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真少爷不想继承家业[豪门世家]——山海泡泡

时间:2020-06-30 08:45:21  作者:山海泡泡

 

 
 
  文案:
  十八岁生日前夕,棠星才被亲生父母找到,一夜之间从贫民少年变成了孟氏企业的正版少爷。
  而假少爷孟云舟,D大硕士在读商业鬼才,年纪轻轻坐拥十七项专利,科研杂志上的照片神色骄矜,实打实的天之骄子。
  对手过于强大,朋友们替棠星操碎了心。
  “这小子绝不是好糊弄的,你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一脸谁欠他八千万似的,小星星,你可小心点!”
  躺在沙发上的棠星左耳进右耳出,查了查手里的股份。
  以后孟云舟当牛做马掌管公司,他每年分得可观的红利,这么好的事,世界上还有第二桩?
  为了落实“当牛做马”,某个深夜,棠星敲开了孟云舟的房门。
  “兄弟,商量个事。”
  孟云舟转身拿了一堆文件出来:“不用商量,在这里签上字,父母是你的,家产是你的,我净身出户。”
  棠星怒其不争:你就这么放弃?!
  孟云舟桃花眼微弯:西装金贵,但我更爱白大褂。
  棠星被那个笑晃了眼。
  终于——
  朋友们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棠星夺回家产,但他好像不开心。
  棠星一摔西装:妈的,白天当牛晚上做马,老子不干了!
  孟云舟捏捏他后腰,轻唤:“星星。”
  朋友们:“啊???发生了啥???”
  “没啥,”棠星捡回西装,“别劝我,老子还能再干五百年!”
  【沙雕戏精受】【成全与救赎】
 
 
 
  作品简评:
  胸无大志的普通男孩棠星一朝发现自己出生就被抱错了,他其实是个富二代。在本该展开一场角逐的真假少爷之间,同住屋檐下的故事和外人想象的一点也不一样。因为两人都不想继承家业,又同样对大家长的作为反感,两个人反而越走越近……
  本文行文流畅,人物性格鲜明,感情描写也十分细腻,令人喜爱,也让人动容。形象生动地描写了主人公从起初不想继承家业到后来为了成全对方的梦想而燃起了斗志,是一篇不容错过的佳作。
 
