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学长,了解一下?[都市情缘]——顾溪山

时间:2020-06-28 08:47:49  作者:顾溪山

 

 
  文案:
  许初霄逆天改命考入南山大学,就在他苦苦找寻一见钟情的学长无果时,学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只是时机不太对,他刚刚说了学长的坏话。但这并不影响许初霄下面的发挥,“学长,了解一下?”
  给学长跳舞,为学长画像,偶尔还败一败亲爹煤老板的家,就为博学长欢心。许初霄觉得追学长实在不易,所以自己要多才多艺。
  等他所有招数都用完了,山穷水尽,准备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学长也喜欢自己!
  一方近乎明恋的双向暗恋,话痨奶狗学渣受对上沉稳深情学霸攻,一场从大一开始谈一辈子的超甜恋爱。
 
  高甜预警:
  1.甜,特别甜,糖尿病患者慎入。
  2.甜,但不无脑甜。
  3.甜,这辈子是不可能虐了。
  4.甜,就是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的那种!
 
 
 
第1章 
  许初霄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么尴尬的状况下遇到那个人。
  那个自己心心念念了许久的人。
  他手上攥着手机,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生,看他比去年冬天时留长了许多的头发,看他那张自己在夜里描绘了无数次的精致面孔,就那么看着他。
  “同学,我们认识吗?”那人像是被看的有些发毛,忍不住抬手在许初霄眼前摆摆手。
  “认识!”许初霄回过神来,激动道,一下又改口,“不,不认识……”
  “我是陆识骞,你们刚才说假酒喝多了住院的学生会主席。”那人说道。
  陆识骞,他叫陆识骞!
  许初霄此时内心有些复杂,一是终于见到了那个人,还知道了他的名字,有些狂喜;二是两人见面的方式实在是有些尴尬。
  他干笑两声,不断地想着,怎么办,怎么办……怎么能认识一下啊……
  他跟武君闻一块去食堂吃饭,一路上就听人说什么学生会主席没出席开学典礼是因为喝了后门酒吧里的假酒住院了……
  武君闻也是个好事的,把他这几天听到的小道消息通通跟许初霄分享。
  许初霄按着手机,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
  “所以说,这假酒真是不能喝……”许初霄听着武君闻跟他说学生会主席喝了假酒住院了,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
  半晌都没听到武君闻回话,他一抬头,就对上了黑着一张脸盯着他的陆识骞。
  许初霄愣在了原地,他看着陆识骞,是他凭记忆画过无数的那张脸,没有错,只不过他现在不太高兴。
  许初霄难耐心中的狂喜,也顾不上自己跟武君闻嚼了多少学生会主席的舌根,他另一只没拿手机的手直直地伸了出去,到陆识骞的跟前。
  “学长,认识一下?”他眨着眼,笑着看向陆识骞。
  陆识骞抬手轻轻握了许初霄的手一下,“认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许初霄!”许初霄立刻回道,“许诺的许,初恋的初,庆霄的霄。”
  “好,”陆识骞也不再板着一张脸,微微笑了笑,“那就这样。”
  啊?就这样?许初霄愣了一下,就哪样啊。
  陆识骞转身刚迈出一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回头补充了一句,“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下次许学弟要是再在背后说人,可得小心一点。”
  许初霄脸都红了,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满心怨恨武君闻跟自己说的那些八卦。
  直到陆识骞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他才抬手掐了身边的武君闻一下。
  “啊——”武君闻惨叫一声,疼得都蹦起来了,“你有病啊,掐我干嘛!”
  “你疼不疼?”许初霄扶着武君闻的肩膀,问道。
  “废话,你说呢!”武君闻一遍揉着胳膊,一边嚷道,“你他妈都给我掐红了!”
