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全校都以为我A装O[爽文]——消失绿缇

时间:2020-06-29 15:14:46  作者:消失绿缇

 

 
 
  文案:
  楚洮长得好,学习好,人生前十六年顺风顺水,直到他分化成了alpha,被分配到A班。
  A班有个脾气差,不好惹的大佬江涉,听说所有小O都幻想跟他有一段情,在他身边的任何A都黯然失色。
  传闻,江涉看上了楚洮哥哥的美貌,并且标记了他。
  楚洮为哥哥撑腰,跟江涉约架小树林。
  没想到刚一动手,楚洮就被江涉的信息素苏的腿抖,不慎软在他怀里。
  江·狠戾狂妄·涉:“?”
  研究表明,这世界上有极少部分alpha拥有心灵腺体,会对特定的人产生精神高-潮。
  这种感觉,要比AO结合强烈数十倍,蚀骨入髓。
  后遗症是,双方会患上一定程度的皮肤饥-渴症,时常需要伴侣的抚摸,楚洮偏偏就是这几百万分之一。
  而且他发现,他和江涉匹配度高达99%的omega是同一个人,他们本应该是竞争关系,直到某天,他的心灵腺体对江涉产生了反-应。
  这他妈就尴尬了……
  以前的江涉:滚,烦,谁都不爱,莫挨老子。
  某天暴雨,冲掉了操场上所有人的抑制剂,楚洮身体发颤,咬牙推开江涉:“离我远点,你甜到我了!”
  江涉非但没生气,反倒急不可耐的搂住楚洮的腰:“给老子抱抱,就抱一下,命都给你。”
  全校omega:我瞎了。
 
  命中带老婆狠戾大佬攻x外表高冷强A内心绵软甜O受(AA恋)
 
 
 
第1章 
  淮市,二月末。
  早春的天气温柔清淡,空气中散着一层薄薄的水汽,黏在皮肤上,湿哒哒的腻。
  信息素门诊大厅里,零星坐着几个带孩子来确认性别的家长,挂在墙上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夜里十一点,整个大厅里静悄悄的,连走廊里的照明灯都关了几盏。
  楚洮安静的坐在长椅上,微垂着眸,双手紧张的搭在膝盖上,默默攥成拳。
  秒针唰的响一下,他就要跟着缩一下手指。
  一旁的哥哥楚星宁倒是大大咧咧的翘着二郎腿,微仰着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几个同样等待着结果的高中少年,时不时偷眼瞥向楚星宁,面上带着惊艳的神情。
  楚星宁长得好看,皮肤白的能反光。
  虽然他闭着眼睛,但单看浅浅薄薄的眼睑,泛着桃花红的眼尾,还是能让人想象出,这双眼睛会有多么勾魂摄魄。
  他就那么懒散的靠着,对别人投来的关注无动于衷。
  相比之下,楚洮就少了几分弱气的柔美。
  虽然他和楚星宁是双胞胎,但从小到大,楚星宁都是男生女生们争相讨好的对象,而楚洮,就成了被忽略的那个。
  别人都说,楚洮美则美,就是不如楚星宁那么勾人,没有那种惹人怜惜的生动。
  正常人类性别分化都是在十六七岁左右。
  楚家兄弟上学早,所以直到高二寒假才终于有了分化的苗头。
  全校至少有三分之二的alpha,在等着楚星宁分化成Omega。
  他那么漂亮,最适合成为一个被人呵护疼爱的Omega了。
  而楚洮会分化成什么,就没人关注了。
  楚江民率先打破了安静。
  他看着身边的妻子,旧事重提:“等孩子们的分化结果确认了,是不是就要分班了?”
  宋眠点点头:“说过多少遍了,Omega和alpha会分开授课,以防信息素互相影响,耽误学业。”
  楚江民如所有孩子在这个阶段的家长一样担忧,叹息道:“希望俩孩子的结果是一样的吧,在学校还能互相照应。”
  宋眠一笑,轻松道:“俩孩子可是双胞胎,结果怎么可能不一样呢。”
  楚江民怜爱的摸摸楚星宁的头:“那星宁最好是alpha,这样就不会有浑小子总来骚扰了。”
  楚星宁的桃花运实在太过旺盛,从小到大,被人表白就没断过。
  楚洮认真道:“我也希望哥哥是alpha。”
  毕竟楚星宁不止一次跟他说过,想要成为alpha,觉得自己骨子里就是alpha。
  楚星宁睁开眼,自信十足的一笑:“我当然会是alpha。”
  宋眠舒心道:“那小洮就也是alpha了。”
  楚洮闻言,默默移开了目光,望向沉静的窗外。
  夜色深沉,只有路两边的橘黄色灯光虚弱的亮着,在玻璃上投下浅淡的身影。
  他一点,一点也不想,成为alpha。
  早在身体分化之前,青春期到来的时候,人的心理就会对性别产生渴望。
  绝大多数人的心理性别和生理性别是相符的,这种感觉没法形容,但只有自己知道。
  去医院检查,也只是最终确认,其实会分化成什么,心里早早就有了预期。
  他的心理,是个Omega。
  门诊窗口响起嗒嗒的高跟鞋声,一位医生探出头来,冲大厅里喊道:“结果已经出来了,来领取一下吧。”
  每个少年的分化结果密封在一个黄色的小袋子里,医生会亲手交给本人。
  大家默契的排好队,报上名字,领取自己的袋子。
  楚洮和楚星宁排在最后,前面已经有人当场拆开了结果,发出了然的感叹。
  “啊我就知道是alpha。”
  “哎就说是Omega嘛,我都感觉到腺体那里有些变软了。”
  “alpha,跟想象一样的。”
  “啊走啦走啦,困死我了。”
  楚洮走到窗口,微微倾身,礼貌道:“楚洮。”
  医生扫了他一眼:“小孩长得很好看嘛,喏。”
  楚洮拿着结果走到一边。
  楚星宁走上前去,医生果然惊叹了一声:“哟,一个比一个好看啊。”
  楚星宁敛起眸,抽走最后一份检验结果。
  楚江民催促道:“快拆开看看。”
  楚星宁轻嗤一声:“还看什么看,都说有感觉了。”
  他感觉自己一定会分化成alpha。
  俩人同时撕开封条,把里面那张薄薄的化验单抽出来。
  一堆杂七杂八的指标排成排,后面跟着各种数据的比对区间,在化验单的末尾,黑体加粗记录着个体性别。
  楚星宁:Omega。
  楚洮:alpha。
 
