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结婚时突然变O(娱乐圈)——锦重

时间:2020-06-28 08:52:55  作者:锦重

 

 
  文案:
  被赶出家门的楚息,跑到小城市北朗。在别人嘲笑他被流放的时候,他却过五关斩六将,开直播、当明星、当老板杀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
  遇到一个美人,他以为人家是Omega,就迫不及待向人家求婚。
  等结婚申请递交上去后,美人冷冷一笑,露出真面目:“我是Alpha。扰乱公务,你等着关禁闭吧。”
  结果国家通过了。
  美人呆了,他也呆了。
  因为性别一栏上写着,美人Alpha,他是Omega。
  检测前的那一秒,他二次分化了。
  看清美人真面目的楚息决定能不招惹就不招惹,能远离就远离,能和平就和平。
  然而,楚息不争气的有了分化后遗症。
  晚上,他默默打开了美人的房门。
 
  有私设,无脑小甜文,金手指爽文,有强大的爷爷后援团!
 
 
 
 
第1章 落魄的第一天
  初夏的阳光已经有了烧烤的实力。下午两点,正是最热的时候,整座城市仿佛发着光,晃得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北朗市最豪华的酒店门外,站着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个个都是肥脸油头,挺着的啤酒肚比七八个月的孕妇肚子还大。
  他们看着远处高架桥上的一个小黑点,问领头的高总:“搞的神秘兮兮的,到底是什么人,咱们哥几个设宴也就算了,怎么还要提前出来门口等着?”
  高丰梁不紧不慢地卖关子:“南海楚家。”
  只四个字,众人脸色立马变了。搞房地产的钟戏一脸不敢置信:“首富楚家?咱北朗虽然大小也是个市,但发展还不如外头一个县好呢。楚家会来人到咱们这个地方来?”
  “不仅来了,来的还是楚家正经的继承人楚息。”
  “说说,什么情况?”
  “楚晋那家伙不是俩儿子嘛,老大是养在老太太跟前的,老太太呢,又跟楚晋媳妇死不对劲,所以这大少爷就不如小少爷讨喜。听说那小少爷今年进了公司,估计这当妈的想让楚息挪位置,就把人扔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了。”
  “奇怪,不一样是亲儿子?”
  “五指尚有长短,亲儿子也有远近。”
  “既然都被发配了,那咱们何必还费劲讨好他?”
  高丰梁白了说话的人一眼:“你怎么知道,潜龙就没有翻身的一天呢?龙毕竟是龙,一朝上天,泽润万家!”
  *
  被众人冒着大太阳迎接的楚息,这会正苦哈哈地拉着行李箱,爬了半座山,脚都要走废了,才看到老同学周阳子骑着电动三轮车,带着宽檐大草帽,皮肤是朴实的砖红色,挥着手跟他打招呼。
  要是以往,楚息是绝对不会坐这种三个轱辘的车。但他低头看了看全球限量的跑鞋已经被泥土侵袭,便老老实实跨上去,没看到车上有座,就抱着行李箱蹲下了。
  这幅凄惨模样,确实符合被赶出家门的落魄富三代。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破旧的三轮车重新发动,“通通通”的噪音惊起了刚落脚休息的山鸟,午时特有的困燥倒是驱散了些。在这聒噪的声音中,周阳子还要大声跟他聊天:“喂,就算发配边疆,也会配俩衙役‘伺候’着,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连个车都没有?”
  楚息叹气:“我过来的消息走漏了,你们这儿好些人都等着我呢,我可不能刚来就被这些老狐狸逮住。司机自己往订好的酒店走了,我来你这里避避风头。”
  周阳子哀嚎:“感情找我避难呢。先说好,我只是疗养院的一个员工,虽然是单人宿舍,但只有一张床,条件不好,你个大少爷未必能住下去。”
  “集体宿舍我不照样住的好好的。”
  他们要去的疗养院,在半山腰。四周没有经过人工开发,独有一番“野味”。他们赶到的时候,还不到三点。山上同山下完全不是一个季节,山风吹的十分凉爽。除了树荫处处,还有很早来报道的山雾也帮人分担了些许炎热。
  北朗市碍于地形,交通不便,所以经济不甚发达,也吸引不来大企业过来建厂,年轻人大多都选择背井离乡,到外地去谋生活。北朗市有一段时间,只剩下老人和小孩,几乎见不到年轻人的影子。
  决策者一看这样下去北朗迟早要完,就依托北朗几座连绵的高山,建了许多家疗养院。因环境好,还有当地老人都长寿的美名,吸引了不少老人过来养老。
  名声一年年传出去,疗养院收费越来越高,慢慢成了北朗最大的经济支柱。不过疗养院提供的岗位实在有限,还是没能留下太多的年轻人。
  周阳子是楚息的大学同学,985高材生,毕业后选择回到家乡,投身到最好的一家疗养院,很快就混到了经理级别。北朗工资普遍不高,周阳子还面临娶妻买房的大任务,非常鄙视楚息蹭吃蹭喝的臭不要脸行为。
  “放着大少爷的日子不过,你来北朗到底想干什么?”周阳子护着自己的工作餐,一口汤也不分给楚息。
  楚息只好啃自己带过来的零食,眼神幽怨:“我被我妈从公司赶出来了,决定自己创业,我看北朗就挺好。”
  周阳子被他逗笑了:“北朗除了养老,一无是处。”
  “我看就未必,说不定北朗就是我这条大鱼的龙门所在。”
  “你要创业,怎么还躲着那些大老板?经商不都得讲究合作嘛。”
