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不要逼我穿裙子[情有独钟]——大魔王阿花

时间:2020-06-29 15:08:14  作者:大魔王阿花

 

 
 
  文案:
  微博:聪聪宝宝蛋。
  …
  名震一时的傀儡师莱特尔受到了挑衅。
  ——该死的赫查公爵,奢华无度却拥有全大陆最好的傀儡保养液,他一定要得到手。
  上次失败了,这次绝对能成功。
  他穿着漂亮的蓬蓬裙满意地转了一圈。
  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赫查公爵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自己的未婚妻变成了大唧唧男孩。
  ——他势在必得。
  1V1,HE,甜文
 
 
 
第一章 
  德斯兰地下城,这里没有制度,没有秩序,流浪的通缉犯和无业游民们寄居于此,互相撕咬啃噬。
  莱特尔东躲西藏三个礼拜,将此地的流浪汉们统统扔了出去,搭建了干净的帐篷,每日蒂莎女仆都会把里里外外打扫得十分干净,可惜四处扩散的异味还是让他难以忍受。
  今天依旧一个客人也没来。
  他懒洋洋地窝在毛毯上,一动不动,良久,对着忙忙碌碌地女佣使唤道:“蒂莎——去给我倒杯果酒来!”
  一旁的鹦鹉学着他的声音跟道:“果酒,果酒。”
  蒂莎是个体型健壮,身材高大的佣人,也是莱特尔制造出的第一个拥有独立自我意识,且战斗力爆表的傀儡,除了脑子不大好,性格刻薄,行为粗鲁外,其他还算完美。
  蒂莎听到命令“啪”地一下丢弃了扫帚,二话不说从柜子里端出一杯橙汁递给他。
  橙汁不知放了几天,上面还浮着一层薄薄的灰和一只还没死透的苍蝇。
  莱特尔瞪着企图在水里挣扎的小动物,鸡皮疙瘩起了一地,嫌恶地将它放至一旁后,不可置信地重复道:“蒂莎,你可能没有听清,我要的是果酒,而不是虫子沐浴过的毒·药!”
  蒂莎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语气平平:“主人,请您认清我们已经没有果酒的事实,不要再白日做梦了,您以为您还是万众瞩目受尽爱戴的大傀儡师吗?”
  难道没有了这些荣誉你就能给我喝泡过苍蝇的橙汁吗?!你这个虚伪的女人!
  蒂莎仿佛没有看到他无声的控诉,她动作敏捷地收走杯子,将橙汁倒去一半,顺便也倒走了那只在水平线上起起伏伏怒翻白眼的苍蝇,拿起陈年老醋“咕噜咕噜”地把另一半补上,黑色没入吞噬了橙色,重重地放在莱特尔身前的圆桌上,再次拿起扫帚干起活来。
  “哗啦啦——”蒂莎路过他身边的时候,顺便用扫帚在他脸上做了个清洁。少年干净精致的面孔上立即沾满了灰尘。
  莱特尔气得跳脚,本就白皙的脸颊上浮出一层霞云,红彤彤地像被抹了层腮红:“该死的,我要解雇你——!!”
  然后他一头撞在了厚重的胸脯上,强壮如蒂莎挺直了腰板屹立不倒,莱特尔却因为惯性一屁股跌坐回地上。
  “啧啧啧。”蒂莎怜悯地看了一眼主人瘦弱的身板,又见他嗔怒地瞪着自己,一双微微上翘的桃花眼还带着小泪花:“这么娇弱的身体,怪不得奥曼斯伯爵色·欲熏心想要把您软禁起来。”
