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和豪门老男人先婚后爱了[豪门世家]——言之深深

时间:2020-06-30 08:43:14  作者:言之深深

 

 
  傻白甜,受生子,豪门,狗血,契约婚姻(并不是),宠受日常。
  私设十八岁成年可婚,攻受无血缘关系。
  *
  路止X秦斯焕
  桀骜X骚包
  【1】
  路家破产后,一直被路止喊叔叔的秦斯焕,递给路止一份协议。
  只要他和秦叔叔结婚,路家欠的所有债务秦叔叔都会为他偿还。
  *
  男人低眸漫不经心的看着腕上的腕表,声音懒懒,听不出半分真心:“家里人催的紧,小止帮叔叔个忙。”
  并保证只是隐婚,不会对路止做出逾矩的事。
  路止看着叔叔沉稳的脸,信任的点了点头:“嗯。”
  *
  结婚之后婚前协议仿佛喂了狗。
  【2】
  路止公认的颜值高,成名以来和女星的绯闻不断。
  某次新戏宣传,路止和某女星捆绑上了热搜第一。
  *
  刚学会玩微博的秦叔叔皱眉,单手扣着路止的腕,拍了张照上传,并配文,
  秦斯焕V:我的@路止
  简简单单两个字,十足十的占有欲。
  *
  吃瓜网友:……卧、卧槽!
  骏诚实业的秦总,上流圈子里谁都不敢惹的顶级豪门,居然是路止的金主爸爸?!
  【3】
  路止一直很好奇秦斯焕为什么要跟自己结婚,明明那时候路家是谁都不想去碰的一盆火,谁都怕惹祸上身。
  秦斯焕抱着和自己七分像的小包子,淡淡睨他一眼。
  *
  狐朋狗友都说他是在和路止婚后才意识到自己这个“小娇妻”的好,慢慢收了心。
  *
  可没人知道,在他第一眼见到路止时,
  就想把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多岁的少年揉进骨子里,狠狠地占有。
  *
  1v1,双c,12岁年龄差。
  叔叔肖想路止已久。
 
