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夺情策[甜文]——陈敬荣

时间:2020-07-11 09:26:27  作者:陈敬荣

 

 
  文案:
  顾情攻 詹星若受 慢热
  腹黑奶狗有钱攻vs禁欲高冷军师受
  一个是带兵打仗又富可敌国的大商人,一个是拿他没办法的对面军师。
  ·
  军师:我想要天下。
  攻:我给不了你天下,只能有普通有钱人的生活,还要吗?
  军师:……
  ·
  关于顾情:
  情哥怕黑,非常怕黑,因为小时候被追杀留下了阴影。加上自己有点夜盲,所以天一黑就行动不了。
  有些人表面上看着成熟稳健,风风光光
  背地里大半夜搂着媳妇嘤嘤嘤
  ·
  关于军师:
  军师酒量非常差,基本一杯倒,而且有一个毛病就是:喝多以后,好哭。
  比如很久很久以后的某一章里。顾老板逗他,问他,你让不让摸,不让摸我可走了?詹军师就气的站在原地掉眼泪。
  边哭边更衣。
 
 
 
 
第1章 难入其眼,难收其心
  顾府又招了几个打眼一看就机灵的半大小子,十三四岁正是上房揭瓦无所不能的时候。
  按顾大老爷的要求,全都归陆忘遥一个人带,陆忘遥天天被几个孩子吱吱哇哇叫得脚下功夫都慢了,看着刚接过来的一堆宝贝,还有信纸上烫金的顾字,心里就一阵抱怨。
  前阵子顾老爷风尘仆仆地从西域回来,带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自己在房里挑了好几个时辰,才敛出一些看起来毫无风沙气息的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些玻璃饰品,制作得精美,还多雕画的中原景象,顾老爷觉得这些东西还看得上眼,就把陆忘遥叫来,让他挨件擦干净,然后小心包起来送到皇宫里头,吩咐完便一语不发,认认真真地写起信来。
  “这下人就能做的事情,情兄怎么这么喜欢使唤我?”陆忘遥一边擦一边问道。
  也不怪陆忘遥有这样的想法,他与顾老爷关系匪浅,从小一起长大,算是顾府的二老爷,却干着比管家还杂碎的活。
  顾老爷名情字成渊,老爷老爷的叫久了,让人难以想象他不过二十出头,刚及冠没多久。
  顾情停下笔,眸中温柔,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顿了一下又提笔写起来,完全没理会陆忘遥,等到信写得差不多了,陆忘遥也擦得差不多了。
  “有劳忘遥了。”顾情道。
  陆忘遥摆摆手:“别介,给詹军师送东西,我哪敢叫麻烦。”
  顾情看着他,忽的一笑,明明就是在嫌麻烦。
  他轻声说道:“别人去我不放心。”
  陆忘遥赶紧打住他“得得得,我去我去。”
  其实送东西去皇宫里,不是第一次了,甚至记不清是第多少次,自打顾家发达起来,顾情往皇宫里头送东西就没停过。
  这次出西域,本来派商队去就行了,顾情非要自己也跟着去一趟,亲自挑点外来的宝贝给皇宫里的人。
  按陆忘遥的话说,皇宫里什么没有,最好就是送个骆驼进去,不想养还能杀了吃肉。
  顾情朝他一笑,一股寒气爬上了陆忘遥的后背,陆忘遥知道自己被驳回了,知趣地不再乱说话了。
  夜晚,陆忘遥召来一个叫冬至的孩子,这是新选的一批孩子里头最老实能干的。
  “这些银票,一张一张往出给,一张不放你过去,就再给一张,一直不让,就一直给。
  ”陆忘遥像攥着一把废纸一样攥着银票,“最后,找到王公公,托他把这些宝贝交给詹军师,一定要送到手了再回来,詹军师要是没收到,情兄知道了咱俩都得废,明白没有?”音落把银票往冬至手里一拍。
  冬至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银票,吓得一哆嗦。
  “不是,那,那万一……”
  “没有万一,有万一就你死我死,相约黄泉路。”陆忘遥话一出,差点给冬至吓出眼泪来。
  冬至刚进顾府,对顾情是个什么样的人完全不了解,平时也基本见不到顾情的面,挺久之前碰见了一次,顾情面带微笑的同他点了个头,听闻顾情垄断了中原和江南的盐场和米市,最近又新开始了军火买卖,说他年纪轻轻坐拥金山银山,都毫不为过。可那一点头一微笑,哪里是个商人样子,明明就是一位翩翩公子,让冬至如沐春风。
  “顾老爷,顾老爷怎么会那样……”
  “你才来多长时间,”陆忘遥本来想逗逗这新来的小子,没成想这小子还被顾情的外表欺骗得不浅,陆忘遥翘起个二郎腿,身体前倾,还有点当老家贼的刺激感。
  “我可是从小跟他一块儿长大的,他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你明儿一早就起程,把事儿办明白再回来,有赏。”陆忘遥道。
  冬至紧着点头,心里慌得不舒服,应了两句就溜回屋了。
  按陆忘遥的经验来说,不过是走个后门,送个礼。反正顾情有的是钱,他要是差钱,也不会带一堆半大小子回来。
  新收的这些小子,正是能吃的时候,又废粮食又不好管,还干不了什么重活,顾府差不多等于养了一群吃白饭的。
  这事还得从顾情去西域之前说起,顾老爷虽人在天关国,却心心念念着那月渚国的詹军师,三天两头跑过去一趟。有段时间天关的盐场受潮严重,顾情里里外外忙活了一段期间,大概有几个月没去月渚,再想起来去的时候,月渚都要入冬了。
  月渚在天关以北,虽说四季分明,但大多时候都是刮着大风,下着大雪,最冷的几个月,风卷着雪,划在脸上出血了都不知道。