 
第2章 
  学生开始性别分化后,就要从普通班转到指定性别的班级。
  楚洮被分到了人数还算少的三班。
  他在原班级整理书包的时候,beta陶松提醒他:“到了三班,你记得躲着点江涉。”
  楚洮手里的动作一顿,恍惚了一下。
  江涉在淮南一中很出名,不太好的那种出名。
  他爸开了淮市最大的药厂,资产上百亿,是市里的十佳企业家,名字经常出现在各种财经新闻里。
  淮南一中的两栋教学楼都是他爸出资捐赠的,所以不管江涉在学校怎么狂妄,都没有老师敢管他。
  差不多每个被分到三班的alpha,都会被提醒一句。
  要么混成江涉的小弟,要么离江涉越远越好。
  楚洮之前只见过他一次,在学校外的一条小胡同口。
  那条小胡同挺僻静的,平时没什么人,被周围的居民塞满了早餐小推车。
  毕竟离淮南一中近,每天出摊取车也方便。
  淮南一中没有自行车棚,楚洮和楚星宁平时经常骑车上学,他们就把自行车停在胡同口,那里有个荒废了的暖气管子,正适合挂锁。
  那天放学早,楚星宁又被某个追求者缠着表白,楚洮替两人去取车。
  谁想到了胡同口,正撞见里面在撩私架。
  “涉哥,涉哥我错了!”
  “别打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那小O是您的人啊!”
  “涉哥,饶了我吧!”
  楚洮多听了几句,听到了江涉的名字。
  出于好奇,他伸着脖子朝里面看了一眼。
  黑黝黝的角落,地上撒了一滩凝固的沥青,几个穿着淮南一中校服的alpha,堵在墙角。
  墙角缩着一个人,被人扯着衣服拽来拽去,衣服裤子一遍遍擦过地面上的沥青,却连还手都不敢。
  只有一个人没有动手。
  那人只是慵懒的靠在墙边,稍微弓着背,目光随意扫向乌漆嘛黑的地面,细碎的头发遮在眼前。
  他手里夹着根烟,烟头缓慢的燃烧着,一点点蔓延至他掐住烟的修长手指。
  听到别人的求饶,他只是漫不经心的弹了弹烟灰,白球鞋把烟灰碾碎在沥青上。
  “很吵。”
  小弟们接到信号,对着墙角的人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抢涉哥的人,你真他妈牛逼啊!”
  “找死吧你!”
  “臭傻逼!”
  楚洮看着有些生理不适。
  他那时候还没有分化,但也听说过,刚分化的alpha非常容易产生性-冲动,自制力差一点的,就会和身边的Omega搞在一起,触碰禁果。
  但他还没有傻到跳出去管闲事。
  他只想把两辆自行车推走,赶紧回去找楚星宁。
  但开锁多多少少会弄出动静来,江涉既然选择在小胡同教训人,当然不想被无关的人看到。
  楚洮不想触这个霉头。
  正想着。
  江涉像是察觉了什么,突然转过头,抬眼朝他的方向扫过来。
  他的眼神很冷,带着些不耐烦的锐利,盯着楚洮脊背一紧。
  江涉吹了个口哨,把烟扔在一边,勾唇笑道:“行了,有人看着呢,斯文点。”
  几个小弟这才停手。
  江涉颤了下眼睑,腰一用力,站直身子,眼中不喜不怒。
  楚洮这才发现,江涉长得很高,宽肩窄腰,肌肉紧实,身材至少比他好得多。
  胡同两边的墙上有平整的砌砖时留的白线,那道白线贴着楚洮的胯,却刚刚到江涉的腿根。
  江涉轻轻按了下手指,骨节清脆的响了一声。
  那声音明明很细微,但听在楚洮耳中却像是炸雷一样。
  这意味着江涉有动手的念头。
  对方人多势众,楚洮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
  哪怕江涉真觉得他碍眼准备收拾他,他也不会还手。
  还手了,恐怕死的更惨。
  江涉抬眸,朝身后打了个响指。
  几个小弟把墙角那人扔下,跟上江涉。
  江涉手插着兜,懒散的朝楚洮的方向走过来。
  楚洮默默攥紧手里的车钥匙,眼神不卑不亢的回望着他。
  他第一次遗憾,这条胡同竟然这么短,短的他连转身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江涉走到他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
  楚洮还没有分化,身上没有任何信息素的味道,这多少让江涉失去了兴趣。
  他平静道:“拍照了吗?”
  楚洮喉咙发紧,心脏跳的飞快,但依旧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他摇了摇头。
  江涉勾唇一笑,伸手在他胸口拍了拍,看似好脾气的哄道:“听话。”
 
