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顾而言他——杳杳一言

时间:2020-06-29 15:24:40  作者:杳杳一言

 

 
第1章 
  “小朋友看起来很喜欢这个小熊徽章呀,八块钱一个,很便宜的,先生可以买一个啊!”
  “这个小熊现在市面上已经很少了,不知道您听没听说过顾延和简默啊?这就是当年他们这对CP的定情信物,虽然我们这个是仿制,但绝对是一模一样的!”
  “这一对您应该听说过吧,四年前简直火得一塌糊涂,后来随着简默退出娱乐圈,就没什么消息了。您不知道当时这个徽章卖的可火了,好几次都赶不上进货。”
  “说实话现在就没什么买了,您家小朋友怎么会这么喜欢?你瞧瞧,抓着不放手。”
  作为推销对象的男人戴着口罩和黑框眼镜,几乎挡住了整张脸,可还是能从感觉上看出来面容姣好,身形纤长细痩,必然是一个omega。
  男人蹲下来,把小朋友手上的小熊徽章用力拽出来,然后还给售货员,歉然道:“不好意思,他看到什么都要的。”
  “我看小朋友好像非常喜欢啊。”
  “不用了,谢谢。”
  男人抱起孩子就走了,售货员只好把东西放回原位,就在转身的一霎那,她突然顿住,这个男人的声音怎么会这么耳熟?
  简默在不远处把儿子放下,抱怨道:“简小猪你怎么这么胖?”
  三岁的简小时还想着往回跑,嘴里嘟嘟囔囔地喊“小熊”,简默扯住他的帽子,“家里有正版的你不要,非要那个山寨的做什么?”
  简小时还是心心念念那个小熊徽章。
  “快点走啦,买一件羽绒服然后就回家。”
  简小时就这么被简默拖着奔向童装店,现在的童装店真是琳琅满目,简默都要挑花眼了,正在比对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一阵人声嘈杂。
  “什么情况?”
  “哦,马上一楼有品牌活动,听说有明星要来,所以一群小女生都在这边抢位置呢!”
  简默随口问:“什么明星?”
  “顾延,”女店员挑了挑眉,“我这店门口可正对着一楼的台子,说不定能拍到好多照片呢!现在一张顾延的照片估计能卖不少钱。”
  听到那两个字,简默只觉得浑身发冷,脑海中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是立即走,他伸手够了下简小时,却摸了个空。
  跟在他屁股后面的简小时不见了。
  简默冲到店门口,左右都看过了,没有简小时的影子,刚刚的女店员跑过来提醒他:“我看了监控,小孩好像是往左边电梯那儿走了,你快去一楼看看。”
  简默立即跑到一楼,一楼现在挤满了人,都是女孩子拿着手幅和灯牌,简默心想完了,这种地方最容易发生踩踏事故,也没有其他办法,他只能穿梭在人群里寻找简小时。
  突然,身边人发出刺耳的尖叫,四面八方都在喊着:“顾延!顾延!”
  人潮开始往入口处涌动,简默觉得他的脑袋快要炸掉了,全副武装的羽绒服和围巾把他闷出一身的汗,他正打算去服务台的时候,门口突然有人用扩音器喊道:“这是谁的小孩?”
  声音从人群中心传出来。
  简默愣住,拼了命挤到门口,隔着一排最前面的记者和摄像,看到简小时正抱着顾延的腿,坐在顾延的鞋上,像一只小考拉。
  简小时仰头看着顾延,但顾延的脸色并不好。
  简默这时候怎么敢冲上去,只好把口罩拉紧,退到一边给任其安打了电话,可气的是任其安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电话一直没人接,简默正心焦如焚的时候,旁边又传来一阵哗然。
  简默凑到女生群旁边,听到她们一个传一个地终于把消息传过来——“我天,那个小孩竟然喊顾延爸爸!”
  简默如遭雷击,心想还不如刚刚冲出去呢。
  任其安的电话依然没通,简默也不指望他了,只好把口罩戴好,头发弄得乱一些,然后冲进去一路挤到记者后边,捏着嗓子举手喊:“我的小孩,那是我的小孩!”
  人群突然安静了一些,记者和摄像给简默让了位置,简默立马跑出去,到顾延身边,去把简小时抱走,结果简小时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迷魂药,就是不撒手。
  “你是小朋友的什么人?”
