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随手捡来的小娇妻——匿名咸鱼

时间:2020-06-29 15:21:12  作者:匿名咸鱼

 

 
 
 
第一章 
  “如果不想做随时辞职,用不着拿这种烂方案来耽误我的时间。散会。”程宥将手中的文件狠狠的摔到桌子上,发出一声脆响,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会议室。会议室中的人都被吓了一跳,随后窃窃私语:“程总监今天怎么了?”“不知道啊,虽然他一直都冷冰冰的,但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发火。”
  回到办公室的程宥疲惫的揉揉眉心。失态了。他想。不该把情绪带到工作中。冷静片刻,他一把抄起椅背上的外套,离开了公司。
  不怪程宥失态,昨晚他的朋友给他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他的女友和另外一个男人正在热情拥吻。事实摆在眼前,他被绿了。暴怒过后,程宥忍着情绪给女友打电话,约了今天下午见面,他只是想得到一个解释。
  咖啡厅中,程宥频频看表。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可女朋友还是没有出现,他有些焦躁。突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显示的是女友的名字。程宥按下接听键,语气尽量平静:“喂?你在哪里?”
  女友一如既往的温柔声音从听筒中传来:“对不起程宥,我想了想,还是不去见你了。我们分手吧,我爱上了别人。”
  “为什么?”程宥冷冷地问。
  “我想要一个能有时间陪我的人,可是,在你心里,我显然不如你的工作重要。明明是同城,却像是异地恋,我真的受不了。对不起。”
  “好。”程宥张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可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算了。程宥放下手机,叫了一杯拿铁,想让自己静一静。不能再像今天这样失态了。
  他透过咖啡厅的玻璃窗,看外面脚步匆匆的行人,觉得有些累。整天这么忙是为了什么呢?他和女友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那个时候他还不是财务总监,每月薪水少得可怜。女孩子觉得他人好,他觉得女孩子温柔可爱,就在一起了。可女孩子喜欢化妆品,喜欢漂亮的衣服,他买不起。时间长了,女孩子难免抱怨。他不想让女孩子委屈,于是努力工作,仅用了两年就做了财务总监。
  现在又开始嫌他工作忙了吗?程宥不解,为什么女孩子会那么善变。
  正在这时,他看到窗外颤颤悠悠的走过来一个小乞丐,身形很小,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程宥皱了皱眉,这么小的孩子就没人管了吗?小乞丐似乎走不动了,靠着墙根儿坐在了地上,程宥以为他走累了,想要歇一会儿。可十几分钟过去了,那孩子却一动不动。睡着了吗?程宥好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突然会对一个小乞丐感兴趣。突然,远处跑来一只白色的萨摩,撞到了小乞丐,那小乞丐被撞得仰面躺在地上,程宥看到他毫无血色的嘴唇,才发现不太对。萨摩的主人走过来,看了看小乞丐,一脸惊恐的拉着狗狗走了。程宥突然有点来气,那上东西出去,蹲在小乞丐身边,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好烫!
  程宥没再犹豫,把小乞丐抱进车里,开车去了医院。
  原本想把他送去附近的市医院,可想了想电视上报道的市医院人满为患的急症室,程宥调转车头,开去了朋友张尧开的私人医院,顺便在路上给朋友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
  程宥到达时,张尧已经等在了医院门口。尽管听到他说有人需要紧急救治,可打开车门的一瞬间张尧还是非常意外,看着车后座脏兮兮的小男孩儿,身上还盖着程宥的高定西装外套,终于没忍住好奇,一边指挥护工把人抬进急症室,一边问他:“程宥你什么时候开始做慈善了?”
  程宥今天实在没心情和他开玩笑,公事公办的语气回答他:“路边碰上的,心软了。别废话了赶紧看看严不严重。医疗费记我账上,我先走了。”
  公司正在着手竞标一个大项目,今天几个小组做的方案都不合格,他得盯着。他虽然发火了,可心里清楚,这样发火没有任何用,还是要给他们指出需要完善的地方才行。
  加班加点的忙了一周,方案终于告一段落,程宥想要好好回家睡个觉。突然,他想起了那个小乞丐。已经一周了,张尧这家伙也没跟他说过情况。于是想了想还是去了医院。
  “你还知道来啊,我还以为你就打算让他住这儿了。有吃有喝条件又好,住着多舒服。”张尧听说了他和女友分手的事,但是看看他今天的脸色,虽然疲惫,但情绪还好,于是打趣了一句。
  “你也是,痊愈了不给我打电话,就让他这么住着。”程宥抱怨。
  “我知道你忙啊,万一打扰了你做项目,我可赔不起。再说了,我这床位空着也是空着,让他住着多好,反正有人给钱。”张尧笑着说。
  “奸商。”程宥说完不再理他,径直走向病房。
  小乞丐只是感冒发烧而已,但是没钱买药,就拖得严重了。张尧医院的医生护士都是出了名的有责任心,而且小孩儿懂事,大家都很喜欢他,对他也就格外关照一些。如此一来,恢复的就更快了。
  程宥走进病房的时候,简直没认出病床上坐着的小男孩儿就是他捡来的小乞丐。看到程宥惊讶的表情,张尧解释道:“不一样对吧?我们也特别惊讶。送来那天这孩子像个泥猴似的,没想到洗了澡理了发就这么好看了。也不知道是哪家狠心的父母,放着这么漂亮的孩子就不要了。”
  程宥嫌他话多,白了他一眼,大步走到了病床边。
 
