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驱魔大纯阳[灵异神怪]——伤寒

时间:2020-06-29 15:03:44  作者:伤寒

 

 
  文案:
  秦越是个驱魔师,输出极高,奈何肾亏。
  某一日,一次驱魔日常,也不知道触到了老天的哪根神经,他被吸进了一款自己玩的游戏。
  可怜的基友苦苦找寻救他出来的方法,等真出来了,一身纯阳道长装备的他,蛋疼的感觉肾更亏了......
  不过还好还有镇山河。
 
  主角苏苏苏,武力值高。
  一对好基友的现代驱魔故事。
  七宗罪VS七美德
  竹马VS天将
  以及遇到的一个又一个有趣的人。
 
  
 
 
第1章 驱魔师是个穷逼职业
  这是一所废弃的教学楼,由于常年不使用的关系,树木都生长的十分巨大。纠结盘错,杂草丛生。白天遮天蔽日,夜晚阴气森森。
  妖月当空。树从深处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咆哮,像是某种怪物的怒吼。一根根触手似的粗大树茎疯狂伸向空中,试图打下空中那两个难缠又可恨的家伙。
  “这树妖,呸,”一个带着兜帽,手拿锁链的男人在树枝间跳来跳去,“这笔生意做得太亏了!它起码扎根在这有100年,对付起来太麻烦了!”
  他的搭档是个拿着剑的,一柄青光闪闪的长剑,在月光下划过,似是流水在晃动。持剑的手皓白如玉,根根骨节分明,袖口绣的是乾坤八卦的暗绣,长臂一挥,一根巨大的树根伴随着树妖痛苦的咆哮轰然坠下。
  持剑者飞身落到兜帽男身边,看了他一眼,没看到什么明显的伤痕。又一挥长剑,飞身而上,语气不耐:“触手系真烦。你缠住,我去上面想办法。”
  兜帽唇一歪,露出的笑容霎是邪魅:“触手系?咱总部有这种分类吗?”
  持剑者差点脚底一滑。
  一瞬间,某种不可言明之默契在两人那一眼的对视中流传。
  “闭嘴吧你,”空中剑客稳住身形,几步上升后大喊,“速度缠住,发现这树妖的命门了!”
  兜帽遂感工资有望,立刻打了鸡血似的全力挥舞锁链,在众多触手中腾挪,后猛然用力一拽,一瞬间牵制住所有半空中乱舞的阻碍!
  高空之上,一柄利剑竖直而下,直/插/进树妖严防死守的中心命门。巨大的树妖哀嚎了片刻,轰然倒地。
  “呼~”
  兜帽收了锁链,几步跳到树妖那庞大的尸身上:“喂,你还好吗?还活着吗?”
  “啪——”
  一柄剑搭了上来。
  随后是半死不活的杀妖人。他一只手紧紧握住那剑,衣发全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善运动的人跑了全程的马拉松。兜帽赶紧过去扶他:“辛苦辛苦,等明天发了工资我得好好犒劳你——不过你也是要好好练练,老是真气不足怎么行。”
  “你!”男人抬头,一双清泠泠的眼瞪过来,配上那清贵俊秀的五官,怎么看都没有杀伤力,但似乎又很有杀伤力。兜帽立刻咳了声打断:“你先别说话了,调息一下。”
  剑客喘着气,挥开他的手,倒是很听话的乖乖盘腿调息。
  兜帽开始一个人打扫战场,有时也会抬头去看他一眼。
  他俩搭档挺久了,算是职业的驱魔师。所谓职业驱魔,其实工作也就是在网站上接接单子打怪收钱。危险当然不小,流程却也简单的很。正是因为流程简单,也就造成了这几年驱魔界中‘宅’式驱魔师的层出不穷。
  具体表现为,不爱出门,只偶尔去去总部,日常就是在网站上接接单子,半夜才出去打怪。反正现在手机支付这么方便,只要总部那边就单子无争议,打款速度那是妥妥的。
  兜帽全名叫邵风,白天是个宅男,晚上就要变身。因为降魔抓鬼这种工作少有白天进行的,晚上出来的久了,白天就懒得出门了。日子一长连阳光都怕见到,就天天带个兜帽。
  拿着剑的叫秦越,绍风叫他秦月,昵称月月。说他俩合起来就是风月无边,以后最好组个风月组合,震得十里八乡的妖魔鬼怪见到风月二字胆都吓破!彼时,中二期未过的秦越激动赞同。——在跟绍风认识之前,他还是位翩翩文雅的公子哥,自从跟绍风深交后就笔直笔直的由雅入俗,也坠入了宅男的深渊。
  邵风为人爽朗粗放,不怎么在意细节。但秦越是世家子弟,从小接受精英教育,虽说过往坎坷......如今这两人如今能好成这样,要是给以前认识秦越的人知道了,怕是会跌破眼镜。
