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综]一起成为绷带放置装置吧!——风泺

时间:2020-06-27 08:34:10  作者:风泺

 

 
  文案
  他不是人而是人形异能,是荒神[荒霸吐]的安全装置。
  而有一天,安全装置漏气了,
  [污浊了的忧伤之中]终极形态再也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了,
  时不时的暴走打乱了他所有的生活。
  然后,他被迫和那个混蛋青花鱼绑定在一起了!!!
  看着眼前那个一脸傻笑的摸着他脑袋的绷带狂魔,他觉得还是让他死了吧!!!
  “不行哦chuya~~,作为狗怎么能比主人先死呢。”
  “谁特么是你的狗啊!去死吧!”
  “诶诶,小心点,别把带子扯断了。”
  PS:
  不负责任OOC
  一切不合理的地方均为私设,一切设定为谈恋爱服务!
 
 
 
第1章 一切的初因
  “殉情~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
  太宰治荡漾的语调传入前头国木田的耳朵里,他的额头出现了一个“井”字,如果不是他自控能力足够好,他现在已经一脚把太宰治踹进海里了。
  两年前平静的大海突然卷起了狂风,将整个横滨搅动的不得安宁,无数势力涌入横滨就为了争夺一本书,而作为横滨保护者之一的武装侦探社这一年来也是忙碌的不行,收获了两名新成员、经历了无数次打斗,还进了一次监狱。
  不过这也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历经一年时间横滨又重新回到了以往平静的样貌。不管是武装侦探社还是港口黑手党都回到了自己的正轨,立场不同的两个组织再一次进入敌对状态。不过双方还是很默契的避免了摩擦,毕竟谁也不想损失惨重。
  而现在国木田正和太宰治一起在横滨码头调查一起失踪案。
  太宰治一边哼着歌一边看着一旁平静的大海内心涌起一股投海的冲动。
  在这飘着白云的蓝天下,在这波光粼粼的海边,在这么美丽的日子里就应该自杀才对!
  越想越兴奋的太宰治停下脚步,跃跃欲试。
  因为耳边突然没了声响而疑惑的转过头的国木田和已经半只脚掌离地的太宰治被突然摇晃了几下的地面给打乱了所有计划
  不仅仅是地面的震动,远处还传来了一声声巨响。
  “地、地震了?”国木田脑子空白了一下。
  被打断了自杀计划的太宰治有些不开心的朝巨响传来的方向望了望,“不太像啊,那边好像是港黑的仓库吧。”
  “诶,搞出这么大动静,港黑这次怕是损失惨重了。”太宰治的语气里有些幸灾乐祸,一想到森鸥外头疼的样子连自杀计划被打断的不愉都治好了。
  他们两个交谈的时候那边的声音仍然没有断绝,似乎战况激烈的样子。
  “这是用了重型武器吗?”国木田皱起了眉头,正常黑帮火拼可不会搞出这么大动静。
  国木田掏出手机准备给军警打个电话,就差按下拨号键的时候太宰治的手机响了。
  “诶,森先生?”看着屏幕上展示的号码,太宰治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在港黑这么紧急的情况下还给他打电话,这可真是吓到他了。
  听到这个名字,国木田的手指顿了顿合上了手机,先听听港黑的BOSS找太宰有什么事吧。
  “摩西摩西~您怎么会给我打电话?港黑终于要破产清算了吗~”太宰治话语中的恶意都快溢出来了。
  “就算破产清算也没你的份,太宰。”森鸥外说道,“中也在港黑仓库那暴走了。”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太宰治疑惑的晃了晃脑袋,“我记得我已经不是港黑的人了吧。”
  “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而已,毕竟你也是中也的前任搭档,到时候中也的葬礼我还是希望你能来的。”说完这句话,森鸥外就挂断了电话。
  太宰治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那个小矮子到底遇到了什么状况不得不开污浊?他是真的想死吗?
  “太宰,他说了什么?”
  “国木田,我去去就回!”一边说太宰一边往港黑仓库的方向跑了过去。
  “太宰!!”望着一骑绝尘的太宰,什么也不知道的国木田吼道。
  “你就庆幸我在这附近吧,要不然等我过去黄花菜都凉了。”太宰治一边往那边跑一边忍不住碎碎念,“你就这么想当一次公主吗?”
  没跑多久,太宰治就看了港黑的人,他们望着里面眼神满是恐惧,双腿不停地打颤。
  也不知道是因为吓傻了还是有森鸥外的命令,没有人阻拦太宰治。
  太宰治拨开人群走了进去,刚抬起头就看到脸上、手上爬着黑色的花纹,帽子不翼而飞的中也,他的手中不停地出现重力球然后砸向四周,“哈哈哈哈。”
  他脚底下是已经成了碎片的港黑仓库。
  “喂!不要命了吗!”一个站在安全线外的底层人员一脸惊恐的看着朝中也走过去的太宰治。
  重力球擦着太宰的耳旁砸到了他的身后,全程他的表情都没有变化。
  “太宰!”看到朝他走过来的太宰,中也似乎更激动了,突然咳嗽了一声,一口血从口中喷了出来。
  身体已经有些支撑不住的中也身体前倾,太宰伸出双手拉了一下他,中也正好倒在了太宰怀里。
  “还有理智吗?”看着靠在他身上的中也,太宰摸了摸他的橘发。如果不是还残存着理智,旁边那一圈围观的人早就没了。
  “太宰,你还是来了。”森鸥外的声音从人群外传了进来。
  众人让开一条道路让森鸥外走了进去。
  “我不来您就真的只能看到一具尸体了。”太宰治不可能放任中也去死的,他已经无法承受再失去一个人了。
  虽然不是朋友,但是太宰治不得不承认中原中也在他心中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毕竟是相持多年的搭档嘛。
  太宰治双手一松,中原中也滑到了地上。
  “那我就走了。”说着太宰治就抬脚绕开中也准备离开。
  “等等,你也看出来中也状态不对了吧。”森鸥外叫住了太宰治。
  “所以他出了什么事?”太宰治疑惑的回过头,别说,他真的挺好奇的。
  “部下们说中也的身上突然出现了黑色花纹,然后叫他们快走,等他们跑远中也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了。”
