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恶警 三——风弄

时间:2020-06-30 08:40:19  作者:风弄

 

 
 
简介:
正义凛然的洪警官彻底黑化,以新一代黑道老大的姿态王者归来,
所做的第一件惊天大事,就是让曾经背叛自己的张恒成为自己的俘虏。
「以前你玩我玩得很爽嘛,现在,轮到我玩你了。」
「从此以後,江湖再无张老大。」
他和他,注定水火不相容。
可江湖恩怨中交织出的迷离锦衣,却遮不住二人狂乱倒错的爱意,
和——赤裸交缠的火热身躯……
 
 
楔子
  张老大今晚是栽到家了,被攻破了堡垒,缴了械,抓了活的。
  五花大绑着从别墅出来,不由抬头,看看天色,今晚的夜色比往日沉许多,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
  一辆轿车仿佛入池的鱼般,无声无息滑到面前停下。
  张恒坐上车,洪黎明也挤了上来。
  车门一关,张恒就有点微眩,小小的空间里,满是男人熟悉的味道。一直都搞不懂,洪黎明身上的古龙水,到底是什么牌子。
  洪黎明的手在张恒身上摸了摸,「你在发抖。」
  张恒不知道怎么回答。
  江湖男儿最怕的,就是久别重逢,物是人非。
  沉默中,觉得自己有点怂,又莫名地愤怒起来。
  你他X的……
  我出卖了你!背叛了你!害得你身败名裂啊!你好歹照着正常剧情来,残暴地揍我一顿好不好?
  这样温柔的抚摸,我受不了啊懂不懂!
  「你像一只淋了雨的猫。」洪黎明偏偏不残暴地揍,偏偏继续温柔地摸。
  轿车在黑夜中行走,车后座关着灯。
  视野昏暗,看不清洪黎明的表情,但他游走在肌肤上的指尖动作,鲜明得如同在神经上擦过。
  张恒拿出最大的毅力,咬牙忍耐,最终在男人的指尖下兵败如山倒,虚弱地哼哼,「他X的够了,老子落到你手上,要杀要剐……随便你……」
  洪黎明呵地一笑,唇抵在张恒冰凉的耳垂上,「不杀不剐,我要操你。」
  要把一个被绑住双手的人的裤子脱下来,真的太简单了。
  洪黎明的手把皮带解开,牛仔裤的拉链往下拉。内裤和牛仔裤都被拉到膝盖以下,下体体会到微凉的空气。
  男人的手掌在大腿内侧抚了两下,张恒喉咙里哽咽地呜一声,狼狈地发现自己下身已经兴奋起来。
  离别就像春药,一日接一日地不断服用,药效累积着,就等着在某人归来时轰然爆发。张恒空虚的心灵和身体,连男人手掌随便摸两下的诱惑都抵挡不住。
  「唔!不要!」
  「别说谎了。」
  洪黎明的话霸道而直接,如同侵犯到张恒身体里的那个部分。
  深深一顶,张恒的灵魂就被顶得出窍了。
  车后座两具躯体淫靡地贴合在一起,以某种亢奋的节奏挺动。
  轿车一直在平稳地行驶,不知洪黎明的目的地是哪里。张恒知道那地方一定离策哥的别墅很远,因为洪黎明把他按在车后座上,至少做了三次。
  说是至少,因为张恒不确定到底是几次。
  男人大概也是憋得久了,要起来很猛,到第三次时,张恒的意识模模糊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家伙在报复,存心要让他精尽人亡。
 