  到了夏天,天气立刻回暖,雨季短,攒不住水,动不动就旱,只有一大片一大片的麦田,能种稻子的地方少之又少。
  顾老爷到那里的时候,正逢上大旱,收成甚少,比“民不聊生”也就差那么一点点。
  跟富得流油的天关比,月渚的确凄惨了点,顾情一身锦衣绸缎,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一堆皮包骨的灾民里头,确实有点扎眼睛。
  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自在,让陆忘遥到附近钱庄把金银都换成铜钱了,路过之处,但凡有人伸手,顾老爷就送一把铜钱。
  后来遇上一个老妇人,领着三四个半大小子,老妇人接了铜钱,觉得顾老爷是个心地善良的主,就不自禁地拉着他哭诉起来。
  具体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感叹这些孩子的命运,“冬至这个名儿啊,还是是詹军师起的啊,那天正好冬至,遇见詹军师……”
  后面顾老爷也没怎么听,耳朵自动把詹军师以外的话过滤掉了,当即就决定带孩子走,到江南过好日子去。
  他问妇人“老夫人若不介意,可以让他们跟我一道去,我在江南做生意,府上正缺几个…”
  缺个屁!
  陆忘遥一想到顾情当时那副嘴脸,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几个孩子带回来他就没管过。放在这不用白不用,不就是给詹军师送东西,这几个孩子好歹在月渚十来年,道走的比自己熟那是肯定的,让他们去送不更好。
  还有这个传说中军师亲自赐名的冬至,就怪他,必须让他跑一趟。
  陆忘遥如意算盘打得响,思来想去没什么毛病,就美滋滋地睡着了。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他就万万没料到这孩子点子这么寸,也没料到偷这么一次懒竟然引出那么大的动静。
  正值凛冬,冬至带着一队人马,拉着一箱子金贵的玻璃往月渚走,几天就到了月渚的都城,月渚都城靠着海,算是全月渚经济最好的地方了,但是天黑得早,一到晚上也没什么人气,不像南天关,整夜灯火通明。
  要真说去西域,好像月渚更近一点,但是看月渚都城的样子,似乎也没有什么闲钱分出去跑商。
  冬至赶到皇宫外的时候,正好是大白天,一路过来看见过不少大官的府邸,曾经觉得做官的都不是好东西,搜刮百姓,现在跟顾情的众多府邸一比,没准这些还都是清官?怎么这么简陋。
  之前顾情带着冬至从南天关的顾府,迁到北天关的行府,说在这要暂留一段时间,方便西域的货物转交。让冬至他们把这里上下都收拾一下。
  那房子落的灰飞起来好像能把冬至埋住,顾情一次路过,还叹了一句“四海为家,太久没来这里了。”
  合着“四海为家”可以理解成“满天下都有我的家”,冬至从前穷,想象不到富人的生活,现在他跟了富人,都好几个月了还是持续地被顾情的富裕程度冲击着。
  北天关的行府离月渚甚近,冬至初归故里心里还有点小激动,想办完事就去看看他娘,当初顾老爷给了他娘一笔可观的钱,让他娘带着小儿子,要么再嫁个好人家,要么找个营生。
  想起自己那时走的时候,还颇有生死离别的悲壮,想着娘养不起自己,自己非走不可。
  不过几个月,冬至竟然有种衣锦还乡的感觉。
  想着想着心头就荡漾起来,于是就快马加鞭地奔到皇宫,按陆忘遥的吩咐,见人就给钱,给到放行为止。
  但把门的侍卫哪里认得天关的银票,陆忘遥忘了嘱咐一声,要找领头当官的,而且得晚上夜深人静了偷偷地去,大白天往人怀里塞银票子,这是把脑子落在天关了,不然怎么想也干不出这种事情。
  但是冬至不懂,官兵被骚扰得心烦,用力一推,冬至就倒在了地上。
  “大哥,我求你让我进去吧。”
  兵看了他一眼,无奈地一撇头。
  “这岂是你想进就进的,赶紧走!你这车东西是不是不想要了?”
  “大哥!”冬至突然慌了起来。“大哥!我家二老爷说,要是东西进不去,我和他都得死。”
  “有病吧你!”被缠住的侍卫没了耐心,正想用武力把他清了。
  宫门忽然缓缓地打开。
  来人一袭白衣,祥云仙鹤翩然其上。
  雪纷纷而下,那人微微低下头,冬至一下噤了声。
  “军师。”几个侍卫见了他,立刻退下,那人点头应了一下,又将目光落在冬至身上。
  “你是谁?”
  “草民,草民名冬至。”
  那人没应,又问道“方才你说,东西进不去,你就会没命,是吗?”
  冬至紧着点了点头,目光悄悄扫过那人的脸,肤如白玉凝脂,几片雪花落在他松束的黑发上,像一层弱弱的荧光。
  若不是红色的宫门,这人简直要与满天的大雪融为一体了。
  “你可有要送的人?”
  “二老爷,二老爷要我交给詹,詹军师……”
  “谁派你来的?”
  “二老爷……”冬至应道,想想不太对,归根到底东西还是顾老爷让送的,便又改口道“顾老爷,顾老爷安排我们把东西送给詹军师。我从顾府来。”
  冬至说完,呼出一口白色的哈气。以为自己做了完美的回答,却不料眼前人久久没应。
  他又偷偷抬起头。
  只见那人微微一皱眉,轻蔑道“黑心商人。”遂转身离去,后面跟长长的一队人马。
  “给孩子煮一壶茶,东西收下,你们随意分了。让他暖暖身子就送他离开。”那人临走吩咐侍卫道。
  冬至跪在地上,听那侍卫干脆地应了一声“是,军师。”
  立刻身上一个哆嗦。
  后面同期的兄弟悄悄问他“冬至哥,这个不能就是……”
  “闭嘴!”冬至感觉脑子嗡的一声。
 
