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狛枝甦醒企劃執行——我所摯愛的妳

时间:2020-06-28 08:48:32  作者:我所摯愛的妳

 

 
 
 
第1章 (△繁简体混合翻译)1、开始之前
  南国小岛是个很好的度假胜地,但是日向创一点也沒有时间和心情去充分享受,在苗木等人帮助下阻止了江之岛盾子的阴谋,和同甘共苦活到最后的伙伴回到现实世界,即使有变回绝望时期,也因为约定很快的想起自相殘杀的记忆回复希望,透過苗木诚借用了新世界程式,致力于唤醒未醒來的同伴,並重塑了七海千秋的的数据,现在日向正忙碌著。
  「不要紧吗?日向君看起来很疲倦。」显现在笔电萤幕的七海,担任的瞧著他不太好的脸色。
  在苗木和未来机关邀约下,他们都成了其中一员,身兼未来机关的工作又不断尝试唤醒其他人,身为引起“人类史上最大最糟的绝望事件”和“希望峰学园史上最大最糟的事件”当事人之一的日向,他无比愧疚的坚持由他担下潜入意识的危险,不只是希望同伴早日苏醒,也是对被捲入的大家的赎罪,所以他比任何人还要操劳忙碌。
  日向创以双手按了按太阳穴缓解精神不济,他已经忙很久了。「……啊,因为太过努力了吧。」
  「日向君要好好休息哦,不然身体会吃不消。」将日向的努力看在眼里,七海不希望他忽略了自己的状況。
  「啊,抱歉啊,七海,我等等就会休息,先去看看罪木的情形比较安心。」日向拿起笔电前往罪木所在的房间,未到就已先听见门內的动静了。
  「还好吗?罪木?」进门询问的日向看见了罪木蜜柑正被西园寺日寄子恶言相向。
  「啊、啊…日向同学!」罪木向日向表示求救。
  「哼,是日向哥和七海姐啊。」看到了日向和七海,西园寺有些不甘的撇过头停止对罪木的责骂。
  外表是成长了,但依旧毒舌啊。「罪木妳身体还好吗?」
  「呃…啊、啊!是的!多亏了日向同学!」罪木十分紧张和感激的回答道。「我、我…」
  「有话就说啊!恶心下流垃圾母猪!」
  「咿咿咿——!对不起!!」
  「別这样啊…西园寺…」虽然兩人和好了,但这种相处模式令人感到无奈。
  「那、那个!日、日向同学还有七海同学!我、我…在审判上做了很过分的事…非常对不起!想打我或是在身上涂鸦也沒关系!!」抱著会被讨厌的决心,罪木真诚的向日向和七海道歉。
  「才不会那么做呢!」把妳手中的麦克笔收起来啊!「只要罪木妳平安就够了,赔偿什么的不需要!!」
  「日向君說的对,只要平安就够了。」七海也附和道。
  「唔哇啊啊啊——!!日向同学!七海同学!」罪木感动的快哭了。
  探察过罪木的状況后,日向带著七海离开病房。
  经过一番努力唤醒罪木,当时突然黑化和敏感的性格让日向甚是苦恼,幸好有七海帮忙,尽管苏醒后的罪木又战战兢兢,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一直哭哭啼啼的。
  「该怎么说呢…真是太好了。」回想至今,日向感到欣慰。
  「这样就只剩狛枝君了,但是新世界程式的催眠效能已经到极限了,还是沒有转醒的迹象。」七海拉著帽子,状似苦恼。
  「潜入意识行不通吗?」日向也跟著思索办法。
  「不行,狛枝君非常排斥我,我想应是狛枝君在保护自己,不想醒来吧…大概。」
  「不想吗…」因为不愿苏醒,所以才抗拒著。
  像他那种深爱著希望与才能的人,沒理由逃避现实陷入深眠,但是日向对于狛枝凪斗这个人並沒有多了解,如果说他是害怕,那么那时狛枝疯狂的计划反而成了反论,忍著剧痛刺伤自己可不是有勇气就能轻易做到的,结果还是原因不明,因为日向並不了解他。
  略为困扰的叹了口气,七海捕捉到日向的动作而疑惑。「…日向君在担心吗?」
  「哈?啊…只是回想过去的种种,有点想揍几下狛枝而已。」当时那傢伙的各种希望论和才能的崇尚,以及很有技巧的话题转移,他可是受了不少怀疑。
  「不行呦,日向君,要给予狛枝君鼓励才行,换成感动的拥抱如何?」七海参考了多项数据而兴致勃勃的提议。
  「……那还是免了吧。」
 
