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心上人来看我的坟头草——长烟

时间:2020-06-28 08:53:35  作者:长烟

 

 
 
 
第1章 他来看你的坟
  慕容衍死了,是遭仇家暗算,重伤而亡的。
  这是山河赌坊的二当家孙放说的。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在他们大当家慕容衍的灵堂前烧着纸钱,痛哭不已。
  那时,顾琅穿着一身黑色窄袖护卫服,身形修长,站在慕容衍的棺木前,看着一脸惨白躺在棺材里的人,不发一言。
  良久,他抬手去探棺内人的鼻息。
  已无气息。
  孙放仍在失声痛哭,却见顾琅骤然转身,越过哭闹的灵堂,径自离去。
  没哭啊?孙放颇有些失望,这可怎么跟大当家交代?
  他们大当家缠着顾护卫许久了,从顾琅护卫宫城,到如今护卫东宫,已一年有余。可顾护卫铁石心肠,数十月如一日,冷漠无情。
  孙放叹了叹气。继续扯着嗓子哭。
  *
  三日后,装模作样去祭拜慕容衍的孙放,在坟前见到了顾琅。
  顾琅仍旧没有说话,见孙放来了,向他微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而后便离开了。
  孙放激动万分---大当家的,顾护卫没放鞭炮,还来看你的坟了!
  慕容衍装死前,孙放违心地跟他说,顾护卫肯定要伤心死了。
  慕容衍捂着腹部的伤口,自嘲般笑道,他怕是要放鞭炮庆祝一下。
  如今,鞭炮没响,人还追到坟头来了,孙放一拍大腿,差点把慕容衍的坟刨了。
  后来,孙放又在坟前见过顾琅几次。于是,一个月后,死而复生的慕容衍养好伤,偷偷回到山河赌坊时,便听孙放激动道,顾琅日日去他坟前哭。
  慕容衍站在池边,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洒着鱼饵,闻言手一抖,差点把鱼饵打翻了。
  “不可能,”他看着池里的鱼道,“他是什么性子,莫说哭,就是红眼我都未曾见过。”
  孙放:“真的,他哭得可伤心了,人都哭瘦一大圈了。”
  慕容衍还是不信,他想象不出顾琅落泪的模样。
  可他还是忍不住偷偷去看了。
  他真在自己坟前见到了顾琅。
  那人好像真的瘦了,衣下的腰身更窄了。
  但没哭。
  他安安静静地看着慕容衍的坟头,面无表情。
  孙放这混账东西,慕容衍愤愤地想,真该把他的嘴给缝上!
  他正在心里骂着孙放,却见顾琅忽然蹲下/身,抬手去拔他坟头的草。
  慕容衍:“……”
  为何要拔草?
  顾琅拔了几根,又不拔了,一声不吭地走了。
  慕容衍从暗处走出来,站到顾琅方才站的地方。
  一个坟有什么好看的?他想,埋的又不是我。
  当晚,孙放跪在鱼池边,吹着冷风。和鱼看了一夜的月亮。
  *
  顾琅被调入东宫一个多月了。
  他本是负责守卫宫墙的,但听说东宫护卫不足,又调入了一批人,而他便是其中之一。
  可来东宫这么多天了,他一次都没见过太子。
  听守夜的吴六说,太子沉迷修仙问道,日日将自己关在寝殿中,甚少出门。他来东宫一年了,也没见过太子几次。
  太子一心修仙倒是满朝皆知的事。若非大延皇帝膝下公主成群,却只生了这一个儿子,怕也轮不上他当太子。
  如今,皇帝病重,太子不问政事,朝堂之上大事小事几乎皆由丞相处置。
  “过几日是中元节,往年太子都会去太庙祭拜,到时或许就能见到了。”吴六眉飞色舞道,“太子长得可好看了,那叫什么来着……哦哦,玉树临风,丰神俊朗,朗朗乾坤……”
  顾琅:“……”
  太子好不好看,顾琅不知道,也没什么兴趣。他只是忽然想起了城外的那个坟头。
  中元节?他想,不知那人会不会诈尸。
 
