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娘叫我做丫鬟之后——菀芝

时间:2020-06-29 15:18:35  作者:菀芝

 

 
 
第1章 我娘叫我做丫鬟
  夏安是个穿越者。
  他刚刚大学毕业,是全班第一个找到工作的,正喜滋滋的要去接受社会的摧残。结果,乐极生悲,第一天上班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了。
  再睁眼的时候,他来到了一个古香古色的世界,占了一个同样叫夏安的家伙的身体。
  这个原主刚死。
  因为他娘要把他男扮女装,卖给相府做丫鬟,他心气大,一晚上没睡着,早上起来喝水的时候把自己呛死了。
  到是白白便宜了夏安。
  重活一世不说,还年轻了好几岁。
  就是有一点不好。
  夏家太穷了。
  夏老爹前些年掉河里淹死了,留下夏老娘和四个孩子。
  夏安今年十七岁,排行第二,上头有个姐姐夏平,十九岁,年初刚刚做了寡妇,婆家嫌弃她只生了个女儿,把娘俩都赶了回来。下头有一对弟妹,是龙凤胎,妹妹叫夏喜,弟弟叫夏乐,刚五岁。
  一家子妇孺,全靠夏老爹留下的半亩水田过活,原本也还凑合,但今年夏平带着一岁的女儿阿满回来,家里一下多了两张吃饭的嘴,日子就过不下去了。
  祸不单行,阿满前几天染了病,郎中虽然给免费问了诊,但是药钱不能免,一两银子一副的药,至少得吃五服。
  夏老娘也是没办法了,才打主意让儿子去大户人家做下人。
  正好丞相府在买下人,给出的价格是小厮卖身钱三两银子,每月月钱一两银子,丫鬟卖身钱五两银子,每月月钱再给二两银子。
  夏老娘思来想去,决定让夏安扮成女儿家去做丫鬟,毕竟能多不少银子。
  她这些天忙的焦头烂额,还没发觉儿子换了个芯,早上起来,接着昨晚的话劝儿子。
  “安安儿呀,扮丫鬟也没什么不好的,丫鬟的活可比小厮轻松多了!你长那么好看,肯定能做上少爷小姐身边的丫鬟,到时候你不但不用干粗活,还有那些个小丫鬟抢着伺候你呢,可比在家里舒服多了……再说了,你不是一直想念书吗,娘可听说了,那相府的主子们学问个个顶好,你去那跟着主子们耳濡目染,不比自己在家捧着那本破书研究强……”
  那本破书叫三字经。
  根据夏安从原主那得来的记忆,原主看了三年,将将能把前三行字认清楚。
  *
  原主是个懒的,衣食住行全靠老娘老姐弟弟妹妹伺候,打着念书的幌子,从没下过地干活。
  夏老娘三十出头的年纪,看着比夏安现代的老妈苍老多了,差点就能赶上他天天跳广场舞的外婆了。
  夏平忧心女儿的事情,眼睛哭得跟桃子似的。
  夏喜夏乐这对双胞胎也是面黄肌瘦,五岁大的孩子看着跟三岁似的,襁褓里那个更惨,像个青脸猴子,哭都哭不出声来。
  夏安上辈子的家庭十分美满,有爸有妈有个哥,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俱还健在,大哥更是能力出众人孝顺,就算没了他,家人或许会伤心一阵子,但日子还能好好的过下去。
  不像眼前这一家,真真是他不帮衬一把,明天就得上街乞讨。
  夏安心一软,答应了夏老娘那个荒诞的要求,男扮女装,进相府做丫鬟。
  *
  夏老娘有个远方表姨是牙婆,夏老娘送了家里攒半月的鸡蛋,说了一箩筐好话,又许诺卖身的银钱分她一两,才把夏安塞了进去。
  牙婆不知道夏安是男的,一见他就倒吸了一口气,“这丫头,生的可真俊!”
  夏老娘之所以敢使这招满天过海,就是因为夏安生的好看,还不是一般的好看。
  鹅蛋脸,柳叶眉,杏仁眼,樱桃小口,雌雄莫辨的一张嫩脸,明明十七了,却和那十五六岁年纪的差不多,穿了罗裙散了发髻,谁又能看得出来是男是女。
  关键他气质还十分清纯乖巧,不妖娆,不妩媚,一看就讨主家欢心。
  牙婆当场就给夏老娘算了银钱,把夏安留下。
  夏老娘急着去给阿满抓药,含泪和夏安嘱咐了几句,让他去了之后千万小心,努力争做那相府大丫鬟,早日赚够银子赎身回来云云,就拿着银子走了。
