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反派师侄对我过分宠爱[穿书]——明识

时间:2020-06-29 15:22:35  作者:明识

 

 
  文案:
  又名《反派师侄今天妖化了吗》
  云昭穿成了书中的逃家太子,姿容倾绝,万人迷体质,是众多男人追求的对象,躲在仙门避世。
  同时,他还是最强反派的师叔。
  原书中,妖尊林思阳,乃上古妖兽转世,号令群妖,诛异己,灭众仙,颠覆六界,荼毒苍生,可谓坏事做尽,人人畏惧。
  云昭穿来时,救了尚未妖化的林思阳,尽心尽力照顾他,形影不离跟着他,只盼他感受人间温暖,好好做人。
  可惜,林思阳还是妖化了。
  但他不去颠覆六界荼毒苍生,而是……
  “师叔,你选择去妖界当本尊的妖后,还是选择在人间当我的娘子?”
  云昭:嗯?嗯?嗯???
 
  特别说明:
  1.年上攻:攻比受大两岁
  2.受重生,穿书,前世今生是同一个人。
  3.受可生儿育女,雷生子者慎入
  4.甜文,HE。
  傲娇迟钝 厨艺一流 美强惨 师叔受 x 邪肆狷狂 强悍霸道 反派脸 师侄攻
 
 
 
