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进妹妹写的文[娱乐圈]——叶千聆

时间:2020-06-27 08:33:07  作者:叶千聆

 

 
 
  标题一
 
  陈静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点开那篇文,他妹都明晃晃标了np辣文,他居然还会点开。
  同时他对自己妹妹的精神状态有点担忧,因为这篇文作者是他妹妹陈妍。
  这篇文在一个网站上反响不错,他妹还十分贴心整理了txt打包,方便其他读者下载阅读。
  还好除了满屏的那啥描写,其实没啥可指摘的。
  所以他开始怀疑他妹妹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导致她写了这篇文。
  还没等他想明白,他就因为太过专注失足踩空楼梯,失了知觉。
  睁开眼的时候陈静有点茫然,他以为自己是在医院,实际上他面前站着一个女人,还一脸关心地望着他。
  “卡!陈静你怎么回事?次次ng也就算了,现在还给我神游去了?!”耳边经过喇叭扩音的声音有些吵,他没忍住捂了捂耳朵。
  他对面的女生见他似乎不适,忙出声解释,“导演,陈静他不是故意的,他好像很不舒服。”
  旁边的人见他脸色发白,虽没有出声说话,但也没有上前过问。
  导演见了挥挥手,让众人休息一会。
  女生见了忙扶着陈静走到一旁的座椅上,神色关切。
  陈静不舒服不是装的,只是除了眼前的女生,其他人只是旁观,他甚至听见有人在旁边议论,“白悠悠也太好心了吧?居然主动去帮陈静?上次她可是被陈静瞧不起骂的很惨啊!”
  “真好心假好心谁知道?”
  “这剧组还有她这么傻的吗?”
  剩下的陈静没听清,想了半天白悠悠这个名字实在是熟悉,好半天才想起来这是他刚才看的文。
  白悠悠给陈静要了一杯热水,陈静接过道谢,他此时的脸上有种异样的苍白,看上去完全不是装病,旁边人暂时信了他身体是真不舒服,同时心里鄙视骂一句矫情。
  陈静喝了几口热水觉得好多了,开始拿眼瞅着眼前的场景,最后将目光放在身边的白悠悠身上。
  女生长相干净带了点稚气,眼睛像小鹿一样又圆又亮,见陈静看她不好意思笑了一下,嘴角还有两个梨涡。
  他基本可以确定自己是穿越到书里了,不过还不坏,这个时候他还没和女主交恶,所以她背后的男朋友并不知道这个身体以前做的傻逼事。
  只是陈静有点在意的是,为什么他在这里会叫自己名字呢?他记得这个小炮灰和自己并不同名。
  陈静想不明白,但眼前的场景不是他现在该考虑的。
  “可以帮我拿一下剧本吗?”陈静温和地和白悠悠说话。
  对方似乎有点受宠若惊,随后又是惊喜地跑去帮陈静拿落在角落的剧本。
  女主这个反应有点不对劲啊。
  陈静看着皱眉,随即又松开眉头,道谢接过女主手中递来的剧本。
  他翻到自己过来时模模糊糊听见的那段台词,看完之后开始默背。
  白悠悠见他低头看剧本,也不好再打扰他,便拿起自己剧本看了一遍。
  副导演走了过来询问陈静身体是否支撑得住,陈静抬头看了一下这位副导演,对方和现在身体的父亲有些交情,这部剧还是他使了手段将自己塞进来。
  副导演只见陈静合上剧本,神色并没有以往的不耐烦,声音平静地告诉自己已经没事了。
  副导演闻言松了口气,转身对导演比了个手势,导演见了让工作人员各就各位准备开拍。
  “小陈啊,这次可别辜负你爸的心意,实在不行就回去继承家业也行啊。”副导演小声说了一句,陈静面上神色不动,心里却想原身进这个圈子,不就是为了逃避继承家业吗?
  而且陈静对管理公司并不熟,他通常也只会在学生面前讲两个阅读理解,他现在唯二的倚仗只有知道剧情和记忆力过人。
  但是女主的表现让他有些疑惑,又不懂她在想什么。
  陈静看完整本书也没有想明白她的想法。
  不过这些和他都没有什么关系。
  拍摄还在继续,陈静是现学现卖,他看着别人在旁边飙演技,站在一旁仔细观察,好在导演估计因为先前他总是ng,干脆让男女主先拍,这也让他喘了口气。
  之后导演虽然对陈静神色不虞,但他后面ng的次数明显降低许多,态度也渐渐缓和下来。
  呆在剧组也无事可做,陈静借着这个机会,仔细看着那些老戏骨和男女主之间的对手戏,然后拿着笔在剧本上写写画画。
  他旁边的白悠悠看见他这么用功,心想他可能是上次被导演骂狠了,所以心有不甘。
  陈静在剧组里呆了好几天,经纪人才打个电话过问他的情况。
  这也不能怪经纪人,主要对方本身就带着公司的一哥,又被老总强压着管理陈静的事,偏偏陈静不知好歹,他干脆晾他几天,而且他这几天忙着给一哥筛选代言厂家,以及大大小小的通告,不是突然想起他估计都忘了还有陈静这号人。
