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进狗血小说后我开挂了[星际]——浮烟洛叶

时间:2020-06-29 15:19:15  作者:浮烟洛叶

 

 
  文案:
  (前期剧情有些慢,22章开始加快节奏)
  新晋影帝宁瑾谕穿进了自己只看了个开头的狗血小说里,
  成了男主攻那位从未有过姓名、早就死了的、前·未婚夫,
  不但幕后黑手对他虎视眈眈,原书受也对他恶意满满。
  努力保命之余,宁瑾谕发现这个世界不止狗血,还很奇葩,
  不但各个头顶七彩杀马特发型,还都热爱往身上纹数字。
  傲娇弟弟在手腕纹个66,
  二货朋友在额头纹个22,
  就连主角受都在脸颊纹了个大大的74!
  唯有主角攻,暂时只在锁骨那隐隐露出个勾。
  宁瑾谕眉头一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然后,他发现,只有他能看到这些数字。
  所以,这些数字到底有什么意义?
 
  【食用指南】:
  1,星际背景,含私设,原名:《全世界都在演[穿书]》
  2,主受甜文1v1
 
 
 
第1章 
  嘶——
  宁瑾谕刚恢复意识,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常年紊乱的作息让他早就习惯了时不时就会发作的头痛,但痛到这种地步,还是第一次。
  整个脑袋就像是有人在里面用木棒粗鲁而野蛮地搅拌着,又胀又痛,让他根本无法连贯地思考。
  下一秒,耳边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宁瑾谕紧绷着的那根弦随之“嘣”的一声断了,直接疼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脑袋还在一胀一胀的痛,不过总算在能忍受的范围内。
  宁瑾谕缓了会儿,费力地睁开眼,短暂的模糊后,视线变得清晰,白色墙壁、半拉的白色窗帘、白色的床单、还有床头看上去有点奇怪的机器。
  医院呀,宁瑾谕反应过来,倒是并不意外。
  最近他参演的电影正在最后关键阶段,恰巧国际电影节开幕,他有提名不得不请假出席,虽然成功捧回了影帝奖杯,但回到剧组后加班加点赶工也是必须的。
  昏天暗地的一周后,宁瑾谕终于杀青回到家,谁知Pi股还没坐热,经纪人就拿了新剧本过来。
  剧本是去年最热IP改编的大电影,巨资下场的星际科幻片,导演是国际名导,点名邀请宁瑾谕演男一。
  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刚好他最近除了一天后的一档综艺节目,没有其他行程,有充足的时间来研究剧本,只要确认剧本没有大问题,他就打算接下来。
  泡完澡,懒得吹头发的宁瑾谕顺手拿过新剧本打算先瞄两眼,结果一看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N个小时后,他口渴想去厨房倒点水喝,结果刚站起来,眼前一黑,就没有然后了。
  回忆完毕,宁瑾谕长长地在心里叹了口气。
  十八岁时连着熬一个月的夜都没事,没想到二十一岁不过一个礼拜就吃不消了,岁月不饶人啊。
  感慨完,头疼也歇停了,宁瑾谕再次打量了眼病房,这一看,他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床边那个顶着个小圆球,长得圆滚滚的白色“垃圾桶”是不是也太大了点?
  许是察觉到了宁瑾谕关注的视线,原本纹丝不动的垃圾桶突然颤了下,然后在宁瑾谕惊恐的眼神中,挪了过来。
  “星际55亿少男少女的芳心纵火犯,您终于醒了,您昏迷的三天三夜,是那么的煎熬,就连呼吸都变成了一种折磨。”随着小圆球中间屏幕上蓝色的灯亮起,一道没有丝毫起伏的中性电子音响了起来。
  原来是智能机器人,宁瑾谕松了口气,只不过,刚那一串说的是什么?
  许是没得到回应,机器人继续用毫无感情的语气道,“偷走无数真心的世纪大盗,在您用您的美貌掠取我那颗廉价的机械心脏之前,请先允许卑微的我冒犯地触碰您娇嫩的肌肤,确认一下您的身体状况。”
  宁瑾谕:这机器人有毒?这都什么羞耻的台词。
  机器人脸上的灯闪了下,身侧突然出现一个洞,一条纤细的白色机械手臂从里面伸了出来,然后在宁瑾谕懵逼的视线中,搭上了他的手腕。
  微微的刺麻感后,机械手收了回去,一板一眼道,“真是感天动地的大好消息,果然不愧是从脚趾到头发都完美的主人,您的身体恢复得非常的好,瞧这……”
  “停——”宁瑾谕忍无可忍地打断了对方,这种毫无感情的彩虹屁,敬敏不谢。
  刚醒过来,身体还不太听话,宁瑾谕费了些力气才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瞄了眼巨大的窗户,外面阳光正好,估摸着是下午两三点,不过由于角度问题,并不能看到什么标志性建筑。
  “这是哪?”
  “这里是弗兰莫特帝国唯一能勉强配得上主人您高贵身份的方圆星皇家医院,不过……”
  “停。”宁瑾谕揉了揉额角,努力从那一串废话中提取出关键内容,方圆星皇家医院?怎么没听过?
  “丽姐呢?”