 
第1章 夜半色狼
  清风自窗外吹来,翻动着床上轻薄的纱帘,也转动着床前精致的自传扇。
  半透明的冰块在微风中释放着阵阵冷气,整个房间一片清凉。
  房中之人本应一夜好梦,然而——
  “噗通——”,前窗传来一声响。
  云昭不用睁眼也知道,有人闯进他房里来了。
  “噗通——”,后窗也传来一声响。
  云昭撇了撇嘴,更不想睁眼了。
  这两道声音在普通人听来很轻很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在云昭耳中却清晰无比,瞬间捕捉。
  今晚可真热闹,一来来俩?
  他房间里就这么两个窗户,一人打开一个?可别把苍蝇蚊子放进来。
  云昭睡得迷迷糊糊,脑袋昏沉,压根儿懒得动,翻身向里继续睡。
  他向来怕热,一动就出汗。虽然他的身体有自洁之能,能利用汗水清洁身上的一切污渍,但他还是不喜欢那种粘腻的感觉。
  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因为溜进来的这两人既不是杀手,也不是刺客。
  而是两个觊觎他美貌的登徒子,趁夜来强要他的,打算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娶他。
  云昭一直觉得自己的穿书是场恶作剧。
  别人穿书,要么穿成权臣,建功立业,挥斥方遒;要么穿成君王,横扫乱世,一统江山。
  怎么到了他,却偏偏穿成了一个姿容倾绝,体带异香,“女人缘基本没有,男人缘异常爆棚”,整日被男人觊觎追求的万人迷?
  他能返回去重穿吗?
  睁开眼的那一刻,知道自己穿成了十岁的祥威国太子,将来要执掌一国,君临天下,云昭暗暗高兴,摩拳擦掌准备干一番大事业。
  然而,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天赐百花一族,可生儿育女,是祥威国所有男儿争相求娶的对象。
  因为祥威国又名男儿国,国内只有男子,没有女子,子嗣凋零,面临亡国。
  而百花一族,则是国之守护神凤翔帝君以自身为参照,点院中百花为人形,下凡来助祥威国繁衍生息的。
  云昭的生身之人乃百花族月桂花主,而他则继承了百花族生儿育女的特质,珍惜罕有,人人觊觎。
  所以,云昭穿来的第一天,便被盛装打扮,拉上姻缘台,挑选太子妃,侧妃,良嫔,良娣,良媛,承徽,昭训,奉仪……若干。
  台下则站着成千上万名才貌双全的年轻男子,等着他挑选。
  他才十岁,便要选妃?而且,选的还是男妃?
  云昭欲哭无泪,他喜欢娇滴滴香喷喷的貌美女子,不喜欢臭男人啊。
  按照原书剧情,他前前后后一共会娶二十六名男妃,并且为每一位男妃各生一个孩子。
  当然,百花族人生孩子的方式比较特殊,从怀孕到生子,不过一个月。只有怀了拥有百花族特质的孩子,孕期才会长一些。
  一想到要为二十六个男人生二十六个孩子,云昭立马不干了。
  他趁人不备,偷溜出宫,恰巧遇到云仙门的善济仙长,便卖萌打滚求可怜,终于被心软易骗的善济仙长带上彩云之巅。
  云昭努力捂好自己的双重小马甲,不让任何人知道。
  这十年来,他一直躲在山上修炼,极少下山,就怕被人认出来。
  万一被认出来,他只有两个下场:一,被人拖回皇宫,选妃生子;二,被人抢回家,嫁人生子。
  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生孩子的命运。这对一个大男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去年,云昭不过是去参加了一次仙门大会,期间还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没想到竟一次招惹来两朵烂桃花,非他不娶。
  被他拒绝后,这两人便隔三差五摸到他房里……
  被这两朵烂桃花缠上后,仙尊特意吩咐人撤去他房间的守护结界,放这两人进来,本打算给他当免费的陪练对手,助他提升修为,精进实战技术。
  可惜,云昭身为百花族人,天资聪颖,异于常人,打过几次后,很快便摸清了两人的功底和招式,并举一反三,轻而易举将两人打得落花流水,满地找牙。
  如今,他压根儿懒得动手,只等两人自相残杀后,把胜者和败者统统踢出去。
  身后传来两个登徒子的对话,声音闷闷的,应该都捂着嘴,蒙着面。
  “你是谁?为何跑来我家昭哥的房间?”声音稚嫩,年纪甚轻,小痴种一个。
  “你又是谁?你凭什么跑来我家昭美人儿的房间?”声音魅惑,毫无正形,老流氓一枚。
  “哦,我知道了,你是魇门那个痴迷美人声名狼藉的右护法。私闯民宅,满眼色相,你不知廉耻。”
  “放屁,本护法只痴迷昭美人儿一个。我也知道了,你是语天宗那个乳臭未干色胆包天的少宗主。窈窕君子,男儿好逑,咱们彼此彼此。”
  云昭无语,心想:你俩要打快点打,不打赶紧滚,以为你们说相声呢?
  再不打他可要动手了!
  没等云昭动手,身后便传来“砰砰咚咚”的声音,两个登徒子终于打起来了。
  “啪——”云昭桌上的白瓷碗被打破了。
  “哈哈哈,少宗主,那可是邢窑珍品,一个便顶你一年的零花钱,我看你怎么赔。”
  “砰——”云昭床前的自传扇被打坏了。
  “哈哈哈,右护法,那可是鲁大师孤品,你卖身一辈子也赔不起。”
  云昭房中所摆所用皆为上品,打斗的两人之所以如数家珍,是因为他们以前闯进来时打破过不少。
  记得上次,语天宗少宗主为了赔偿打烂的物件,花光了所有的零花钱还不够,只能假扮店小二,去自家酒楼里打工,最后被人认出来,气得他宗主老爹将他吊在房梁上三天三夜,差点晒成人干儿。
  而魇门右护法就更惨了,为了赔偿云昭,卖身给一贵妇人当姘头,差点精尽人亡不说,还累得腰酸背痛许久,几乎一个月没能下床。
  结果,这两人就是不长记性。
  “哗啦——”
  “哐当——”
  如此吵闹,云昭根本睡不着,反而越发清醒,只好愤而起身。
  一出纱帐,成群的蚊子呼啦啦围上来,直往他身上扑。一旦咬上他,便拼了命地吸血。
  云昭甚至听到了“吱-吱-吱-”吸血的声音。
  他从小招蚊子,每到夏天,即便带着驱蚊香囊驱蚊符纸,身上也总被咬得满是包。
  他的坐骑花斑正趴在自己的小窝里,爪子下按着一只丑陋的布偶娃娃,睡得香甜,压根儿不理会有外人闯入。
  明明是一头威武的金钱豹,却硬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只慵懒的猫?
  “小东西,养你何用?”云昭不轻不重地踢了花斑一脚,没想到它只是“呜”了一声,动都没动,埋头继续睡。
  察觉到门口有呼吸声,云昭不禁扶额:门外那个混账,又迷路迷到他这里来了?
  打开门,正对上师侄林思阳那张菱角分明的脸。
  只见他穿着云仙门校服,盘膝坐在门前的木质地板上。腰间除了佩剑,还有一只大葫芦,散发着浓烈的酒味儿。酒量浅的人,怕是仅仅闻到这酒味儿,也能醉了。
  月光下,他那双漆黑的眸子折射着淡淡月光,不和暖,反而有些阴冷。
  明明是名门正派的弟子,一张脸却长得比任何人都更像反派,邪肆狷狂,狠戾凶悍,狂野而霸道。
  林思阳四周一片安静,连个蚊子毛都没有,一定是因为他不自觉散发的野兽气息。
  连苍蝇蚊子都躲着他,你说气人不?
  林思阳看了云昭一眼,又侧头扫向屋中打斗的两人,冷哼道:“白痴,你又招惹苍蝇蚊子了。”
  月光下,云昭的脸清绝俊美,言语几乎无法形容。尤其是一双眼睛,如明珠,如星辰,清澈透亮。盯着人的时候,异常专注,让人觉得,他眼里心里,只有你。
  只是,几只黑乎乎的蚊子叮在他脸上,仿若圣洁的雪地里栖着几只乌鸦,突兀,而不协调。
  而他四周,则围着几十只大大小小的苍蝇蚊子,“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云昭一直觉得,苍蝇蚊子之所以“钟情”于他,一定是因为他身上的月桂花香。身为百花族人,生来便体带异香,天然纯粹,挥之不去。
  一靠近林思阳,追着云昭的那几十只苍蝇蚊子便迅速退散,主动逃离,不敢靠近半步。
  人形驱蚊机,再加上冷气制造机,夏天挨着他,倍儿爽。
  “你说谁是苍蝇蚊子?”屋中两人异口同声,倒是很有自知之明,惹得云昭“噗嗤”笑出声。
  林思阳双眼一眯,嘴角一咧,挤出一个阴沉而残酷的笑。
  他也不起身,右手轻轻一挥,腰间银白色佩剑便冲天而起,飞入屋内,“啪啪啪”几下,瞬间把屋中两人打趴下了。
  ……不是那两人修为太差,而是林思阳修为太高。这天底下的同辈修仙者中,恐怕没几人能打得过他。
  连云昭这个师叔,都不一定是林思阳的对手,咳咳。
  云昭抱臂看着痛苦□□的两人,笑道:“你们打烂了我那么多名贵物件儿,别想走了,一个负责打扫完整座彩云之巅,一个负责浇菜施肥捉虫,干完才能走。”
  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当然,他随后会把打烂物品的赔偿清单送到魇门和语天宗去,希望魇门门主和语天宗宗主能管好自家的人,不要随便放出来给人添乱。
  地上两人又异口同声:“彩云之巅这么大(多蔬菜),怎么可能扫(干)得完?昭哥(昭美人儿),求放过。”
  “啪啪啪——”林思阳的佩剑如同巴掌一般,毫不留情地打在两人嘴巴上,瞬间让两人收了声。
  只听林思阳幽幽道:“干活之前,先陪我师弟们练练手。瞎子,拖他们去。”
  一听要给林思阳手下那群小魔鬼当陪练,两人冒死抗议:“你们云仙门还是名门正派吗?又让人干活又让人陪练,吃人不吐骨头,有这么剥削……”
  两人话还没说完,只见林思阳的坐骑瞎子,一只体型庞大,威猛无比的大黑熊,“吼”大叫一声,跳到两人面前,“啪,啪”两巴掌,把两人呼晕,拎出去了。
  “再也不见。”云昭冲晕过去的两人摆摆手,幸灾乐祸道。
  林思阳瞪了云昭一眼,恨恨道:“白痴,你太纵容他们了,下次再敢来,全剁了喂狼。”
  “好好,剁了,剁了。”
  云昭抬头看了看黑蒙蒙的天,忍不住叹气,知道林思阳这混账一定又迷路了。
  别看林思阳长了一张“天下我独尊,炫酷狂霸拽”的脸,其实特别不靠谱,一到晚上必迷路,不是跑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就是跑来他门前。
  “你怎么又跑我这里来了?”云昭做贼似的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四周没人,压低嗓音低斥道。
  因为这混账每晚迷路迷到他房前,惹得其他人看他们的眼神都不对了,还以为两人白日里一言不合便开打只是掩人耳目,晚上却暗度陈仓不清不楚呢。
  林思阳斜他一眼,耸动鼻翼闻了闻,哼笑道:“你身上有香味儿,我循着味儿来的。”
  云昭气结,这人是狗吗?
  不,这人还真不是狗,而是原书中的最强反派,未来的妖尊大人。
 
