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如果可以重来,请让我守护你们[少年漫]——等待苍老了年华

时间:2020-06-28 08:52:11  作者:等待苍老了年华

 

 
  文案:
  祖母绿的眼眸里再也不会有种种的情绪,那个银发少年已经不在了;那张直爽的笑脸也不会出现了;那个天天喊着极限的人,现在也了无生息;那个胆小怕痛的小牛,也在自己怀里闭上了眼睛;那朵孤高的浮云,直到现在他都没有看见他再次出现;那虚幻的雾,也停止了呼吸;就连,那黑发不羁的青年此时也不会动了。他,浴血奋战,只是为了帮他们报仇。即使是天空,也有不会原谅的人,也有不可触碰的底线。所以,在闭上眼睛的时候,他笑了,隼人、武、了平、蓝波、云雀、骸、里包恩,我来找你们了,等我。
  再次睁开眼睛,他哭笑不得的发现自己回到五岁的时候了。 为了,不再有那么未来,我会抛弃那些天真,只是为了好好守护你们....
  遇见,然后我们一起看烟火....
 
 
 
 
第1章 序
  天空失去了狂暴的岚,还是天空吗?
  天空失去了镇魂的雨,还是天空吗?
  天空失去了极限的晴,还是天空吗?
  天空是去了强烈的雷,还是天空吗?
  天空失去了孤高的云,还是天空吗?
  天空失去了虚幻的雾,还是天空吗?
  我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我也不擅长思考这些问题,你们不是都了解的吗?为什么最后把这些问题都留给我,我真的不知道没有了你们的沢田纲吉还是沢田纲吉吗?
  你们都不希望我被鲜血玷污了吧。可是啊,你们都不在了,我能做的只有保护好那些我们曾经生活的地方。只是,我很失败呢,这里已经被我打架毁坏了呢。不过,你们不会怪我的,是不是。
  今天的天气真的不算很糟糕,只是眼中的泪水却忍不住滑了下来。呐,我说你们,看着我哭真的很好玩儿吗?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为什么最后只留下我一个人,我一个人真的活不下去啊。你们留下的托付什么,我大概是真的办不到了。现在,我真的好累,只想在这里好好的睡一觉,睡一觉就好了。
  蜜棕色的眼眸里有一丝笑意,沢田纲吉在战胜了所有的敌人以后终于又展现了天空般的笑容。只是,这里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没有人看见他这美丽的笑容。
  Gitto,你说过的吧,繁荣或者毁灭都随我来的。那么,就这样毁灭吧,可以吗?
  Gitto,为什么这个时候你也不理我了,连你也抛弃我了吗?
  隼人,你说过会陪着我的,为什么现在连睁看眼睛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武,你说过回来会给我做寿司的,为什么现在连对我笑一下都不愿意。
  了平,你说过回来会跟我一起晨跑的,为什么现在连拉我一把都不愿意。
  蓝波,我给你准备好了棒棒糖哦,为什么你连对我说一句回来了都不愿意。
  云雀,你说的一定会回来,为什么最后我只看见了云豆,你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吗?
  骸,你是生气了吗?我把库洛姆一个人留在那么远的地方,所以连嘲笑我都不愿意了吗?
  里包恩,对我很失望吧,我连一个黑手党首领都做不好。所以,你都不愿意继续教我了吗?
  Gitto,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真的很失败,这百年荣耀全部都毁在我手里了,所以,不愿意出现了吗?
  我还真是失败啊,以前那么的幸福,全部都毁在我手里了。
  所以,你们可以等等我吗?我知道错了。
  我真的怕黑,隼人,你会陪着我吧。
  一个人真的很迷茫,武,会在我身边吧。
  我真的不是一个积极的人,了平,会鼓励我吧。
  蓝波,你会害怕吧,等着我,会在你身边的。
  我只是一个小动物,云雀,会保护我吧。
  如果你喜欢的话,拿去吧,我的身体。骸,我不想一个人。
  我很擅长迷路呢,里包恩,会在我身边给我指路吧。
  这样就好了。闭上眼睛,沢田纲吉唇角微微上扬,我没有力气洗干净去找你们了。不过,带着这满身鲜血的我,你们也会接受的吧。
  风起,细雨飘散;雷鸣,夕阳西沉;云聚,薄雾弥散。
  当一切都结束了以后,那个大空一样的男子闭着眼睛上扬着唇角,停止了呼吸。
  二十七岁,彭格列十世,沢田纲吉死亡。
 
