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超喜欢你——糯米吃藕

时间:2020-06-29 15:04:42  作者:糯米吃藕

 

 
 
第1章 
  “医生,你的意思是他不认得我了?”路弥坐在椅子上,双手不自觉地握起了拳头。
  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点点头。
  “病人的大脑在车祸中受到剧烈撞击,造成脑部积血,压迫到记忆神经,因此会对记忆产生一定的影响。”
  路弥仍是不解,“但他记得别人,他的助理,他的爸妈,他全记得,怎么偏偏就不记得我呢?”
  医生从业多年,知道病人的家属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觉得难以接受,便耐心解释道:“病人这是选择性失忆,也许关于你的这段记忆在他的心里有着十分特别的分量,所以在遭受重大刺激时会下意识地把这段记忆封存起来,这也是人体的一个自我保护机制。”
  “那他的记忆还能恢复吗?”路弥几乎要哭出来了,紧张地看着医生,好像如果听到不好的回答,下一秒就能晕过去。
  好在医生给了他一颗定心丸。
  “这个你不用过于担心,病人脑内的淤血量不大,随着时间能够自行吸收,等到淤血散了就能恢复记忆了。”
  能够恢复就好,路弥暂时放下心来。
  ......
  路弥调整好心情,走回病房。他站在门外,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双手放在脸上乱揉一通,尽量放松表情,最后挂上一个轻松的笑容,推开门走进去。
  然而笑容还没能维持到30秒,路弥就笑不出来了。
  宽敞整洁的单人病房里,穿着蓝白竖纹病服的谢淮川靠坐在病床上,一个人坐在床侧正端了一碗什么在喂他。
  “你们在干什么?”
  那人手一抖,勺子里的汤便洒了出来。
  “嘶......”
  “怎么样,疼不疼,手都烫红了。”谢淮川将他手里的汤碗和勺子接过,放到床头柜上,语气有些心疼。
  “你进来怎么不敲门,都吓到人了。”
  路弥又委屈又难过,语气有些冲,“什么时候我进你的房间还要敲门了?还有这个人是谁啊?”
  还没等谢淮川回答,那人便先站了起来,面对着路弥微微低着头,怯生生地开口道:“路总监,我、我叫舒野。”
  路弥皱了皱眉头,还未来得及说话,谢淮川的助理陈天连忙上前向他解释道:“路总监,舒野是公司的设计师,已经来了有半年了。”
  “设计师?设计部进了人我怎么不知道?”
  路弥八个月前受邀前往意大利访学,平时还要忙品牌的新品设计,虽然挂了设计总监的名头却是个不管事的,部门里的行政事务一般都由副总监负责。
  但是部门来了新人,还来了半年,他作为设计总监却丝毫没有听说过,简直荒谬。
  陈天也很为难,他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一个星期前谢淮川在开车上班的时候出了车祸,整个人当场就失去意识,被路人送到医院抢救。陈天得到消息后立马通知了远在意大利的路弥。
  正在参加设计师分享晚宴的路弥一接到消息就立马订了机票飞回来,当时谢淮川刚做完手术,还处在昏迷中。路弥衣不解带地照顾了他好几天,心里急得不行,好不容易今天上午终于醒了,却不认得路弥了。
  可气的是谢淮川忘了谁不好,偏偏忘了相恋七年的男友。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吊诡的是苏醒之后的谢淮川不仅不认路弥,还吵着闹着要见设计部的新人设计师舒野。
  如今看路弥的反应,似乎是对于自己的部门多了这么一个人全然不知。也就是说,谢淮川根本就没跟路弥提过舒野。
  至于为什么不提,路弥不知道,陈天更不知道。
  陈天觉得自己的老板简直像变了个人一样,非要让他通知舒野来医院。舒野不仅来了,还带了滋补的汤,不仅带了汤,还坐在床边亲自喂谢淮川。
  难道老板跟路总监已经分手了?
  不可能啊,就在出车祸的前一天,谢淮川还特地让他排开工作时间,说是下个月要飞去意大利跟路弥过恋爱七周年纪念日。
  陈天受不了这房间里的诡异气氛,简直想逃出门去,内心慌得不行。
  然而谢淮川却不放过他,坐在床上冷哼了一声道:“陈天,你说他是公司的总监?”
  陈天冷汗直冒,硬着头皮转向他,艰难地开口道:“是的,路、路先生是咱们公司的设计部总监。”
  谢淮川似是不太相信,眼神扫过路弥,嗤声道:“身为是总监,却连自己部门的人都搞不清楚,哪来的脸在这儿吵?”
  “你......”
  路弥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当初大学毕业,两人说好了合伙创业,谢淮川当老板,负责公司运营,路弥什么都不用操心,只要安心做自己喜欢的设计就好。
  这么多年以来,两人相互扶持,共同创立的珠宝品牌「山川」也在国内打出了名声,近两年来更是在国际上崭露头角,风光无限。
  “路总监,您别生气,也许是因为谢总平时太忙了,我一个新人入职又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他才没跟你提过,总之都是我不好。”舒野站在床侧,眼神真挚地看着路弥,好似十分自责。
  “你有什么错,这事儿根本就与你无关,是他故意挑事,你别怕,没事。”谢淮川安抚般地拍拍他的手,瞪了一眼路弥,又端起床头柜上的汤碗自己喝了一口,不满地开口道,“汤都凉了。”
  舒野连忙接过他手里的碗,把汤水倒进垃圾桶里,又从保温桶里重新给他盛了一碗。
  “没关系,还有呢,我做了挺多的。”说着又看向路弥,好心道:“路总监,您也喝一碗吧,谢总都说我煲的汤好喝呢。”
  路弥不想喝汤,路弥想吃人。
  他无法理解,明明一周前远隔重洋的爱人还与他蜜里调油,现在却能当着他的面跟别的男人你侬我侬。
  路弥只觉得眼睛又酸又涩,眼泪就要控制不住地溢出眼眶。然而骨子里的骄傲却让他硬撑着不在人前哭出来,他看了一眼亲密喂食的两人,再也忍受不住,转过身摔门而出。
 