 
第2章 △2、正式潜行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日向创出神的凝视着那个人的遗体,血迹斑斑且死状的凄惨一具尸体,胶带下的表情非常痛苦,痛苦的扭曲。
  不该是这样的,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日向不断从脑內翻覆所有的可能性,但是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因为、因为——
  ……明明说好了要一起活着离开这座岛的。
  ---------------------------------
  …好像…做了个悲伤的梦,虽然记不得內容,不过胸口的确有不舒服的堵塞感。
  日向创离开了柔软的床铺,今天的笔电沒有惯例的有七海自动显示,大概是睡过头了吧。
  刚醒來还有点恍神,发了会呆才缓慢的动身去刷牙洗脸,他似乎做了一个悲伤的梦,但是具体的內容也忘光了,日向就沒有太在意。
  無预警的被极为粗鲁的打开了门,刚喝下一口水的日向被吓的把水全数喷出来,正为了缓解不适而咳嗽着。
  「还精神吗!?小创创~」澪田唯吹一如往常的情绪高昂。「啊咧?今天是普通模式吗?」
  「我才刚起床啊!不过澪田妳有什么事吗?」日向把水杯放回桌面,睁着枯草色的双眼。
  「其实我和大家在小创创休息时努力过了,可惜一点效果也沒有,但是似乎知道了破解方法!」
  「你們去尝试唤醒狛枝啊…那所谓的破解方法是?」沒有去斥责为何以身犯险,他更在意澪田所说的方法。
  「经过唯吹和大家努力不懈的尝试和讨论,终于有成果啦!那么,小千秋!」澪田双手指向了桌上的笔电,下一秒屏幕便自动打开。
  「…狛枝君只有日向君才能唤醒哦,唔,好睏…」七海打了哈欠。
  「…只有…我?」
  「嗯,就是全靠小创创啦!大家也会帮忙呦~那么那么,唯吹告辞啰!」在日向还想说什么前,澪田脚底抹油一溜烟的跑掉了。
  「喂…」困惑当中的日向只能转而询问七海。「七海,妳说只有我才可以唤醒是怎么回事?」
  「感知到大家进入自己的意识世界时,狛枝君阻挡了我们的行动,我想对才能抱有热烈情感的狛枝君,应该是不会确认到大家的身份还是拒绝潜入,所以我分析了一下,说不定是需要对的人,就像打开门需要对的钥匙。」
  「既然才能不行,那或许是因为彼此的关系问题,只有一开始就接触狛枝君的日向君能够办到…我是这么想的。」
  「…所以是因为比较熟悉吗…」但是七海的理论好像在指证狛枝对任何人的不信任和陌生。
  准备就绪打算行动,深知自身普通的日向,向神座出流借用才能,由于有未来机关的协助,他和神座得以面对面对谈,达成共同存在的共识,之所以沒有消失的日向也能自由运用神座的才能。
  「我和七海进入程序,就麻烦你們看顾外面的状況了。」日向交代了一声,左眼已然变色。
  「交给我们吧,你也小心点。」诈欺师双手环胸点头示意。
  「请一定不要勉强,日向同学。」索妮亞如此嘱咐。
  果然还是很不习惯啊,作为普通人却有多种才能,日向能感觉到自身充满力量,他在众人注视下进入了营养舱,让舱盖关闭起外界,他闭上双眼与程式相连。
  ------------------------------------
  如果要说狛枝凪斗是怎么样的人,第一次相见时以为对方温柔儒雅,无害的笑容使他轻易的放下了戒心,可之后在审判上他察觉了不动劲,因为言语前后矛盾,他大大的怀疑起狛枝,揭发真相后对方暴露的本性,他只能说当初的好感已经下降到0%以下了。
  总是把“希望一定会战胜绝望”、“绝望只是希望的垫脚石”挂在嘴边,比谁都热爱希望和才能,为此做出令人无法理解的疯狂行径,盲目相信着自己幸运的才能,话中每句都在贬低自己,认为自己微不足道又死不足惜,这就是日向创所认识並以为的狛枝。
  或许他们很相像吧,同样对才能怀有特殊的情感。
  连接着程序,日向的身体化为代码窜过重塑,他察看自身与外界一样的装束,身旁不时冒出花红甚绿的方格。
  他进入了新世界程式,情況却和潜入其他人意识时並不相同,日向莫名被关在了黑色的四方形房间,总不可能是狛枝特別安排的会客室吧。
  感觉怪异的好奇伸手触碰了墙面,接触到的那一瞬间,墙面浮现了电子符号数码,並出现了一道类似防御壁的东西,日向的手立刻被它弹开。
  「…看来是被拒绝了啊,七海?妳在吗?」
  「---在哦,日向君……」七海有一剎那的迟疑,接着也像格式化般蔓延塑出外型,冒出的方格比日向的还要小以及缓慢。
  「这是失败了吧?」果然只有他能办到的理论是不可能的。
  「……」七海在思考着什么。
  「喂,七海?」日向沒得到回应,看往了伫立在后方的七海,是在发呆吗?
  「…沒什么,可能是分析错误吧,我再分析一次。」
  看七海全神贯注的搜寻数据加以辨別透析,日向有些疑惑刚才七海的迟缓,应该沒问题吧?他又碰了下墙,但是並沒有和上次一样被弹开,不明所以的缓慢覆上了防御壁,日向想着要不要使用超高中级的分析能力,他的手却意外的沉进了防护壁。
  「欸?七、七海…」日向不敢把手抽出,怕会发生什么,只好先向七海求助。
  「太好了,日向君,似乎是狛枝君在刚才感应到入侵者的身份是日向君,所以在渐渐放松戒备让日向君潜入。」七海高兴的说明状況。
  「还真的是因为我啊…」虽然不明白,但至少成功了。
  身体被拉了过去,一点一点缓缓的融入,代表狛枝在接受他的潜入。
  「嗯?七海妳不一起吗?」看着七海一直注视着自己,日向狐疑的问。
  「抱歉呢,日向君,狛枝君只接受日向君,我沒办法潜入,虽然接下来可能帮不上忙,但是随时都可以叫我。」七海一副“我会好好努力”的表情。
  七海被拒绝干涉,也就是除了能对话交流,实际上的行动都由日向执行。
  「好,七海妳在这等我吧,可能会花很长一段时间…」
  「我会好好加油不睡过去的!日向君要小心点哦。」七海信誓旦旦的如此宣称。
  「呃…也是啦…」搔了下脸颊,知道七海那爱睡的性格觉得有些困难,日向挥手以示了解。「那我去了!」
  「嗯,加油哦,日向君。」
  融入的速度依然缓慢,已经被吞噬了半身,日向抱着加油的心态配合进入,整个人融到了墙內。
  目送日向进入了墙內並消失不见,七海此刻的表情半喜半忧。
  「……狛枝君…在盘算什么吗…?…必须好好监视日向君的情況…但是…」呢喃自语的七海手动调出了监控画面,上面是不应如此的一片模糊。
 
