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养个徒弟毁灭世界[近水楼台]——衣冠楚楚伪君子

时间:2020-06-27 08:31:59  作者:衣冠楚楚伪君子

 

 
 
文案:
 
时空管理局新晋十大优秀员工管佟正享受着自己的假期。谁知道突然被拉到一个强制任务中,身边还有一个不讨喜的系统,让自己养个徒弟毁灭世界。
 
行吧,身为优秀员工不就是强制任务吗,做还不行吗?
 
说好的天赋异禀随便养养就能毁灭世界的徒弟在哪?
 
为什么是个身负剧毒被人追杀的小可爱?
 
行吧,为了更多的奖金更大的房子,不就是一个销金窟徒弟嘛,我养还不成吗?
 
但是这个正壁咚着自己的美人儿是我那初见时可可爱爱香香软软的小徒弟吗?
 
云霁:师父的栽培云霁实在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不知师父意下如何?
 
管佟:......其实我对你好是因为你特别像我一个故人,我亏欠于她。
 
云霁:(唇角含笑)师父可是喜欢她?
 
为了让小徒弟死心。
 
管佟:对!我喜欢她,特别喜欢!!
 
云大神:真好,佟佟第一次亲口说喜欢我~
 
大概就是一个被徒弟吃得死死的师父为了徒弟一心一意全心全意并且将自己也搭进去的故事。
 
伪小白真大佬徒弟×宠徒狂魔师父
食用指南:
1.非典型修仙,全员不务正业,修仙只是副业。
2.一个新人作者的第二个脑洞。
 
 
  强制任务
 
  对于现在的状况管佟是懵的,但也没达到慌乱的地步。凭借着以前的任务经验,管佟开始查看四周的环境状况。
  再向前一步等着管佟的就是万丈深渊,白雾遮掩难以看清崖下的情况。
  管佟在地上随意捡了一块碎石丢到崖下,许久都没听见回响。
  奇了个怪了。上一秒管佟正躺在海边,吹着海风晒着太阳,眯眼欣赏着海滩边上来往不停且身材极好的俊男美女们,一切刚刚好,睡意袭来。
  谁知突然吹来一阵凉风扰了管佟的美梦。
  再醒来,身边的俊男美女没了,海风阳光也没了,原本正躺在躺椅上的自己现正身在悬崖边。
  根据经验来看这是又穿了,但是假期不还没用完吗?怎么还可以强制销假啊!
  管佟在心里将快穿局的体制规则吐槽了一遍尝试着召唤自己的绑定系统,因着自己放假管佟也给0951放了个假,听0951说好像是去什么统界的度假圣地休假了。
  “0951,在吗?”
  “临时宿主您好,049为您服务。”
  编号对不上,声音也对不上。系统的出厂声音设置是冷冰冰的电子音,而在管佟拿到奖金后,以提高工作效率为由,就给0951换了个萌萌的萝莉音。
  “我家0951呢?”
  “无可奉告,临时宿主您现在只需知道接下来您的强制任务将由编号049为您服务。”
  冷冰冰的电子音在管佟耳边响起。无需担心,如果此时有人出现也只能看见管佟正立于崖边发呆而矣。
  “强制任务?”
  “强制任务,执行人管佟,辅助系统049,任务目标,毁灭世界”
  毁灭世界?管佟一时来了兴趣。
  须知快穿局一直以来所秉承的宗旨就是消除bug拯救世界,这毁灭世界的任务还是头一次听说,强制任务也是,没听过还有强制任务这一说。
  “你真是快穿局的系统?毁灭世界?”
  “临时宿主您的疑惑我能够理解,请允许我为您介绍现在这个小世界。”
  “在小世界与小世界间存在着世界夹缝,夹缝中处于混沌中,没有世界规则的存在,您现在正是处于世界夹缝中,