 
第1章 吸引
  夕阳在橙黄的天幕中拉扯出一道残线,余辉从教室后门照射到趴在桌上睡觉的路止脸上。
  讲台上班主任还在喋喋不休,唾沫星子横飞,粉笔在讲桌上点了又点,腾起一阵翻滚的白色粉末,前排同学捏着鼻子,看向悬在教室最前面的挂钟。
  五点半,还有五分钟下课。
  班主任右边的深绿色黑板上,贴着高考倒计时,上面鲜红的两位数,距离高考还有二十三天。
  宋俞做完最后一道数学题,放下练习册,用胳膊肘推了下还在睡的路止。
  少年睡眼惺忪的睁开眼,长睫在眼下铺了一排浓密的阴影,他有一双极其勾人的桃花眼,眼尾挑起,肤色冷白,刚睡醒带着几丝迷惘,侧头看向宋俞,鼻尖极其自然的哼了一声:“嗯?”
  “阿止,等会放学去堵李横那混小子,去不去?”宋俞问。
  李横和路止宋俞他们不和已久,前几天李横抢了宋俞的女朋友,还带着那女生在宋俞面前晃,宋俞早就忍不了他,早想给他一个教训。正好今天周五,周末放假,学校也管不了这事儿。
  路止胳膊上还有睡出来的红印子,听到李横的名字,他轻嗤了声,从课桌上爬起来,将睡觉时向下敞的T恤领口用两根手指拉了拉,v领黑色T恤,胸前一个骷颅头,露出一排消瘦的锁骨,隐隐透着精致。
  “不去。”路止懒懒的说,手指抵着太阳穴,烦躁道:“老子晚上还有事。”
  要陪他爸去参加一个晚宴。
  下课铃声响,路止单手拎起校服,没等班主任说下课,抬脚就从后门出去。
  班主任在后头发火:“路止!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师?”
  路止脚步顿了下,回头,非常有礼地冲班主任笑了下,伸手关上了教室后门。表情乖巧,然而一双桃花眼里却带着不羁张扬。他的身量在这个年纪的少年中是很高的,181的身高,站在教室后门,脑袋都快顶上门。
  宋俞竖起大拇指冲他比了个手势,笑的相当不正经:“路哥好走!”
  在高三一班,敢这么顶撞老师的,也就路止一个。当面笑的跟个狐狸,可背地里却是谁都不敢惹的豹子。
  ——
  路止跟在路孟晟身后,对着一堆中年男人假笑。
  路孟晟上个月搞了个什么河湾项目,重点做旅游这块儿,就在沥市边儿上,算是沥市去做旅游的第一人。要是开发的好了,路家在沥市也能算得上是顶级豪门了。
  今天是秦家的宴会,为了庆祝秦家长子秦斯焕从国外回来,正式接手骏诚实业。
  “小止还有半个月就要高考啊?”
  “听说路公子在学校成绩很好?小小年纪就有乃父之风,不错不错。”
  “……”
  “孟晟,等你家小止考完了去给我家那个不争气的狗崽子补个课呗?我们家那个狗崽子啊,都高二了还一点心思都不在学习上!”
  说这句话的是郑氏的郑董,路止似乎记得他家的“狗崽子”好像是个女娃,叫什么郑意来着。
  他爸之前还老想着让他跟郑意联姻。
  郑董看路止的眼神到没有其他人那样的刻意讨好,纯粹是感慨小一辈儿的不好好学习。
  路孟晟拿着酒杯一个一个的跟人家敬酒,笑的眼角的褶子很深,和路止七分相似的桃花眼里染上了几分醉意:“郑炀啊,你看我们家小止都十八了,你家的小意……”
  暗示意味十分明显。
  天色沉下来,舞池中间已经放起音乐,小一辈儿的都去中间跳舞,路止找了个借口抽了身,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百无聊赖的玩游戏。
  路止一条腿平放在草地上,另一条腿曲起,手肘搁在膝盖上,纤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灵活的操作,指骨并不粗大,十分匀称。柔软的黑发遮在额前,鼻尖被晚风吹的有点发红。
  不知什么时候,眼前的光线被遮住,一片阴影挡住路止的身影。
  路止散漫的抬起桃花眼,不咸不淡的朝那个挡住他视线的人看过去。
  灯光斜斜打在他身上,那人脸部轮廓被光影切割,头发很短,五官硬朗,嘴唇削薄,下颚线条冷硬,一半脸被光遮住。
  路止勾唇笑了笑,微弯起眼睛,模样很乖:“秦叔叔,您怎么在这儿?”
  语气里却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轻浮。
  秦斯焕微不可察的挑起一边眉,走到路止身边,视线在他敞开的衬衣领口停留几秒,蹲下,堪称是和蔼可亲:“玩游戏呢?”
  “昂。”少年手上动作没停,他并不好奇秦斯焕怎么会在这儿,刚才只是随口一问。
  “快高考了吧?”秦斯焕眼里浮出点儿笑意,凑近了去看路止玩游戏,目光从他一排消瘦锁骨往下探,面上却一本正经的教育他:“这时候了还玩游戏,不怕影响成绩?”
  “秦叔叔。”路止懒散,眼皮掀了掀,似乎不太乐意和他说话:“我艺考已经过了,没什么压力。”
  “行吧。”秦斯焕起身,手在路止柔软的发顶上揉了揉,宠溺:“手机拿远点儿,别把眼睛看坏了。”
  说完,他转身去了宴会前面。
  走了几步,回头朝路止看了一眼。
  少年并没有被他影响,玩游戏玩的仍旧十分专注。
  “啧。”
  秦斯焕又回想起路止乖巧喊他叔叔的模样。
  当真是要人命。
  两年不见,路止还是那么吸引他。
  宴会结束已经是十一点半,路孟晟喝的醉醺醺的,半靠在路止的肩上,还在跟郑炀闲聊,一个劲儿的夸路止:“我们小止,从小就乖,以后长大绝对孝敬岳父岳母……”
  “爸,您醉了。”路止眼底几分烦躁,唇边却带着笑。
  在另一边和客人寒暄的秦斯焕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过来了,先和郑炀打了声招呼,伸手接过路止肩上的路孟晟,不容拒绝:“我来。”
  郑炀笑呵呵的说:“斯焕啊,什么时候正式去骏诚?”
  秦斯焕半边胳膊扶着路孟晟,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勾着路止的手指,垂着眼睛声音低哑,简洁道:“明天。”
  秦家少爷性格本来就称不上随和,答的有几分敷衍郑炀也没往心里去,只是又说。
  “哟,这么快!”
  ……
  路家司机在场外等了有一会儿,看见秦家的少爷将路孟晟扶出来,路止慢慢吞吞的跟在他身后,没什么表情。
  路止的脾气只有路家的人才清楚,表面上温文尔雅,又听话又乖巧,可实际上却是谁都不服气,一身的傲骨,桀骜难驯。
  劳斯莱斯车门被拉开,秦斯焕扶着路孟晟到了车后座。
  路止站在车边,秦家大宅前的灯光将他身影拉长,少年颀长消瘦的影子被拉得更瘦,他低着头,没什么情绪:“谢谢秦叔叔。”
  道谢后路止上车,拉下车窗对窗外的秦斯焕道:“秦叔叔,再见。”
  司机准备开车,秦斯焕勾了勾唇角,眸光定定落在车内路止的脸上,半晌,才似是无意地问:“小止明天陪叔叔吃顿饭?”
  声音很轻,带一股漫不经心。
  少年桃花眼轻垂,很乖:“叔叔,明天我要去补课。”
  劳斯莱斯发动,留下一长条尾气。
  秦斯焕手指搭在腕表上,指甲轻轻敲了敲,眸子阴晴不定。好一会儿笑了。
  小骗子。
  路止纯粹是不想跟秦斯焕待在一起。
  秦斯焕今年刚至而立,在他面前虽然不算特别有长辈架子,可路止莫名有点儿怕他,总觉得秦斯焕看他的眼神特别凶,意味不明的。
  他自由惯了,不太喜欢跟隔着一辈儿的长辈呆一块儿。
  再加上秦斯焕在外面的名声都是什么高冷啊、禁欲啊这样的词儿,路止就更懒得跟他一块儿混。
  谁没事儿爱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作者有话要说:  搓手手。
  第一次写耽美,新手上路,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甜文纯甜文纯纯的甜文。
  所有的设定都是为了jq
  这次cp我个人感觉还是很带感的。
  攻就是秦叔叔,披着狼皮的狼。
  路止前期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少年郎,后期么……啧啧啧。
  明天结婚。
  喜欢的小可爱就收藏下评论下吧!我第一次写耽美,超级超级需要鼓励qaq
 