  她想了想,又加上一句:“您要是解雇我,奥曼斯伯爵追来的时候,您只能任由他折断您纤细的小腰。”
  莱特尔气急败坏地把她赶出去。
  可恶的奥曼斯伯爵,德斯兰城的老城主,贪婪又淫亵的老头,威逼利诱不守信用,他心高气傲,防备不深,差点中了圈套,逃跑中几乎损失了所有珍贵的傀儡。
  强壮的蒂莎在突破重围时为了救他,后脑勺被长矛击中,破了个大洞,再醒来时,性情大变,与原本的性格完全背道而驰。
  莱特尔没有办法治好她,所有修复保养制作傀儡的道具都在逃跑时被收押了起来,柜子里能够维持蒂莎运行的药剂也只剩下半瓶了——没有蒂莎,他将在地下城寸步难行。
  噢,不!曾经老实憨厚的女仆已离他而去,从此他将日日忍受的喜怒无常尖酸刻薄如珂丽雅夫人一般的蒂莎!
  把瓶瓶罐罐收纳好放入空间袋,莱特尔翻找了自己所有的家当,最终失望的发现只剩下一枚金币了。
  迫不得已,他召开了紧急家庭会议。
  说是家庭会议,其实只有一人两傀儡,其中一个傀儡,还是只没毛的鹦鹉,莱特尔给它起了个萌萌的名字,叫小鹦。
  说起小鹦,它立志要做个展翅翱翔的雄鹰,残酷的现实却狠狠打击着它的自信,事实上别说翱翔了,能低空飞行二十分钟已濒临极限。
  莱特尔言简意赅地指出两条路:“要么,我们就在这里守株待兔,说不定明天就会来客人,我们可以靠完成他的任务得到金币购买劣质的营养液,虽然这是个保险的做法,但依然会有被发现的风险,当然,我们还有第二条路……”
  他抿着殷红的嘴唇,露出了极为怪异的神色,几秒后,像是下定决心般:“去西瑞克·赫查的领地,把他城堡里珍藏的傀儡保养品统统偷出来。”
  离开德斯兰城最近的是几座并不富饶得小城,小城的城主都已经被奥曼斯收买,唯一能去的就是稍远些的摩耶维亚城,也就是赫查公爵的封地,而他仅剩的傀儡营养液也只够蒂莎和小鹦行走这段不远不近的距离,时间非常紧迫,必须马上作出选择。
  蒂莎挑眉,惊讶道:“我以为你会为了一年前那次失败的经历而避之若浼。”
  莱特尔的脸红了,他曾经因为盲目使用药剂不幸毁了容,而那段时间正巧潜伏在赫查公爵身边试图盗走所有高质量的营养液。
  那段经历是他心中的一根刺,甚至这一年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都会在梦中重复,该死的纠缠不休的噩梦!
  他恼羞成怒地低喝:“我们会有好的开端,要不是你把催情剂当成迷幻剂给我,我也不会一败涂地!”
  蒂莎狡辩道:“那是因为你所有的罐头都长得一摸一样,会分辨错误也是在所难免!”
  “而且——”蒂莎的眼珠骨碌碌乱转,露出了奇异地诡笑:“亲爱的主人,我清楚的记得当时药效消失后,赫查公爵压着您反复来了一遍,您甚至发出了愉悦兴奋地低咛声,我以为您也乐在其中——”
  小鹦昂首挺胸,不识时务地跟着叫唤道:“乐在其中!乐在其中!”
  “闭嘴!你这只傻鸟!”
  “还有你蒂莎!我是在难受地低泣!你难道分不清兴奋和难受是两种不同的情绪吗?!”
  “不,我只听到您充满生命力的吟唱和欲羞还迎的求饶——”
  莱特尔气愤地怒视蒂莎,从口袋里飞快地掏出一把做工精巧的金钥匙戳进她的腰部,向着逆时针转动一圈,顺时针转动两圈后,又迅速地拔了出来。