 
第2章 一切的起点
  睁开眼睛,纲吉觉得自己的身上好热,头晕晕的很难受。
  “啊拉,纲君”奈奈担心但是甜美的声音让纲吉心头一震。没有人知道,当他看见她没有呼吸的身体的时候心里有多害怕,那一刻就好像失去了全世界。当时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起来的,只知道从那天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灰暗了。眼中的泪水忍不住滑了下来,如果这是梦境,就让我一直沉浸下去吧。
  “怎么哭了,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奈奈看着纲吉红红的小脸以及大大眼睛里的水珠又是担心又是开心,“是发烧了以后觉得很难受吧,一会儿给你准备你最喜欢吃的东西哦”
  “妈,妈妈”扁了扁嘴,纲吉终于还是开了口。所有的担心,所有的害怕,在这一刻全部都没有了。只是,眼泪不受控制的汹涌而下。奈奈一边哄着纲吉,一边笑着拍着纲吉的后背。
  看着纲吉熟睡,奈奈也终于放下了心。这个孩子发烧了两天了,一直不醒让她很担心。现在终于醒了,虽然哭得比较夸张了点,但是还是很可爱。
  伸着肉肉的小手,纲吉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自己回到了五岁的时候。真好,又可以遇见你们了,这一次就换我来守护你们吧。
  虽然只有五岁,但身体里的灵魂已经二十七岁了,纲吉也不想再做那个废材纲了。他不想再让妈妈担心了,一定要改变未来。为了改变未来,我一定要变强。
  早上起来晨跑的纲吉虽然有些让奈奈担心,但是她也很高兴儿子会主动出门。
  纲吉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也有人跟他一样晨跑。他看着跑过来的白发男孩子,蜜棕色的眼眸里有一丝笑意,是了平。
  完成了锻炼,纲吉吃过早饭就往学校去了。他不想做干扰历史进程的事情,他只是想看着这些人好好生活。在D·斯佩多消失的时候,他对纲吉说,如果你想要保护好一样东西,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他有自保的能力。虽然,斯佩多曾经为自己制造了很多麻烦,但是,这句话没有错。他们足够强大,才不会出事。
  纲吉第一个认识的守护者是了平,但是跟他关系最近的守护者却是山本。两个人是同班同学,山本又是一个很开朗的人,两个人的关系很快就变得很好了。
  在这期间纲吉也见过了以后被称为最强的守护者云雀,只有六岁的云雀已经充分展现了他未来并盛帝王的气质。每天都在与比他高许多的小混混打架,虽然避免不了受伤,但是纲吉并没有去帮助他。不只是因为他的实力还不够,还因为那个人是云雀。
  当然,他也与云雀有过交集。第一次,云雀六岁,纲吉五岁,他刚刚重生没多久。
  在一边看着云雀把那几个高年级的人收拾掉,纲吉又是羡慕又是担心,站在一边忘记了走开。云雀自然是看见了纲吉,在收拾完那些高年级的人,他走向了纲吉。
  等到纲吉反应过来的时候,云雀距离他已经很近了。他转身就跑,但是忽略了他身体的废柴程度,刚跑了两步就踩着鞋带被绊倒了。从以前到现在,纲吉都是很怕疼的,一摔倒眼泪就滑了下来,很没出息的趴在地上哭。
  云雀走到纲吉身前,伸手拉起纲吉,看着眼眶红红的纲吉,他丢给纲吉一个手帕说,“以后,不许看我打架”
  看着云雀的背影,纲吉没有忽略他说话的时候的温柔,他笑着冲云雀的背影说,“谢谢你”
  第二次与云雀产生交集则是在他升入初中的时候,那个时候云雀已经是并盛中学的风纪委员长了。纲吉开学的第一天就迟到了,甚至就连路都没有找见,若不是遇见巡查的云雀他一定找不到学校。当然,那一次他被并盛的风纪委员长狠狠咬杀了。
  已经十四岁的纲吉一直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他命运发生转折的那天。虽然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家庭教师了,但是他还是很想见到里包恩。
 