 
第2章 
  谢淮川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身上的外伤好得七七八八,医生已经批准出院,但他依然没有半点恢复记忆的迹象。
  路弥开车载着他回家,心里乱糟糟的。
  在过去的半个月里,舒野几乎每天都会带着汤来医院看望谢淮川,只要一见到他,谢淮川就笑得很开心。两人之间有一种莫名的氛围,让路弥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多余的。
  路弥心里很不是滋味,谢淮川的笑连同谢淮川的温柔,这些原就是属于他的,如今却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所有的一切都偏离了原有的轨迹。
  两人沉默着,曾经甜蜜栖息的爱巢已经到了。把车开进车位停好,路弥甩了甩头,想把脑海里那些错杂的情绪给甩出去。
  一定会好起来的吧?
  只要谢淮川回到家里,看到熟悉的一切,一定能回忆起他们的过去。
  路弥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谢淮川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进去。
  这套房子是两人大学本科毕业的第二年,谢淮川背着他偷偷买的。
  那时他们的公司正处于起步阶段。路弥在RCA念研究生,白天上课,晚上画设计图,谢淮川则忙着公司运营,负责将路弥的设计变成现实。
  两人跨越9千多公里,隔着8个小时的时差,为着同一个梦想而努力着。
  路弥记得谢淮川特意排开工作,飞到英国陪他参加毕业典礼,回国之后便直接把他带到这里,蒙着他的眼睛说要给他一个惊喜。
  待路弥睁开眼,就看见谢淮川拿着一串钥匙站在自己面前。
  那时的谢淮川,眼里是堪堪溢出的温柔与爱意,告诉他以后这里就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的未来。
  路弥没想到自己竟然能记得那么清楚,甚至连风吹进来,卷起阳台上掉落的花瓣这样微小的细节,至今仍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路弥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拿着谢淮川住院时的换洗衣物进了房间,没有注意到谢淮川的表情有些奇怪。
  “我、我们之前是住的一个房间吗?”
  路弥转过头看向他,“是啊,怎么了?”
  谢淮川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他对着自己时总是皱眉,好像在面对一个很大的麻烦。路弥对于这样的认知不禁有些难过。
  “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谢淮川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路弥不喜欢他用这么生疏客套的语气跟自己说话,好像隔着厚重的云雾,所有的情意尽数消解,传至耳中只剩冰冷与寒气。
  路弥将手中的行李袋往地上一放,靠在门框上看着他的眼睛。
  “你想跟我谈什么?”
  谢淮川的喉咙滚了滚,却没立即说话,像是在组织语言。半晌,他犹豫着开口道:“也许在你眼里,我是你相恋多年,感情甚笃的男朋友。”
  他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但是现在的我,真的完全想不起关于你的任何一点记忆,所以,我不可能在这样的状态下跟你像情侣一样相处。你能理解吗?”
  路弥明知道他还没恢复记忆,但是听到他亲口承认完全不记得自己时,心里仍是宛如刀割一般疼痛。
  他咬着下唇,努力让自己显得冷静一些。
  “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谢淮川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有些不忍。“应该还有别的房间吧,至少在我恢复记忆之前,我们还是分开住吧。”
  四室二厅的房子,一间主卧,两间书房,还有一间储物房。路弥没有办法,只好把储物房收拾出来给他住。
  但他留了个心眼,在整理东西的时候故意将记录着两人恋爱时光的相册摆在桌子上。
  谢淮川只是暂时失忆,说不定多看看就能记起来了。
  ......
  晚上路弥一个人躺在主卧宽大的双人床上,枕头上还残留着谢淮川身上的味道,路弥忍了一天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坠下来,泪痕爬满脸颊。他无助地抱着谢淮川的枕头,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小心地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谢淮川怎么敢这样对他?
  怎么敢?
  恋爱多年,谢淮川一直对他关怀备至,平日里连一句重话都不会说,几乎算得上是有求必应。
  他们大学相识,意气风发且对未来充满着希望,有着共同的兴趣与爱好,凑到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题,刚确定关系的时候,两人常常彻夜聊天,直到其中一方熬不住沉沉睡去。
  路弥身边所有的朋友都羡慕他,说谢淮川简直就是天上有地上无的神仙男友,路弥是积了几辈子的德才遇上这样一个完美的人。
  路弥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大学里那么多毕业就分手的情侣,他们却相互扶持着坚持了那么多年。他甚至一度以为他们会这样无波无澜地携手度过余生,百年后合葬在同一个墓穴里,两人的名字紧紧地贴在一起。
  平淡,却幸福。
  如果真能如愿该有多好,明明异国都熬过来了,如今却因为一场飞来横祸两人生分至此。
  路弥不愿意相信谢淮川会背叛他,但舒野的存在却让他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自己。
  哪怕是失去记忆,也没有毫无理由地爱上另一个人的道理。
  路弥强迫自己去回忆这些年来谢淮川的异常,无数的思绪打成结让他难以思考。
  不知哭了多久,头疼得仿佛要裂开一般,可是第二天还要上班,说什么也不能顶着一双哭肿的眼睛出现在公司。他强迫自己不许再哭,下床摸着黑找了止痛药塞进嘴里,又灌了大半杯的水,无力地躺在床上,最后疲惫地睡过去。
  ......
  第二天早上,路弥走出房门的时候看见谢淮川已经穿着西装坐在餐厅里吃早餐了。陈天在一旁站着,见了他便抬手向他问好。
  路弥愣了一下,走到谢淮川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谢淮川咽下最后一口吐司,平静道:“我身体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从今天起会回到公司上班。”
  谢淮川真的只是忘了他,旁的一点没忘。住院的时候,陈天还把电脑拿到医院里让他远程处理工作,仿佛他只是受了些皮外伤,记忆一点没有损害。
  路弥点点头,其实让谢淮川回去上班也好。他专门咨询过医生,多接触过去的坏境是有助于记忆恢复的。
  只不过回到公司,说不定又要接触到那个舒野,路弥顿时又不爽了。
 
