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狛苗]希望通感——Souls Alike

时间:2020-06-28 08:41:31  作者:Souls Alike

 

 
 
 
第1章 Prologue 前缘
  神座计划,这是希望之峰学园暗地里筹划多年的希望育成计划,利用科学的技术改造大脑,使没有天赋的人也能够拥有所有的才能,可谓是通过凡人的手段创造了一个全知全能的神祇一般,是被寄托了希望之峰学院所有期待与狂热而诞生的……人工的“超高校级的希望”。
  但是,这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
  真正光辉闪耀的希望,所谓才能的种子和源泉,其实从一个人的诞生伊始就已经决定了。
  无用的、没有才能的人占据了人类社会的绝大多数,罪恶地庸碌着,卑微地平凡着,就像是路边的石头一样,因为杂质纷多且愚顽渺小而没有任何雕琢的价值,所以,对世界的进步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仰望那些有才能的人。
  是绿叶,是垫脚石,是随便谁都可以取而代之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陪衬。
  宝石与普通的石头所拥有的价值,早在深埋地底,被挖掘出来之前,就已经截然不同了。宝石越是经过打磨越是光华璀璨,但并不是这些痛苦的磨砺决定了它的美丽,而是更加根本性的本质区别,差别在根源啊……
  人工的希望,就像是人造钻石一样,表面看起来和真正的钻石一样品质精良,但实际上,这种人工的单质矿物的分子结构并非完全的八面体结构,发育的晶面也与真正的钻石截然不同。
  只能说是更高一级别的陪衬,模仿者抑或拙劣的仿造者,只配被用来制作加工真正钻石的工具而已。
  “呐,你知道吗?”
  敞开的窗户与被风吹得飞扬起来的纱帘之间,一个少年的身影转过了身来。
  柔软得像是棉花糖一般的白发,温润而平和的灰绿色瞳孔,肤色比一般人来说更显得苍白一些,却是瘦削而美型的模样,精致的五官与温和的神情结合在一起,草食动物一般温顺而毫无攻击性,搭配着简洁利落的男子学生制服,身姿修长,姿态洒落,就宛如文艺的罗曼蒂克小说里最被纤细少女们怜爱憧憬的——天使系的美少年。
  苍洁的天光在他的周身蒙上一层朦胧的光辉,逆光的少年显得是那么的干净纯粹,眉目笑意微微,通透眸光渐渐变得深邃。
  “在计划‘制造’希望之前,希望之峰学园最初的发自本心的目的与追求是——寻找希望。”
  就和他的想法一样呢。
  计划的宗旨是找出那个真正拥有才能的人,找出隐藏在无数粗粝石子之中的光辉闪耀的希望,也就是说,并非是搜罗在各个领域能力出众的人才们那么宽泛的选择,而是把真正的“超高校级的希望”收入囊中。
  所谓“超高校级的希望”,到底代表着什么意义呢?
  是天空的太阳,是大海的明珠,是至高无上的,是完美无缺的,是理想化的,甚至是文艺的,是诗意的,流漫陆离,终古无绝。
  正是因为太过高贵珍稀了,如此完美无瑕的希望,又怎会轻易被找寻到的呢?
  所以……学园放弃了这个看起来无望实现的梦想,转而去着手于他们所能企及的培育希望计划。
  “真是目光短浅得让人感到无奈厌烦的理事会啊,竟然做出这种弃明投暗的愚蠢决策。”
  狛枝凪斗像是恨铁不成钢似的,不住地摇着头,然而与他痛心疾首的话语相反的是,少年忍不住勾起了唇角,眼角眉梢俱是浓浓的期待与欢喜。
  这里有一个疑问。
  为什么作为希望之峰学园的一分子,77期的一名普通学生的狛枝凪斗,此时此刻,会独身一人处于某个不为人知的建筑的房间里,一边悠闲地欣赏着晚春的学园风景,一边针对着这个数十年前被理事会暗中施行最终却选择废弃的希望计划发表看法呢?
  个中缘由其实十分简单。
  “看来,我果然还是非常幸运的啊。”
  拥有着超高校级幸运天赋的白发少年这样低声呢喃着,目光投向了墙壁一角敞开的暗门。
  因为田中眼蛇梦与二大猫丸某一次发生在男子宿舍的决斗事件,狛枝凪斗的房间也不幸地遭受牵连,甚至连承重墙都被二大一拳击碎,短期内宿舍是彻底不能住了。班导师雪染千纱无法,只好先拜托77期学生的前班导黄樱公一私下里给狛枝凪斗安排一间男教员的宿舍。
  说是教员宿舍,不过希望之峰学园作为培养最高标准的超高校级人才的摇篮,学园教师也多是各领域的顶尖人才,不说那些早已成家立业的人了,就是年轻的教师们,基本也都是有房有车的成功人士,因此学园提供的教工宿舍常年都是个摆设而已,连建筑内部的水管都因为年久失修出了不少的问题。
  狛枝凪斗就是在苦笑着修理浴室水管的时候,凑巧发现了一处机关,然后误打误撞地,在另一个房间的书柜后方,发现了暗门的存在。
  暗门连通着地下的密道,陷阱和岔路极多的道路宛如迷宫一般充满了迷惑性和危险性,尽头的房间是个废弃的实验室,文件记录着寻找希望计划的立项、尝试、实施与放弃的始终,还有,摆置着计划中期的一个极为关键的研究成果——
  希望通感装置。
  由超高校级的信息工程师、超高校级的心理学家、超高校级的脑电波生理科学家、超高校级的神经学家等人协力制造的机器,能够帮助使用者进行意识上的通感,即是说与最符合使用者心中标准的超高校级希望的人选连通精神,实现所谓精神意义上的交流。
  对于这个世界上最虔诚地热爱着希望的狛枝凪斗来说,恐怕再没有比这更令他激动期盼的事情了。
  “能够得到从全世界60亿的人口中找出那位真正的‘超高校级的希望’的机会,甚至触碰到他高贵纯粹的灵魂……这种事情,我光是想一想,就感到激动荣幸得不能自已了。”
  仿佛呼应着少年低低呢喃的话语,他苍白的脸颊上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红晕,灰绿的眼眸似被水浸润过一般,显出陶醉而迷离的狂热光芒。
  “啊,啊啊……真是迫不及待。”
 
