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甩后我独自养娃[种田文]——水煮荷苞蛋

时间:2020-06-29 15:01:03  作者:水煮荷苞蛋

 

 
  文案:
  穿书第二年,结婚第三年,叶沉生了四个和自己和老公都不一样颜色的娃。
  叶沉是白皮,
  老公王元是白皮,
  娃是纯黑的。
  叶沉被赶出了家门,抱着娃在雨中哭泣。
  大娃→叶招:粑粑不哭,大娃会看大门~
  二娃→叶财:粑粑不哭,二娃会种菜菜~
  三娃→叶进:粑粑不哭,三娃会捡钱钱~
  四娃→叶宝:粑粑不哭,四娃会暖床床~
  叶沉:???
  [其实就是一个爸四个娃艰难(划掉)求生的故事~小受没有出轨没有出轨没有出轨,重要的事讲三遍]
 
 
 
 
第1章 小黑鬼
  “恭喜你,喜得贵子。”
  医生对产床上的叶沉道。
  叶沉觉得医生语气怪怪的,但他想立即看到新生儿,就忽略了过去。
  “孩子在哪?”
  医生去把孩子抱了过来,他表情更加奇怪了。
  叶沉一阵烦闷,孩子都生下来了,王元还不露面,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面对医生。
  还是先看看他花了半条命才生下来的孩子吧——他根本不知道他还会生孩子。
  几缕细小的思绪在叶沉脑子里飘过,叶沉伸长了脖子去看襁褓,里面黑乎乎的,没有婴儿!
  叶沉心里警铃大作,几乎是厉声:“我的孩子呢?”
  产房里的灯光不能太强烈,医生示意助手把灯开大一点,他把襁褓略微松开,又把一只黝黑的小爪子拉出来,耐心地道:“你看,这不是孩子吗?”
  叶沉终于看见了那个婴儿,ta从头到脚都漆黑如炭,不是被医生用一根手指搭着的小爪子在一动一动,根本看不出来那是个活物。
  叶沉一阵晕眩,他总算明白医生脸上的古怪从何而来了。他跟王元都是白皮,又不是混血,怎么会生出黑孩?
  叶沉使劲掐自己:“你们弄错了,这不是我的孩子,你们把我的孩子弄哪去了?”
  医生格外的有耐心:“不会的,我们都有监控,是我亲自接生的。如果父亲双方具备黑皮肤基因的话,孩子也有可能是黑皮肤。这并不是什么疾病,他很健康。”
  说着,医生用两根手指用力握了握那小爪子,小东西忽然爆出响亮的哭声。
  叶沉:“拿走,我不认识他!”
  “叶沉,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你他妈到底是跟谁生的这个黑鬼?!”
  王元忽然从外面冲进来,后面跟着王元的妈陈美玲,两个人都是徘徊在疯狂边缘,恨不得弄死叶沉的样子。
  你说谁辛辛苦苦照料了几个月,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结果盼来一个比非洲人还黑的小黑鬼,他能不疯?
  王元没有直接暴打叶沉就是好的了。
  但叶沉要的不是暴打,而是他妈的他真没干过啊!
  穿进这本书的时候他正准备参加高考,过来就是“人|夫”了,只好努力适应。王元算是有钱,所以不用他工作,他就承担了家务,每天兢兢业业,平时连门都不出。睡觉也是……只和王元睡,他怎么知道是怎么生了一个黑的?连男人能产子他都是第一次知道!
  叶沉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哪怕他一睁眼就坐在高考考场里,也不用——哔!生个黑鬼。什么世道!
  但那是不可能的,他眨了好几次眼,王元和陈美玲都还在他面前。
  “你不用解释了,我已经做过DNA检测了……”
  王元眼里充满血丝,看起来沮丧异常。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他对叶沉是有真感情的,所以根本没想到栽这么大一跟头。
  “离婚真是便宜了你!一毛钱你都别想要!带着你生的孽种滚蛋!”
  陈美玲本来就看不上叶沉,觉得叶沉无父无母拖累、刑克王元,现在怎么尖酸怎么说,怎么刻薄怎么来,还四处搜寻那个黑孩,吓得护士连忙抱到一边去了,怎么说也是条命啊,虽然黑……的吓人。
  叶沉什么都没说,铁证如山,他说什么都没用。他也没有问王元信不信他,换了他是王元,老婆生个黑孩,他只怕比王元更气。就算王元原谅他,陈美玲也不会放过他,与其天天被折磨,还不如按他们的。就是感觉忽然失去了庇护,要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
  叶沉显然想的太美了,他一个人才呆了没几分钟,护士就推门进来,把襁褓往他怀里一塞。
  “3床,该喂奶了。”
  叶沉:???