 
第1章 你好呀
  早上八点不到。
  窗外的鸟儿就开始活跃,比它们的叫声更烦人的,还有十分有规律的门铃声。
  门铃从第一次响起之后,据对门的邻居观察,差不多两分钟后就会再响一次,孜孜不倦,又显得来拜访的人格外地有耐心。
  房间里的人把自己从头到脚用被子蒙起来,呼呼大睡。睡着睡着,卧室的门悄无声息地被打开,黑白相间的大狗猛地蹿上床,扯着主人的被子往自己的狗身上蒙。
  紧接着,床上被迫露出脑袋的人像是不堪其扰地睁开了眼睛。
  鸟叫声、门铃声,还夹杂着身边几声呜咽的狗叫声。
  这要还能继续睡,除非他已经死了。
  棠星终于慢吞吞爬坐了起来,伸手揉揉被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才踩着拖鞋不情不愿地下床。
  床上的狗子也立刻跟了出来。
  他知道门外是谁,因为今天是十月六号,他所谓的亲生父母来接他回“家”的日子。
  棠星没心没肺地长到现在,去年年底爸爸因车祸过世之后,他就一直独自生活,没成想离成年就还有两个月了,突然又蹦出来个亲生父母。
  这还要从前段时间的日报新闻说起。
  一位资深护士在久病不起之际,向记者坦言自己曾犯过一个关乎到职业操守的错误,她似乎搞错了两个孩子的编号。
  她十八年前在医院工作的时候,刚好赶上两个孕妇同时生产,一切都照着流程进行,两边几乎同时生下孩子,她和另外一个护士负责给孩子简单清洗之后会给他们戴上编号。变故就是其中一个产妇突然大出血,和她一起的护士被安排去帮忙,等护士自己清理完两个孩子之后,才发现分不清是谁的孩子了。
  她无法确定是否真的抱错了,但在当时,她很怕会因此而被责备甚至可能会失去工作,所以她没有说。这件事困扰了她很多年,导致她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大好。
  其实单说抱错了孩子一事,本身不会引起这么大的社会效应,关键在于,女护士直接说了其中一家就是D城的孟家——最近几年靠着新专利技术脱颖而出的孟氏企业。
  今年更是风头无两。
  社会舆论的推动下,孟耀东才带着儿子孟云舟去做了个DNA检测,他本来还想打脸大家,孟云舟绝对是他的儿子,不可能有错。
  只是结果出来后,被打脸的是他自己。
  之后哪怕他再不喜欢,也得接自己的亲生儿子回来。
  舆论是把双刃剑,再加上家里老母亲殷殷切切希望亲孙子能认祖归宗,所以孟耀东只能不情不愿地认回棠星。
  但忽然又来了个爹,还是十分不情愿的爹,棠星也挺不情愿的。
  上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孟耀东和老婆董棉一起来的,刚进房间扫了一眼,孟耀东眼里那种不加掩饰的嫌弃就惹恼了棠星。
  他那个表情好像看到的是垃圾场一样,棠星:我只是还没来得及好好打扫下卫生而已。
  但回还是要回的,棠星之前一直想给老棠弄个体面的墓地,只是当他去问了价,嗬,真体面起来,比他家这小破房子都值钱好几倍。
  他回去的要求就是孟耀东他们要给老棠迁墓地。
  总之第一次见面除了谈条件,没什么亲情可言,就连看起来脾气很好的董棉、棠星有血缘的妈妈,他也生不起想要亲近的意思。
  门铃再一次响起来,棠星走出卧室,他养的狗子正盯着门口的方向,亦步亦趋摇着尾巴跟在主人身侧,棠星摸摸它的脑袋,给它的碗里倒了些狗粮。
  这才慢条斯理地去开门。
  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人时,不由愣了下。
  来的不是孟家夫妇,而是和棠星一样大,那个被抱错了的男孩子。
  虽然他身上穿着令棠星看一眼就觉得不自在的高定西装,把扣子扣到领口,浑身都透着一股严谨,一股非人的气息。
  这人比自己要高几公分的样子,说实话,被人俯视的感觉不太好。
  但不妨碍,棠星在对方的脸上,找到了老棠的些许影子。
  对方的眸色偏深,清隽俊雅的面孔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面部线条流畅完美,每一个细节仿佛都无可挑剔。
  棠星觉得他可以直接去当明星了。
  也只在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血缘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好像老棠的孩子就该长这个样子才对。
  两个人四目相对,都沉默着。
  比沉默更令人尴尬的是,棠星绞尽脑汁半天想打破这种局面却失败了。
  对方的眼睛先动了下,然后朝着棠星伸出了手。
  “很高兴见到你,我是孟云舟。”声音温温和和。
  在和他正式见面之前,棠星还是设想过这个画面的。
  他这个混了十几年的贫民突然变成富二代,他个人还表示不是挺高兴的,更何况在富贵人家过了十几年,忽然变成了普通孩子,还父母都不在的孤儿孟云舟呢。
  老话讲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不过看孟耀东和董棉的态度,很喜欢孟云舟,应该不会有把人扫地出门的想法。
  再说孟家呀,别说多养一个儿子了,十个八个也不会有问题。
  只是现在,棠星拿捏不准的是眼前人的态度,这种面上的友好……是真的吗?
  “我叫棠星。”
  棠星慢半拍地伸出手,有些同情:“其实你不欢迎的话,也没关系的,我可以理解。”
  孟云舟:“……”
  孟云舟反省自己的表情大概过于正经了,才让对方产生误会,于是控制表情给了棠星一个标准的露八齿的微笑:“我是真的欢迎你。”
