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Alpha上将的媳妇儿养成记[幻想空间]——听原

时间:2020-06-29 15:05:20  作者:听原

 

 
  文案:
  星际联盟里最年负盛名的Alpha上将萧野,在一次出行任务中捡了个初代Omega小崽子。崽子是个狗脾气,还是个日常粘人精。
  上将很无情:“少在我面前狗腿,我喜欢女人,细腰有胸腿还长那种,明白吗?”
  崽子转头催化了一头异种母豹,一派恶劣且天真,“胸很大,有腿,很长,送你。”
  上将头疼地看着自己捡回来这麻烦玩意儿,咬牙喊他名字:“路臻!”
  新闻头版几年来坚持不懈八卦《论知道全星际最想嫁的男人有私生子是什么体验》《神秘少年背靠军方,身世来历大起底》。
  “私生子”路臻刚满十六就惨遭放养,萧野外出执行任务,一走迟迟不归。
  很久后星际基因战争爆发。战场上濒临生死的紧要关头,路臻紧咬下唇,发湿如雨,抵抗催化伴随着突如其来的发情期。
  匆忙赶回的某人脸色当场剧变。
  第二天路臻是被抱下战舰的,军装大衣外套里露出的一小截白嫩脖颈上,青紫遍布,触目惊心。
  媒体:“父子终于团聚了!”
  萧野扯了个冷笑:“滚,老子媳妇儿。”
  自己养的那种。
  ——你是这无间地狱最盛的星火,是银河万里最初的浪漫和最后的归宿
 
  流氓直男战斗力爆表Alpha攻VS占有欲强聪明狼崽子Omega受
  1v1,HE
  星际ABO治愈养成,无生子
  攻受年纪相差12岁
  有私设
 
 
 