 
第3章 △3、潜入之后
  和刚才乌漆墨黑的空间不同,突然辽阔的世界明显大了许多,形成强烈反差的烈光,刺痛他習惯较暗光线的双目,日向创几乎是一被强光照射到,就反射性的闭眼扭过头以手臂遮挡,适应了好一会才勉强睁开眼。
  太阳?
  除了阳光刺眼外,日向沒能感受到火烫的温度灼烧皮肤表面,半睁着眼理解现在的情況,他漂浮于空中,脚下沒有实感,并且和太阳的距离近到不可思议。
  大概是用了序码入侵的原因,非正确手段进入被程序判定为不需要塑造的人格,也就是近乎灵体的状态,潜入是成功了,可是要影响狛枝这种幽灵的状态是办不到的,总之先找人吧,日向如此决定后便往下坠落。
  「欸?这里……贾巴沃克岛!?」
  一边向下落一边俯瞰全景,在云层之下有一座岛屿,岛上耸立的建筑越发熟悉,日向一看就明白这里是何处。
  意识空间,构筑出某一时段最为深刻的景物和相对的人,依循记忆而照演下去,以罪木蜜柑为例:在希望峰学园的地下密室,听从江之岛盾子把七海千秋带离人群,然后将其推下隐藏路口。一切都如记忆中发展,也就代表狛枝所创造的贾巴沃克岛,已经注定是会发生自相残杀的剧情。
  「…又来、了吗?」怎样的地点都好,卻偏偏是这里。
  如果要说狛枝的意识空间会是什么模样,其实日向创有思索过,大概是被希望峰学园录取后的样貌吧,毕竟狛枝是绝对的崇敬才能以及希望,本质上,希望峰学园在那家伙心目中,应该和神明是差不多的地位,不过这也只是他的猜测而已,对狛枝凪斗而言,令他最为深刻的是——
  贾巴沃克岛上发生的一切。
  日向已经觉得无法接受了,他不想看着大家死去,在眼前上演他无能为力的剧情,再一次互相猜疑,全部全部都得再经历一遍,尤其意识空间是以记忆作为基础加以建构,那狛枝也必然会死亡,因死亡而沒有后续记忆的意识空间又会如何?
  很可能陷入无限循环或是更加肯定自己的死亡,即使在潜入其他人的意识空间从未发生过,但终究是有这种可能性的。
  永远醒不来。
  一想到这些心情越发沉重,日向甩了甩头抛开思绪不再多想,只要在那之前救到人就行了,他努力催眠自己別想太多,重新整理好心情。
  日向落到了沙滩上空,看见了极为熟悉的人,白发蓬松的是狛枝,但躺在那里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日向看不出什麼,估计是狛枝塑造出当时的自己,毕竟在记忆中他也是自相残杀的一员,似乎有这种情況也理所当然。
  「…七海,这…」
  「不用担心哦,日向君,只是什么都不清楚的普通的狛枝君,以及记忆中场景需要的日向君的角色,那个日向君只是狛枝君记忆里的日向君而已,我建议融入那个日向君,得到能影响狛枝君的权力。」七海的声音回响于脑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