  陈静不着急,和对方说了几句,便直接说:“秦哥这么忙可能管不了我这边,麻烦您和我爸说一声,换个经纪人,不用太好,但是要老实,就说我说的。”
  经纪人有点意外陈静的转变,不过面对这位太子爷,他还是应了下来,去找自己老板。
  太子爷亲自放话,老板自然是事事都以这个独苗子为先。
  陈静打电话的时候旁边没有人,他看着手机屏幕点了几下,点开了上面的微博软件。
  原身微博一直是他自己打理,所以大部分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信息,陈静这几天把微博内容全部清空。
  他微博没有什么粉丝,有的只有微博给他塞的粉,主要是他现在什么作品也没有,也没有曝光度,就连这个角色也是突然空降过来的,除了副导演和导演之外,很少有人知道他是恒华娱乐的太子爷。
  尤其是陈静脾气不好,一点就爆,没有落井下石就算好的,压根不想和他交谈。
  以前的陈静或许在意这些,但是现在的陈静对这些其实并不感兴趣。
  他只要自己不作死惹了女主后面的几个男人,命长着呢。
  微博没什么好刷的,陈静把上面关注也全清了,想想也不知道关注谁,干脆只关注了公司的官方账号,就一直放那不管了。
  他微博没有带大名,因为陈静这个名字太过女气,所以原主给自己起了个陈闹。
  陈静对这个名字无语,就借着还有一次改名机会,把名字改成了陈静,但是微博同名人太多,又在后面加了几个英语字母。
  他在自己名字后面加了一个jing。
  随后他打开微信,上面是原身父亲发来的信息,问他是不是受委屈了。
  因为这个孩子是他四十岁时得的,算是老来得子,所以陈静父亲特别宠爱,但是也捧杀了这个孩子。
  不过原身名字应该叫苏弈才对,怎么会变成了陈静?而且他父亲目前还是姓苏,这点没有改变。
  剧情都能合上,但是对自己名字他有疑问,但是又不好问出来。
  陈静回复了苏老总的微信,表示剧组无人帮忙他一个人应付不过来,而公司那位经纪人又忙,不如换个老实的供他使唤。
  语气和前面记录里一样欠扁,不过他本来就打着这些主意,所以也没有什么差别。
  苏老总效率快,不愧是女主生父,顶着一个玛丽苏的姓,也拥有了玛丽苏的一些特性。
  说来女主只是苏老总意外留下的孩子,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女主是他女儿,甚至被几个男主搞进了监狱,也没有知道。
  因为知道这些事的人,女主母亲,已经过世了。
  世界为什么这么狗血呢?
  不要问陈静,他也不知道,应该问他妹这个作者。
  所以按照现在的关系来说,女主是他姐姐,大两岁的姐姐。
  想到这里,陈静开始合理猜测起来,是否女主知道自己身世,所以才对他格外关照?
  但是陈静摸不准她是不是书中那个傻白甜,所以不打算捅破这层窗户纸。
  但那也只是暂时。
  女主和他不一样,好歹跃进了十八线,身边总会有个经纪人在,但是陈静因为嫌弃那些人烦,经纪人给他安排助理全被他赶回去了。
  以至于他身边是无人使唤的状态。
  一想到女主要演戏去养那个明明很有钱,却要装作穷小子的总裁男一,他就觉得无力吐槽。
  心里吐槽归心里吐槽,嘴上他是不会说半个字。
  苏老总办事效率高,半天他的现任经纪人就到了现场。
  陈静正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花园布景发呆。
  他们现在演的古装戏,衣服又厚又重,唯一的优点大概是他不像男主,演的是侠客,需要上去和人打架。
  他演的是个文人。
  “太子爷,我叫万贺,老板让我担任你的经纪人。”万贺一到陈静身边就开门见山道。
  这个时候人都在休息,要么全在化妆间吹空调,没几个人,陈静也不太在意,“以后叫我名字,那个称呼就不要喊了。”
  书中苏弈高调做事,导致没啥好下场,他来了自然要低调做事,求个活得长久。
  而且太子爷这称呼真的很出戏,尤其这身衣服,差点以为自己穿越了哪个朝代,差一点就登基了。
  陈静在那发散思维,让万贺随便找地方坐,他没有小扇子,不远处有个大电风扇在吹,剧组的人大半都跑去吹风了,他坐的地方离人群有点远,不过还能乘点凉风。
  “太……陈静,要不要给你买个扇子?”万贺见陈静坐那安稳不动,也不知道这位爷过来受苦干嘛。
  陈静觉得麻烦,拒绝了,“不用,这里挺凉快的。”
  万贺转头看着那个大电风扇被人挤着没几个缝,也没感觉到凉风,心里想陈静大概是热傻了,这哪里凉快了?
 