 
第2章 Chapter1  通感
  这种感觉,就像是溺水。
  身体非常沉重,沉重到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的地步。如陷泥沼,如坠深渊,一种不知名的凝滞氛围笼罩四周,连肌肤下奔涌于四肢百骸的血液都感到了那份压迫的重量,胸腔堵塞,五感封闭,逐渐地,对外界的感知趋近于无。
  在空荡荡的无凭无依的虚空中,奇异的眩晕感席卷全身,使本就昏沉的大脑越发沉浸在这片未知的黑暗中,堕落,沉沦。
  神思游离。
  苗木诚隐约意识到,他似乎是在做梦。
  没有起源,没有缘由,也没有前一日入睡的记忆,连今夕何夕都不能通晓分明,他就这样带着空荡荡的自我飘游于漆黑的意识空间,甚至没有任何时间与空间的概念,没有去注意周围出现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的概念,只是一味地飘游着,就像是发呆一般,无知无觉地飘游着。
  这是识海的深层,潜意识的蛰伏之处……换句话说,是放逐理性之荒原。
  能够留下痕迹的,唯有本能。
  这——本该是一种极孤立的状态,本该如此的。
  身体下意识地警惕了起来,腰脊处的肌肉僵硬得像是个石头,紧紧地绷成刻板的弧度,胸腔承受着压迫的力道,呼吸的气流进出变得困难,面部的神经宛若抽搐了一般,他感觉自己只有拼尽全力才能尽量维系正常的平静的表情。
  冰凉的、异样的存在缠缚住了手脚,一种古怪的窥视意志慢慢地贴近了过来,很缓慢地,非常小心翼翼地,像是对方也被未知的黑暗蒙蔽了双眼一般,试探着,十分谨慎……却又坚决地抓住了他。
  ——被捕捉了。
  就像是漫飞天际的风筝被线扯住,本以为是自由遨游的行星被引力牵引回轨道,游离的精神一瞬之间回归了身体,然后,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了被束缚的事实。
  先是脚踝,旋即是小腿,一点一点地攀延而上,似乎肌肤一般柔软细腻的触感,温度却并不是能让人感到心安的温暖,而是一种更为接近冷血动物的……正在掠夺着他人温度的感觉。
  用动物来形容的话,应该是蛇。
  冰冷,根据直觉猜测,却意外地该是没有毒性或品性温顺的类型,懒洋洋地贴附而上,行动的目的不是狩猎,只是单纯地想要接触,想要触碰,想要感受。
  示弱与想要亲近。
  ……是因为对方太冷了所以想要取暖吗?
  这样天真地揣摩着不知从何得知的对方的状态,苗木的心里忽然涌出一股很奇怪的情绪,用言语很难去描述,可他深受那种类似于犹豫踌躇的情绪支配,生不出一丝抵抗的念头。
  但是,有点,过火了吧?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茫然的情绪,被细细地抚摸到的腿根不自觉地绷紧了起来,一路蜿蜒而上的触碰刺激着敏感的皮肤,尽管迟缓的思维还没有意识到过于危险和暧昧的距离,身体却早已簌簌颤抖起来。
  对于对方来说,这种近似于抗拒的防备反应却是极为明显的。
  他似乎有些错愕与意外,歉疚的情绪传递了过来,仿佛在诉说着抱歉冒犯了一般。
  不用,不需要跟我道歉啊。
  苗木也感到了歉疚,由于自己不经意的行为而伤害到了对方的愧疚,毕竟这有违他的意志……尽管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这种莫名的状态中对一个全然陌生的对象提不起任何警惕,但他潜意识里就是明白,这个人,应该,对自己是无害的。
  双方的意识就宛若是目不能视的蜗牛,忐忑地伸出触角去感知对方。苗木诚一边有些不知所措的拘谨,一边不明所以地开心了起来。
  我是被喜欢着的。
  哇——怎么说呢,受宠若惊啊,竟然会有人在第一面的时候就对他抱有那么强烈的好感,那么强烈那么强烈那么向往那么向往那么友善那么热情——
  他是,喜欢着我的。