  邵风打扫完战场,便遥催了声秦越:“好了吗?”
  他急着回家呢。
  秦越调息着,周身内力翻滚,闭着眼没空回答。
  他每次都这个状态,不完事身体都动不了。
  “好了吗?”邵风跳到他身边,
  “好了吗好了吗?月月?月月?秦公子?秦大少爷?”
  秦越额头青筋一蹦:“你催你爹呢!”
  身体动不了,倒是能说话。
  邵风抬头望了望天,静静的看着他等了会儿,将他眼睑上的睫毛都数了一遍,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他:“希望现在回去还能赶上英雄本的末班车。”
  秦越:“......”
  驱魔‘宅’,网游自然必不可少的消遣。
  就连秦越跟了他后,也被带着入了这款游戏。不过不比大神邵风,他算才接触,也就没事的时候玩玩,哪像邵风这种网瘾少年将每次活动日常周常都记得那么清楚。
  “你调息一定要打坐吗?”邵风提出建议,“这样,我抱你回去吧。”
  “爬。”
  秦越毫不犹豫的拒绝。
  邵风一挑眉:“没事,跟你爹客气什么呢。”
  他双臂一展,扑上去就把人抱走了。有锁链开道,驱魔师从来不走寻常路,高楼大厦间如同蜘蛛侠一样飞速跳跃着,不过一会儿就回到了他自家的狗窝里。
  虽然是自己家,但才从外面进来,看到室内自己作出来乱象,仍使得邵风皱眉嫌弃了一下。
  “噫~”
  这是什么脏乱差的单身汉出租屋?
  把秦越放到了床上,邵风看了眼男人动不得的姿势,呃了一声:“要不要给你掰成打坐的样子?”
  秦越已经十分接受现实,语气平静道:“你不如给我脱了衣服再放进被窝盖好被子?”
  “也不是不行.....但你湿成这样,等会不得洗个澡?”
  邵风动手给他放平手脚。
  秦越动不了,嘴却不怂,平静的回他一句:“洗完澡,我去你房间。”
  “what?”
  “换床。”
  邵风忍无可忍:“为啥!”又看了眼被弄脏的床铺,“洁癖啊你!你连你自己的汗都嫌弃吗?”
  “要不要我提醒你,我们刚刚不是出去散了个步,是去杀树了。”
  “......那你身上又没搞到血!别说红,就是绿色也没有啊。”
  “树血他妈的没颜色!”秦越要是现在能动,非得踹他一脚不可,“谁跟你说树血是绿的?你拿我的剑出去捅一下树干,看看抽出来的树胶有没有颜色!”
  “可是叶绿素......”
  “绿你妈的素。我一个人能淌这么多的汗吗?事实摆到你面前了,这些大部分都是树血,你还跟我杠,你他妈自动抬杠ETC?”
  “......不是,秦少爷,您来自祖安?你真是秦家人吗?——难道我被骗了?”
  ......
  片刻后,秦越终于调息完毕。睁开了眼,动了动四肢,从床上下来。
  邵风在客厅双开了两台笔记本,分别登录了自己和他的游戏账号,正在英雄本末班车组人的途中。
  他刚洗了澡,兜帽那身被扔进洗衣机了,现在只穿了身白T,一头湿发擦得半干,整个人帅得发光!——如果忽略他身旁的那堆泡面盒子的话......
  “垃圾屋王子应该请你演。”秦越抓着毛巾,“收拾干净,我去洗澡。”
  “行,你洗快点,我组你了。洗出来带你去黑装备。”邵风起身收拾,拿个大垃圾袋一通乱扔,裹着丢出门。又很快从外面飞跳进来,浴室已经响起了水声,他过去敲了敲门,“还没吃吧。——你这肾亏真要命,武力那么高,关键时候就没蓝......要不要我给你泡碗面?”
  “别,吃吐了。”
  “行,反正新工资要到账,那我点个夜宵。”
  宅男的生活苦啊......两个大老爷们都不会做饭,餐餐都是泡面对付。又穷,房子还是租的。郊区。
  接单虽然来钱多,但保养法器同样开销甚大!且接单按单数算,不按人头算。邵风一人去打是这么多钱,养了秦越后还是那么多钱。——虽然有了秦越他敢接更高档的单子,但他这内力耗得飞快、且一调息就无法动弹的毛病还是个大问题。
  至少这样,邵风就没法放心让他出去独自接单。
  当晚,午夜副本末班车,英雄组满了25人。秦越操纵着一个一头白发一身时装的道长号在副本里跑来跑去截图看风景,YY里,绍风声嘶力竭的喊:“站位了站位了!速度站好位置,秦时明月,去中间躺尸!别玩了!”
  道长一蹦一跳的跳到中间,自绝经脉。
  无聊的调整视角,躺尸的视角怎么调也就那样,没什么好看的。于是他战略性后仰,侧头看邵风操纵着天策的号T怪,粗口直爆的指挥。