  叶沉不是什么都不懂,他有个比他大十多岁的表姐,那年表姐生孩子,他妈带着他去医院探望,他站在外面听里头大人说要早点让孩子吃奶,这样奶才越来越多。但表姐本身就有RF,他这平坦坦的,也能有奶?
  “小赵,你把话给人说清楚。我们医院呢,有两种奶粉,一种是科学院研制出来的智多星,一种是进口的超强,这两种都挺好的,你看你选哪种?”
  刚才那个医生进来,大概是觉得护士态度不好,跟叶沉解释了几句。
  3床的产夫虽然给老公戴了绿帽子,生了个全院闻名的黑孩,但年龄不大,文文静静的,话也很少,徐海城还是起了恻隐之心。
  原来不是吃他的……
  叶沉放下心来,看见旁边桌子上放着一罐“非凡”奶粉,道:“我妈准备的有,我先用我们自己的吧。”
  一时改不过来口,还是叫了“妈”。
  正在查看病历的徐海城抬起头来,3床可算说话了,他还担心他想不开呢。
  “那我叫小赵冲奶粉。”
  其实这是家属该干的事,但3床老公和婆婆都走了,只能护士多加照顾了。
  “还有,你丈夫只交了三天住院费,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到明天12点费用就没了,你是?”
  这些事也是用不着徐海城跟产夫沟通的,徐海城也莫名其妙自己多管闲事,也许是因为这少年脸庞太过稚嫩……
  对,就是这个原因,3床看起来好小,让人心疼。
  徐海城把病历往前翻了一页,叶沉,二十二,已经成年了啊,看着却只有十六七岁。
  “那其他费用呢?”
  出乎徐海城意外,叶沉声音平稳,眸子里只有认真,没有慌乱,就像他遇到的专心求解的学生。
  “你丈夫预交的费用里包括生产费用。”徐海城道。
  叶沉明白了,也就是说他可以在医院住到明天12点,不用再交钱。
  “好的,谢谢。”
  叶沉躺下了,徐海城走出病房。虽然叶沉激起了他的同情,但对于顺产夫而言,住院三天已经足够了,剩下的是回家照顾。显然叶沉老公家的人不会再照顾他,但那不是他咎由自取吗?
  ……
  第二天中午,叶沉一手拿着收据和零钱,一手提着装奶粉、奶瓶、热水的袋子,胸前系着包裹着婴儿的襁褓,背上背着一个大背包走出了医院。
  背包里装的是他和婴儿的衣物,还有纸尿裤。在医院三天,东西就一大堆。背包是徐医生见他没装东西的袋子给他找的。
  而把婴儿绑在他身上,是护士的主意。
  “苗家人就这么抱孩子的,贴着爸爸既温暖又安心,你瞧他睁眼了。”
  叶沉觉得护士是怕他把孩子扔医院自己跑了。他没看那小黑孩,就算他一低头就能看见,他觉得护士没看走眼,他的确想把他扔了。
  万幸王元一直对他不错,预交的钱也多,还剩下一些。医院门口有很多出租车,叶沉抬手拉开一辆。
  司机扫了眼叶沉,让叶沉上车了。
  “我这车平时不拉产夫,不吉利,你怎么一个人?”司机问。
  叶沉:“我老公昨天去世了。”
  司机:……
  ……
  此时,正坐在客厅里吃饭的王元忽然打了个喷嚏,后心凉凉的。妈的,不是谁在背后诅咒他吧?
  “妈,我一会儿去趟医院。”王元冲厨房里喊道。
  陈美玲拿着铲子从厨房里出来:“去什么去!还嫌头上不够绿啊!”
  这话难听的。
  王元:“就算离婚了,我跟叶沉也一起生活了两年,他刚生完孩子,把他一个人丢在医院,他无父无母……”
  “你闭嘴!他无父无母是我们的错啊?我们哪点对不起他?给他吃给他穿,结果他给你戴个绿帽子,这是包不住了。要不是个小黑孩,你还能当亲儿子养一辈呢!”
  想到那个后果,王元说不出话来了。
  “等他回来你就跟他去办离婚手续!我告诉你,你现在可是魏家的继承人,魏家那上百亿的财产将来都是你的,什么样的找不到,赶紧的给我离婚!还有,一毛钱不能给他,给了我就跟你断绝关系!”
  想到一个礼拜前华都魏家的人找上门,王元突然庆幸没告诉叶沉。他能出轨也能为了钱不择手段。他当初和他在一起,是不是就图他的钱?要不陈美玲这样,他一忍就是两年。陈美玲说的没错,等他继承了魏家,想要什么样的没有?
  王元眸子一沉,离,必须离,他的死活跟他有什么关系?
  ……
  叶沉几乎是逃出了出租车,那司机也跑的飞快,拉产夫已经很不吉利了,结果还是个把老公克死了的扫把星。后半程没说话,那婴儿哭起来,产夫手忙脚乱的喂奶,他看见了什么——一个黑乎乎的小怪物!妈呀~夭寿啦~
  叶沉站在王家院子外面深吸了口气,然后上前按门铃。
  他本来有钥匙,出院的时候却没找到,很大可能被陈美玲收走了。
  好在院子里很快响起了脚步声,有人过来开门了。
  “老公……”
  看见王元的瞬间,叶沉没忍住叫了出来。他以前不这么叫王元的,他叫“王先生”,是王元嫌他生分,一次次逼他改,后来就成了习惯。
  倚着门框的王元眸子一颤,似乎被触动了,但他还没开口,陈美玲就冲了出去。
  “叫叫叫,你叫谁老公啊?要不要脸啊?揣着个黑鬼……王元,户口本我给你准备好了,赶紧的民政局办手续去!”
 
