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重生之嫁了个假老公(星际)——茶查查

时间:2020-06-30 08:39:32  作者:茶查查

 

 
  文案:
  顾泽死了,顾泽重生了,这一次,他再不会做那些白日梦,什么将军正君,跟他一个信用点的关系都没有。
  逃不过联姻的命运,顾泽看着光脑上男人的照片,很好,就是他了。
  等见到真人后,没有络腮胡,也不是虎背熊腰,一点都没有照片上的狂野之态。
  顾泽:……好失望。
  失望归失望,这个联姻对象很不错,虽然爵位低了些,家里穷了些,但人老实对他也好,两人相处的时候很舒心,顾泽决定,就是他了。
  原以为这辈子会这么平淡的过下去,顾泽发现,他老公越来越不对劲,直到有一日,那个男人露出了真面目。
  顾泽:???!离婚!
 
 
 
第1章 掉下去了
  星历5072年九月十六日,星期日,顾泽忘不了这一天。
  这一天,他强硬的反抗了“恶势力”,试图为自己争取自由,他失败了,然后,他就死了。
  幸好,他重生了,一睁眼,就回到三年前,星历5069年,他才二十一岁,还没有和亚诺结婚。
  那天顾泽终于下定决心签了离婚协议书,本想找亚诺当面谈一下关于离婚的事宜,他不愿意直接联系亚诺,只能找管家问亚诺什么时候回来,管家照常态度十分恭敬的敷衍了他,之后就没了下文。
  顾泽没办法,只能自己在星网上签了三个月前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用光脑将协议书发给亚诺,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毕竟离婚协议书是个人都能懂什么意思。
  之后就利索的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将所有东西收进了空间钮里,看着收拾整齐却显得空荡的房间,没有过多的停留,带着些感慨和失落,抬脚走出自己一个人住了两年的房间。
  两年了,当初和亚诺结婚的时候,他以为就算一开始亚诺不喜欢他,只要时间长了,再冷的心总归是会焐热的,结局告诉他,是他错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也是,像他这种受孕率只有百分之五的亚人,在女人和亚人平均受孕率百分之四十的情况下,基本就是不孕,光这一点,他就被从所有联姻对象的选择中剔除了。
  更何况,在外貌方面他也不出众,虽说五官端正秀气,可在那些漂亮精致的女人和亚人中,还是有些平淡了。
  这婚一离,要是回顾家的话,估计有不少麻烦,唉。
  脑中思绪纷飞,顾泽已经走下了二楼,没遇上太多的仆人,就算是碰见一个,对方也只是恭敬的喊他一声“正君”,就匆匆走开做自己的事情了,顾泽在这里,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微抿着唇,顾泽脚步略快了些,两年前带着欢喜和忐忑进了将军府,以为这里就是自己以后的家了,可这终究只是他自己的幻想。
  现在好了,离婚后要靠自己养活自己,他这种条件的,在这个所谓的上流圈子里,一婚还说得过去,二婚只会更难,男人什么的,还是不要去想了,至于好看的男人,就更不要想了。
  他前夫,亚诺·埃尔维斯,相貌在全帝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可就那个冷冷的样子,远观还好,近距离接触的话,实在消受不起。
  顾泽忽然有些想笑,这都要离婚了,他还沉迷于亚诺的颜值,可是真的长得很帅啊,就算是瘫着一张脸,那种禁欲的美感着实让人不能自拔。
  默默唾弃了一下自己,顾泽想,还是老老实实过自己日子吧,要是能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只看脸就喜欢人家喜欢的不得了,还做出了那么丢脸的事情。
  将军府门口,顾泽抬脚就要出去,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住,“正君,将军吩咐了,您不能离开将军府。”
  以前被拦着不能出去,顾泽都会妥协,可这次,他想争取一下,“我要出去,即使是你们将军,也没有软禁我的权利。”
  高大守卫一动不动的将顾泽拦在那里,“正君,请您回去。”
  一旦想走,多留在这里一秒都觉得是折磨,顾泽犯了倔,无声地和守卫对峙着。
  就在这时,管家赶了过来,微弯着腰向顾泽行礼,“正君,请您先回去,将军一小时后就会回来。”
  顾泽看着将自己拦在这里的两人,知道自己是出不去了,布兰特管家恭敬的态度他也挑不出来错,只能转身回去了。
  布兰特还跟在他身后,顾泽心烦,还是耐着性子开口,“布兰特管家,我想自己一个人待一会,请您不要再跟着我了。”
  “是,正君大人。”布兰特管家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离开了。