  丽姐是他的经纪人,两人合作已经有五年了,自己一出道就跟着她,是他最亲近的人。按理说,自己昏迷住院,就算她有事要忙,也会让助理墨墨陪着,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实在有些奇怪。
  “从您尊贵的——”
  “嘭——”
  突然推开的房门打断了机器人的彩虹屁,一位穿着粉色蓬蓬裙,有着一头深棕色长卷双马尾,额头中央还很个性地纹了个红色数字“7”的少女踩着小皮鞋啪塔啪塔地冲到了床前。
  “宁瑾谕,你现在厉害了呀,都会自导自演了,怎么,以为制造车祸卖卖惨就能笼络住大皇子殿下的心?呸!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还想嫁祸给我哥,我告诉你,你做梦!”
  机关枪般突突突的女声刺得宁瑾谕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了,他此时就想把自己脑袋里的问号具现化了全丢在这人脸上。
  丽姐究竟把他安排在了一个什么医院啊,机器人智障就算了,怎么连莫名其妙的黑粉都能进来?以为在拍脑残电视剧么!还车祸,嫁祸,俗不俗呀!
  宁瑾谕刚打算转身按床头的呼叫铃,动作突然一顿。
  等等,这种无厘头突然说演就演的狗血剧剧情,怎么有点像他马上要参演的那个综艺节目的风格?
  他记得那个节目好像叫《如果真的有穿越》,内容就是参演的嘉宾突然“穿越”到某部狗血剧中,然后根据群演提供的线索,完成某个隐藏任务。
  除了内容本身的狗血,这节目得以从一众综艺节目里脱颖而出火爆全国的一大卖点就是嘉宾是不知道剧情的,有时候甚至坑爹得连开拍时间也不告诉。
  曾经就有一次是节目组和经纪人联手,导致嘉宾第二天醒来直接就出现在了一张豪华的黄色龙床上,成为了深宫中的某位“男妃”;还有一位,原本好好地去参加某个活动,路上突然就出现一群“山匪”,将他绑进山里做了“压寨夫人”……
  类似的坑爹黑历史光宁瑾谕知道就不止一两次了,不过好在,这次他参加,节目组有提前通知开拍时间,一天后才正式开始。只是他突然晕过去,也不知道会不会耽误……
  等等!他晕过去的时候好像是凌晨了,那这会儿不就已经是“一天后”了?
  宁瑾谕右眼皮跳了跳,一股不详的感觉从他心头浮起。
  晕倒后在医院醒来,这不是再完美不过的“穿越”契机么!这样一来,经纪人不在,突然出现的少女,就都说得通了……
  宁瑾谕不动声色地环顾四周,如果和他想的一样,那房间里肯定会有偷拍的摄像机,可惜找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发现。
  而少女被无视之后显然更生气了,她愤愤地用力往前踏了一步,小皮鞋在地板上发出响亮的啪一声,“喂,宁瑾谕!”
  宁瑾谕看了对方一眼,面上依旧不动如山,余光却继续悄悄地搜寻着蛛丝马迹,然后,他抓住了少女偷瞟的眼神,顺着她的视线落在了自她进屋后一直保持安静的机器人身上。
  呵~
  宁瑾谕心中一笑,这不就是个明晃晃的摄像机么,难怪彩虹屁吹得那么浮夸,想必它也是狗血剧的一环,背后一定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在操控。
  基本确定了这就是《如果真的有穿越》,宁瑾谕松了口气的同时默默地给经纪人丽姐记了一笔,没想到平日里成熟稳重的丽姐竟然也会和节目组合伙来坑自己。
  不过换个角度考虑,因为低血糖熬夜晕倒,醒来后发现“穿越”到狗血剧,这种跟买彩票中奖一样的概率,恐怕除了他本人,其他所有人都挺乐见其成的,特别是节目组,一定不会错过这种能拍摄他最真实反应的机会。
  至于他本人,除了一开始被“背叛”有点小小的不爽外,现在反而是期待和兴奋更多一点。毕竟从他看过的那几期总结下来,除了嘉宾偶尔实惨了点,节目组的脑洞是真的特别好玩特别带感。
  而且,他有自信,自己一定能火眼金睛地看穿节目组的陷进,这不,第一个群演出场,他就已经反应过来了,想骗他,没那么容易!
  充满干劲的宁瑾谕立刻开始投入到剧情分析中,幸好他记忆力一直不错,有记得少女进屋后的那一长串话,好像说是“我”假装“车祸”卖惨,来试图勾起“殿下”的同情心,而面前这位少女,则是被他嫁祸的倒霉鬼的妹妹。
  除了自己的性别不对外,这不是那些《霸道“总裁”爱上我》狗血剧的经典桥段嘛,助理墨墨特别喜欢这个类型的小说,日常在他耳边吐槽,因此他虽然没演过但也十分熟悉。
  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是“恶毒女配”。
  果然够狗血够刺激!
  宁瑾谕在心里揣摩了一下,拿出自己影帝级的演技,下一秒开始入戏。
  身体微微后靠,手环在胸前,下巴抬高10度角,眼角隐隐上挑,视线停留在对方额头那个“7”上,语气一分疏离两分挑衅七分高傲,“抱歉,请问您是哪位?”
  少女显然没料到宁瑾谕会是这个反应,她明显地愣住了。
  不过这位群演反应还算快,犹豫一秒后,她伸出了葱白的手指微微颤着在她和宁瑾谕之间来回指着,脸上一副震惊又鄙视的神情,声音因为飙得太高甚至还破了音,“宁瑾谕,你傻了?”
  话音刚落,一个冰冰冷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艾琳·布雷斯特德,你说谁傻?”
 