 
第一章 
  按头天晚上在车后座上运动的激烈度来说,第二天腰酸背痛也理所当然。不但腰酸背痛,羞于出口的地方也是火辣辣的,张恒眼睛还没有睁开时就觉得痛得厉害。
  睁开眼,尝试着挪动,更是痛得忍不住低声哼哼。
  「醒了?」
  张恒一发出声音,床前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
  洪黎明穿着浅蓝色的居家长睡袍,前襟松垮垮的,不经意露出一大片性感得要死的结实胸膛。张恒眼睛一瞄上,视线就有点移不开,心里恶狠狠地骂三字经。
  老子每天借酒消愁,还以为你死在哪条阴沟里了,结果你小子就像去夏威夷旅游了一趟,还轻松愉快地晒出一身古铜色。
  这肌肉线条看起来更棒了,他X的你还有闲情健身啊?
  「疼啊?」看着张恒臭臭的脸,洪黎明淡淡问。
  「疼死个人,」张恒横他一眼,「你技术以前还可以的,这次怎么弄得后遗症这么严重?你不会故意把我那里搞伤了吧?」
  「伤了也是你活该。」无情的口吻。
  「你他X的!」张老大愤怒地指着眼前用卑鄙龌龊方法报复的男人,正要开骂,忽然脑子里某条筋一扯,斗志蓦地萎靡下去,恨恨地转口,「对!我他X的活该……」
  他叹了一口气。
  仰躺在床上,如同一条心甘情愿等死的鱼。
  洪黎明眯起眼,打量他慷慨就义的姿态,「嗯?认命啦?」
  「规矩我懂。」张恒认命,「老子欠你的,落到你手上,没什么好商量了。你想怎样处置,就怎样处置吧。」
  「怎么处置?」男人摸着下巴,缓缓地说,「我还真的没想好。」
  张恒心微微一挣。
  「没想好?」
  不应该怦然心动的。
  只是听了男人说没有想好怎么处置自己,就宛如听到男人说我还爱着你一样,这小期待的心情,犹如在带伤口的心脏上洒了一把糖和盐的混合物,又疼又甜,心脏抽搐得风中凌乱。
  就知道对上洪黎明,会落到这不尴不尬的地步。
  昨晚干脆点,一枪崩了就好了。
  现在呢?两腿之间见不得光的酸痛,胸膛里面,也是见不得光的酸痛。
  张恒对自己很唾弃。
  一想到自己也许还期待着,被自己出卖过的男人仍有那么一点喜欢自己,张恒就觉得太不要脸了。你对他干过什么?出卖了他,揭穿了他,害他成了过街老鼠。现在他逆袭成功,像模像样的回来了,就想他念着昔日一点情分,和你重修旧好?不要脸!
  混江湖的,命可以不要,但绝不可以不要脸。
  不行。
  必须光棍点。
  「洪黎明,你他X的做事太娘们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员警了,瞧你昨晚领着那班高手的样子,现在也混黑道了吧?说到混黑道,我算是你前辈。我告诉你,对背叛你的人,不能心慈手软,不然会让小弟们看笑话。」
  张恒果然光棍,直接对洪黎明传授起江湖经验来。
  「放虎归山的笨蛋,我见得太多了,到后面都死得很惨。俗话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趁着策哥还没动手,干脆点一枪把我崩了,以后找策哥摆个席面,敬酒道歉。说到底,是我先对不起你,江湖上的事嘛,人死不能复生,策哥讲道理的,你给足他面子,他会放你一条生路。」
  看,连后路都帮洪黎明想好了。
  张恒越想越觉得自己够义气。
  「不然,你给我拍个视频。我会在视频里告诉策哥,别帮我报仇。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看见男人一直很冷淡地不予回应,张恒不耐烦了,「喂,我已经很为你着想了,你这不哼不哈的什么意思?别给脸不要脸啊。」
  「饿不饿?」洪黎明忽然从江湖生死的大话题上跳开,转到了最实际的日常问题。
  「嗯?」张恒一怔,脱口而出,「饿啊。」
  「吃点东西?」洪黎明和从前无数次一样,很随意地问。
  「好啊。」张恒也就很随意地应了。
 