  太宰治低下头看着躺在地上的中也挑了挑眉,“这个小矮子该不会是漏气了吧。”
  “漏气?”森鸥外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中也是荒霸吐的安全装置,如果安全装置出现了裂痕,出现这种状况也是有可能的。
  “带上中也,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说着森鸥外往外走去。
  “诶?”太宰治懵逼的眨了眨眼,他明明说要走了来着?怎么突然就被差使了?
  看着中也一脸毫无知觉的睡颜,太宰治无奈的耸了耸肩,“嘛,我就该帮人帮到底吧。毕竟我是个好人~”
  望了望周围一圈的人,太宰治起了坏心眼,他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了地上的中也,他在手中颠了颠,“明明是个小矮子怎么这么重?”
  港黑私人医院里
  中原中也换了一身病号服躺在病床上,太宰治正无聊的坐在一旁戳着他的脸颊。
  看着因为的手指的动作而凹下去又弹起来的脸颊,另一只手撑着脑袋的太宰治说道,“你真的是个24岁的人吗?”
  中原中也的身体素质比太宰治好,体术也比太宰治好,像这样子躺在床上的时候真的是太少了。
  让太宰治有机会能够这样玩弄他的时间也只有中也使用了污浊之后,但是污浊这种大杀器一年也不一定用一次。
  正在太宰游神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森鸥外和医生走了进来。
  在森鸥外的示意下,医生拿着报告说道,“报告显示不知道什么原因,中原先生体内的能量正在泄露。如果说正常人的身体是一个环,那中原先生的环上出现了许多孔洞。”
  “有什么治疗的方法吗?”
  “关于这点不用担心,中原先生正在进行自我修复,只要一段时间孔洞就能用自行愈合,不过如果频繁出现今天这样的暴走的话,孔洞可能会被撑大,无法修复。”
  听到这里,森鸥外的脸上挂起了笑容,笑眯眯的看着太宰治,“所以之后中也就拜托你了,太宰。”
  突然被CALL的太宰眨了眨眼,狠狠地掐了一下中也的脸颊,“我可什么都没答应呢,森先生。”
  “我相信你不会拒绝的,中也和你待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所产生的费用都由港黑来承担。”森鸥外说道。
  “可是中也自己不就有钱吗?”
  “很遗憾,由于他今天给港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所以他多年的积蓄被充公了,今年的年终奖也没了。”森鸥外非常遗憾的叹了口气。
  听到这里太宰治都忍不住中也心痛,他趴在中也身上痛哭流涕,“无良企业啊!这明明是工伤,不仅不给医药费还克扣员工工资。”
  对太宰的话森鸥外选择了无视,“不过他的不动产还是在的,所以与其去住武侦破旧的宿舍不如来住中也的房子,怎么样?还是那句话,我随时欢迎你回港黑。”
  太宰治收敛了自己夸张的表情,做回椅子上,一脸伤感的叹了口气,“不了不了,我要是住过去怕是活不到第二天。”港黑的上层可都是住在那一块的啊,底层人员不认识他,那些高层人员就不一样了。
  “说起来,这是在求我吧?”太宰站了起来靠在病床边,“这件事就算不答应我也没什么损失。”
  太宰话语中的意思已经足够明显了,森鸥外说道,“真的是身份换了口气也换了呢。”
  “毕竟我已经不是任你压榨的劳苦员工了。”太宰摊了摊手。
  “这可真是让我难办了,我们港黑没什么能给你的。”森鸥外很为难的说道,“你也不想染指我们的生意吧。”
  “什么都没捞到就带着中也回去我也很难办啊,社长那里我也不好交代。”太宰治拉长了调子,十分为难。
  “这件事明明是你们侦探社占尽了便宜”森鸥外很无奈的说道,“太宰你就不要再想着薅羊毛了。而且你真的会放着中也不管?”
  损失惨重的明明是港黑,中也修了病假很多他负责的事情都要找人接替,一些找不到人接替的事情不得不停滞。这每一分每一秒损失的都是钱呐。
  而且太宰把中也带了回去,以太宰的恶趣味怎么可能让中也轻轻松松的养病,绝对会压榨劳动力的。
  “那是在还人情啦,毕竟他之前救了我,我可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太宰治说的就是之前打龙的事情。
  这话说出来在场的两个人没有一个相信的。
  互相扯皮了许久,太宰治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能够摆弄中也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而森鸥外还是忍痛答应了太宰治,在中也在武装侦探社期间如果有必要港黑会对侦探社提供帮助。
  并不想在港黑的地盘多待的太宰治立马就让森鸥外安排车子把他送回武侦的宿舍。
  好不容易将中也抱回房间的太宰治双手一松,中也掉在了榻榻米。
  拨了拨中也的四肢将他摆正,看着地上的中也太宰治沉吟了一声,在中也的旁边坐了下来。
  然后拿出完全自杀手册躺了下来,脑袋整整好好枕在中也的肚子上。
  “中也也就只有这点用处了。”太宰治一边翻看着呀完全自杀手册一边蹭了蹭脑袋。
  虽然硬邦邦的并不是很舒服,但是太宰治心里微妙的愉悦感战胜了这一点小瑕疵。
  “我应该没有忘记什么吧?”
  作者有话要说:  中也生日的时候正好是考试周,什么也没写5555
  这次正好考试结束了,赶着太宰的生日开双黑文!
  太宰生日快乐!
  双黑属于朝雾,OOC属于我,一切都是我的脑内妄想,(我不管)我就要让他们俩在一起!!
  还有就是没有大纲,可能会出现写着写着才想起来人物设定的情况,或者前面写过后面忘记的情况。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请提醒我呀~我会尽量修改哒!
  时间线在太宰24岁的时候,也就是剧情开始2年后,假设2年后文野剧情结束了(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改文野的剧情),假设大团圆结局,除了已知死了的都没死,都友好相处。(坐等打脸)
  弃文请左上角,就不要告诉我啦。你开心我也开心~
 