  顾延的助理警惕地问简默,简默急忙回答道:“是他爸爸。”
  说完简默下意识地往顾延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想到正好和顾延探究的视线对上,他心里一紧,立马把头低下。他蹲下来,对简小时说:“你现在松手,我给你去买小熊徽章。”
  助理看着面前这人纤瘦的身材,并不相信他是一个alpha,他刚要跟顾延确认,却看到顾延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人看。
  幸好简小时没有再继续坑妈,乖乖地松开手,简默一把把他抱到怀里,刚要走的时候,顾延伸手将他拦住,声音低低的,不带什么感情地问:“我怎么确定你是小朋友的家长?”
  简默用只有顾延能听到的音量说:“是我——”
  顾延在这个时候没法做什么,正好他的助理走上来,说:“麻烦您现在去警卫室一趟,他们需要核实一下您的身份。”
  简默在心里剜了顾延一眼,然后默不作声地低头跟着助理走了。
  简小时走到半路开始闹腾,问简默为什么还不去买小熊,简默说马上,简小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脾气,小手一挥,把简默的口罩给扯下来半边。
  顾延的助理余光一瞥,立马停住了脚步,迟疑地喊道:“默、默哥?”
  简默连忙“嘘”了一声,把口罩重新戴好,“你现在知道我身份没问题了吧?放我走吧,我不能再待下去了。”
  小助理哪里敢不放,只是他看了一眼简小时,又看了下简默,犹豫地问:“您结婚了啊?”
  简默脚步一顿,他总是不太会撒谎,特别是在熟人面前,这几秒的犹豫已经说出了答案。小助理估计自己脑补了真相,眼睛睁的溜圆。简默扶额,也解释不清楚了,他刚要走,想着还是转过来多嘱咐了一句:“如果顾延问起来,你什么都别说。”
  小助理面色为难。
  简默也知道这是废话,朝他摆摆手:“算了,他要是真问起来,你就说没问,不知道,好不好?”
  小助理还在发愣,然后赶在简默转身之前匆忙点了点头。
  简默走出金贸,任其安的回电才迟迟到来,他接了电话的第一句话是:“快点!我要离开C市!顾延看到我了。”
  不明真相的任其安悠悠地说:“看到就看到呗,你俩不都分手了吗?”
  “他也看到简小时了!”
  任其安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会和你抢孩子吗?不会还要上演一场豪门狗血剧吧?”
  简默觉得三年的平静已经被骤然打破,他有气无力地说:“孩子他倒是不会跟我抢,只是我不想让他知道三年前的事情。”
 
 
第2章 
  任其安到简默家的时候,简默已经收拾好一个行李箱了。
  “奇了怪了,小时从来没见过顾延,怎么会抱着不放,还喊他爸爸?”
  简默把阳台的衣服全取下来,扔在床上,“信息素吧,顾延的信息素等级那么高,本来味道就很强势,小孩子鼻子又尖,正好我们站的那家店就靠着顾延出来的地方,估计是闻到了就顺着跑过去了。”
  “不太可能吧,你不是说你们在二楼,顾延在一楼吗?而且顾延怎么可能参加活动不贴抑制贴?”
  “对哦,”简默想了想,“也可能是一楼的展示台那边有好多气球,简小时喜欢气球。”
  “那叫爸爸呢?我逗他那么久,他也没喊过我爸爸。”
  简默叠衣服的手停住,“我怎么知道?也许……这就是血缘的力量吧。”
  任其安又问:“你确定他认出你了?”
  “嗯,还有我一不小心跟他小助理说漏嘴了。”
  “啊?”
  “他助理以前对我挺好的……算了不说了,你在F市那个房子租出去了吗?”
  “没,你要到F市去?”
  “嗯,躲得越远越好吧,不能让他找到我。”
  “简默,干嘛委屈自己呢?你真永远不唱歌了?为了顾延放弃一切值得吗?”
  简默看了眼简小时,“不是还有一个小家伙吗?”
  任其安心里很不舒服,总觉得简默过得太憋屈:“你以前多好啊,那么多粉丝,唱歌也好听,就为了一个顾延把自己搞成这样。”
  “别说了,都过去这么久了。”
  “他要是有心思找你,凭他的能力,你跑到天涯海角他也找得到,他就是根本不把你放心上,这些年他给你打过电话吗?我不知道你躲个什么劲,自欺欺人。”
  简默不为所动,手上还加快了速度,“那就先躲着,躲了再说。”
  任其安没办法,只好给简默打打下手,两个人正在收拾茶几的时候,门铃响了。
  任其安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身量中等,看样貌似乎是一个beta。
  “你是?”