 
第2章 离婚
  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叶沉就想好了,不管陈美玲说什么难听的他都忍着,但陈美玲的话还是让叶沉呼吸一窒,不由看向王元。
  证件都戳到脸上了,王元伸手接住:“走吧,去民政局。”
  叶沉身子晃了晃,本来就白的脸更加惨白,看上去就像一张透明的纸。王元却无动于衷,刚才那一瞬间,叶沉是唤起了他的怜悯,但从他准备接手魏家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只不过那时候叶沉还没给他戴绿帽子。绿帽子虽然不好听,却是现成的理由。他更没理由浪费精力和钱了。
  王家离民政局不远,打车十分钟就到了。不到半个小时,叶沉手上的证就换了一个。
  黑孩一直在他胸前睡觉,悄无声息的,坐在窗口后面的工作人员甚至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如果他哭起来,叶沉觉得也不会影响离婚,因为这孩子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王元的。
  走出民政局,叶沉还是没忍住叫住了王元。
  “王先生,如果我说我没出轨你信吗?”
  不管怎样,他想让王元知道真相。他没有对不起他。
  叶沉逆光而站,皮肤白皙如瓷,瞳仁漆黑如墨,其实叶沉的长相一直有种古典的美感,这让王元想起无数个夜晚叶沉在他身下的样子,真有些舍不得。
  “我信。”王元笑了笑。
  叶沉嘴半张着,似乎不相信王元这个回答。但当他准备走向王元的时候,王元却转头大步走向路边,在那儿上了一辆出租车,载着他的那辆车子很快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襁褓里的婴儿忽然啼哭起来,哭声把叶沉到了眼眶的泪狠狠逼了回去,他手忙脚乱的拿出奶瓶,却发现这次奶瓶失灵了。
  不管他怎么哄,黑孩都嗷嗷个不停,害得四周的人都朝他看,甚至有个巡警也向叶沉投来注目礼。
  “是不是尿了呀?”一个路过的大妈忍不住道。
  叶沉这才闻到一股臭味,比尿了还糟糕,是拉了。
  叶沉还没给黑孩换过纸尿裤,在医院的时候都是护士帮忙处理好的。绿色的胎便一不小心就弄了一手,最后还是那位大妈看不过眼帮忙给换的。
  只不过大妈看到黑孩的时候,那个表情可以用惊悚来形容了。
  现在年轻人真有勇气啊,颜色也阻挡不了爱情。
  大妈也是头一次给非洲娃换纸尿裤,生怕屁股擦不干净,湿巾用了半包,换完就赶紧溜了,今天的经历够吹一个月了~
  叶沉发现天黑了,他身子很疲累,毕竟才生完孩子没两天,别的产夫现在都在坐月子呢。对他来说月子是不可能了,还是先找个酒店住下。
  叶沉走了两步,忽然停下,他低头去看怀里的婴儿,发现他已经睡着了。这东西好像只要给他吃饱弄舒服,他就能随时随地的睡着。
  现在是好养活,以后十几年……
  想到这儿,叶沉用力的摇头,不能想象走到哪后面都跟着一个黑娃的情形。
  叶沉盯着熟睡的黑孩看了一会儿,再走就换了方向,他记得附近有个公园。
  约莫走了一公里路后,叶沉找到了公园。晚上公园无人看守,没人留意他背着包进了公园。不过现在是春末夏初,公园里健身的人很多,叶沉坐在石凳上耐心地等着。
  黑娃悄无声息,偶尔动一下,叶沉给他喂点水或奶,喂的时候他得特别小心的去找他的嘴,因为太黑了不好分辨。
  十一点以后,公园没什么人了。叶沉转了两圈,最后选定了一个亭子。
  亭子离草木较远,蚊虫会少一些。如果晚上下雨,也能挡雨。明天早上肯定会有人来这儿锻炼身体,那就能发现黑孩了。
  他拿出保温杯,最后冲了半瓶奶粉,刚出生的婴儿一次只能喝二十毫升奶粉。不过想到晚上没人喂,叶沉就多冲了些,没想到黑孩全喝光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