 
第2章 还债
  路止手肘搭在沙发沿上,拿着iPad玩游戏。晨光在他周围镀了一层淡金色的光,整个人闲散无比。
  路瑶拎着手提包从楼梯上下来。正是夏季,她穿了一条淡绿色的连衣裙,掐腰,裙摆打在膝盖上面一点,一双带了点儿跟的皮鞋。
  路过沙发边上时,路止抬起头:“去哪儿呢?”
  “哥——”
  路瑶拖长了调子喊他,眨巴着眼睛,软腻腻的撒娇。
  路止碎发垂落在额头上,眸色被阳光唰的很浅,放下手里的平板,微挑起一边眉头:“去见你那个什么小男朋友?”
  路瑶脸红了红。
  路止站起身,躺下时T恤上滑了一点,露出腰线,隐约能看清腹肌轮廓。走到路遥身边,勾着她脖子,笑的温柔,语气却很冷:“要么陪哥哥打游戏,要么回房间做作业,你选一个?嗯?”
  路瑶谈的那个男朋友是个混混,整天无所事事的,一张嘴甜的很,很会哄人。路止警告过那男生几次,可路瑶却一股脑的喜欢上了。
  才十四岁的小姑娘,懂什么喜欢不喜欢?
  路止又抬手拍了拍比自己矮了一大截的妹妹的脸:“乖,去写作业,昂。”
  “哥!”路瑶咬着嘴唇,一副要哭的样子:“我真的喜欢他!你别老管我好不好!”
  路止半点不心软,正准备继续教育她,听到门口响起一道声音。
  “小止?”
  那道男声很好听,低音炮似的,撩人的很,严肃正经中带着玩味。
  听到这个声音,路止松开路瑶,眉尖轻蹙,转身时又换上一副乖巧听话的表情,礼貌:“秦叔叔,您怎么来了?”
  秦斯焕站在门前,指尖夹了根烟,没点,穿了一件黑色衬衣,脖颈修长,喉结突出。眼神平静漠然,对上路止的视线。
  点了点头,笑了:“刚巧路过,有点事儿找你爸。”
  路瑶站直,也喊:“秦叔叔。”
  秦斯焕轻轻嗯了一声,转而问路止:“你爸人呢?”
  路止拿起茶几上的茶壶给秦斯焕倒茶,白皙修长的指搭在紫砂壶壶柄上,茶水潺潺流出,倒进茶杯,他说:“出去了。”
  秦斯焕接过路止递来的茶杯,浅抿了一口,漆黑的瞳孔看着他:“和妹妹吵架?”
  路止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随口敷衍几句。
  秦斯焕在路家呆了一会儿就走了,期间问了路止路瑶几个学习上的问题,寒暄几句就离开。走时在门口停了下,侧头,温声对路止说:“明天我有点事儿要去英国。”
  看着路止的目光平静中烧灼出几分炽热的错觉。
  路止低头错开他视线,懒懒应:“叔叔路上注意安全。”
  他一走,路瑶就拍着胸口,一脸放松:“还好秦叔叔走了。”
  “怎么说?”路止看她一眼,好笑问。
  “哥,你就不觉得秦叔叔这个人真的很吓人吗?”路遥毕竟年纪小,很快就不生路止的气,扯着他裤脚,吐着气:“他看我一眼我就觉得阴沉沉的,比你发脾气的时候还可怕。”
  路止穿了条七分裤,露出脚踝,被路瑶扯裤脚时痒的皱了皱眉,却还是摆出一副哥哥的态度:“瞎说什么。”
  “我没瞎说。”路瑶不服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