 
第3章 
  “总监,大伙儿都到齐了。”孟宇谈敲了敲办公室的门,伸进来半个头提醒道。
  “好,我这就来。”路弥锁定电脑屏幕,随手抓了个笔记本朝会议室走去。
  今天的会议是讨论品牌新推出的珠宝系列「流光森林」的宣传拍片,路弥到的时候设计部与市场部的人都已经到齐了,市场部经理邓云飞正在用笔记本连接投影,路弥毫不意外地在主座上看见谢淮川。
  见众人皆已落座,邓云飞将PPT打开,清了清嗓子。
  “各位同事,接下来由我为大家讲解一下我们新品宣传的方案。之前我们已经成功邀约到了新生代华语乐坛巨星晏暄和先生作为我们品牌的代言人,明天将会安排晏先生进行宣传照的拍摄......”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激光笔切换到下一章幻灯片,主位上的谢淮川突然用手中的钢笔敲了一下桌子。
  那声音也没有多大,但整个会议室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邓云飞忙将幻灯片调回上一页,看向他,“谢总,是哪里有问题吗?”
  谢淮川的眼神绕着整个会议室转了一圈,面上看不出情绪,众人却不由感到一阵无形的压力。
  “所有的与会人员都到齐了吗?”
  邓云飞一愣,下意识回答道:“都来齐了。”
  谢淮川表情有些不悦,手中的钢笔被重重地放在桌面上。
  路弥皱了皱眉,正想说些什么,旁边的副总监梁开突然一拍脑袋,开口道:“舒野是不是没来?”
  设计部的同事一时有些骚动,相互看着,路弥也扫了一眼,确实没见着舒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