  “疼就对了!”许初霄放开他,转身美滋滋地向食堂走去,“疼就说明我不是做梦。”
  “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武君闻跟在他后面,问道。
  “对,”许初霄看向陆识骞背影消失的方向,“他就是我很重要的那个人。”
  许初霄跟武君闻是室友,两人都是南山大学设计学院建筑学专业的大一新生。用武君闻的话来说,他们这个专业确实是比较一般,但咱这学校不一般啊,211、985啊!
  他们吃完饭回了宿舍,另外两个舍友,千赫和温捷已经帮他们把军训服领回来了。
  “你俩个高的,都是180的,试试吧。”千赫指了指桌子上的军训服,有军绿色的T恤,迷彩的外套和裤子,还有一双迷彩的胶皮鞋。
  许初霄过来把衣服都拆开,在自己身上比了比,大小都差不多。他脱了上衣就把军训的T恤套了上去,十分利索的换好了全套军训装备。
  “来,给我拍张照片,我给我姥姥看!”许初霄把手机递给武君闻。
  武君闻给他变着角度拍了几张,他选了两张比较满意的,给姥姥发了过去。
  照片刚过去,姥姥的视频电话就过来了,他赶紧跑到宿舍外面去接。
  “姥姥!”许初霄兴高采烈地叫道。
  “哎!小霄!”姥姥举着手机,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姥姥,我穿上军训服怎么样,帅吧!”许初霄又拿着镜头对准自己,摆了两个pose,把姥姥逗得合不拢嘴。
  “帅,帅!”姥姥笑道,“我大孙子什么样子都帅得很!”
  “那是!”许初霄道。
  “怎么样啊你,都走了三天了,在那习不习惯啊!”姥姥问道。
  “习惯!”许初霄揉了揉脑袋,“没什么不习惯的,这跟咱们家气候啥的都差不多!”
  “那就行,那就行,”姥姥念叨着念叨着,眼圈子就红了,“我就怕你不适应啊……”
  许初霄也是个泪窝子浅的,先前叫道陆识骞就差点哭出来,这时候一看姥姥哭了,他也跟着掉眼泪。
  “哎呀姥姥,你哭啥啊……”许初霄哽咽道。
  姥姥抹了把脸,看孙子也哭了,急忙哄到:“不哭了,不哭了,姥姥不哭了……”
  祖孙俩都不哭了,又说了半天话,姥姥嘱咐许初霄注意防晒,说他细皮嫩肉的别晒坏了,许初霄跟姥姥说十一放假回家看她,俩人才挂了电话。
  因为父母关系比较特殊的原因,许初霄从小就跟着姥姥一起生活,直到初中的时候妈妈去世,才被爸爸接到了身边。那个时候,许初霄才知道自己妈妈原来是个三。
  自己算爸爸早年犯得错误。
  之前爸爸有个女儿,家里一直想要个儿子,所以……谁知道最后,自己跟他妻子的儿子同一天出生。
  真是有意思啊……
  许初霄在洗衣房后面的楼道里坐下,长出了一口气。
  他从小到大都没人管过他学习,他能考上南山大学也是因为学了美术,通过艺考考上了南山大学设计学院的建筑学专业。
  他还记得高考成绩出来的那天,爸爸打了好多电话想给他安排学校,他说不用,如果考不上南山大学他就复读。
  跟他同一天出生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听他这样说,像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许初霄,你是不是做梦呢啊,你这分能上南大?复读?复读十年你也考不上!”
  许初霄在许家没少受过冷嘲热讽,就那天,他没忍住,揍了许嘉木。
  “我一定能考上南大的。”他狠狠地给了许嘉木一拳,把许嘉木鼻子打出了血。
  两人打的不可开交,最后还是大姐许嘉琪两人拉开的,那之后许初霄就回了姥姥家住,一直到他收到录取通知书才回了许家。
  看着他的录取通知书,爸爸特别激动,爸爸的妻子李姨和许嘉琪也表示了恭喜,只有许嘉木一个人,把自己关在了房间一天,不仅是因为他之前说的那些话,还因为他和许初霄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报道那天,爸爸给了许初霄一把钥匙,“爸爸在你们学校附近给你买了一套公寓,这是钥匙,我想着宿舍太乱,你自己一个人住,清净点,没事画个画……”
  许初霄收下了钥匙,一个高中都没读过的煤老板家里算上他这个私生子,一共是三个大学生了,他知道爸爸特别高兴。
  但他不打算去住,他就想在宿舍,在学校呆着,想在那个人学习生活的地方学习生活,想早一点找到他。
  陆识骞……他在嘴里念着那个人的名字。
  “我终于找到你了……”他头靠着墙,闭上了眼,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陆识骞的模样,“真好……”