 
第二章 
  小乞丐第一次见程宥,他抬头看到一个身着西装的人皱着眉头看着他,表情有些严肃,下意识觉得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肩膀。张尧看到小乞丐的小动作,微笑着走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放松,语气温和的向他介绍:“这个就是那天救了你,把你送过来的人。他叫程宥,你别看他看上去凶,人其实挺好的,不用怕他。”
  听到这个人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小乞丐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程宥以为他要向自己道谢,正在想如何应答,下一秒却意外的听到小乞丐问他:“你可以把我带回你家吗,哥哥?”
  这毫无防备的一句,直接把成熟稳重的程宥砸晕了。在场的人都有些意外,一时间都愣住了。只有小乞丐一脸期待的看着程宥,眼睛亮亮的。张尧最先反应过来,他平日里最了解程宥,第一次见到程宥这样无措的样子。他乐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走到程宥面前,学着小乞丐的语气,一脸坏笑的问程宥:“你要怎么办呢,哥哥?”
  看着眼前好友放大的脸,程宥回过神,右手握拳放在嘴边,装模作样的轻咳了一声,勉勉强强维持住自己平日里的形象。他绕过张尧,走到小乞丐的床边,拉过椅子坐下,平视着小乞丐,语气尽量平和的问道:“你为什么想要跟我回家?不怕我是坏人吗?”
  小乞丐听他这么说,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红着脸笑了笑说道:“我妈妈曾经告诉过我,做人要知恩图报。哥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得报答你。可是……可是我什么也没有,也就没什么能报答你的……”小乞丐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程宥看着眼前低头说话的小孩儿,有些不忍心,刚想说些什么缓和气氛,小孩却突然抬起头看着他,带着坚定的目光看着他:“可是哥哥,我已经长大了,我有力气!你带我回去,我可以给你打扫卫生,替你干家务活!”
  程宥看着他,眼前的小孩儿年纪不大,却意外的懂事。他想了想,问小孩儿:“你今年十几了?”
  “十四……”小孩儿听程宥这么问,大概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他有些失落的低下头,眼神瞬间暗淡。
  程宥皱了皱眉,说道:“你还没有成年,就算你要报答我,我也不能用童工啊。”他说完,看着面前不肯抬头的小孩儿,心软了。程宥想了想,觉得自己既然帮他了,就是和这个孩子有缘分。这么懂事的孩子,还是不忍心他就这么流落街头。程宥想着,抬手摸了摸小孩儿的头发,安慰道:“这样,你在这里住两天,我去替你联系个学校。小小年纪,学校才是你应该在的地方。”
  程宥觉得自己是为小孩儿好,没想到小孩儿并不领情。他的话说完,小孩儿就摇了摇头,拒绝道:“不用了哥哥,我不去学校。”
  听到小孩儿这样说,程宥隐隐的有些想要发火。一旁的张尧看到程宥脸上若隐若现的怒气,赶紧走过去将人拉起来打圆场:“好了好了,这个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以后再说,以后再说。那个什么,我这儿还有点事儿求你帮忙呢,你跟我过来。”程宥明白张尧的意思,深深的看了小乞丐一眼,跟着张尧出去了。
  “怎么了?”到了院子里,程宥靠在吸烟区的墙上,点燃一支烟,看着身边的好友,有些不耐烦的问。
  “还问我怎么了,你是怎么了?”张尧不满意的撇了撇嘴,“你平时不是最烦管闲事了吗?这回是怎么回事儿?那小孩儿跟你什么关系啊,救人就救人了,他没成年,回头联系一下有关机构,让他们把人领走不就行了?你还给他找学校?他不领情你还要发火?疯了吧你程宥?”
  程宥不慌不忙的等张尧絮絮叨叨的说完,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他懂事儿,我觉得跟他有缘分。”
  “有缘分?懂事?不是吧程宥,这像是你说的话?”张尧夸张的看着好友。半晌,他发现程宥并不是说笑话,继续说下去:“既然这样,你就把他领回去呗?回头我找人帮你走个领养手续。”
  张尧的家庭有些背景,这些事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既然好友有这个心,他倒是不介意帮个忙。
  没想到,听到张尧的建议,程宥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不了,麻烦。”程宥说完,随手把烟掐灭,转身往外走:“帮我照顾两天,等我联系好学校来接他。”
 