 
第3章 
  高二三班已经成了学校的一个传说。
  一方面,这里是淮南一中顶级关系户云集的地方,专供各种学校管不了且不好管的大佬们作妖。
  这个班级的老师说出去是年度十佳名师,但其实都是外强中干,只会耍嘴皮子的花架子。
  反正各位大佬们未来的出路不愁,最不济的,也能继承家族产业。
  像江涉这样的,哪怕躺在床上一辈子,也饿不死。
  另一方面,但凡家里有点门路,想要积极上进的,都会在分班的时候避开三班。
  这就是个马蜂窝,谁捅谁倒霉。
  而楚洮,作为成绩中等偏上,脾气不温不火,家里又没什么人脉的,自然而然被填进三班补漏。
  楚洮把书包背好,拿起用了多年的保温杯,淡声道:“我没事惹他干嘛。”
  陶松用怜悯的眼神望着他,叹道:“总之,我觉得以你的性格,分化成alpha不一定是件好事。”
  楚洮从小到大一直活在楚星宁的光环里,很少被人重视。
  他学习不错,凭自己的本事考进了淮南,可楚星宁的成绩更好一点,自然而然就没人夸他了。
  他长得也算出色,清秀,白皙,眼睛清澈明亮,这种长相换到别的班,班草是绰绰有余了。
  但楚星宁长得像妈妈,更加柔美惊艳,他们俩又一直在一起,所以什么班草校草都被楚星宁一个人包揽了。
  而且自出生起,楚洮就比楚星宁健康许多。
  楚星宁每次流感保准躲不开,大大小小的病不断,小学时候光是在课间操期间就突然昏倒过两回,反反复复查了好几遍,都只说是营养不良。
  弄得楚家父母成天提心吊胆,时刻担心楚星宁得什么大病,放在楚洮身上的精力自然就少得多了。
  但楚洮的心很宽,很少计较什么事情。
  他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委屈,或是对哥哥心存芥蒂。
  男人本来就是要靠本事说话的,其他都是虚的。
  但他也是太踏实,习惯默默做事,朋友很少,融入新环境也慢。
  陶松觉得,楚洮要不是心大脾气好,恐怕早就憋屈死了。
  楚洮临走时拍了拍他的肩,郑重道:“我会想你的。”
  陶松依依不舍:“我下课去找你玩啊,让那群alpha看看,你也是有人罩的。”
  楚洮无奈道:“那群alpha,我也是alpha。”
  陶松吐了吐舌头:“操,我都忘了,你这抑制剂质量也太好了吧,一点都闻不出来。”
  楚洮皱了皱眉:“可能是刚分化不久,味道特别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