  棠星依旧猜不透,选择放弃。
  他让开了些位置,让孟云舟进来:“我还没有收拾行李,可能要麻烦你等一下。”
  孟云舟淡定道:“不急,你慢慢收拾,我刚好处理点事情。”
  棠星这才注意到,他手里还拿着个笔电。
  孟云舟站在门口,弯腰准备找拖鞋换上,棠星回头看他:“不用换,随便造,等会儿有人打扫。”
  棠星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他一会儿,很意外没有在他脸上看到和孟耀东类似的表情。
  “好,”孟云舟走进屋子,在沙发上坐下来,他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放在曲起的长腿上,打开电脑,片刻后他微微皱眉。
  棠星刚把衣柜里的衣服拿出来,就感觉门口多了个人,他转头过去:“怎么了?想喝水吃东西的话,自便,我这里很随意。”
  “不是,”孟云舟语气温和,“你这里有wifi吗?”
  棠星点头,边收东西边回答他:“你连那个502的网,密码是全拼,我也不知道。”
  孟云舟:“……”有点头疼。
  他这里有个文件急着要发出去,本来想开热点,发现这里数据连接信号也不是很好。
  问完了棠星之后,孟云舟在继续问一遍和自食其力之间,选择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虽然不太道德,他用了点小工具“看”到了棠星家wifi的密码。
  看到密码后。
  孟云舟:“……”
  全拼。
  我也不知道。
  原来是这个意思。
  孟云舟一时间觉得自己的心情有点复杂,他认为正常人是绝对不会用这样的密码的。
  孟云舟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耳边传来细小的动静,他微微抬头,又和狗窝里的狗四目相对。
  这狗不太争气,立马把脑袋缩了回去,但是过一会儿,又悄悄把脑袋转过来盯着孟云舟看。
  孟云舟又看它一眼,狗居然抖了抖。
  孟云舟思考片刻,起身佯装往厨房的方向走,一看他离开,狗立刻从狗窝里跑出来,冲进棠星的房间去了。
  棠星:“日!我刚叠好的衣服你又给我弄乱了!”
  孟云舟:“……”
  他应该没有看错,那狗的品种应该是阿拉斯加,但是很奇怪为什么胆子会小成这个样子。
  棠星收拾好后,提着自己的行李回到客厅里,孟云舟看他一眼,收了自己的笔电,然后准备接过他的行李。
  孟云舟语气有些迟疑:“你……就这点东西?”
  棠星本就没打算在孟家待多久,“已经不少了。”
  孟云舟伸出手接过他的行李,棠星也意外了下,不过没跟他客气,两人准备出门前,孟云舟回头看蹲在棠星身后的狗。
  孟云舟问道:“你的狗……不带吗?”
  棠星说:“不带了,我朋友要来这住段时间,他会帮着看的。”
  孟云舟没有纠结:“那你朋友还挺好的。”帮打扫卫生还帮带狗。
  离开前,棠星锁好门,将一把钥匙压在了门口的地毯下面,然后拍拍手,跟着孟云舟离开。
  要回孟家坐车还有点时间,棠星本来犹豫着要不要跟孟云舟来个短暂的深入交流,但发现对方又在看笔电,看起来很忙的样子。
  当然他怀疑纯粹是为了不跟自己说话,而装出来的。
  棠星没有纠结,靠在后座上就掏出手机玩。
  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对面人的声音有些大,在一侧的孟云舟听来,甚至可以说是刺耳了。
  “棠星星!”对面的人吼道:“你不留下来照顾我就算了,你还留了只狗让我照顾!”
  孟云舟:“……”收回之前那句话。
  他的朋友……有点可怜。
  棠星把手机拿远了点说:“我这不是怕你一个人寂寞吗?”
  对面的人慢慢冷静下来了:“你家wifi密码说一下,这移动信号真瘠薄差。”
  棠星说:“连502那个,密码是全拼:我也不知道。”
  孟云舟的视线还留在笔电屏幕上,但是注意力不在上面的报表上,他听着棠星宛若复读机一般的回答,表情忽地变得悠闲了起来。
  对面又说了句什么,就听棠星说:“我这不是就跟你说着呢吗?密码是全拼,我也不知道。”
  对面瞬间又炸了:“你自己家wifi你不知道密码,你在逗我?”
  棠星却丝毫不见生气:“毕少爷,密码是‘我也不知道’的全拼。”
  毕澜言:“……”
  毕澜言:“你这什么鬼密码,一般人谁能听明白!”
  棠星扭头看了身侧的孟云舟一眼,目光里多了几分欣赏:“谁说的,只能说明毕少爷你脑子不太会转弯,我跟别人一讲人家就听明白了啊。”
  孟云舟拧了下眉头:“……”有点纠结。
  该不该坦白呢,其实自己当时也没听明白。
 
 
第2章 新环境
  车子开了一路,将近两个小时的行程。
  棠星就端着电话和毕澜言吵了一路。
  本该觉得吵闹的环境里,孟云舟却意外自己今天做事的效率还挺高,主要是心情很好。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心情了。
  车子进别墅区之后就开始减速,转了几个弯之后,停在了一栋象牙白外观的别墅门口。
  棠星一眼扫到了白色的栅栏,还有建筑二楼三楼的露天花园,高兴不已地问:“孟云舟,我的房间也有花园吗?”
  孟云舟把电脑收了起来,盯着他乱蓬蓬的脑袋看了一会儿,轻轻点头:“有的。”而且很大。
  “但是……”孟云舟又说:“你出门前好像忘了梳头了。”
  棠星还以为他这个转折会说“但是不给你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