 
第三章 
  程宥对小乞丐的事儿很上心,回到家就给在教育部门工作的朋友打了电话咨询。这样的情况并不多,朋友还没有遇到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答应帮忙问问。程宥挂了电话,觉得一直这样拖着不是回事,小孩儿已经十四岁了,拖不起。
  程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不早了。明天的工作计划还没有做,程宥想了想,点了外卖,然后把手机放在一边,准备先去洗个澡。正在这时,张尧的电话打了进来。
  这个时候打电话,估计又是叫他一起喝酒。程宥按下接听,随手打开了免提:“已经点了外卖,我今天不出去了。”程宥漫不经心的说着,走进卧室拿干净的衣服。
  “不是!”扩音器传来了张尧有些着急的声音:“程哥你先别急,你稳住,我忏悔。”
  让这少爷认错还是真难得,程宥觉得有些好笑的走出来拿起手机:“原谅你了,说吧,又闯什么祸了?”
  “我……”张尧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说,“你捡的小乞丐……丢了。”
  “丢了?”程宥闻言瞬间忘记了自己刚刚说过的原谅张尧的话,语气冒着火星,着急的质问他:“什么叫丢了?那么个大活人,好好的在你医院病房住着,怎么能说丢就丢的?”
  “程哥你说了原谅我的……”张尧最怕程宥发火,委委屈屈的小声提醒了一句,然后继续解释道,“大概是他自己走的吧。你回去之后,我就去忙别的了。我们的医生护士还要照顾别的病人,他都痊愈了,我们就没太操心他。护工送饭的时候看到病房没人,以为小孩儿出门透气了,也没太当回事。结果到现在都没人,我才想着通知你一声……”
  “然后呢?你就没在医院附近找找?”程宥被张尧带来的消息气的头晕,他揉着太阳穴,语气尽量平和的和张尧说话。
  “找过了,要是能找到我哪敢打扰你这大忙人?”张尧说话明显底气不足,但还是壮着胆子为自己辩解:“程哥,这事儿真不怪我,我这开的是医院,不能限制人家人身自由啊。你都说了他的医疗费用你负责,我连要钱的借口都没有……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吧,他说跟你回家,你不让,摊上你这么个负心汉,小孩儿肯定是伤心的一走了之了……”
  “张尧,你身为医生,还是多看点专业书吧,偶像剧不适合你。”程宥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你说的没错,你不能限制他的人身自由,我也不能。既然他不愿意接受我的好意,那就算了,随便他吧。”
  “呃……”程宥这样说,张尧反而有些不放心,忐忑道:“程哥,你没事儿吧?”
  “我有什么事?”程宥不解。
  “你对那小孩儿那么上心,我没帮你看住人,你不怪我?”
  “那我应该怎么样?”程宥好奇的问他。
  张尧停顿半晌,试探的说:“要不,你看我做点什么给你赔罪吧,你就这么放过我了,我这良心有点儿过不去啊……”
  程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开玩笑的说道:“行啊,那你把这次的医疗费用给我免了吧。”
  “程宥你也太狠了吧!没门儿!”张尧吼了一句果断的挂了电话。
  程宥揉了揉被吼痛的耳朵,轻轻的放下手机,整个人陷在沙发里。说不难受是假的,在听到小孩儿跑了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自己有一瞬间的失落,甚至想要发怒。但是小孩儿和他又没什么关系,又有什么理由因为他的不辞而别而发怒呢?
  这样也好,既然没有缘分,也省的自己挂心。每天工作已经够累了,这样正好省点事。程宥劝自己。
 
 
第四章 
  “程总监心情还不好吗?”财务部的小职员战战兢兢的问程宥的助理纪元,纪元摇摇头,无奈的小声说:“一大早就黑着脸,我进去送早餐他看都没看一眼。你有什么急事吗?不着急的事就等等吧,省的挨骂。”
  小职员撇撇嘴:“怎么回事儿啊,谁惹着总监了?我印象中程总监虽然总是冷着脸,但也不至于这么低气压。”
  “我哪儿知道。说实话,我给程总监做了这么久的助理,还真是第一次见他这样。”纪元摊手,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这都三天了,到底什么时候才……程总监好!”小职员正说着,抬眼看到程宥黑着脸走出了办公室,赶紧停止了抱怨,满脸堆笑的和程宥打了个招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