  夏安挥手和她告别,“娘你放心去吧,等我下月发了月钱,再买好东西回去看你们。”
  原主从来没说过这种话。
  夏老娘一听就哭了。
  都是她这个当娘的没本事,把好好一个儿子逼疯了。
  *
  夏老娘走后,牙婆凉凉的问夏安,“想做大丫鬟,去伺候主子?”
  夏安心里咯噔一下,知道牙婆这是不高兴了。
  他咽了咽口水,陪笑道,“可别了,那就我娘随口说的,我一个乡下丫头,笨手笨脚的,可做不来那些伺候主子的精细活。”
  牙婆面色稍霁,“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做她们这个行当的,最怕卖出去的丫头心思不纯,总想着往主子身边凑,床上爬。
  那些爬上去的做了通房姨娘自己是美了,可苦了当初的中间人,别的大户人家知道她手里出去的丫头爱爬床,下次再从她手里买人,就得多多掂量。
  她又问,“那你想做什么?”
  夏安想了想,“就普通的差事吧,扫地洗菜什么的杂活就行。”
  他和夏老娘的想法完全不一样。
  让他做大丫鬟,往主子身边凑?
  开玩笑!他可是个男的,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只有当个毫不起眼的差事,才好隐藏自己,安安稳稳的在相府混下去。
  *
  牙婆留了夏安两天,又凑了两个丫头,到规定的日子,一起送进相府。
  她还特意和管事的提了提夏安,说这个丫头十分有心气,就想做几年杂活,攒够了银子马上出去嫁人。
  管事的想了想,给他分了个倒夜香的差事。
  夏安一开始是拒绝的。
  但是后来他仔细想了想,倒夜香的活都是晚上干,乌漆麻黑的,他就是有什么疏漏也不容易被发现,而且倒夜香每月还多给五钱银子补助,就欣然接受了。
  关键是,也由不得他不接受。
  *
  丫鬟们也不是一进相府就能干活的,还要先培训两天。
  这一批新进府的丫头都在一起培训,她们的差事大致都分配好了,听说夏安以后是个倒夜香的,没人肯跟她说话。
  不仅不和他说话,还绕着他走。
  特别是有个瓜子脸,桃花眼,妖里妖气的瘦高个,专门掐个兰花指和别人说:“姐妹们,我看见她啊,就想到那夜香的味道,哎呀~不行了不行了。”
  他这还没开始倒夜香呢!
  夏安听了想打人,但他不敢。
  瘦高个妖精叫阿若,是这批丫鬟里最出挑的,专门被选出来伺候府上二少爷。
  虽然阿若姑娘现在还是个预备役,要等主子同意才会转正,但凭她的长相身段,做贴身丫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没准还能步步高升,做通房,做姨娘。
  夏安深知唯小人与女子难缠的道理,不敢招惹。
  你们就嫌我臭吧!最好永远都别靠近我!
  夏安气愤的想,想完又开心了。
  不靠近,就永远发现不了他是个男的。
  倒夜香好,安全!
  *
  进府第一天,王嬷嬷给她们讲规矩,讲各个主子的喜好。
  夏安觉得吧,自己以后都要昼伏夜出,应该用不着和主子打交道,就没怎么仔细听。
  划水摸鱼到傍晚,他遇着个难题——
  内急了。
  相府下人的茅房修得十分开阔,木头门板上下还有缝隙,一眼就能看到头和脚。
  他想,若是让人看到自己站着小解,岂不露了馅。思来想去,决定用在牙婆家那几天的办法——
  找个僻静墙角,为大自然,更为野花野草的茁壮成长出一份力。
  反正也没人注意,他偷偷摸了出去,观察一番,找了个有大树挡着的拐角,撩起长裙,准备放水。
  滋啦啦,是水流冲刷在野花上的声音。
  对于憋了多时的他来说,这声音听着就爽,放水的感觉也......
  等等!
  他,好像还没开闸吧!
  夏安僵硬的扭头。
  大树挡着的另外那边墙角,有个人影背对着他,在放水。
  那个人身上的衣服他在熟悉不过。
  因为他身上也穿了一样的——
  相府的...丫鬟服!
  ※※※※※※※※※※※※※※※※※※※※
  全文已经写完,绝对不会坑,大家可以放心收藏放心看。
  另外,隔壁的文还是会按之前说好的时间更新,请大家放心。
 