 
第2章 他跟我闹脾气
  顾琅对中元节的记忆,是小时候母亲抱着他躲在被窝里,说中元之日,黄泉路开,死去的人会离开地府,回到人间。而他们的亲人,会在这天点一盏河灯,为亡魂照亮归家之路。
  顾琅曾点过六年的河灯,可他的父母一次也没回来看过他。
  他想,大概是顾府早已破败荒废,父母无家可归,便是点再多的河灯也没有用了。
  那山河赌坊算不算慕容衍的家?
  顾琅不知道。他其实并不了解慕容衍,只知道那人是山河赌坊的大当家,人前恣意洒脱,实则一肚子坏水。当初他深夜翻过宫墙,被当值的顾琅发现,两人打了一架,从宫城打到街口,吓得路过的更夫以为撞鬼了。
  慕容衍打累了就想跑,被顾琅追了一路,最后堵在了昏暗的街角。
  慕容衍一边喘还一边笑,说宫墙的护卫何时武功这般好了?
  顾琅眉头一皱,问道:“你是何人?”
  慕容衍大大方方道:“江洋大盗。”
  他说,他偷偷潜入皇宫,是为了盗夜明珠,还说顾琅如果肯放了他,那夜明珠卖的钱可以分他一半。
  顾琅不言不语,握着刀一步步靠近,却忽然听见身后“哐当”一声响。
  他转头一看,又是那个更夫。
  夜半昏暗,更夫先前被吓了一跳,现下又骤然看见两个黑压压的人影,心头又是一震,吓得梆子都掉了,失声喊道:“鬼啊!”
  顾琅刚要开口,慕容衍忽然对那更夫道:“不是鬼,我们是雌雄大盗。”
  顾琅:“……”
  更夫战战兢兢,“雌……雌雄大盗?”
  慕容衍:“不错,但我夫人跟我闹脾气了,要杀我。”
  顾琅脸色一沉,提刀就砍了过去。
  “你看,又生气了。”慕容衍一边躲一边继续鬼扯,“你快走吧,别伤着你了……哎,夫人,小心点,别动了胎气……”
  顾琅手一抖,一刀砍偏了,慕容衍反身一掌,趁顾琅躲避之际,他转身就跑。
  那更夫也急急忙忙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对慕容衍喊道:“有身孕了脾性都大,我媳妇儿当年也是,一句话说不好就跟我急,可难伺候了……你要多让着她……”
  顾琅一刀砍碎了街墙。
  *
  七月十五那日,顾琅拿着一个河灯去了山河赌坊,不声不响地塞给了孙放。
  孙放一头雾水,“河灯?我从来不放河灯的啊。”
  顾琅沉默了一会儿,道:“今日是十五。”
  孙放:“我知道啊,鬼节嘛。顾护卫,你今晚切记要早点睡,别让孤魂野鬼给拖走了。”
  顾琅:“……”
  太庙里,正在焚香祭拜的太子忽然打了个喷嚏。
  丞相徐之严关切道:“太子殿下没事吧?”
  太子摇摇头道:“没事。”
  徐之严忧心仲仲道:“如今皇上抱恙,殿下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啊。”
  “徐相无须担心,本王只是染了风寒。”太子握住徐之严的手道,“倒是徐相操劳国事,近日消瘦了不少,本王着实过意不去。”他从袖口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颗丹药,“这是本王熬了三天三夜炼制而成的,有养气补血之效,徐相吃一颗吧,也算是本王的一片心意。”
  丞相眼皮跳了跳,“老臣惶恐……”他话还没说完,太子忽然脚下一滑,向前一扑,手里的丹药直接塞进了他嘴里。
  “咳咳……”丞相急忙去抠嘴,可那丹药入口即化,早已入肚。
  太子拍拍他的背道:“本王一时不慎,徐相不要介意。这丹药大补,徐相不要与本王客气。”
  丞相:“……”
  当晚,夜深人静之时,丞相来来回回地跑茅房,累的双腿发软,两眼发晕,恨不得把太子大卸八块。
  顾琅回到东宫时,夜色已深。夜里本是吴六当值,但他白日里一时贪嘴,酒喝多了,只好与顾琅换了。
  顾琅经过太子寝宫时,忽然听见屋顶一声细碎响动。
  他猛地一抬头。
 
