暗自下定决心:既然已经成为九五之尊,那么现在就由朕来守护长姐好了!姐姐既然现在还不想嫁人……
  “那就听他们的为我选婿吧。”
  那就暂且不让姐姐出嫁好了!……嗯?
  关克昭神色略有震惊地看着关卿伊,试图判断出刚才自己是不是幻听。关卿伊抬抬眼,有些好笑地重复了一遍:“我说,就听他们的为我选婿。”
  关克昭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试探着又问道:“长姐的意思是?”
  “不但要办,而且要办大。”关卿伊说,“办得越大,才能让他们见识到我的诚意。”
  她捧着茶盏吹了吹,水面颤动着微微波纹。
  “既然他们这么说了……那就让本宫看看他们还想耍些什么手段。把消息放出去,最好要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
  低下头时,她看见茶盏中映着她因冷笑而扬起的红唇。
  .
  沈纯上街去买胭脂的时候看到城门告示栏那边人头攒动,男女老少都挤在一起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有热闹不凑王八蛋。她赶快几步走上前去,拦住一个从内围钻出来的老兄:“这位兄长,请问今天这告示写了什么呀?怎么这么多人都在看?”
  “皇家贴的告示,写什么都得看看啊!”那人说道,“不过这回确实是个大事儿!咱们长公主你知道吧,就那个二十八岁还没嫁出去的那位。她呀,终于拉下脸来广选夫婿了!”
  沈纯追问道:“此话怎讲呀?我是说,这个‘广’字,应该从何说起?”
  那人嘿嘿笑了两声:“瞧你年纪小,必然没经历过前朝广选淑女的架势。就这么说吧,当年那稍微有点名气的漂亮闺女都被拉进宫去让皇帝瞧过,这回的情形与那时也差不离了!”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不过嘛,到底是女子嫁人不是皇帝选妃,还得讲求个你情我愿,所以只是说了愿意尚公主的未婚男子都可以报名参加。这你瞧瞧,普天之下哪有不愿意尚公主的呀?这万一咱们平头百姓也能被公主瞧上,这不就平步青云了嘛!”
  沈纯笑着附和道:“您说的是!可惜我是个女儿身,要不肯定也去试试看了。”
  那老兄笑着说:“小丫头心气儿也挺高!瞧你模样也好,可惜这次没你的机会,下次再广选淑女的时候你就可以去试试了!”
  沈纯胡乱地点了点头,随便找了个借口与他分别。背过身的时候有些不舒服地揉了揉鼻子。
  她本非这王朝之人,机缘巧合之下从未来莫名其妙地来到这史书上不曾考的朝代当中,投胎做了一家青楼老鸨的女儿,在脂粉堆儿里厮混着长大。
  将近十几年的时光加之青楼的特殊环境时时刻刻都提醒着她现代社会一夫一妻制真他娘的好,也让她打定了主意绝对绝对不在这个朝代成亲。
  之前她向往着长公主可以挣脱束缚保持单身,但如今看来却也不过是负隅顽抗垂死挣扎,让她不由得对这位素昧平生的长公主产生了许多同情。
  不过嘛……
  沈纯心里盘算着主意,越想越觉得得意,最后不由得偷偷笑起来。
  虽然同情长公主,不过也要感谢她此举倒是给了她一桩生意可以做,而且可以做得又大又好,财运亨通福星高照。
  .
  沈纯回到春意楼的时候她娘已经站在门口等了,满眼都是焦急。见她回来,她娘快步走上来,在她后背重重拍了一下:“你这死丫头又去哪里疯玩去了?眼看着天都快黑了才回来,可叫你娘我急死了!”
  沈纯讨好地笑了笑:“我这不是给翠珠姐红袖姐他们买胭脂去了嘛!咱家的姐姐们用的肯定都得是最好的!我这货比三家才挑出来的玩意儿,姐姐们涂上肯定都好看的紧!”
  “油嘴滑舌!看我让你脸上也好看的紧!”她娘终归疼她,骂了两句也不再说了,只是絮絮道,“这世道虽然不算坏,但你一个姑娘家夜里出门怎么能教我放心?下次记着点儿,早去早归,听见没有?”
  沈纯连连点头道:“听见了听见了!”她扶着娘亲往春意楼里走:“对了,娘,我今儿个听见了一个天大的消息,我正琢磨着能促成一桩大生意呢!”
