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深海巴别塔——陆拾壹

时间:2020-06-29 15:21:44  作者:陆拾壹

 

 
 
 
第1章 开幕
  蓝天白云,还有一望无际的大海。通体漆成白色的远洋科考船座头鲸号抛下船锚漂在水面上。灰白色的海鸥绕船翻飞,海中不时有鲸豚的脊背跃出水面。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安静祥和,直到一声枪击划破了海天的宁静,惊飞了一片海鸥。
  座头鲸号远洋科考行动名义上的总负责人伊尔文·维勒·叶夫格尼耶维奇抱着渗着血的左臂,酿酿跄跄地向船舱的纵深处狂奔。
  这是他的本名,当然,不是他在维序基金会科研预算审批处备案的名字。在纸面上——至少在纸面上,这支科考队属于宁夏的一所海洋大学,在政府部门备了案,并顺利申请到了基金会的经费支持。为了安全着想,伊尔文从乌克兰雇佣了一批国际雇佣兵。
  而就是这伙国际雇佣兵策划了此次叛乱,反戈一击将枪口对准了手无寸铁的科研人员。
  伊尔文喘着粗气,一拳头砸亮了底舱走道里的白炽灯,在闪烁的惨白灯光下跌跌撞撞地又往前跑了几步,靠着肩膀的力量和身体的惯性顶开了实验室厚实的金属闸门。
  闸门自动闭合,三层防弹钢板的材质确保那些雇佣兵一时半会儿没法攻进来。
  “伊尔?”
  他身后的实验区,一个略显瘦弱的亚裔青年不可置信地唤了一声,像是教科书般地表演了从惊讶到欣喜的情绪转变:眼睛一下子睁大,嘴角露出笑意,快步走过来,扑上来给了伊尔文一个熊抱。
  “太好了伊尔……甲板上乱成那个样子,我还以为你……”青年真挚地流露着劫后余生的喜悦之情,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他的眼皮微微上翻,不着痕迹地瞟了一眼墙角的监控摄像头。
  伊尔文也抱住了他——单手。
  抱了一会儿,青年缓缓抬起头,下巴搁在了伊尔文的肩膀上。如果有谁站在伊尔文身后,就能在他的脸上看见一双黑得仿佛不属于活人的眼睛。
  “监控?”
  “搞定了。”
  青年一下子松开伊尔文。伊尔文撕下脸上粘的大胡子还有粗眉毛,深吸一口气,直起了佝偻的腰,压抑许久脊椎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镜子中的他已然从一个古板的中年学者变成一个英俊,精干的男人,淡到发白的金发整齐地后梳,些许碎发垂落前额,淡巴旦木色的眼睛后翻涌着属于肉食动物的血腥气。
  “甲板上面什么个情况?”亚裔青年摘下平光眼镜,脱掉白大褂挂在衣架上,全身的气质顿时陡然一变。
  “演员们已经按剧本被劫持在甲板上了,现在雇佣兵在船舱里搜索漏网之鱼。”伊尔文抱着胳膊冷笑一声:“就等主演登场。”
  亚裔青年往脖子上挂上一块金属铭牌,朝伊尔文一伸手:“枪。”
  早已准备好的手枪递到他手上,青年拉开枪栓,对准实验桌上的一个玻璃水槽,试着瞄准了一下:
  “事态发展在预期之内,一切按剧本行动,注意隐蔽,不要暴露。”
  “明白,你去换装,我去引开那伙雇佣兵的注意。”
  “甲板见。”
  亚裔青年捶了一把伊尔文的肩膀,两人非常有默契地一击掌,身体错开,各自奔向不同的出口。
  “第四个。”
  伊尔文从实验室的隐蔽角落里找到了预先准备好的冲锋枪和军刺,楼梯口摸上来,先用军刺抵住了乌克兰佣兵的后颈,将他逼到死角,然后一枪托砸下去。此时他坐在墙后面,正在检查从佣兵身上卸下来的枪和子弹,身上的白大褂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和纵横交错的伤疤。
  搜寻实验室未果的雇佣兵们分散开来在各个船舱放哨。然而伊尔文早就藏到了通风管道上,他就像个鬼影子,在雇佣兵反应过来之前,挨个敲掉了四处走动的哨岗。
  他要确保他的搭档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安全抵达储藏室,穿上那套“SL-6001”水陆两栖动力外骨骼装甲。
  “很好,只剩下挟持人质的五个了……咝”
  由于剧烈的活动,伊尔文胳膊上的枪伤再次被崩开,鲜血瞬间涌出,染红了一大片纱布。
  “妈的!连凝血喷雾都没有,做佣兵穷到这份上,干脆做鸭算了!”伊尔文对佣兵的脑袋踹了一脚,点了根雪茄咬在嘴里。
  云雾缭绕之际,佣兵身上的无线电传来嘶嘶的电流声。
  “灰鸭,你那边加强戒备,小心书呆子们的头头,他没有被发现……喂,灰鸭,你那边听得到吗?喂,喂!该死!”
  无线电戛然而止。
  “被发现了?”
  由于失血有点头晕,伊尔文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情况同原定计划出现了误差。胳膊受伤对行动造成的影响,他也低估了那伙佣兵的反应速度……事到如今,他只能赌一把——赌那伙佣兵没有胆量动他的“科考队员”。
  伊尔文一手拎了一把冲锋枪,胳膊上缠着染血的绷带,像一个独闯狼穴的孤胆战士一样走上甲板,他看到许多穿着白大褂的男男女女挤坐在一起,抱着头,噤若寒蝉,好像羊圈里抱团取暖的绵羊。穿着黑色战斗服的佣兵用枪指着他们。
  看到伊尔文,绵羊们的眼睛亮了一下,接着又按了下去。
  雇佣兵发现伊尔文疑惑地相互看了一眼——他们在船上没见过这个人,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一齐抬起枪口指向伊尔文。
  “漏网之鱼终于自己游出来了?”一个络腮胡子的佣兵叼着古巴雪茄,揶揄道。
  伊尔文勉强举起两把冲锋枪对着五人,歪了歪脑袋:“我不出来,难道你杀人质逼我出来?”
  “我不敢?”络腮胡子呵呵地冷笑了一下,朝一个女性队员的脚边放了一枪。那个戴着粉色发卡的年轻女孩直接给吓哭了。
  伊尔文也笑了:
  “让我猜猜,是谁给了你们这些小人物这么大的勇气,敢触基金会的霉头?衔尾蛇,深海奇迹会,还是……”
  早在登船之前,伊尔文就安排过所谓的基金会内部“反对派”撺掇过雇佣兵,许诺他们只要破坏这次科考行动,就能保证他们下半生不用刀尖上舔血生活无虞。
  络腮胡子咧嘴冷笑,猛抽了一口雪茄扔在地上,露出一口被劣质烟熏黄的牙齿:“还没轮到你关心这个。”
  与此同时,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住了伊尔文的后脑勺。伊尔文也配合地露出惊恐的神色
  ——是的,还剩一个,这是计划之中的。
  导师那边应该已经好了。
  “我不敢杀他们,死了人,我和金主那边不好交差。但是,只要能问出话来就行了,人怎么样并不重要,不是吗?”
  “呯”的一声枪响,伊尔文下意识咬紧牙,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反倒从身后传来一声哀嚎。
  他回头去看,只见身后的佣兵肩膀上出现了一个血窟窿,佣兵双手捂住肩膀,鲜血不断从他的指缝中涌出来。他顺着佣兵的肩膀再看,一个白色的人影从侧面的船舱中溜出来,一身充满科技感的动力外骨骼装甲,双手握枪,站在佣兵之后几步远。那人看见泉涌的鲜血紧张得手一抖,手枪摔到了地上。
  “FUCK!不是叫你躲好的吗?快跑,别管我!”伊尔文的语气那叫一个痛心疾首声嘶力竭。
  “可是,伊尔,你……”
  亚裔青年没说完,肩膀中枪的佣兵已经反应了过来,嗷呜一声向青年扑了过去。一黑一白两道人影扭打在了一起,撞到护栏上,护栏承受不住两个人和一套外骨骼装甲的重量,再加上海水经年的腐蚀,轰然断裂。
  “楚!”伊尔文冲到断裂口,嗓子里发出野兽的嘶吼。
  回应他的只有扑通一声落水声,白色的人影在水中扑腾两下,在浪花中消失了。
  伊尔文靠在栏杆上,面朝大海,海风吹乱了他淡金色的头发。没有人看得见他的表情。
  “本想回到岸上再清算的……可是你们……他可有深海恐惧症啊……”
  片刻后,他缓缓开口,脑袋扭过来,一瞬间脸上浮现出阴森的狞笑:
  “全都下地狱去吧!”
  “狗娘养的,不要命了!”络腮胡子抬枪就向人群扫射,子弹出膛的一瞬间枪膛猛地爆开,碎片扎进了他的眼睛。
  络腮胡子一边惨叫,一边在地上翻滚,其他几个人看到老大的惨状,吓得立刻不敢动了,一个人颤抖着朝伊尔文吼道:“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妈妈没有告诉你们,不要随便用人家的武器吗?”伊尔文狞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遥控器。
  雇佣兵们在未知的恐惧中拉动枪栓,可是随着基金会战术手表内置的蓖麻毒素注入体内,他们的手指已经动不了了。伊尔文按下遥控器的开关,络腮胡子与另外三个人的身体像气球一样膨胀变大,两三秒钟后,在一片火光中炸成了碎肉块。
  “废话真多。”
  伊尔文朝“科研人员”们招招手,示意处理一下一片狼藉的地面。他自己点了一根雪茄,目光投向幽蓝深邃的大海,他的导师坠海的位置。
  属于他的戏份已经落幕了。
  真正的主演,才刚刚登上舞台。
 