 
第3章 是不是做梦了
  顾琅一抬头,便见一个黑影掠过屋顶。
  他神色一厉,纵身追了上去。
  那黑影也发现了他,似乎有些惊讶,以至身形一顿,险些被顾琅抽刀砍伤。
  那人一身夜行衣,连脸都蒙着,顾琅却莫名觉得有些熟悉。他忽然想起了交给孙放的那盏河灯。孙放说河灯都要写字的,硬是把笔塞给了他。
  他踌躇良久,也不知该写什么,最后只留下了“慕容”二字。
  那黑衣人转身又要跑,顾琅纵身一挡,与他打了起来。但那人似乎不想打,躲来躲去,一心只想跑。
  顾琅步步紧逼,刀起刀落间还不忘去扯他脸上的黑布。那人退了又退,险险地躲过顾琅一次又一次伸抓过来的手。
  可退着退着,就退到了屋顶边,黑衣人脚下一滑,差点掉下去。他急忙稳住身形,可再抬头时,顾琅已欺身靠近,眨眼之间,一把扯下了他脸上的黑布。
  顾琅刚拽下黑布,脸都还没看见,那人就猛地抓住了他的双手,一把将他压在了屋顶上,并顺势把脸埋在他颈间。
  顾琅:“……”这是什么招式?
  顾琅手脚被压制,还要抬头去撞人,却被那人一口咬住了脖颈。
  “唔……放开!”顾琅气坏了,双手双脚剧烈挣扎,眼看就要挣脱了,却忽然被什么小石头般的东西打中了,瞬间晕了过去。
  见他不动了,压在他身上的人才缓缓抬了起脸,赫然是被顾琅拔过坟头草的慕容衍。
  一个公公模样的人轻轻落在屋顶上,一脸慈祥地对慕容衍笑道:“殿下继续,老奴什么都没看到。”
  慕容衍无奈道:“陈公公,您看热闹也看太久了。”他怕被顾琅看出端倪,架也不敢打,偏偏这老人家还不嫌事大,躲在一旁看热闹,久久不肯出手。
  陈公公笑眯眯道:“殿下恕罪,老奴年纪大了,腿脚比较慢。”
  慕容衍懒得跟他扯,转头把昏迷的顾琅抱入怀中,问道:“今夜怎是他当值?”
  “本是他同屋的吴六守夜,”陈公公道,“但吴六白日里喝醉了,他们就换了……”
  他话还没说完,慕容衍眉头一紧,“同屋?他与别人一道住?”
  陈公公:“……东宫的护卫,都是两人一屋的。”
  慕容衍眉头越皱越深,陈公公急忙道:“老奴明日便吩咐,把那吴六调走。”
  慕容衍抱着顾琅站起来,“他住在何处?”
  *
  次日清晨,顾琅陡然惊醒,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一如往常。
  同屋的吴六正在收拾东西,见他醒了,兴冲冲地告诉他,自己被调去守御书房了。
  顾琅点了点头,又不解道:“我……是如何回来的?”
  “啊?什么?”吴六云里雾里,“你不是自己回来的吗?我一觉醒来你就在这儿了。”
  顾琅:“宫里没出什么事?”
  吴六:“没有啊,能出什么事?”
  顾琅沉吟道:“可我昨夜在太子寝殿附近见到一黑衣人……”
  吴六震惊道:“黑衣人?然后呢?”
  顾琅微一摇头,“有人偷袭,之后我便不知了。”
  “可你现在没事啊,还好好地躺在这里,宫里也没听说出什么事啊。”吴六想了想道,“你不会是做梦了吧?我昨夜也做梦了,梦见一个九头的鬼在掐我脖子,吓死我了,醒来才发现是我自己掐的……”
  脖子?顾琅抬手去摸颈间,果然摸到一个牙印。
  然后,吴六就见顾琅沉着脸去洗脖子了。
  *
  吴六走后,顾琅房中又搬入了另一个护卫。
  那人相貌平平,一双眼却神采奕奕,甚是好看。
  “我是吴六的兄长,”他对顾琅道,声音有些沙哑,“我叫吴七。”
  顾琅:“……”吴六的兄长,不该叫吴五,或者吴四?
 
 
第4章 梦见个大美人
  吴七也是负责守夜的。但以往吴六守夜回来,即便再轻手轻脚,躺在床上的顾琅也能发觉。
  可顾琅不知吴七是何时回房的。他清晨醒来时,吴七已在对面的床上睡着了。
  他武功不比我差,顾琅坐在床上想,好在他夜里不在,否则自己若离开,怕是会被发现。
  可又一想,他似乎许久没有夜里出去了。
  从慕容衍死了以后。
  这一个多月里,他反复地想起城外的那个坟头。那人总是神出鬼没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诈尸从坟里爬出来了。
  他想起第二次遇到慕容衍,是在夜探丞相府时。两人皆是一身夜行衣,蒙着脸,发现对方时还打了一架。待扯下彼此蒙脸的黑布时,又是一愣。
  “夫人,”慕容衍不正经道,“你也来偷东西啊?”
  顾琅本来都忘了这茬,一听这话,又想起当初这人满口胡言乱语,顿时冷了脸,“闭嘴!”
  可慕容衍哪会听他的,继续道:“你要偷什么?为夫去便好了,你别累着……”
  顾琅提刀就砍,慕容衍急道:“别打别打,等会被人发现就不好了……”话音刚落,果真有守卫喝道:“什么人?!”
  慕容衍:“……我错了,我这乌鸦嘴!”
  顾琅狠狠砍了他一刀,被他躲过后才忿忿地跑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