  “是什么大生意呀!”沈纯抬头望去,翠珠已经梳妆完毕盈盈笑着下楼而来,“纯儿主意向来最正!让姐姐也听听吧!只不过,纯儿莫非因为这大生意忘了姐姐的胭脂了?”
  “这怎么能忘呢!”沈纯从怀里摸出来胭脂递到她面前,“今儿个这大生意啊,咱们春意楼做就是再合适不可了!到时候也还需要姐姐帮忙呢!”
  她娘推推她说:“你也别卖关子了,你且说,你要做什么生意呀?”
  沈纯神秘一笑:“我要——给要参加公主选婿的男子们上课,教他们如何讨好长公主!”
  作者有话要说:
  突如其来的甜蜜脑洞,请君笑纳~
 
 
第2章 小荷才露尖尖角
  “昨儿个殿下刚入宫和陛下提了大长公主殿下的婚事,今天便下了皇榜说要为大长公主招驸马了。这下驸马肯定高兴坏了。”
  “而且陛下答应得这么快,可见殿下您正说到了陛下的心事呢!”
  二长公主冷笑着说:“怕是本宫说到了大皇姐的心事呢。她如今红颜老去,当然一门心思要找个夫婿才好过安稳日子呢。”
  丫鬟讨好地笑着说:“殿下说的正是呢。她肯定嫉妒咱们殿下嫁得这样好呢!”
  二长公主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迎着烛光给香囊绣着花儿。她选的是并蒂莲花的样式,过了一会儿便不由得觉得双目有些酸疼,不得不放下手中的香囊歇一歇眼睛。
  正在她闭目养神的工夫,旁边的丫鬟低下脸小声在她耳边提醒道:“殿下,驸马爷来了。”
  她立刻露出惊喜的笑容,睁眼正待起身,一双温暖大手便落在她肩膀上,身后传来温柔的声音:“长公主辛苦了。”
  “只不过是绣个香囊而已,有什么好辛苦的。”她转过身看自家的夫君,一双美目柔情似水含情脉脉,“我听说大皇姐选驸马一事已经定下了,这下公公也该安心了。”
  二驸马面上笑意更甚:“父亲确实安心不少,这次确实是有劳尔尔了。”
  “不过和皇弟说句话的事儿,怎么值得上有劳这两个字了。只要能帮上你和公公,帮上咱们徐家,要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二公主关卿尔将头埋进夫君腰际,语气缱绻依恋。
  继而她话锋一转,又小声埋怨道:“再说了,大皇姐的心也忒狠了,动刀子居然也动到我夫家头上。便是不为着你,我也得为我自己个儿出这口恶气呢。”
  二驸马幽幽叹口长气:“也怪我徐秀无能,没能好好地挣个功名回来,便只能仰仗祖荫。若是我能讨上一官半职,也不会落把柄在大姐的手上,也不用这般委屈尔尔了。”
  夫妻两个又絮絮地说了几句体己话。忽而关卿尔抬起头来望着他又问道:“这次关卿伊选婿声势浩大,指不定我们反而也能从她手中占点便宜回来……这送去参选的人选你可有定夺了?”
  “此事仍需再议,接下来几天我都没事了,可以与殿下好好再讨论。”徐秀望了望窗外,又道,“这外头看上去已是天色渐晚,殿下……今夜可是该安寝了?”
  烛火摇曳间,忽明忽暗的光亮更衬得他英俊秀美的面容愈发神秘而危险。关卿尔不由得脸颊微红,身子骨都软酥下来,轻轻地“嗯”了一声。
  她期待地再次确认道:“秀郎,这几日你都会陪着我吗?”
  “当然。”
  徐秀扶她从座位上起身,侍女知情知趣地退下,将尚且在摇晃的烛火吹熄,室内湮于静谧的黑夜之中。
  .
  “子甫!多日不见你,今儿个可得好好地罚你几杯!”
  徐秀上了楼还没转弯,就听见好友们的调笑起哄呼叫着自己,于是也笑着迎上去。
  他刚在桌边落座,酒杯就被身边人斟了个满满当当。一边还发出“快喝快喝!”的催促声。他夸张地长长叹了口气,讨饶道:“各位兄长饶过小弟吧!小弟岂不想日日与诸位兄台于此寻欢作乐,只不过老父有令不准小弟出来,这让小弟也没有办法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