  蒂莎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了。
  被推出帐篷的那一瞬间,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噢,她任性的主人又开始胡乱使用权限了。
  莱特尔把帐篷里所有能带的东西通通扫荡了个遍,人在濒临窘境的时候,连看一个没有肉馅的馒头,都能吃出山珍海品的味道。
  乱七八糟地生活用品塞满了空间袋,凯特尔满意地扫视着空荡荡地帐篷内部,朝屋外喊道:“亲爱的蒂莎,如果你能想明白你我之间存在的主仆关系差异,并对我保持应有的尊敬,那我可以选择勉强原谅你,并解除禁言。”
  屋外毫无反应。
  莱特尔怀疑帐篷的隔音效果是不是太好了,毕竟地下城里大多是些不拘小节的流民,你永远无法想象他们不分白天昼夜在任何地点做永无止境的热身运动,杀一头猪可能只要忍受一时,但热身运动却要忍受一整晚,拥有一顶优质隔音效果良好的帐篷是再合适不过的首选。
  “蒂莎——”
  莱特尔撩开帐篷:“我们得尽快离开——”
  帐篷外突然伸进一只胳膊,将他重新推了回去。
  在地上连续打了几个滚后,莱特尔才灰头土脸地爬起来:“……”
  制造一个健硕的傀儡也有致命的缺陷,她的轻轻一推,对莱特尔来说却如遭重锤。
  偷偷拉开一条细小的缝,外面已经躺了一地精锐骑兵,好在蒂莎力大无穷,身体钢硬如铁,手撕几个骑兵不是问题。
  赶跑流浪汉的第三个礼拜,奥曼斯才派了第一批过来追捕的骑兵,看来他的人手并不太够——也就是说,他正忙着做其他事情。
  匆匆扫了一眼,如莱特尔所料,奥斯曼伯爵身边的走狗没有跟来,不然他们将面临难以逃脱的危机。
  如此说来膈音效果良好的帐篷也有利有弊,他完全没有听到打斗的声音。
  莱特尔在生活质量和延续生命间毅然选择了活下去,暗暗决定下次一定要换家店购买帐篷。
  他安慰自己,其实每天听创造生命的吟唱也不错,至少某种意义上见证了下一批德斯兰城小流民的诞生,这群小流民一定会延续父母的使命整得奥斯曼焦头烂额不得安宁。
  蒂莎处理完骑兵,木木地走了回来。
  莱特尔给她解开禁锢,强调道:“我希望你下次推我的时候能温柔一点。”
  蒂莎活动活动筋骨,荷叶边的围裙上沾染了新鲜的血液,白色袖口破了好几道口子,露出结实的肌肉。
  “好的,我会将主人柔弱的身体当做数据存入大脑。”
  他们开始准备逃跑。
  蒂莎把陷入地面的石板搬出,下面是一条自上而下的悠长阶梯,里面漆黑一片,望不到尽头。
  小鹦口吐火焰照亮了整个地下通道。
  真是个肮脏的通道,满地的污水,时不时窜出几只老鼠与他共舞。
  莱特尔踮起脚尖,勉强不让干净的靴子渗进污水里。
  他小心翼翼的举动遭到蒂莎的鄙夷:“我仿佛在照顾一位身份显赫且吹毛求疵的贵族小姐。”
  “如果你把说话的功夫用在赶路上,我将省下一大半营养液。”
  蒂莎毫不犹豫顶了会去:“那您可以试图改变一下您挑剔的性格,在路程上缩短时间一样能节省营养液。”
  “……”
  蒂莎的步伐矫健,莱特尔只能加快速度尽量与她的节奏持平。
  通道空旷,参杂着混乱的回声。
  莱特尔疑惑地皱眉:“我好像听到了其他的声音。”
 