 
第2章 黑心商价,千金一曲(上)
  说是给煮一壶茶,但自那詹军师走后,侍卫再没给过冬至什么好脸色,东西扣下就把他赶走了。
  侍卫甚至还扣了冬至一匹马。
  “马不是老爷送的礼物,你不能拿我的马。”冬至拽着侍卫。
  “我是看你这马不错,给詹军师留着用。”
  冬至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你不信啊?我在这站了少说三四年,眼瞅着军师从这么大到这么大。”侍卫说着还拿手比量了一下军师的个头。
  “这两天忙的,太子送他那匹宝马都跑死了。”
  “你别骗我。”
  “我骗你?我跟你说过,你点子好,要不就这些东西还想送到他手里,面都见不着!”
  “为什么?他不是每天都要来…”
  “月渚大旱。”侍卫打断他,“听说他去查什么,什么税,我也不懂,几时回来的时候都有。跟不用睡觉一样。我奉劝你家老爷一句,别送了,没用。”
  冬至的手慢慢松开。
  被侍卫一通说,只牵了一匹马回来。
  陆忘遥接到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陆忘遥:“呦,送过去了啊。”
  “嗯。”冬至点点头。
  “这回花多少钱,回头给管家报个账。嘶…怎么的,相中咱这马啦?怎么我记得去的时候两个来着…”陆忘遥一路话不停,冬至则若有所思地低着头,一语不发。
  “马呢?”
  最后还得陆忘遥主动发问。
  “马…”
  “你给整丢了?”陆忘遥儿时在月渚生活了十几年,着急的时候一张嘴一股月渚味。
  听得冬至耳根子一动,本来不知道怎么开口,突然又有了勇气。
  “马让人收走了。”
  “啊?让谁收走了?”
  冬至想了一会,“侍卫,大门侍卫说,军师的马死了,那个就…”
  “就咋的?”陆忘遥声音拔高一个度。
  “我的大少爷啊,那是汗血宝马啊你认不认识!我情兄的小心肝啊,我偷摸给你拽出来因为它跑得快,你这办得明白,把它搭出去了。知道这马叫啥不?”
  “不,不知道。”冬至缩着肩膀,一脸委屈。
  “叫阿修罗!阿修罗!西域送的马!”冬至恍然间好像想起来,自己刚来的时候,顾老爷收了件大礼,听陆忘遥说是匹罕见的汗血宝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