  两人在客厅联机,两台笔记本并排放着,像是某小型网吧。
  终于打完老一,秦越问:“出什么了?”
  他躺着尸,没被奶妈拉起来之前,看不到boss爆出来的装备。他的号太小,副本机制又不是很清楚,不躺尸容易团灭。但要是红的话,有时一趟英雄本出来,装备就能毕业。
  邵风带着笑意:“你看,你挺红的。这几件,这个,还有这个,”他指着自己的屏幕,秦越也就挪着凳子凑过来看,“都是你的。”
  秦公子没被招惹时,那叫一个温文尔雅,知性矜贵。他点点头,朝邵风微微一笑:“行,给我黑进我包里。”
  团队频道霎时激动了——
  【团队】蔚蓝之际:卧槽发生什么!
  【团队】一山口山一:黑装备?!
  【团队】大叔的鼎鼎:...我能说基友的声音好棒吗!
  【团队】吃我一炮:我看了眼YY,只有我一个人发现这俩是在一个麦里传出来的声音吗?#捂脸
  ......
  秦越没开麦,一凑近讲话,声音自然是从指挥麦里传出来的。
  眼见团队频道都快刷起这对指挥基友是不是坐在对方腿上打本这种奇葩的言论,绍风好气又好笑的道,“别闹了,合麦很稀奇吗?你们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没有热闹制造热闹也要看。”
  “还有,”绍风解释:“刚刚我室友开玩笑,他是老板,给了工资的。”
  老板给工资,俗称包团。意思就是出钱请人来打本,打完本出了所有本职业装备全归他。
  ——当然,是邵风出的钱。
  不过秦越在这儿待了这么久,天天晚上跟人出去打怪上班也没拿过一分钱工资......
  ——赚的是谁还真说不定。
  【团队】蔚蓝之际:#鄙视,叫他回来卖个萌,不然就等着贴吧818辣个给基友黑装备的团长吧。
  【团队】道长的羊毛:#鄙视,叫他回来卖个萌,不然就等着贴吧818辣个给基友黑装备的团长吧。
  ......
  复制这个当然是开玩笑,绍风哭笑不得:“行吧。副团拍下装备,大家去老二的点。我给我室友抱上麦,让他给你们卖个萌。”
  秦越就在他旁边坐着,见他带着暗示的眼神看过来,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邵风回过头去,一本正经的跟YY里说:“我室友他可萌了。真的,你们今天真是赚到,他轻易不卖的。”
  团队众人:......这什么虎狼之词......
  游戏里,邵风的天策号,[苍魂]邀请你同骑,是否同意。
  秦越点了同意,屏幕里的道长翻身上马,坐到了天策军爷的身后,被带着飞快的跑了起来。
  【团队】绸都:卧槽,里飞沙!
  【团队】绸都:土豪啊简直!
  ......
  现实中,邵风把自己的耳麦摘下,递给秦越。
  秦越顿了顿,还是接了过来。清了清嗓子,酝酿了一下:“听见吗?”
  【团队】花哥的假发:男神音!!!
  【团队】剑舞流星:听见。
  【团队】道长的羊毛:啊啊啊啊啊,声音真的好有磁性~男神音啊~
  ......
  反应不错,不枉他刻意压低了声线。
  秦越轻咳了一声,正想给大家做个帅气的介绍,瞬间手里的麦又被邵风抢了回去。那人戴正,压着笑意咳了声:“行了行了,我室友出场费挺贵的,就先卖这么点。”
  “......”
  很快又开打了,他小号依旧躺尸。秦越觉得无聊,遂切出游戏界面,打开驱魔浏览器。浏览器主页便是各种现世新闻,有几条底下加上了红色的下划线,代表那非人力所能造成,待调查中。
  秦越的鼠标移向上排一栏的收藏夹,点开一个名为“QM社会”的网站。浏览起里面的案子来。
  这就是驱魔人交接任务的地方,秦越看到他们之前接的那个树妖的任务已经被盖上【完成】的戳,想必是邵风之前已经上传了完成驱魔的证据,总部也已派人查实。完成者一栏正是写的绍风。
  也只有一个邵风。这里并没有秦越的名字。
  其实不止是这一个案件,以往所有秦越参与的案件,都不会写上他自己的名字。他之于邵风,比起搭档,更像是外援。正规的驱魔搭档要在总部备案,但外援不需要。正规的搭档也同样会在完成任务后署上所有任务完成者的姓名,但外援不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