 
第二章 
  蒂莎凝神静听,他们一停下脚步,声音也跟着消失了。
  又过了一会,依然一片宁静。
  “好吧。”他摊手:“可能是我危言耸听。”
  蒂莎沉默地往前走,罕见的没有答话,因为她刚才也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傀儡的耳朵非常敏锐,很少会出现错误。
  在重新看见亮光的那一刻起,莱特尔终于舒了口气,他的脚在干净的地面上蹭了蹭,试图把鞋底的污垢全部抹去,地面并不能很好的帮他清理鞋底,在尝试数次无果后,只得悻悻放弃。
  不过有些事他还是需要澄清一下:“蒂莎,你不能把你的主人形容成一位少女,这是对我的侮辱,事实证明我确实身份显赫,雄性象征更是极为显著,高耸入云一柱撑天,美丽的少女为此流连陶醉。”
  然而并没有少女陶醉。
  蒂莎为主人的厚脸皮感到羞耻。
  莱特尔套了件巨大的斗篷,帽檐的遮盖下只露出半边脸庞,眼睛藏在阴影里,往下看,是饱满而红润的嘴唇和纤细白皙的脖颈。
  多么女性化的长相,大多年轻美丽的女士都偏爱于高大威猛的男士,如果遇到危险,难道还指望这个长得比她还漂亮的小少爷以献出菊花的形式保护她吗?
  答案是否定的:“亲爱的主人,我想您应该没有忘记,您人生中的五次告白有四位都是男性,唯一一位女性不过是想盗取您身上能够控制傀儡的金钥匙。”
  莱特尔咬牙切齿:“你怎么知道其余四个男人不是在窥视我的金钥匙?”
  蒂莎耸耸肩:“因为他们在告白之前根本不知道大名鼎鼎的莱特尔·亚森其实是个娇嫩欲滴的小男孩。”
  噢,他不想回忆起那几段令人心痛的过往,被人时刻盯着屁股的滋味并不好受。
  他紧握钥匙的手蠢蠢欲动:“蒂莎,天气这么热,你难道不口喝吗?”
  “主人,现在可是秋天。”被询问的女仆扬眉:“如果您觉得口干舌燥,我能理解为您是在摆脱小处男身份的一年后又一次春心荡漾了吗?”
  话音刚落,莱特尔愤怒地挥舞着钥匙企图捅进她腰腹。
  看着散发着危险光芒的金钥匙,蒂莎识相地闭上了嘴巴。
  通道出口连着一条幽僻的小道,两人一鸟鬼鬼祟祟地窜入阴暗之中,附近人烟稀少,逃跑路线他精心考量过,即使被看到,也不会引起轰动。
  城门左侧的深巷内,莱特尔用仅剩的金币换取了确切的信息——今天下午,奥曼斯伯爵最宠爱的大女儿兰妮会起身离开德斯兰城前往赫查公爵的封地摩耶维亚,三个月后他们将举办隆重的婚礼。
  传闻兰妮小姐具有神灵眷顾的盛世容颜和天使一般的笑容,也是德斯兰城里最美貌的贵族小姐,奥斯曼伯爵私藏女儿二十年,四处放出风声宣扬赞美,就是为攀上赫查公爵这根高枝。
  曾经莱特尔还是奥斯曼伯爵的座上宾时,也未能一睹兰妮小姐的芳容。
  失望的将金币抛给流民:“我曾经希望和兰妮小姐拥有一段美好的过去,可惜她迫于奥斯曼的压力不得不远嫁他乡。”
  蒂莎含蓄地回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也算情敌。”
  莱特尔深以为然:“所以更要把赫查公爵的城堡掏空,兰妮小姐总有注意到我的一天。”
  “噗。”蒂莎发出嗤笑。
  莱特尔目光如炬,手中的钥匙闪闪发光:“蒂莎,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没有,主人。”蒂莎迅速地转移了话题:“所以您有什么计划了吗?”
  “当然,我有个毫无破绽的计划。”莱特尔沾沾自喜,一时的溃败不代表永远失去了上帝的眷顾,好在他有一颗善于思考的脑子:“我将跟在兰妮小姐部队后面一起出城,半路劫持一名男仆替换他跟进赫查公爵的城堡,只要能进去,一切都好操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