 
第二章 
  洪黎明转身出去了。
  张恒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但怎么也躺不住。只那么两分钟,就像心脏一直被毛茸茸的爪子挠了痒痒似的,忍不住偷偷下床,忍住下身难堪的痛,蹑手蹑脚走到门边探头张望。
  瞧见男人穿着围裙,站在厨房里的背影,微微地一怔忪。
  失去的时光,仿佛回来了。
  但同时,失去的感觉又那样清晰,清晰得令人心里发疼。
  张恒忍不住退后一步,把目光从男人挺拔沉稳的背影上硬生生挪开,转过头,下意识寻找出路。
  「你可以试着逃走。」洪黎明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在灶台前拿着锅铲的他,压根连头都没有回,语气也很平静。
  「不过,你心里明白,不管你逃到哪,我都会找到你,然后……再和你好好地谈谈人生。」
  青菜放进烧红的锅里,激起嗤嗤的热气,和男人淡淡的威胁融合在一起,竟然出奇的和谐共奏。
  张恒的肩膀僵了僵,跨出的脚犹豫一下,无声地缩回来。
  他这辈子风里来雨里去,不惧怕和任何人刀来剑往的谈人生,只不过——刚才洪黎明放进锅里的,是菠菜?
  他呼出一口气,像把某个念头暂时给放弃了,走到饭桌旁坐下。
  洪黎明端着碗走出厨房时,看见张恒老老实实地坐在桌旁,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吃吧。」
  热气滚滚的一碗,放在张恒面前。
  汤面。
  熟悉的菠菜,熟悉的羊肉淡淡膻味,甚至连那些平平无奇的面条,看起来都那么熟悉。
  张恒对着这碗面,感到饥肠辘辘,拿起筷子时,却觉得筷子特别的沉,沉得让他手腕发颤。
  精心炮制出这碗面的人,正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看得他心里也发颤。
  可是,如果连吃一碗面都颤颤巍巍,抖抖索索,以后在洪黎明面前还有什么颜面?
  张恒控制着手腕的颤抖,神情阴沉,万分稳重的开始吃面。第一口羊肉汤喝到嘴里,失而复得的味道滚烫无比,烫得他眼圈发红。
  曾几何时,还以为,再也尝不到这味道了。
  「味道怎么样?」
  「还行。」
  「只是还行?」洪黎明低头打量他的脸,调侃地笑了,「应该是好吃到哭吧?你眼圈都红了,再吃两口,我看你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吧。」
  「放屁!」
  因为吃了一碗菠菜羊肉面就掉眼泪,以后张老大还有脸见人吗?
  张恒努力瞪起眼睛,让眼角的湿润感快点蒸发。
  「眼圈红……那是烫的!」
  不再理会一脸可恶微笑的洪黎明,低头大口大口地吃面。
  吃到一半,脖子后面忽然被人吹了一口热气。
  洪黎明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椅子后面,弯下腰,从身后抱住了他。
  「小恒,其实你爱惨了我吧?」男人贴着他的耳垂,低沉地问。
  张恒脊背一僵,气猛然一岔,面条呛进了喉咙里。
  「咳咳咳!咳咳咳——我……我恨不得……咳咳!恨不得你去死!咳咳咳咳——」张恒一边咳得肺都要吐出来了,一边气呼呼地说。
  洪黎明摸着他的背,帮他顺气,听着他嘴里含糊不清的反抗,唇边带笑,「真的吗?你恨不得我去死?」
  「咳咳——对!」
  「所以,你把我的材料交给员警厅,揭穿我是洪家卧底的身份。你想看到我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张恒五腑六脏骤然一抽痛,居然奇迹般地止住了咳嗽。
  他愣了一下,拿起桌上的餐巾纸,仔细地把嘴边的面条渣渣抹干净,咬着牙哼哼,「对!我他X的就是想看你身败名裂,我他X的就是盼着你一无所有!我……我他X的……」
  以为你死了,恨不得自己也去死!
  张恒恶狠狠地揉一把眼睛,把汤面碗扯回面前,拿起筷子。
  洪黎明把汤碗从他面前挪开。
  「这碗你咳嗽的时候弄脏了。厨房里还有,我帮你装一碗新的。」
  张恒看着他端着碗离开,又端着另一碗回到面前,总觉得脑子里有一个很大的弯转不过来。
  等等!
  这家伙刚刚,提起了自己害他身败名裂的往日恩怨吧?
  自己刚刚,也说了想看他身败名裂的狠话吧?
  正常情况下,这就应该开始算帐了吧?
  可为什么又端了一碗面出来? !
  羊肉面,羊肉面,每次都是香喷喷的菠菜羊肉面。
  记得从前的某个晚上,他用枪指着洪黎明,揭露这所谓的高级警司在自己皮带里偷放窃听器的卑鄙行为,逼问洪黎明到底想干什么,结果,洪黎明也是端着一碗香气四溢的面,充满自信地,一步一步走向自己。
  江湖恩怨就该一刀了啊,每次都拿出这该死的黏糊糊的羊肉面,到底是要怎样? !
  「吃吧。」
  新的一碗放到面前。
  「不吃!」
  「饱了?」
  「不是!」
  「那就吃吧。」
  「不吃!」
  洪黎明英挺的眉皱起来,两手环抱,「你哪里又出毛病了?」
  「有毛病的是你!」张老大不能输了气势,站起来,也环抱两手,和洪黎明面对面,「对呀,我对不起你,我出卖了你。你给我个痛快行不行?煮碗面给我吃算什么?你以为我们还能回到过去?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张恒的气势如虹,忽然一滞。
  「什么……什么为什么?」有点语无伦次地反问。
  「回到从前,为什么不可能?」洪黎明盯着他,认真地又问了一次。
  想努力变得冷硬的心脏,像被狠狠地戳了一句。
  戳到痛死人。
  张恒乌亮的眼睛用力眨了一下。
  男人冷静的表情帅气迷人,张恒差点就要栽进这深邃的注视里,但问题是——回到从前,怎么可能?
  「不可能。」张恒摇头。
  洪黎明用目光穿透着他,足足有两三分钟,才轻轻吐出一口气,淡然地说,「好吧,不可能。」
  张恒又愣了。
  这次竟能轻而易举地让洪黎明赞同自己?真是始料不及。
  「洪黎明,你他X的搞什么鬼?」
  「张恒,我他X的实在搞不过你了。」洪黎明冷冷回答。
  张恒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
  这一向最讨厌别人说脏话的家伙,刚刚竟然说出了三字经!而且说得很冷静,很顺口!
  真是一个让人永远捉摸不透的男人……
  「你真是让人捉摸不透。」想不到,站在他面前的洪黎明,也说出了这句话,「每次和你做,你的反应都让我以为,我能让你一次一次的……变得爱我一点,再爱我一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