第1章 
  路臻猛烈喘息,在一阵惊悸中陡然睁开双眼。
  这是大脑在身体承受到一定极限过后给身体的指令,强迫自己脱离梦境清醒过来。
  他睡得很不舒服,周围环境太糟糕了。
  这艘民用星舰原本是用于星域旅游路线的,内部装置落后程度令人发指。五天前在半途被一伙劫匪征用,里面装载了不下百来个普通民众。
  路臻的旁边躺了三个人。
  逼仄的空间里各种气味混杂在一起,这些人里大部分都是Beta,也有少量的Omega跟在看起来稍微有实力点的Alpha身边寻求一丝安全感。
  胆子小一些的,几天来啜泣不断。
  路臻不同,他还太小。
  13岁的身量削瘦单薄,穿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自然卷曲的头发长时间遮住眉眼。他很沉默,一直一个人待在角落里。
  没有人怀疑他为什么独自一个人出现在这个地方。
  不新鲜,当下这种境地也不会有人好奇。
  机舱两边站满了端着枪械的蒙头黑衣人,这些人是沉默的亡命徒,尤其是在他们已经公开处决了机舱内三个奋起反抗的Alpha之后。
  地板上残留着鲜红的血迹和令人犯呕的白色浆体。
  空气越发让人觉得窒息。
  不远处的机舱通道内传来皮靴踏在地板上的声响,声音越来越近。人群间的气氛肉眼可见地紧绷起来,人与人对视的眼神中透露着惊惧和恐慌。
  不过几秒钟,那人再次出现。
  来人人高马大,五官还算周正,鹰钩鼻,一双眼睛带着点浅绿色,看人冰冷毫无温度。
  这是霍斯,名声响誉整个星际联盟的劫匪。
  不单单是因为他手段够狠,而是因为他曾经是联盟军队的一名高官,手里有足够多的军火资源,叛逃后联合各路人马迅速扩充自己的实力。
  成为联盟通缉榜上一大毒瘤。
  有人给他搬了凳子放在后面,霍斯自然坐下。
  眼神扫了扫机舱内的所有人,慢条斯理地开口说:“各位晚上好啊,又见面了。”
  他似乎很开心见到这些人恐惧的样子,轻笑两声。
  一边擦着手里的枪一边说:“其实我也太不想跟你们这些人过不去,要怪的话就只能怪你们信奉的联盟政局,口口声声说着自由民主,可转头就对着我在博海星那边的生意开炮。你们说,我是那种吃了哑巴亏不讨回来的人吗?”
  没有人应和他,也没人出声打断他。
  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现在在这里,霍斯决定着所有人的命运。
  他手里的枪倒转了一圈,在人群中一一划过。
  每一个被指着的人脸色瞬间惨白,见他移开,又立马劫后余生般松口气。
  霍斯翘着腿悠闲道:“今天咱们换个游戏吧。”
  “你们自己推举一个人出来,跟我……的战犬对战,我们看看到了哪一个人的时候,联盟那群废物才会找人来救你们。”
  在场的人无不色变。
  霍斯手底下养了好几只基因培育的狼犬,每一只都有半人高,凶猛异常。
  而他们这些人别说没有武器,就算有也好几天没有进食,体能根本跟不上。下了场会是个什么下场可想而知。
  “没有人吗?”霍斯见没人说话,扬了扬眉说:“那我可就自己挑了。”
  他先是指了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Omega女孩子,说:“你?”
  “不、不要,别选我!”女生直接被吓哭。
  霍斯一脸好脾气地叹息了声,自顾自道:“不愿意啊,那换一个好了。”他又把枪调转指向另一对老年夫妻,说:“要不你俩自己选一个站出来?”
  那对夫妻年岁已经非常大了,没有其他人那般慌乱。
  丈夫不舍地看了妻子一眼,挣开她的手颤颤巍巍就要站起来。
  路臻就是在这个时候抬头的。
  那双过于平静漆黑的眼睛果然瞬间被霍斯捕捉。
  霍斯抬手制止了老年人的动作,冲着路臻意外地勾了勾嘴角,“哇哦,小朋友?勇气不错啊,想来吗?”
  那支黑洞洞的枪就指着自己的头,路臻开口说:“不想。”
  他的声音干涩,显得平铺直叙。嘴唇也因为缺水而干裂,即使这样,眼神一如既往的黑而亮,并没有多余的情绪。
  “不想?”霍斯一脸为难的表情,不无遗憾地说:“就你吧。”
  他轻松的语气丝毫不像是要把一个活生生的人丢进没有人性的牲畜口中。
  人命对他来说,草芥不如。
  他说完就让旁边的人把路臻带过来。
  路臻并没有反抗,他下巴尖削,脸上沾了不少灰褐色的泥土和灰尘,看不太清原本的样貌。但他过于瘦了,细胳膊细腿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小几岁。
  人群中有人的眼里带了不忍,愤怒,也有人带了一丝庆幸。
  不管别人如何,路臻从头到尾都像是感知不到自己处境一般,垂着眉眼既没有大喊大叫,也不曾哭泣求饶。他年纪很小,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觉得小孩儿估计被吓傻了,连哭都不会。
  在大人的眼里小孩子是无知的,虽然也很可怜。
  但这个世界上的可怜人不止一个,有人同情,也有人无心。
  星舰停落的地方是一座无人岛屿,地处联盟星域的边界线,本来就是三不管地带,环境恶劣,盗寇猖獗。
  百来个人被人拿着枪赶下机舱,到了外面的一大块空地上。
  不远处六只皮毛发亮的基因狼犬饿得眼光发绿,被系在铁网外面的入口地方,闻到人体的气息发出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低吼声。
  这种犬类本身就是狼狗的结合体,基因改造致使它们野性难训,长着一寸长的獠牙,面目丑陋,嘴里透明的黏液不断往地上滴落。
  霍斯坐在离铁网外围十米远的地方,手中的枪往前挥了挥,直接说:“丢进去。”
  路臻就被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推搡着朝前走。
  到了铁网的入口处,有人拉开门,将他一把推进去摔倒在地上。
  看守狼犬的人得了霍斯的授意,似乎觉得对付他也用不了那么多只,又或者只是为了延长一点观赏性的时间,决定只放一只进来。
  那头狼犬有着黑黄色的毛发,体格健壮,脖子上的绳子一松就以非常精准的捕猎姿势直接朝着路臻的脖子撕咬过去。
  一旦咬中,肯定会当场毙命。
  人群爆发一阵惊呼声,纷纷转头不忍再看。
  过了两秒听见有人咦了声。
  路臻人虽小,但是胜在灵活,就地往旁边一滚,每一下都精准地避开了狼犬的攻击。
  狼犬的兽性被激发,攻击越发凶猛起来。
  霍斯似乎觉得挺有趣,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铁网边上。
  路臻身上被铁网和地上石子划出的细小伤口越来越多,所有人都看出他根本没有任何武力值,靠的就是灵活的肢体和技巧。虽然这样,狼犬却是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霍斯扬了扬下巴,示意边上的人把另外几只也放进去。
  此时的铁网里面,路臻仰躺在地上。
  眼前面对的就是狼犬大张着散发着腥臭气息的嘴。
  他能清晰看见这头畜生嘴里吃过生肉后留下的残渣,路臻的手卡在这头狼犬的脖子下面,因为耗力过度,嘴唇毫无血色,身上的各种伤痕同时传来密集的痛感。
  他注意到了霍斯的动作,也看清了从门口蹿进来的另外几头狼犬。
  所有人都认为他今天是必须死在这儿了。
  只有路臻自己,看着被卡在他手里的这头活物,眼底闪过一丝阴郁和迟疑。
  *
  此时距离出事地区最近的那片星域沃恒,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一次全民联合抗议。
  城中心那栋政局大楼前面围满了举着旗子的民众。
  电视台的记者更是蜂拥而至。
  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在保镖的保护下从大楼里面出来,面对记者的镜头真情实感地说:“请大家安静!也请相信我们区政府,我们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位普通民众,不惜一切代价将人救出!”
  有人不满地大喊:“这都过去几天了?!也没见你们有任何动作!”
  “就是!我哥哥嫂子都在那艘星舰上,出了人命你们拿什么赔?!”
  “政府不作为,谁知道你们打的什么算盘?”
  “一群缩头乌龟!”
  人群的怒火并没有降下去分毫,反而越发被激怒了。
  中年男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脸不知所措。
  此次的绑架案闹得人心惶惶,沃恒这地方虽然偏远,但起码在联盟星域之内。对比那些犄角旮旯里的不知名星体,这相当于是被人动到了家门口了。尤其是至霍斯将其中三个人的部分残肢相继传送到政府中心后达到顶点。
  上头下了死命令,封锁一切消息。
  但眼前这情形岂是说封锁就能封锁的?
  中年男人问旁边秘书模样的人说:“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
  “进不去。”旁边模样稍年轻一些的男人看了看终端传回的最新消息说:“那片岛屿环海,我们的人刚靠近就被逼退了,对方火力太强,我们根本进不去。”
  中年男人气急败坏,压着声音低吼:“雷蒙那玩意儿每年拿着那么多钱都是干什么吃的?强攻不会?!晚了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霍斯就他妈是个疯子!疯子知不知道?!”
  雷蒙作为地方军的领头人都进不去,而民众疯了,咬着政府不放。
  新闻报道实时滚动播放。
  再不想办法,上头追究起来这责任到时候谁来担?
  就在情况越发混乱的时候,有人从旁边匆匆赶过来。
  压在中年男人的耳朵边说了句什么。
  “真的?”中年男人惊喜地问道。
  “对。”新赶来的矮个子男人说:“我们也是刚得到的消息,听说是刚从赫尔古星执行任务回来,这会儿已经到了那片出事的海域了。”
  中年男人原本挺激动的表情,在想到什么过后,又突然垮下来。
  过了两秒,下定决心一般。
  对着边上的人说:“无论用什么理由和办法,务必把人拦下来!”
 