  您现在所在的小世界是由于夹缝因为外来力量而生成的一个小世界,这个世界极其不稳定,需要毁灭。”
  “不能成功毁灭会怎样?”
  “这个小世界越发壮大会吸收周边世界的能量产生连锁反应,届时的后果不可估量。”
  “顺带一提,您如果不完成任务是无法离开这个小世界的。”
  一听不能离开这个地方管佟急了,“别啊,我的假期和奖金还没用完呢?”不能离开这儿那自己之前累死累活做的任务不久白做了吗?
  “那还请临时宿主认真完成任务,这个任务评级是S,只要宿主您顺利完成奖金远高于您之前的系列任务的奖金,并且附带一套三百平米的住所,并非折叠空间。”
  “我做!世界背景传给我。”
  不就S级吗?想我管小佟可是完美完成了一个系列的A级任务,在奖金和大房子面前评级算什么?
  在快穿局任务员日益增加的情况下,任务员在快穿局所在小世界的住所渐渐演变成了折叠空间。
  一个折叠空间在快穿局所占空间不过一平米,但折叠空间内部大小则需任务员们花费积分扩充。
  这是一个修仙小世界,管佟之前的系列任务中有一个便是修仙小世界,对管佟来说不至于抓瞎露馅。
  修仙界修仙者千千万,在有史记载以来,并没有人成功飞升。这个修仙界中,基本上以五大修仙门派为首,分别是悠乾门、丹鼎门、道一阁、琼灵阁以及清晏宗。
  管佟的在小世界的身份便是清晏宗四长老之一的剑锋长老。五大修仙门派外更有无数小门派,除此之外便是修仙世家族。
  在049正放着世界背景介绍短片,管佟看着正起兴时眼前的虚拟景象突然断掉,引来管佟的不满。
  “你干嘛呐?我还没看完啊!”
  “秦飞絮正靠近剑锋。”
  秦飞絮,清晏宗四长老之一的紫竹峰长老。
  “她来做什么?”
  不待049回答秦飞絮已经控着飞剑稳稳的停在了管佟面前。
  “老远就看见你在这发呆,想什么呢?”言语间便可听出秦飞絮与管佟的熟捻。
  看着眼前一袭浅青色衣裙的女子,管佟在心里狂敲049。方才说了那么些,看了一点点小短片,还没说清楚自己的人设呢。
  对此,049只给了三个字,做自己。
  管佟对着秦飞絮浅浅一笑,“没事。”笑容满是僵硬不自然,也不知道秦飞絮有没有看出来。
  对着一个刚见到不过半分钟的人故作熟悉哪有那么容易。
  “那只能说明宿主您的职业素养不够。”
  管佟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这个系统对自己似乎不太满意的样子。
  仔细想想自己好像也没有投诉过编号这么靠前的系统啊,这么一比较还是自家的统子比较可爱,虽然有时候不太靠谱。
  对于管佟的不自然秦飞絮也没放在心上,转而问道,“好一段时间没见你来我紫竹峰了,择日不如撞日,食仙楼我请客?”
  “好!”
  管佟答应得飞快。对于食物管佟总是保持着高涨得热情,其实说白了就是好吃。
  食仙楼,听起来就是个吃饭的好地方。
  做自己,这样看来这个系统貌似还挺了解自己的。在御剑前往紫竹峰的路上管佟便在思索,不过眼下最吸引管佟注意力的还是即将迎来的大餐。
  不食人间烟火,潜心修习大道那一套在清晏宗更或是在这个夹缝中生成的小世界里并不占主流。
  仙要修,饭也要吃。在这个世界,食物并没有被摒弃,反而作为修炼之余的消遣而存在。
  境界卡着迟迟上不去怎么办?吃一顿喝一通;炼丹老是炸炉怎么办?吃一顿喝一通;画符老是手抖怎么办?吃一顿喝一通。
  人生在世吃喝二字,这一准则在这个小世界被很好的实行。