 
第2章 深海少年,缓缓下沉
  世界仿佛被拖入了慢动作。
  楚悬伸出手想要抓住头顶的光明,可是那片粼粼的光影依然渐渐远离他的身体,吞没在一片蔚蓝之中。
  阳光很灿烂,像射灯一样穿透海水,四周的海水都是蔚蓝色,有五彩斑斓的鱼群游弋。头顶的太阳被海水折射成了一块扭曲的光斑,映在楚悬没有焦距的瞳孔中。
  继续下沉,代表希望的光点在他的瞳眸中渐渐隐去。
  沉重的动力装甲此时却成功的帮助他抵消了浮力对人体的青睐,他像一块抛入水中的石头,或者是远洋海钓的钓饵一样,坚定地下沉。
  很多人都把濒临死亡的过程比作在海水中下沉,从清明到晦暗,从清晰到模糊,楚悬此时此刻就有一种在慢慢投入死神怀抱的错觉,从希望慢慢沉入绝望,坠入黑暗的深渊。
  周围的蓝色渐渐深沉,阳光愈发柔弱无力,澄澈的海水也不再透明,白色的海雪随着暗流漂流。五彩缤纷的热带鱼群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体型越发庞大,外观越发奇特的深海鱼类。
  因为学生时代跟随远洋科考船出海的一次事故,楚悬落下了严重的深海恐惧症,怕海怕得要命。他曾经发誓不会往大陆坡外踏出一步。如果没有05议会的命令,他还是那个在离心机和显微镜忙忙碌碌的研究员,还会呆在他的实验室里继续写他的火山口生物群落形态论文,而不是在这令人绝望的深海中下沉。
  他到底害怕的是什么呢?
  克拉肯,卡律布狄斯,斯库拉,婆苏吉……那些潜伏在几万英尺之下的神话生物,可这不都是扯淡的吗?
  大王酸浆乌贼,滑齿龙,巨齿鲨,梅尔维尔鲸……或是别的深海巨兽。可是这些对现在的楚悬而言,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暗流,漩涡,海底火山,高压……还是深海本身的黑暗与孤寂?
  楚悬不清楚,但他真的很害怕,恐惧撕咬着他的心脏,将他咬得遍体鳞伤,可又偏偏不让他昏死过去。他手脚冰凉,石化的肺部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阳光已经彻底无影无踪了。氢氧分解槽持续提供着氧气,恒温循环维持着他的体温,让他不至于很快死去。
  楚悬用最后的力气关掉动力装甲的恒温循环系统。冰凉黑暗的海水慢慢将他的体温剥夺殆尽,残存的意识也随之慢慢流逝。
  与其在黑暗的深海里活活被吓死,或者是被深海压力活活压成罐头,还不如死于低温。
  像一个真正的将死之人,楚悬的脑海里如同播放幻灯片般回放过他五十年的人生:
  婴儿房里旋转风铃的暖光,报纸头条上触目惊心的字母,被火光染红的夜空,红黑交织疯狂滚动的轮盘,彩色霓虹灯般光华流转的高烈度鸡尾酒,大学校园草地上纷飞的白鸽,楚黎新帽徽上黑白相间的奇怪标志,潜水钟内壁上潺潺的渗水……
  意识弥留之际,精神恍惚之间,楚悬听到了声纳的警报声,声纳显示他下方的水中出现了一个体长超过两百米的庞然大物,正在朝他快速移动。
  楚悬感觉得到,巨大而模糊,山岳般的黑影徐徐压进,包裹了他的身躯。
  一股巨大的吸力从背后传来,楚悬最后的意识终于遁入无尽的虚无……
 
