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鸣宝在暗黑本丸[少年漫]——月半时

时间:2020-06-28 08:42:17  作者:月半时

 

 
  文案:
  五岁的鸣宝自有记忆以来,就被村里所有人漠视和讨厌着。
  他习惯了被骂“妖狐”,被一次次拒绝,被毫无理由的迁怒,一直到了某天,他因为抓不到鱼而饿晕在河边——
  再醒过来,鸣宝已经出现在一个叫“暗黑本丸”的地方。
  这里的人看起来都很凶狠冷漠,可是他们会给他做饭,会和他聊天,和村子里的人完全不一样,其实都是很心软的好人呢!
  鸣宝决定他要成为能保护叔叔们的“强大审神者”,这是他以后的新梦想了!
  阅读须知:
  1.鸣宝是小时候的人柱力,过得很不好,渴望获得爱和关注。暗黑本丸的大家都还是好孩子,会被小天使治愈的。
  2.全员刀剑宠崽向,无cp,是一个互相治愈的故事。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这是我养的龙,电脑pc端和手机网页版都能看到。】
  
  一句话简介:漩涡鸣宝治愈了暗黑本丸的故事
  作品简评:
  饿昏的鸣宝醒来已经落入了异时空,误打误撞的成为一座暗黑本丸的主人。那些外人传说凶恶又危险的刀剑在他眼中变成了大好人,因为不再挨打挨饿的待遇就能让小鸣宝心生感激。从此他在这里开启了治愈小天使的专职道路。攻略刀剑、拯救细胞、治愈忠犬神将和英灵,重见逝去的父母。最终他收获了一群真心为他的家人,也彻底远离了那个厌恶他的村子……全文围绕着五岁的小鸣宝遇见各种非人类的主线展开,纯洁的孩子与疲惫痛苦的灵魂们互相治愈,彼此救赎。全员宠崽,逐渐成长的鸣宝令人充分领略到到云养崽的快乐。
 
 
序  狐狸人柱力
  “妖狐,就是那个孩子。”
  “脸上确实长着狐狸纹路啊,为什么村子还要养着他?”
  “……真扫兴,怎么在这里遇见他了?”
  鸣人低着头走在街道上,那些带着恶意的窃窃私语从周围传来,四面八方看过来的都是冷漠中带着厌恶的眼神。今天明明是夏日祭典,大家都高高兴兴的穿着浴衣,全家出门来看烟火。但鸣人经过的地方周围都会变成这样,欢快的气氛瞬间被冻结,没有人会搭理他,没有人喜欢他。
  从鸣人有记忆开始,一切就是这样了,他或许早已经习惯了……孤零零的一个人,以及他再怎么努力的讨好别人、都被不明原因的厌恶着。
  没错,他已经习惯了。
  “走开走开!别站在这里!”鸣人才刚停下,看着路边的一排排漂亮的狐狸面具,鼓起勇气想要说话。店老板就不耐烦的挥手驱赶着他。
  “呜——!”五岁的小孩子重心本身就不稳,鸣人又饿的头晕眼花,被推得往后踉跄了好几步,还是摔坐在了地上。
  周围的大家还都沉浸在欢乐的祭典气氛中,欢声笑语,章鱼烧和丸子的香气从路边摊挂着的纸灯笼旁飘过,人们木屐踩在青石板路上的声音清脆又好听,天上的花火还在簇簇绽放。小鸣人摔坐在地上,再抬起眼的时候,隐忍的蓝色眼睛里已经涌上了雾气。
  为什么只有他不一样?
  就算他摔痛了,这里也没有人会把在意的眼神投向他。叔叔阿姨们看向他的目光永远是冷的,怨恨和打骂甚至是好的,更多的人完全无视着他,去买东西也不会有人卖给他,很多时候小鸣人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幽灵。
  只有去领孤儿的救济金时,三代老爷爷会和他说说话,对他笑一笑。可是救济金有什么用呢?鸣人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平心而论,有着一头金灿灿头发的小男孩长得并不难看,小团子似的三头身个子,白嫩嫩的脸颊上带着狐狸纹路,又大又圆的蓝色眼睛本该纯澈的像蔚蓝天空,现在却蒙上了一层伤心的雾气。
  可惜不会有人在意。
  小鸣人忍着痛站起来,咬着嘴唇不想让自己哭出来,还是低着头慢慢的离开了举办夏日祭典的街上。
  “捕鱼……可以吃饱吗?”他揉着肚子,迟疑的问自己。
  小鸣人越往居住区外围走,周围就越冷清,远处有一条小河和树林,在月夜下河面也蒙上了一层亮光。
  原本小时候是有人照顾鸣人的,虽然不怎么经心,至少能让他吃饱。但是过了五岁,鸣人就要搬出来了,发给寄养家庭的孤儿救济金要直接交给他,这就是鸣人悲惨遭遇的开端——两天了,鸣人不管去买什么,都没有人卖给他。他已经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去小河里抓些鱼能不能吃饱呢?
  答案是,不能。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笨拙的小鸣人根本抓不到鱼。他弯着腰在河边的浅水里站着,膝盖以下的裤腿都是湿的。男孩咬紧了牙关,饿的头晕眼花,委屈得几乎要哭出来。
  为什么他再怎么努力,都没有人喜欢他呢?因为他像大家说的那样是个怪物吗?
  鸣人黯然的低着头,看着眼泪一滴滴的掉进水面,砸出一圈圈小小的涟漪。黑暗的水面上只能隐约倒映出天上朦胧的弯月。突然间,世界摇晃了起来,为什么水面越来越近了?
  摇晃的小男孩还在茫然的想着,眼前一黑,就一头栽进了小河里。
  ——他饿晕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是漩涡鸣人!
  五岁的鸣宝穿到了暗黑本丸里,双向治愈。
  这篇是刀剑全员宠崽向。
 