  “合作当然好,但我还没站稳脚跟,被他们一拥而上包围住,不是只有被吸血扒皮的份儿?”楚息把薯片咬的嘎嘣脆,狡黠的眸光从眼尾闪过,像是一只小狐狸偷吃到了鱼。
  周阳子吃完自己的工作餐,毫不客气地伸手去抓楚息的薯片,一边吃,还一边嫌弃他:“请问你在站稳脚跟之前,就打算赖在我这里白吃白喝?”
  “聪明。”楚息笑着承认。
  他生了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最能戳人的桃花眼,眼眸漆黑明亮,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微微下垂,整个人的气势被削减了几分,显得既无辜又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他天生就招人喜欢。无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都愿意跟他亲近。
  周阳子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楚息,忽然道:“不用蹭吃蹭喝,不如你在疗养院干个兼职,怎么样?”
  “什么兼职?”
  “陪聊。”
  “你们疗养院还有‘三.陪’服务?”
  周阳子气的说一句,踹他一脚:“请你天真,请你幼稚!”
  楚息躲开:“是是是。”
  周阳子这才把话说明白:“北朗年轻人少,长得好看,容易博得老人好感的更少,这里老人生活很孤独,为了保证他们的心理健康,需要每天有人陪着吃饭聊天。”
  “吃饭聊天,我最擅长了。”
  “也是,你是大胃王,这张脸又格外招人喜欢,没有你拿不下的老人。”
  *
  楚息生了一张好看的脸,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皮肤净白的像是瓷娃娃,谁瞧了都不自觉涌上一股喜欢来。
  亲切感满分的脸。
  把他的臭毛病烂性子掩盖的死死的。
  周阳子所在的疗养院,是北朗最豪华的养老院,住的老人非富即贵。一个老人有三四个护工照顾着,住的病房也是独栋小楼,安静又舒适。
  楚息自认是良心大大的好人,得了兄弟的托付,当天就换上工作服,一下午串了七八个小楼,又是讲笑话,又是唱歌跳舞,哄得好几个老人喜笑颜开,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周阳子一看有戏,立马把他送到了终极BOSS的小楼。
  “这栋老爷子姓顾,来头不小。”周阳子介绍说,“脾气大的很,稍有不顺心,就闹着不肯吃饭,已经两天没进食了。人亲孙子都过来哄了,也没奏效。今晚他要是再不吃饭,只能连夜送医院了。”
  “难度有点高。”亲孙子都不行。
  “他孙子人见人厌,完全不如你。”
  楚息耸肩:“好叭,人命关天,我去试试。”
  顾老爷子住的小楼,都其他爷爷的小楼布置的完全不一样。一进来,屋里都是高几,摆放着丑不拉几的大树墩,毫无生活气息。楼梯墙壁上挂满了字画,挤挤挨挨,看画,都是名家名作,看待遇,还不如市场上十块钱一幅的画来的珍贵。
  护工已经得了周阳子的交代,帮他把卧室门打开。
  没有开灯,不过今晚月色很好,月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给屋里添了一层静谧的亮色。
  老爷子坐在窗前的单人沙发里,闭着眼睛,苍老的脸上没什么生气,如果不是胸口还有起伏,楚息都要怀疑老爷子已经不在人世了。
  他走过去,坐到床边。脚步声惊动了老爷子,苍老的眼睛睁开,目光威严阴郁,好像雄鹰还不曾年迈。
  “爷爷,您好,我是新来的护工,我叫楚息。”
  老爷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已经没力气说话。
  楚息端起碗,给老爷子奉上一个大大的笑容。他这人本就长得讨喜,一笑起来,更是阳光灿烂,仿佛冬雪消霁,春雨初晴。
  “吃点饭吧。”
  老爷子闭上眼,丝毫不给面子。
  这还是楚息的笑容第一次败北。老爷子一看就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不会被他人左右。
  楚息见老爷子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又是一把年纪,再不吃饭,恐怕真要饿出个好歹来。
  “吃不吃饭,吃不吃饭,吃不吃饭……”
  他故意在老爷子耳边大声吵吵,老爷子果然不耐烦,张嘴想要呵斥。楚息看准机会,往老爷子嘴里塞了一口汤。
  老爷子猝不及防给灌了一口,咽了下去。
  “你——”
  张嘴又要骂,楚息赶紧逮住机会,又塞一口。
  老爷子不再上当,死死闭着嘴。
  楚息小嘴叭叭说个不停:“爷爷,我没有冒犯的意思。我小时候不吃饭,我奶奶就这么喂我的,把我喂成了个大胖子,这就是爱啊。你坐着的这个角度正好,不会呛到。”
  老爷子不理他,摁了铃,呼叫护工。
  “放弃挣扎吧,现在没人来救你。”楚息“啧啧”两声,“您气性真大,跟我当年三岁时一模一样呢,果然是老小孩。”
  老爷子被他这不要脸的话给气笑了。
  “那时候,吃一口饭,奶奶就给我十块钱,这是公平的生意。爷爷,要不您辛苦把这碗饭吃了,您有什么心愿,我都帮您完成,这样公平了吧?”
  老爷子终于认认真真看了他一眼。
  *
  半个小时后,老爷子被送进了医院。
  他孙子顾商面色沉重地坐在医生办公室,捏着诊断书,面色黑的吓人。
  诊断书上,医生用潦草到起飞的字写了一大段术语。
  简单翻译过来就是——吃撑了。
 