 
第2章 
  “艾琳·布雷斯特德,你说谁傻?”
  房门不知何时再次被推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双手环胸倚在门框上,一双漂亮的蓝眸冷冷地盯着床边的少女。
  宁瑾谕被少年的美貌惊艳了一下,明明只是再简单不过的白T牛仔裤,却丝毫没有影响他出众的外表,精致的五官,衬上一头蓬松柔软带着点微卷的黑短发,看着让人手痒痒的很想去揉一揉。
  突然被点名的少女露出了恰到好处的惊讶,随后在看清来人是谁后,她迅速恢复了趾高气扬的模样,挑衅地看向少年,“我说宁瑾谕傻,不傻他怎么会连我都不认识?”
  闻言,少年两道漂亮的眉微微蹙起,视线转而落在了宁瑾谕的身上。
  两人的表演水到渠成,一点破绽都没有,要不是宁瑾谕早就识破了,恐怕还真的会被蒙骗住。
  也不晓得节目组去哪里找来的群演,演技过硬,颜值出众,作为前辈,宁瑾谕突然觉得压力很大。
  没有剧本,吃不准自己和少年的关系,宁瑾谕选择默默地回视。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再次开口,少年的神态依旧冷漠,语气更是透着一股欠扁。
  宁瑾谕嘴角一抽,明明是他的病房却让他离开,看来这少年的角色是少女一方的。
  既然如此,宁瑾谕也不打算客气,今天就让他们见识一下钮钴禄·瑾谕的霸气。
  不过宁瑾谕对恶毒男配的业务有些生疏,他还没想好台词该怎么说,就听见身边传来重重一声冷哼。
  只见少女的白眼几乎都要翻到额头那个“7”上了,她愤愤丢下一句“谁稀罕”,就踩着小皮鞋吧嗒吧嗒地冲向房门,在和少年擦身而过的时候,猛地停下,转过身恶狠狠地瞪了宁瑾谕一眼,才绕开少年,气冲冲地消失在门外。
  这段表演少女的演技略带浮夸,不过她这就走了?
  宁瑾谕回过神后再次在心里感叹了一番节目组的不按常理出牌。
  少女走了,病房里就只剩下了宁瑾谕和少年。
  节目组的陷进太多,刚才差点就抢了戏的宁瑾谕决定先静观其变。
  宁瑾谕沉默,少年也沉默,四目相对,气氛陷入了尴尬的安静中。
  最后还是少年先忍不住,他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进屋后顺手关上了门,走到床边给宁瑾谕倒了一杯水。
  宁瑾谕愣了愣后道谢接过,水是温的,恰好入喉,再联系他刚怼走少女的举动,宁瑾谕默默地将少年的身份从对立划回了友方。
  小口地喝着水,宁瑾谕偷偷用余光观察着少年。
  这会儿的少年像换了个人,收起了针锋相对,垂眸安静地站在旁边,长长的睫毛跟两把小刷子似的,配上小卷毛,整个人看上去又软又乖,某个角度还有些眼熟,就是戴的蓝色隐形眼镜让人觉得有点中二。
  一杯水喝完,宁瑾谕刚抬手,少年就主动地接过杯子,倒满后又递了过来。
  其实并不想再喝的宁瑾谕:……少年,戏多了喂!
  宁瑾谕揣摩了一下自己的角色,虽然他是“恶毒男配”,但如果对象是“自己人”的话,似乎也不必太过刻薄?
  于是宁瑾谕接过了水杯,视线往窗边瞟了瞟,示意少年,“坐吧。”
  少年的目光在宁瑾谕修长的手指上停留了一秒后,才低低地应了声,“嗯。”
  少年转身的时候,宁瑾谕脑中灵光一现,这不就是个好机会么,于是,他立刻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了床头柜上,动作太快,甚至洒了一点在手上。
  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谁知他刚收回手,就和端坐在沙发上的少年再次四目相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