 
第一章 初到本丸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鸣人发现他正躺着。
  “……月亮。”鸣人喃喃,还很朦胧的视线中出现一抹漂亮的弯月,映在一片温柔的蓝色中。
  一瞬间里,鸣人以为他还在注视着河面上月亮的倒影,等眨了眨眼,鸣人就发现那只是错觉,坐在不远处望着他的,是一个人。
  看过来的青年有一双蓝色眼睛,其中嵌着一抹弯弯的金色。那双眼睛就像倒映在水面上的月亮一样美丽。怪不得鸣人认错了。
  “嘛,已经醒过来了啊。”深蓝色头发的青年眉眼弯弯,笑容温和,“比我想的要快。”
  “我这是在……?”鸣人饿的浑身发软,可他还是手忙脚乱的坐了起来,局促的打量着周围,受宠若惊。
  这是标准的和氏建筑,室内的榻榻米上铺着一床被褥,鸣人正在柔软的被窝里坐着。通往走廊的障子门打开着,可以看到外面的庭院景色。看着鸣人的青年正坐在障子门外的外廊边,手中捧着茶杯,身旁的木地板上放着盛点心的托盘。
  “你好……谢谢你救了我。”小鸣人努力让自己跪坐的端正,声音很小的说,脸上已经忍不住带上了开心的笑容。
  是他在做梦吗?这个叔叔救了他,还对他笑了?
  “审神者该回自己的房间了。”
  青年不紧不慢的捧起茶杯喝了一口,仍旧保持着微微笑的样子看着鸣人,疏离冷淡的语气却不如脸上的笑容亲切,“没想到这副模样的审神者大人有那么狂躁血腥的灵力,哈哈哈,很有反差感呢。”
  “审神者……灵力?”小鸣人傻乎乎的复述了一遍,迷惑又笨拙的伸手抓了抓头发,笑容更灿烂了,“不太懂你在说什么,唔,我还没到上学的年龄哦,明年我就能入学了,也能听懂大家说的东西了!”
  “这位叔叔……”
  鸣人小心的停顿了一下,心里的喜悦都快咕嘟咕嘟冒出来了,可他也因此更谨慎疑惑了,鸣人一眨不眨的用圆圆的蓝眼睛盯着青年,声音很小的努力问了出来,“你是在和我说话吗?我的脸上有……我可是……”
  虽然提示到了这里,鸣人觉得村子里没人不认识他这个“怪物妖狐”脸上的标志性狐狸纹,但说出口的时候他还是后悔了。
  说不定这个叔叔只是把他当做普通的落水小孩子救回家的,对他笑也是因为还没想起他的身份。以前也有过好心的婆婆想把摔倒的他扶起来,可是看清楚他的模样后,就变得很凶了。
  这个叔叔不可能是知道了他的身份还对他笑的!蠢货大傻瓜!说错话了!
  金发小男孩猛地抬起两只手捂住了脸,鸣人含糊的大声改口:“唔……不对,我什么都没说!请问叔叔你叫什么?我……我改天会来道谢的!”
  四五岁的小男孩懵懂天真的可爱模样能萌化人心,蓝色双眼中些微的害怕和渴望亲昵的神色全都一览无遗的流露出来了,他就这样用两只手紧紧捂着脸颊,怯生生的从指缝间盯着三日月,好像只要被揉一下发顶,就会马上灿烂的笑起来,扑过来到人怀里撒娇。
  ——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天使。
  捧着茶杯的三日月宗近却没有任何表示,连唇边浅笑的弧度都一丝不动,只有眼里的那抹浅金色突然加深了,他不紧不慢的说出熟悉的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把,被说是最美之剑。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
  这位年幼的审神者看起来再天真可爱,贯彻了整个本丸的庞大灵力中那股狂躁血腥的味道却消退不掉,浓烈得几乎让人无法呼吸,暴躁得任谁都无法忽略,透着巨大的恶意。
  有着这样灵力的审神者,谁能相信他的伪装呢?
  “三日月宗近。”
  小鸣人却认认真真的把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他有点不太懂青年介绍自己是剑和老爷爷的意思,欲言又止,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这位三日月叔叔的脸上还带着亲切的笑容,可是眼神却慢慢变得和其他的叔叔阿姨们一样了。
  是……终于发现他的身份了吗?