 
第2章 落魄的第二天
  山上的早晨雾蒙蒙的,连树的绿也多了几分神秘。偶尔有一缕阳光撕开迷雾,把一团叶子照耀的明亮夺目,仿佛是什么了不得的山中宝石。
  楚息被闹钟吵醒了三回,才磨磨唧唧爬起来,随便套了件衣服,往食堂走。
  疗养院的食堂只面向员工,老人的小楼里都有自己的厨房,配备的厨师也跟员工食堂不是一个档次。跟着老人的护工,时不时也能蹭上好饭吃。
  他昨天就蹭了人顾老爷子一顿饭,小楼厨师的手艺真是没话说,他一高兴就吃了三碗面。可能是昨晚吃多了,早上尤其的饿。
  挑开食堂的皮帘子,脑袋刚伸进来,无数双眼睛齐刷刷投过来。饶是习惯了被人注视的楚息,也有点害怕。
  大家看他的眼神很不对劲,不是对帅哥单纯的欣赏,而是带着些微微的怜悯。
  硬着头皮拿了餐盘,他到第一个窗口,跟大妈招招手,露出一个老少通杀的笑容:“阿姨,周经理跟您说了没,我是新来的,还没办就餐卡,您能不能先给我一份餐,等我以后补……”
  他话还没说完,打饭大妈给他夹了两个鸡腿。
  他往后扫一眼,大家都是一个。
  大妈眼睛微眯,眉头轻轻皱着,神□□说还羞,就差没把“同情”两个字写脸上了。
  “孩子,多吃点,吃饱了好上路。”
  楚息:“???”
  他后背有点凉,“您、您下、下、下毒了?”
  “唉——”大妈重重地叹气,背过身不理他了。他端着餐盘还没抬脚,就听大妈跟别人背后议论他,“长得挺好看,可惜了。”
  他看着餐盘里的食物,感觉咽不下去了!
  刚坐下,周阳子就端着餐盘坐到了旁边。楚息整个人放松不少,有朋友在,就没那么害怕了。
  “大家怎么都……诶,你夹我鸡腿干什么?!”
  周阳子刚坐下,直接把楚息的两个鸡腿扒拉到自己碗里了,一个咬一口,仍不放心,还朝上面呸了好几口,让楚息彻底无从下手,这才慢悠悠吃起来。
  “你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不配吃饭!”
  楚息怒了:“谁败事有余了?我昨天事办的多漂亮,陪聊了七八个,哄得他们都忘了自己是谁了,有个爷爷当场要立遗嘱让我继承财产呢!”
  他把自己头发往后一扒拉,傲然道:“我要不是良心大大的有,就去卖老人保健品,早成亿万富翁了。”
  “你有个屁的良心,我问你,昨天你让顾老爷子吃什么了?”
  这话问的楚息一愣,放在平时,吃饭这种小事他平时根本不记。不过,昨天的饭好吃,他还能想起来:“白粥啊。”
  “几碗?”
  “两碗!”骄傲!超大声!
  “还吃了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