 
第3章 里包恩来了
  和往常一样起床晨跑以后,沢田纲吉坐在饭桌上看着妈妈忙碌的身影说,“妈妈,给我找个家庭教师好不好,最近觉得成绩老是跟不上去”
  “啊啦,纲君也是这么想的吗?”奈奈很开心的说,“爸爸打电话回来说给你找了一个超厉害的家庭教师,要把纲君培养成他上司一样优秀的人呢”
  听着自己妈妈的话,沢田纲吉实在不想吐槽。但是,你是怎么相信那个人是交通协管员的,而且那个人又是怎么想的你才会对我说他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消失了。这根本不是浪漫,而是惊悚。当然,以前一直相信这的我,也好不到哪儿去。
  ----------------------------(分割线)----------------------------------
  意大利,西西里岛。
  昏暗的酒吧,几个人聚在一起聊天。
  “老大又给他安排活儿了吧”一个男人开口说,“果然,人红就是好啊”
  ”这次又是哪里呢”另一个人接口说,“上一次的任务是安排他训练加百罗涅的十代BOSS,这一次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还真是辛苦了”一个男人笑着说,“就是不知道要去哪里”
  “这次是日本”一个戴着礼帽穿着黑色西装的婴儿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帽子上趴在一个绿色的变色龙,手中提着一个精巧的小箱子。
  “日本吗?”一直没有说话的人接口说,“还真是遥远的国家”
  “没办法,九代目安排的”小婴儿跳到桌子上,拿起一直没有人喝的酒喝了起来。
  “什么时候走”最先开口的人说。
  “马上,时间不多了”小婴儿放下酒杯跳下桌子就离开了。
  -------------------------------(分割线)--------------------------------
  日本,并盛中学一年级A班。沢田纲吉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快要来了吧,里包恩。我真的很想念你,想念你一直教导我的日子。虽然你的恶趣味很严重,美学也很独特,但是没有了你的日子我真的很孤单。这一次,里包恩我不会再让你保护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保护我最重要得东西,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破坏它。
  “阿纲”山本武一手搭在泽田纲吉的肩上,笑着说,“一起去吃午饭吧,今天老爹做了很好吃的寿司,要不要一起吃吃看”
  “山本”沢田纲吉笑着说,“山本的爸爸做的寿司很好吃呢”
  天台,沢田纲吉还有山本武席地而坐,打开便当的盒子,开始享用他们的午餐。
  “阿纲,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有用”山本武的眼神儿有些黯淡,“除了棒球,别的什么一点儿都不行。最近,就连棒球都打不好了”
  “你再说什么呢”沢田纲吉笑着拍了拍山本武的肩说,“山本真的很厉害的,每天为了棒球那么的努力。不像我,从来就没有一个目标,一直漫无目的的生活着。如果,如果没有山本,我现在说不定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呢。今天晚上,我们一起打棒球好吗?你不觉得我打得不好的话,我给你当陪练怎么样,我会帮你找回打棒球的感觉的,相信我”
  看着沢田纲吉脸上的笑容,山本武也笑了起来,“原来阿纲也会打棒球啊”
  陪着山本武打棒球,沢田纲吉看着山本武脸上的笑容,唇角不自觉微微的勾起。
  “呐,山本”沢田纲吉看着山本武一脸汗水但是笑得很开心的样子笑着说,“不要忘记打棒球的感觉,很开心所以才打棒球,不是因为想要赢”
  “阿纲的棒球打得不错嘛”山本武一手搭在沢田纲吉肩上说,“谁教给你的”
  “我经常看着山本训练,自己回家也试过,但是还是没有山本君打得好”沢田纲吉看着山本武说,“山本以后也带着我打棒球吧,真的很开心呢”
  “约好了”山本武笑着说。
  躺在床上,沢田纲吉笑了一下,山本已经进入低落期了吗?以后一定要好好陪陪他。
  危险,超直感提醒着沢田纲吉。沢田纲吉顺着床滚了下来,他的床上也出现了一个不小的枪洞。他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的鬼畜老师来了。里包恩要不要每一次出现都要偷袭我,要不是我躲得快,彭格列就该找个十一代目了。
  “你好,我是你的家庭教师”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窗台上,“我的目标是把你培养成彭格列十代目”
  有人见面了就直接用枪打招呼的吗?这样是会死人的,而且,我真的不想让一个小婴儿当家庭教师,真是太丢人了。以上,是沢田纲吉内心的独白,同样也是每一次回忆起里包恩的时候最想吐槽的话。
  一枪打在沢田纲吉脑袋边上,小婴儿说,“你心里想了什么我是知道的”
  “纲君,可以吃晚饭了”沢田奈奈推开门看见躺在地板上的沢田纲吉又看了看站在窗户上的里包恩笑着说,“啊啦,原来纲君已经见过家庭老师了”
  “妈妈,这,这个小婴儿是我的家庭教师”沢田纲吉站起身来指着站在窗户上的西装婴儿说。
  “我是一个杀手,不要用你的手指指我”小婴儿面无表情地说,同时伸手准备折沢田纲吉的手指。沢田纲吉却先一步收回了手,看着沢田奈奈说,“一会儿吃过晚饭我把这个孩子送回家,他一定是迷路了”
  沢田奈奈笑得很天然,“纲君,这个就是爸爸给你找的家庭教师,不可以说这么失礼的话,要好好跟家庭教师相处。里包恩君,一起来楼下吃饭吧”
  跟着沢田奈奈小楼。沢田纲吉笑了一下,终于来了呢,里包恩。
 
 
第4章 既定的命运,又一次重逢
  对于里包恩的到来,沢田纲吉很开心,但是也有些提心吊胆。比如,早起。
  “啊”大叫一声,沢田纲吉看着枕头边的大洞,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个已经穿戴完毕的小婴儿,“你想杀了我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