  鸣人胆怯的不愿意看到这一幕,他猛地垂下头,双手在膝盖上攥成了拳头,刚才的勇气全都逐渐消失了,鸣人努了努力,忍住哭腔低声的说:“我是漩涡鸣人,今年五岁了,谢谢叔叔救了我,我会努力报答你的,拜托请让我帮忙!”
  尽管叔叔也不喜欢他,可三日月叔叔是个好人。
  除了三代老爷爷,三日月叔叔是第一个对他笑的,还救了他。鸣人很感激这位叔叔,他忐忑的希望叔叔不要像其他人一样赶他走,他想要努力做一些事情帮忙。
  “‘漩涡鸣人’吗?”三日月宗近讶然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眼里仿佛冻结住的冷淡神色终于微微融化了,他能感应到这就是真名。
  看审神者的表情大概是不清楚交出真名有什么后果的。
  对于三日月宗近这样刀剑化作的付丧神来说,依靠着名为“审神者”的主人的灵力而活。名字即为最短的咒,如果他们掌控了主人的真名,付丧神也能反过来掌控主人,或者“神隐”主人。尤其他们所在的这个本丸,在外面被称为暗黑本丸,是没有“审神者”的存在。
  虐刀,漠视,发泄私欲,人类一向如此。管理审神者的时之政府又不会在意审神者们的这点小毛病。他们身为主人,想让刀剑活就让刀剑活,想让刀剑碎,就随便的抛进刀解池。刀剑的命运永远只能寄托在下一任主人的性格稍好一些,所以前两任主人“意外”死亡后,他们就再也等不到愿意接任的审神者了。
  这虽然避免了付丧神们再次遇到以往的遭遇,可没有灵力供应,他们活的也越来越艰难。
  如今突然出现的这位年幼审神者有着强大的灵力,能供应全体刀剑存活,又交出了他的本名,可以被随意操纵……是个不错的傀儡呢。
  不管空气中充沛的灵力有多惹人作呕,三日月宗近的心情还是愉快了很多,他再次笑的眉眼弯弯,语气也放轻重新变得温和了:“嘛,要帮忙的话确实有一件事,审神者大人能给受伤的刀剑手入吗?”
  “……!”小鸣人还是没听懂“刀剑手入”之类的话是什么意思,可他敏锐的察觉到从他报上名字开始,三日月叔叔对他的态度又变温和了,还对他笑着,也愿意拜托他做事情,这些都代表了什么鸣人简直不敢想象。
  他心里几乎高兴得开出了一簇又一簇的花朵,金发小男孩猛地抬起了头,那双明亮的蓝眼睛中熠熠生辉,他兴高采烈的大声应道:“是!虽然不明白,但我会努力帮忙的!我会努力做好的!三日月叔叔!”
  从被窝里跳起来的一瞬间,鸣人又感到一阵头晕眼花,他踉跄了几步,眼前半天都是黑色的,男孩这才从狂喜中回到了现实,小鸣人尴尬的捂住肚子,重新支吾起来:“……抱歉,我、我有点饿。”
  鸣人很不想给这位好心的叔叔再留下更不好的印象,可他实在太饿了,眼神一看到三日月宗近身边托盘里的几块点心,就移都移不开了。看起来已经有点变质了……是三日月叔叔舍不得吃的食物吗?
  小鸣人正艰难的和自己的理智做着斗争,就见到三日月宗近捧着茶杯侧过脸,语气比对鸣人说话时更温和了:“啊,是长谷部醒过来了吗?”
  走廊上传来细碎的声音,很快有一位深栗色短发的稳重青年走进了鸣人的视线里,他和三日月宗近对望了一眼后,视线也落在了鸣人身上。但这位叫“长谷部”的青年眼神却冷漠平静得像是扫过了一团空气,惹得小鸣人瑟缩了一下,重新低下了头,攥住了拳头。
  ……就是这种眼神,他最害怕的就是这个。在那些叔叔阿姨们眼里他就像是一团空气,一个谁都看不见的幽灵……请不要这样看着他。
  还好这位青年很快垂下眼帘,遮掩住了神色,他转向鸣人的方向,温顺的问:“这位就是新任审神者吗?”
  “我是压切长谷部。”青年麻木的低着头自我介绍道,“需要我做些什么呢?手刃家臣还是火攻寺庙?请随意吩咐。”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尝试写刀剑,还很生疏,希望没有疏漏的地方。
  这里的三日月和长谷部目前都只叫了审神者,虽然做了自我介绍,可他们并没有承认鸣人,所以不打算叫主公。
 
 
第二章 暗堕刀剑
  “压切……叔叔?”鸣人歪着脑袋迟疑的喊了一句,这位新叔叔的反应漠然,态度却显得很和善,两种截然不同的矛盾感觉让小鸣人迷茫了,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