  顾泽慢慢顺着小路走到了花园里,红色郁金花开的正盛,不算浓烈的香味传来。
  满眼的红,让顾泽越发烦闷,这花颜色太艳,也不知道亚诺是怎么想的,明明那么冷的人还偏偏种了这么鲜艳的花。
  漫无目的地在花园里闲逛,顾泽忽然有了想法,前门出不去,那后门呢,抱着不算太大的希望去了后门,果然,后门的守卫也将他拦了下来。
  顾泽气愤,打开手腕上的光脑,
  【离婚协议也发给你了,签完字你就自由了,凭什么不让我走?】
  可最终,这句话还是没有发出去,顾泽看着亚诺的通讯图片陷入了沉默,男人银发朝后梳的整整齐齐,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浅金色的眼眸透着冷淡,薄唇抿在一起,没有丝毫要笑的意思,长相俊美至极,却不显的女性化。
  将写出来的字一个一个的删除了,顾泽知道,就算是发出去了,也不会有回复,就算有回复也只是一个“嗯”字,或者几个简单的字眼,再没什么。
  他最开始的时候,甚至会因为那一两个字开心,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所以,从意识到亚诺根本就不会喜欢他的时候,他就不再给亚诺发信息,已经快半年了。
  不想面对亚诺,反正离婚协议他签了,里面也没有提过分的要求,要了一间繁华地段的店铺,他挑的是盈利中上的一家店,其余就再没什么。
  以亚诺的家底来说,应该不会为难他,毕竟跟其他家族的离婚相比,他的要求基本就跟净身出户一样。
  顾家没多少家产给他,离婚后虽然也可以回到顾家,可毕竟他是个成年人,不能一直待在父母家里。
  再说现在回顾家的话,等待他的,绝对是一大堆麻烦,他也不想回顾家。
  他没什么大的本事,这样做确实是在占亚诺的便宜,亚诺本来就不愿意娶他,是他自己上赶着整出了事情,心虚是有的。
  可转念一想,人家离婚后还能分一半的财产,他就要一家店,也不算太过分,这一家店也够他富足的生活了,加上他自己还想再找些事情做,只要努力,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顾泽想,这么一来,他还真的是星网上说的“妖艳贱货”了,就是冲着亚诺的脸和家产来的。
  好吧,“妖艳”两个字是他自己给自己加的,星网上根本就没提这两个字,他知道自己吃不了太大的苦,能好好的生活下去就行,不要脸就不要脸吧。
  叹口气随意一瞥,顾泽看见了靠在温室花房外面的梯子,一个想法浮现,门他出不去,还不能翻墙吗。
  不想在这里待下去,顾泽说干就干,看看四周没人,跑过去将梯子扛起来,这种用特殊合金造的梯子很轻,却很结实,一个力气很小的女人都能扛起来,对顾泽这么一个还算身强力壮的年轻亚人来说,轻松地不得了。
  将梯子靠在墙上,离墙头还差一米,就一米,顾泽也没当回事,手扒在墙头就能上去。
  马上就能出去了,顾泽有些兴奋,第一脚踩上去还滑了一下,他立刻就稳住了,蹭蹭几下就趴到了最高处,手上一用力,脚在墙上一登,整个人就坐在了墙头。
  将军府的防御很强大,稍微有些风吹草动都能被发现然后解决,不过顾泽手腕上的光脑权限,是除了亚诺之外最高级别的权限,一些自动防御机制直接就忽略了他。
  将军府除了自动防御机制自然还有严密的监控系统,可当监控的士兵看到坐在墙上的人是顾泽后,立马停下了即将下达的攻击命令,随即通知了将军府所有人,下达命令,正君要翻墙,立刻集合,务必要保护正君大人。
  不说将军府的那些人匆匆赶过来,顾泽坐在墙头,看着离地面的高度,有些虚,这要是跳下去了,摔断腿怎么办。
  正在犹豫的顾泽看到了一大群人朝这边赶过来,两队士兵还是跑步前进的,脸色爆红,瞬间就后悔了,好丢人。
  要是被人知道他作为正君,还在自己家里翻墙,顾泽几乎能想象到那些贵族家眷聚在一起喝下午茶的时候,把这件事当做笑话讲出来的情景。
  亚诺两年前因为打了败仗声望有些下滑,之后就娶了他这个一点好名声都没有的亚人,如果亚诺知道他翻墙的事,一定会更加厌恶他的。
  顾泽涨红着脸准备从梯子这边下去,不就一个小时吗,等就等,不过还没等他有动作,墙里边的两队跑步前进的士兵已经到了墙底下。
  一个士兵长出列,想劝劝顾泽,为了提高音量,下意识地手拢在嘴前做喇叭状:“正君,您千万不要想不开,我们通知了将军,将军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请您一定要等将军回来。”
  顾泽:……
  他又不是要寻死,说的这么悲壮干什么。
  还有,这位士兵长,你的嗓门够大的,还装模作样的用手当喇叭,是生怕别人听不见吗。
  因为太丢人,顾泽也说不出解释的话,只能用行动来证明,遗憾的看一眼外面,谁知这一眼,他就看到了站在墙外面的亚诺,黑色军装笔挺,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冰冷模样,顾泽吓得脚一滑,屁股一歪,整个人就从墙上掉了出去。
 