  这是为什么呢?
  不知道。
  我对此的感受呢?
  非常的——非常荣幸,也非常开心。
  我们,应该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这个念头甫一出现在脑海,苗木就感觉自己被热情地拥抱了。对方的手臂环绕着他的脖颈,身体亲密地贴近了,他发觉对方是个男性——这让他的拘谨略减——而且身形高挑瘦削,自己完全被他揽进了怀里。
  与有些压迫感的身高差距不同的是,那应该真的是位温柔无害的少年,他温顺地低下了头,下颔搭在肩窝的位置,呼吸间,微不可查的气流轻轻地拂过赤裸在外的肌肤,带起丝丝冰凉的寒意。
  纯然依靠的贴近姿态,撒娇一般亲昵,苗木几乎都能感受到对方柔软的头发蹭过肌肤的细微瘙痒。
  他禁不住微微弯起了嘴角,脸颊泛起一丝淡淡的晕红色泽。
  虽然,拥抱的力道有点太大了,他都有点动不了了呀。
  对方没有注意到苗木内心里微不足道的抱怨,或者说,在过于愉悦的心情下,已经忘形得忽视了非自我的一切存在了,在距离他追求和找寻的对象如此接近的时刻,他的脑海里只剩下唯一的一项执念存在。
  这样就足够了吗?仅仅是这样的接触……你就能满足了吗?
  你所渴求的希望,被你寄托了所有虔诚与信仰的希望……你的渴求,你的呼唤,你的热情……
  这样……真的足够了吗?
  饕餮的欲望在内心喁喁低语。
  还不够,贴近一点,再贴近一点……让我……更深入地……
  低垂的眼帘下种种情绪飞闪而过,他忽然无预兆地抬起头,修长手指扣住苗木下颔,拇指抵在唇瓣,神态平和温柔,眼神却贪婪地凝视了少顷,旋即,毫不犹豫地俯身而下。
  苗木面上的微笑定格了,双眸慢慢张大,错愕的情绪浮出水面。
  唔、呃——咦——咦?!?!
  骤然挣扎的动静紊乱了平静的水波。
  苗木感觉到,他像是被水草一样的东西缠绕着。
  水草,那是一种极柔软的植物。
  有着柔软无害的外表,从外表看来只是随着水波飘荡的摇摆不定的水生植物,实际却是一种极有韧性的生命,只要扎根在海底的土壤里,就不会轻易被无处不在的外在力量撼动根源。
  不止坚韧,而且有时候,对于途经者来说,还是个相当危险的存在。
  只要被缠缚住了手脚,就很难挣脱他的束缚。
  甚至——越是焦虑,越是挣扎,就越是被对方用力地拥抱。
  就像是害怕好不容易抓在手中的珍宝溜走一般……紧张的情绪传递了过来。
  别想逃,不会放开你的。对方如是说。
  于是,渐渐的,变得难以呼吸……
  苗木紧抿着唇,下颔显出一种十分刻意的紧绷,但亲吻的对象动作显然非常温柔,温存地贴附着他,柔软的舌尖从微张的唇瓣探出了一点点,像是在小心翼翼地试探品尝着什么,湿润的吐息里带有一丝战栗般的颤抖与兴奋意味。
  啊——真美好——
  他用充满了感动的喜悦语气叹道。
  过于靠近的亲密距离,过于贴近的亲密接触,本无实质的空气似乎都陷入了这种过于黏稠暧昧的氛围中,变得潮湿而且热烈起来。
  好喜欢,真的好喜欢你。
  对于在与人亲密交往这一领域的探索经验尚且还是一张白纸的苗木诚来说,这样的尝试已经有点过于刺激了。
  男孩子的脸上克制不住地泛起了热度,眼眸渐渐泛起了一层湿润水光,制服衬衣衣领上的扣子不知何时被打开了几个,锁骨与喉结随着胸膛的起伏展露分明。意识到挣扎无用,他已经退无可退,别无去路,实在耐受不住地想要喘息。
  才一启唇,就被对方抓住了入侵的机会,唇齿相贴,比方才的贴近更加深入也更加充满了情色意味,舌头纠缠着深入了,绞紧、吮吸、舔吻,弄得两人都能清楚地听到那种湿淋淋的令人羞耻的水声。
  不,应该说是——爱着你。
  苗木这下是彻底的脸红了,连耳朵尖都染上了热度,耳垂就像是已经被催熟到接近糜烂的果实一般,艳丽的红色满溢得仿佛用手指轻轻一捻,就能流出红润的甜美汁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