 
第3章 利维坦
  “妈的!孙贼你给我等着……呃!”
  楚悬肇一睁眼就破口大骂,话到一半发出一声惨嚎,又躺倒回去。
  楚悬脑袋疼得厉害,眼前全是不停放大的红黑斑块,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全身每一块骨头都由内而外地剧烈作痛,稍微动弹一根手指都是艰巨的挑战。
  虽然痛,但是没有低温症状,身体就像泡在温水里,暖洋洋的。楚悬突然发现有人为他打开了动力装甲上的恒温循环系统开关。
  在下沉的时候,他明明已经关掉了。
  “雷锋精神可真是无处不在……”
  等到视力恢复了,楚悬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洞穴式的宽敞空间。洞穴的墙壁是肉红色的,冰凉,滑腻,巨大的褶皱里堆积着透明的粘液,很像某种器官的内黏膜。墙上附着着散发出幽蓝荧光的寄生植物,让他能看清周围的环境。
  楚悬记得,在昏厥之前,他被一个巨大的黑影吞噬。结合周围这黏膜一般的触感,这里应该是某种巨型深海生物的管腔。
  简单地说,他被海怪吞了。
  楚悬虚弱地扶着头,尝试坐起来,思考着怎么逃出生天,还有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但愿不是消化道。
  一抬头,他看到了一片湖。
  在深海巨怪的肚子里出现一片湖是很奇怪的事情,但那真的就是一片湖。湖中栖息着无数水生物,种类繁多,从几毫米的磷虾到十几米的鲸鲨,从美轮美奂的栉水母到丑陋的琵琶鱼,从快如闪电的蓝鳍金枪鱼到慢吞吞的太平洋绿海龟。湖面很宽阔,在荧光动物昏暗的蓝光下甚至无法看到尽头。湖中亦是一片幽蓝,仿佛星辰坠地,竟有几分梦幻之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