 
第2章 心痒怎么挠?
  原书中,林思阳妖化后,号令群妖,诛异己,灭众仙,颠覆六界,荼毒苍生,可谓坏事做尽,人人畏惧。
  他本是上古妖兽转世重生,前期备受□□,后期妖化作乱。
  幼年时,林思阳饱受继母和仆人的虐待,逃出家门,几乎冻死在雪中,被云昭所救,带上彩云之巅,成为云仙门的一名普通弟子。
  云仙门仙尊算出林思阳是上古妖兽的转世,总有一天会控制不住体内妖兽之力,妖化作乱,便在他体内设了一道禁制,命他在彩云之巅的禁地“明居”闭关修炼。
  “明居”,听上去好听,其实就是几间地下密室,阴暗孤寂,不见天日。
  林思阳一直很安分,专心修炼,从未踏出明居结界半步。
  只是后来,追随妖兽几千年的属下惊魔,化身少年,经过重重选拔,成为云仙门普通弟子,混入彩云之巅。
  他趁人不备,闯入“明居”,利用自己的鲜血,唤醒了林思阳体内的妖兽之力。
  林思阳完全变了一个人,残暴凶蛮,弑杀好战,一路杀下彩云之巅,并彻底妖化,成为为祸六界的皓日妖尊。
  天下大乱,苍生惨遭荼毒,六界不得不联手对敌,最后,在天神相助下,众修仙者联手,付出了惨烈的代价,才终于打败皓日妖尊,将其制服,剔除妖骨,废除修为,丢入妖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