 
第2章 
  “无间”的存在对整个星际联盟来说都是意义非凡的,作为权限级别最高的军队,在联盟有着绝对的指挥调度和一切事情的最终解释权。
  很多年前的星际大战中,“无间”当时的指挥官萧霆显带着手底下的人势如破竹稳定了当时混乱的局面,奠定联盟之后五十多年的安定和繁荣。
  传言“无间”如今的最年轻的指挥官是萧霆显的独子,萧野。
  这位年仅25岁的Alpha上将据说能力远在他父亲之上,只是如今的联盟并未爆发大规模战争,“无间”逐渐隐匿。
  他们执行的多是最高级别的保密任务,是普通人绝对无从知晓的部分。
  大多数人并没有见过萧野本人,但被科普曾经那段战争历史的每一个联盟新成长起来的人,都对影像资料里那个战神一样的萧霆显有着本能的敬畏之心。
  他的儿子,似乎就应该和他一样铁血,冰冷,威严。
  而事实上,真正了解萧野的人估计都想说一句,你对男人一无所知。
  此时距离出事地段的上空,一艘银白色打着特殊徽章标致的军方星舰逐渐靠近。
  机舱内的环境对比之前的那艘有着天壤之别。
  顶尖的科技和装备,所有陈设的摆放和里面操作人员的动作,都有着在其他任何领域都感受不到的绝对规则和严律感。
  这是部队实打实训练教导出来的气质和习惯。
  而且一眼就能看出和一般普通部队的不同来。
  在星舰内部最中心的那个会议舱内,一个有着风流桃花眼的俊美男人推开门进去,也不管里面是不是在开会,直接说:“十分钟前接到求助信号,说是霍斯劫持了一艘旅游星舰,目前就停在左手边九点钟方向的一座无名岛。”
  “霍斯?”回答他的是个长相艳丽身材火辣的Omega女人,她留一头火红色的头发,身形高挑,挑了挑眉眼说:“那家伙搞什么鬼?我记得七八年前还在军校那会儿,他可没少在咱们老大手底下吃瘪吧。”
  此时这间会议室一共有四五个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