  标题二
 
  虽然陈静这么说,但是万贺不能这么做,他转头给陈静买了个小电风扇。
  陈静拿着哆啦A梦的蓝色小风扇,对着自己脸吹一会,深觉舒服,这演戏的日子不是人过的。
  他回去继承家产多好,不用在这受苦受累。
  想到这里他忽然反应过来,原身好像金融系念到一半就不念了,陈静思考要不要回去上学。
  反正现在还是暑假。
  他正在这发散思维,又想到他压根不会这些,便打消了这些念头。
  现在让他去考个教师证行,要让他去考试,陈静笃定试卷上的字他会读不会答。
  所谓隔行如隔山,真的不是说着玩玩的。
  陈静毕竟只参演了个男三,戏份并不多,所以没戏拍的时候就打开手机,开始玩吃鸡。
  只是他每次的战绩都找不着人分享,万贺又不玩这个游戏,他干脆截图传到微博,好满足自己嘚瑟的心情。
  可惜他微博什么粉也没有,想嘚瑟也没几个阅读量。
  白悠悠倒是和他关系可以,对方性格人如其名的白,陈静不好带坏人家小姑娘,便没和她讨论游戏的事。
  而他有时坐在旁边看着白悠悠和女主的对手戏,想这个姑娘天赋不错,只是后面被几个男人禁锢在自己的范围内,她反而没什么发光的机会。
  陈静不知道他妹妹写这么一篇文时是什么想法,但是当那些人亲自站在你眼前,生动的与你一样,喜怒哀乐一样的拥有,陈静无法将他们当做游戏中的npc,也无法将自己现在的情况当做练级。
  他的戏份终于完了后,陈静回到原身的家里,开着空调吹上一天,然后成功将自己作感冒了。
  索性他和苏老总不是住在一起,所以他也只是出去买了点药回来吃,关了空调捂着被子睡了几个小时,成功被电话铃给惊醒。
  “喂?”陈静发觉头还是昏昏沉沉的,抬手摸了摸头,并没有发烧。
  谢天谢地。
  只是感冒。
  万贺在那边听出陈静身体不对劲,但是手头上有个综艺,这得和陈静说一声,至于是苏老总以权谋私换来这件事,他选择了闭口不谈。
  这么说自己老板实在不好看,再怎么也得给他老总形象上再打几道光。
  于是万贺开始费口舌和陈静讲这件事,苏老总看重他的是老实本分,实际上他那只是表面老实,实际上精明着。
  陈静迷迷糊糊听了应了声,算是答应这件事。
  电话讲完,万贺建议他明天过来亲自看一下,陈静现在懒得动,表示一切都交由经纪人决定。
  废话,什么事都要他看,他找经纪人干嘛?
  最后万贺开始关心陈静身体。
  陈静听着回了一句没事,挂电话继续睡觉。
  没过两天感冒好差不多了,陈静这次学乖了,空调温度不会打太低,他不热就行。
  窝在沙发上打游戏,打完一局又觉得这里太过安静了。
  他反应不是迟钝,也不是对穿越到这里无动于衷,而是事实已经这样了,他就算一哭二闹三上吊也没有用,他不敢拿自己命去赌。
  若是死了还是回不去,他岂不是白死了。
  思考了一会人生,他低头继续打游戏。
  苏老总给他的综艺节目是新出的,名字叫《恋爱ing》,顾名思义是部大型恋爱真人秀节目。
  剧组方请陈静去拍宣传照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配对是白悠悠。
  陈静:“……”
  他现在想起来了,他好像抢了一哥的戏份。
  书里苏老总也有这个意向,但是被苏弈拒绝了,没想到这会子让他给赶上了。
  综艺节目就是来圈粉的,不少人因为综艺对明星路转黑,黑转粉的,这些事数不胜数。
  他明白苏老总的意思,所以不会拒绝。
  就是和女主演情侣,哪怕是假的,她家里那位知道吗?
  白悠悠似乎也没想到是这种情况,看着陈静有点发愣。
  让姐弟俩去演情侣,这个世界真的是魔幻主义现实。
  两人心情仿佛是终于挤进了公交,却被人群压的呼吸不到什么新鲜空气,还要刻意保持距离以免尴尬。
  来都来了,陈静也不会半途退场。
  他和白悠悠都在那任由化妆师摆弄,趁着他们去拿衣服的空闲,白悠悠朝陈静要了微博关注,以及微信。
  等白悠悠发现陈静微博内容少的可怜就算了,公司居然不给他买些粉塞着,到现在关注只有微博小助理,和刚刚点了关注的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