 
第2章 死了
  “扑通”一声,顾泽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就已经落了地,幸好是屁股着地的,都摔麻了,顾泽扶着墙站起来。
  很想伸手揉揉屁股,可外面还站着亚诺和一队士兵,顾泽不能做出这么粗鲁的动作,本来就已经够丢人了。
  麻木过去,剧痛袭来,顾泽觉得自己屁股都快成八瓣了,可他只能忍着,连龇牙咧嘴的表情都不能做出来,眼里含着的眼泪都被他生生憋回去了。
  看着离他十几步远的亚诺,顾泽整理好情绪,反正都出来了,过程什么的,完全可以忽略,上前两步,没有去看亚诺的眼睛,他对这个男人,还是有些怕的。
  要是一年前的顾泽,还能笑着迎上去,问他今天怎么样,吃了没,吃的好不好,即使不会得到什么有用的回答,现在,他只觉得没意思,亚诺太冷了,冷的他都不敢再去接近。
  “离婚协议我签好了,你只要签字就行,要是不满意里面的条款,你可以改。”
  顾泽垂下眼睛,右手轻握拳,拇指在食指指节上小幅度的摩挲着,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他不安时候的表现。
  亚诺看着摔得有些狼狈的顾泽,将他的一切动作收入眼中,薄唇紧抿,眉间稍微拢起,透露出一丝不悦,再有一个月,不,半个月,所有事情都能解决了,怎么偏偏这时候要离婚。
  没有等到亚诺的回答,顾泽抬头看他,那双浅金色眼睛里的不悦让顾泽十分忐忑,难道是他要的那家店其实是很挣钱的,亚诺不愿意,没等他说不要那家店了,就看见亚诺朝他走来。
  在两人离得有一步远的时候,亚诺停下来,他比顾泽高了大半头,顾泽仰头看着亚诺,忽然有了个想法,是不是因为自己长的没有那么好看,亚诺喜欢的不是他这样的类型。
  可当初结婚的时候,亚诺也并未说什么,按照他之前搜集的亚诺的资料,从那一点点东西里也没看出亚诺在外貌上还有偏好。
  再说如果真有什么偏好的话,顾泽觉得,亚诺肯定结不了婚了,因为他还从来没见过比亚诺长得还要好看的。
  顾泽看到那双清冷的浅金色眼眸,这才回过神来,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不是因为要离婚了,很容易走神,总是去想一些有的没的,他知道自己一时之间还是放不下,毕竟是喜欢了很久的人。
  “要是你不愿意,那家店我就不要了。”顾泽退让,不给就不给吧,他自己去找工作,也能养活自己,就是面子上有些不好看,他已经想到到时候星网热搜了。
  #前将军夫人竟在xx店里打工#
  像这种还是温和的,那些言辞犀利的,顾泽也不愿意去想。
  亚诺原本在顾泽在他跟前走神的时候,心情莫名的好了些,听到这句话后,眯了眯眼,抬起手腕,将光脑上顾泽发给他的离婚协议书调了出来。
  看着亚诺面前投射出来的光屏,上面显示的是他已经签好字的协议书,顾泽以为亚诺是要签字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亚诺的动作。
  手指滑动,翻到关于离婚后财产分配那一页,看到只有一间店铺的条款,亚诺轻挑眉,就这点出息。
  翻到要签字的页面,亚诺手指顿了顿,顾泽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想我签?”亚诺压低了声音,低头看着顾泽。
  顾泽点头,眼里透着些期待。
  谁知亚诺将协议书合上,当着顾泽的面,给一个只有通讯号的人发了条消息,下一秒,就将离婚协议书删除了,这删除不止是在光脑上删除,是直接在帝国公民婚姻管理系统里删除的,也就是说,顾泽这婚是离不成了。
  脸色瞬间变的惨白,顾泽带着愤怒和不甘看着亚诺,凭什么,留他在这里一辈子就这么孤独的生活下去吗,明明不喜欢他,两人的婚姻根本有名无实,他在这里连自由都受到了限制。
  世家家族一些宴会的邀请,除了十分重要不得不出场的时候,基本都被亚诺回绝了,即使出去也只是露个脸,简单的说几句提前准备好的话语就被带回来。
  这样的日子,他不想再过下去了,亚诺就是觉得他出去丢人。
  “亚诺·埃尔维斯,”顾泽看着亚诺薄唇微弯,带着恶劣笑意的脸,只觉得心寒。
  亚诺不是不会笑,他见过亚诺弯起嘴角笑的照片,虽然弧度很小,但满眼都是暖意,和现在对着他笑的完全不一样,这个认知让顾泽越发难受。
  “你要是为了两年前的事情,也不用这样做,”顾泽说完就绕开了亚诺,挺直了腰杆往将军府外围走去,这里他待不下去,婚没离成,难道还不许他出门一段时间。
  顾泽心烦意乱,没有回头,自然没有看见身后的亚诺瞳孔骤缩,浅金色的瞳孔颜色瞬间变深。
  一个轻微的声音响起,像是穿透了什么,顾泽脚步顿住,只觉心口一凉,低头看到心脏处晕开一片血迹,范围越来越大,映在白色的衣衫上十分刺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