  男子看到开门人不是简默也是一愣,只好说:“请问简默先生在吗?”
  这声音……是顾延的那个小助理,简默收拾东西的手立即停了下来,刚准备给任其安打手势,任其安已经把他暴露出去了:“哦,简默,找你的。”
  简默脑仁都要裂了,他捂住一口老血走到门口,果然是顾延的助理,姓林名稳,简默还记得。
  “别跟我说顾延在下面。”
  林稳的嘴角抽了抽,眼神飘忽着点了点头。
  “他要干嘛啊?”
  “老板说想跟您聊一聊。”
  简默向来不为难别人,他知道林稳夹在他和顾延中间也不好做人,所以犹豫了一会儿,说道:“那好吧,我马上就下楼。”
  简默回了屋,先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出来的时候又到穿衣镜前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问任其安:“我这一身是不是太朴素了?”
  “真会夸自己,”任其安把腿架在茶几上,抓起一把瓜子嗑,“明明就是土。”
  简默白了他一眼,把卧室门一关,换衣服去了。
  再开门的时候,已经是换了一个人,一双长腿被牛仔裤修饰得更加好看,上面穿了一件姜黄色的修身薄毛衣,下摆收在裤腰里,把腰线勾勒得完美。任其安一愣,恍惚觉得又看见三年前的简默了。
  “我还以为你生过孩子之后已经没有身材管理了。”
  简默心里很得意,挑了下眉。
  “不过问题是,”任其安把简小时搂住,指着简小时说:“顾延喊你下去不是想跟你玩车震的,怎么?穿这么少,让他一扒就能扒下来?”
  简默在空中扇了任其安一巴掌,“你在我儿子面前瞎说什么呢?”
  “我瞧着你也不紧张啊,我去,你不会只是想骗我F市一套房才收拾东西的吧。”
  简默懒得搭理他,掖了掖裤腰,说:“我本想着先躲再说,但现在既然躲不过了,只能直面困难啊,再说了,跟老情人重逢,气势上不能输,懂不懂?”
  任其安把手机举在空中,亮给简默看:“可你今天下午穿着外卖小哥同款冲锋衣,头发乱的像鸡窝,站在顾延面前像是商场里的保洁阿姨,简大歌手,气势上早就输了,晓得不?”
  简默脸黑如碳,抓起钥匙套上外套,摔门而出,任其安抱着简小时站在门口,他没再耍嘴皮子,只说:“简默,想想你受的苦,别犯傻。”
  简默脚步一顿,然后背对着任其安点了下头。
  顾延没有开他最爱的那款超长保姆车,只是一辆很低调的奥迪,估计是怕狗仔偷拍,简默走到车边,迅速地坐了进去。
  顾延本来正在闭眼缓神,简默带着十二月份的冷空气扑面而来,灌进车厢里,顾延睁开眼,就看到简默在捯饬自己的一头乱发。
  简默的发量多到让人咋舌,之前他为了演唱会把发色染成金的,顾延一觉醒来,还以为自己旁边睡了一头狮子。现在他变回了黑色,但发量好像显得更多了些。
  顾延收回自己那些无意义的回忆,开门见山道:“小孩,是怎么回事?”
  简默放下手,回答:“我姐的儿子。”
  “你不是独生子吗?”
  “我表姐。”
  顾延没打算和简默斗嘴:“简默,我觉得你不应该在亲子关系这么重要的事情上跟我撒谎。”
  顾延穿着下午做活动时那一身黑色西装,在暗淡的车厢灯光下显得愈发深沉,简默只看了一眼,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
  他在想:要是今晚连夜赶去F市,应该不会被顾延发现吧。
  “所以那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
  简默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可他当着顾延的面,竟然想不出一个有说服力的借口,只能结结巴巴地说:“你疯什么……不是……”
  顾延把底座正对着简默小腿的空调打开,沉默了半分钟,问了出来:“所以你当初和我闹分手的时候就已经怀孕了?”
  简默连忙否认:“都说了不是你的!”
  “之前我完全标记过你。”
  “那又怎么样?标记可以洗,再说了,标记之后就一定能怀孕?你以为你很厉害吗?”
  “简默你——”
  “我怎样?”
  顾延轻飘飘地说:“你还会给别人生孩子吗?”
  简默握紧了拳头,砸在顾延大腿上,骂道:“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泄了愤之后就开车门要出去,顾延没来得及只拽住了他的羽绒服衣摆,简默本来就敞着怀,被顾延一拉,就差点脱了一半,毛衣也顺带着露出半个肩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