  陆识骞回了学生会,一进门就看见包括副主席白谌在内的一干人等都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他。
  “怎么?没见过?”陆识骞绕过白谌,坐到了座位上。
  “没见过,”白谌笑嘻嘻地凑过来,“没见过学生会主席在学校里被人在背后说喝了假酒住院然后主席还笑呵呵的跟那人握手的。”
  陆识骞看了他一眼,抬手拿过一边的军训事项,“那不然呢,我揍他一顿?”
  “反正就是不正常,”白谌说道,“我听他们说那个小子长得还挺好看的。”
  陆识骞回想了一下许初霄的长相,就对他那双亮晶晶的桃花眼印象深刻,随口说道:“嗯,是挺好看的。”
  “哎呦!”白谌立马贴过来,怪叫道,“咱们陆主席难道是要铁树开花了?学妹们都要哭死了吧,主席竟然是个弯的。”
  陆识骞把手上的文件夹合起来,拍到白谌的脸上,“哪里弯?”他把白谌推开,指着那个军训文件说道,“既然白副主席这么闲,那就去把新生军训的事项再确认一下去吧。”
  “陆识骞!”白谌恶狠狠地接过文件夹,“死直男!”
  “哎。”陆识骞应了一声。
  白谌走了以后,又陆续来了几个学生会的部长,跟他确认军训还有其他的一些活动的事,说完事,还问他过敏有没有事了。
  那天开学迎新结束后,学生会聚餐,也不知道谁给陆识骞倒了杯芒果汁,陆识骞没注意,就喝了半杯芒果汁。
  他对芒果过敏,没一会,身上就起了红疹子,然后就被送到医院去吊水了,第二天的开学典礼的发言的任务,就交给了副主席白谌。
  因为主席在学校后门喝了假酒进了医院所以发言就由副主席来了的谣言就此传开。
  陆识骞对这些谣言从来不在意,毕竟学生会主席嘛,树大招风的道理谁都懂。
  倒是这个桃花眼的小学弟……
  “许初霄……”陆识骞想起那小子见了自己又惊又喜的样子不由得有点好笑,“有点意思……”
  ※※※※※※※※※※※※※※※※※※※※
  这是关于许初霄的大学生活的故事,也是我自己的大学生活。第一次尝试这样的小甜文,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和改进的地方,我会努力的,谢谢。
  然后!请大家康康我的《投明》叭,这是小谷滴第二本书!
  【内心阴暗心机学霸×外狼内乖善良校霸】
  弃暗投明,金榜题名。
  求评论,求收藏,隔日早上6点更新。关注作者不迷路。
  文案:
  秦疏为复仇而来,天性凉薄多疑,“你看,明明我也在这太阳底下,可我见不到光。”
  “你看我怎样,”边昀明亮的眸子像是阳光,在他心尖上熠熠生辉,“觉得我不错的话,不如,弃暗投我?”
  秦疏说他一生无望,只为复仇而来;边昀笑笑揪着他的衣领,说我最不信邪,分明你是为我而来。
  边昀是闻名全市高中的二中“校霸”,只不过画风和传统意义上的校霸不太一样:他长得阳光,一笑起来露出小虎牙招人喜欢,几乎不打架闹事,是那种去办公室挨训还会给老师接水的校霸。直到天降学霸同桌,打破了边昀想继续混过高三的念头。
  看着好看又文弱的学霸,实际上也相当硬核,做得了五三、打得了群架、蹦得了夜店、上得了王者,边昀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我边昀,从今天开始,就是秦疏的腿毛了。
  外冷内热的心机学霸一点一点地把边昀拖下水,带着他,往更亮的方向走去。
  同桌刚来,边昀:“我,混子;他,学霸。混子和学霸坐在一起,是不可能舒服的。”
  同桌了一段时间,边昀:“秦哥,秦哥……”(边昀:真香。)
  高能预警:
  1.文风不阴郁,前期高中校园小甜文?
  2.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三观,轻喷。
  3.互攻勿雷,秦哥有点渣,小虐小虐小虐(真的算是甜文,不甜你砍我)。
  4.从来不写be,必须he。
 
 
第2章 
  许初霄今天才知道什么叫冤家路窄。
  政法学院宝贵的男同胞们,因为人数凑不够一个连队,就跟他们设计学院合在一起了,这里面就有学法学专业的许嘉木。
  两个学院的男生站在一起,许初霄总觉得脖子那有一股凉意,他一扭头,就看见许嘉木隔着三排瞪着自己。
  许初霄连个白眼都懒得翻,他理解许嘉木对自己的厌恶,但他真不能理解一个成年人怎么能这么幼稚。
  “稍息!”
  “立正!”
  ……
  一上午都被教官训来训去的,中午休息了两个小时,下午又到了操场集合。
  “全体,军姿!”教官下了口令,然后就去集合开会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