 
第2章 我遇到友军了
  苏若寒是个暗卫。
  他今年十九,一路披荆斩棘,通过层层选拔,刚刚进了皇家暗卫所。
  他做好了为官家劈头颅洒热血的准备,结果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很——
  操蛋!
  官家早怀疑丞相勾结敌国,但一直找不到证据,只能寄希望于暗卫所,让他们想办法调查取证。
  暗卫们试过伪装成厨子,车夫,侍卫等各种身份潜入相府,但那丞相或许是心中有鬼,警惕得很,府里隔三差五排查一遍,暗卫们很快就都一个个暴露了。
  屡挫屡败,不得已,暗卫们研究出一个奇招——扮丫鬟。
  这丞相十分好色,虽然对府中男性下人警惕,却从不排查丫鬟婆子们,还喜欢把漂亮丫鬟招到身侧服侍。
  苏若寒年纪小,长得好,关键还是个没什么背景的新人,在老油条的全票通过中,只好无奈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男扮女装,潜入相府做丫鬟。
  做个能勾人的丫鬟。
  *
  苏若寒是个敬业的暗卫。
  既然接了任务,就得好好完成。
  既然要扮丫鬟,那就的扮得像。
  他特意去青楼干坐着喝了一个月的茶水,在姑娘们看神精病一样的目光里,把她们的娇嗔笑骂,忸怩作态硬生生背了下来。
  回到暗卫所他还特意在前辈面前学了一番。
  前辈当时的表情很奇怪,但还是对他寄予肯定。
  “小苏啊,你这样,妥了!”
  *
  扮丫鬟混入相府的第一天。
  傍晚时分在墙角放水的时候,苏若寒仔细回想了一下这天的经历。
  很好,很完美。
  先吸引管事的注意,让他把自己选做二少爷的丫鬟。
  然后为了融入集体,和各个丫鬟们寒暄了一番,还特意捏出个兰花指,指着其中一个小丫鬟奚落,说能闻到她身上的怪味。
  这波操作十分有效,立刻就让他融入其中,有好几个丫鬟和他姐妹相称。
  只是委屈了那个被奚落的小丫鬟。
  小丫鬟身上其实什么怪味也没有,长得也挺标志的,可能就是太好看了,才被人算计去倒夜香。
  怪可怜的。
  不过他有任务在身,暂时管不了那么多。
  “嘶——”
  正想得出神,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吸气的声音。
  一扭头,透过稀稀落落的树叶,大树的另外一边,刚刚想到的那个小丫鬟正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小丫鬟往下的双手里,扶着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东西。
  嚯,还不小。
  *
  树后有人!
  是个丫鬟!
  也会放水!
  那岂不是——
  同道中人!好基友!好兄弟!他夏安,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在战斗!
  大惊大喜之下,夏安开闸了。
  天空蓝蓝,白云悠悠,草儿青青。
  滋啦啦的流水把墙角的野草冲刷的越发的青翠欲滴,欢快的的声音和对面交汇成一曲协奏小调。
  两个丫鬟一边放着水,一边隔着大树对视。
  斑驳的树影打下来,白日里妖里妖气的阿若姑娘表情冷淡,看夏安的目光里充满警惕。
  夏安想了想,主动开口打招呼:“兄弟,这够久的呀,你憋多长时间了?”
  苏若寒:“......”
  夏安:“别不好意思嘛,我也一样,憋了快一天。”
  苏若寒:“......”
  那边的水声停了,变成夏安一个人的独奏。
  夏安也没有不好意思,悠悠哉哉放完水,整理好衣服,发出感叹:“爽!”
  苏若寒:“......”
  夏安觉得新朋友十分冷淡,和之前那个在小丫鬟面前奚落自己的人不太一样。
  虽然他奚落过自己,夏安还是决定大度一点,不计较。
  毕竟友军难觅。
  他走过去,再一次主动打招呼:“兄弟,你看咱两都是大老爷们,却偏偏跑相府来做丫鬟,也算有缘了不是。你放心,只要你不把我卖了,我也会替你保守秘密的,咱两交个朋友,行不?”
  听他说不告密,苏若寒默默收起了袖中的短刀,点点头。
  夏安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反而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兄弟!我先交个底,我是因为家里穷,听说做丫鬟比做小厮银子多,被我娘女扮男装卖进来的,做两年后攒够银子就走,你呢?”
  苏若寒现学现用:“和你一样。”
  “同病相怜啊兄弟!来来来,抱一个。”
  夏安说着要去抱人,苏若寒后退一步,目光落在他刚放过水的手上,十分抗拒。
  苏若寒:“我先走了,记住,别乱说话。”
  夏安好不容易找着个能说话的人,哪能那么容易就放走,“兄弟!别急着走啊!咱两聊聊天,交流交流女扮男装的心德也挺好的。嗯...就说你吧,别看你把女人家的姿态学了个十足,但是一开始,你就走错了一步!”
  苏若寒停下脚步:“什么?”
  他面上不显,心底却有些慌,莫非自己已经露了马脚?
  夏安咧嘴笑,露出一排洁白的小牙:“就是这差事选的不太好,你想想,给二少爷当丫鬟,这差事多显眼啊,又有多少人眼馋盯着,是很容易暴露自己的。你应该像我一样,选个不起眼的小差事,每天就往角落里一缩,低头干活,别人想发现你有问题都难。”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