 
第2章 醒来
  昏迷中的中也被鬼压床了,浑身动弹不得,还有很重的东西压在他的肚子上。
  挣扎着从噩梦中醒来,中原中也猛的睁开眼睛,然后一眼就看到枕在他肚子上的太宰治。
  中原中也眨了眨眼,再次闭上眼睛,他一定还在梦中,没错,这一定是扮成太宰样子的恶鬼。
  中也的呼吸频率一发生变化太宰治就知道他醒过来了,“中也,好久不见啊~”
  中原中也猛的睁开眼睛,这欠揍的声音绝对是太宰治没错了。
  “你先从我身上下去!”中也朝着太宰的脑袋揍了过去。
  “诶,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你搬回房间的。”太宰治不情不愿的坐了起来,“这么对待你以后的衣食父母可是会遭天谴的。”
  太宰治刚刚直起腰板,中也就一个翻身按着他的脖子把他按在榻榻米上,双腿岔开跪坐在他的腰上。
  “衣食父母你个头啊。”中也沉下了脸,他自己的身体状况他还是大概了解的,在失去意识前一刻他就觉得要糟,老实说清醒以后看到太宰他并不意外。
  半边俊俏的脸怼在榻榻米上的太宰治艰难开口道,“真是粗暴啊,你可是要在我这里住上好长一段时间的。”
  “比起这个,检查报告呢?”中原中也问道。
  “啊,我忘记带回来了。”
  “哈?!你在开玩笑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