  这个世界的各种食物具是蕴含灵气,做出来的菜自然也不会对修士的修仙一途造成阻碍,吃或不吃完全取决于个人。
  对于境界较低的修士来说,这些食物反而还会带来不少好处。
  所以整个修仙界的各大宗门都设有食堂,其中最负盛名的便是清晏宗的食堂。除宗门食堂食堂外,修仙界更传有一个食楼金榜,榜上有名的食楼向来不用担心无人问津的问题。
  这食仙楼便榜上有名,且这名次从未落出过前三。
  无论是这清晏宗食堂、食仙楼还是食楼金榜,具是出自秦飞絮的手笔。据传,在秦飞絮入清晏宗之前,清晏宗是没有宗门食堂的,更别说金榜上赫赫有名的食仙楼。
  而且紫竹峰在秦飞絮还是上任紫竹峰长老的亲传弟子之时,峰上最有价值的也就是遍山的紫竹。
  现在的紫竹峰不一样了。在秦飞絮当上长老后紫竹峰一跃成为清晏宗创收最大的一支,更是成了五大宗门举办活动的备选场地之一。
  秦飞絮领着管佟到了食仙楼便径直上了顶层。那基本上算是食仙楼老板的私人领地,上去过的人屈指可数,秦掌柜还专门设下阵法,一般人上不去。
  两人落座不多时便有人送菜上来。管佟看着眼前的一桌子菜,摆盘精致考究,色香味俱全,让人不禁食指大动。
  待两人吃好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桌上的菜刚好够两人吃。管佟一副餍足的表情,十分没有形象的倚着椅子休憩。
  引得坐在一边饮茶的秦飞絮一阵好笑,“你这样若是让你剑锋弟子瞧了去指不定得惊到多少人呢。”不过和管佟一起吃饭秦飞絮觉得自己都要多吃上一些。
  一顿饭吃下来管佟已经对这位秦长老没什么陌生感了,说话也就变得随意自然。
  “那还得请秦长老为在下保守秘密才好,不然难以立威啊。”边说边随意的拱了拱手。
  默默关注着这位临时宿主的049对于这位的专业素养表示担忧。
  待管佟休息了一会又有人送上了几分模样精致小巧的糕点。
  管佟看看糕点有看看秦飞絮,眼睛都亮上了三分,唇角是掩不住的笑意。
  瞧管佟这模样秦飞絮笑问道:“还能吃?”
  “我还有一个专门装点心的胃。”说完已经咬了一口糕点,感受着口腔内细腻顺滑甜蜜的口感,眯着眼睛享受了起来。
  两位长老就这样喝着茶吃着点心聊着天,看着楼外来来往往的弟子,日子十分惬意。
  对此管佟表示,这哪是什么强制任务,分明就是换了个地方度假嘛!
  食仙楼建在紫竹峰山腰处,此处是紫竹峰弟子以及门内弟子主要活动的场所。在食仙楼周围也有不少各式店铺小摊,全是宗内弟子或宗门经营,其中占大数的还是紫竹峰弟子。
  有人在也就少不了要出幺蛾子。这不,在管长老在吃不知道第几块点心的时候,从楼外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传来一阵阵的嘈杂声。
 
  养个徒弟
 
  清晏宗内不管是各位长老间亦或是各峰弟子间的关系都是十分融洽的,宗内一片和谐。
  但这只是大环境看下来。
  如果有外来敌人,毫不疑问,全宗上下都对一致对外,十分团结,但如果只有自家人的情况下也就有那么些例外。
  比如丹峰的懿长老和箓峰的穆长老。
  箓峰的穆嘉长老,平日里素来性子温和有礼,但一旦遇上丹峰的懿清修长老不管平时多温和有礼,准炸。
  懿清修长老也许是试自己炼的丹药太多,性子急脾气暴,和穆嘉遇见更甚。
  这二人就不能单独放在一起,但偏生丹峰和箓峰又相邻,距离近少不了有摩擦。比如某日懿长老“意外”炸炉,半个炉子能飞到箓峰,刚好又砸进了穆长老的住所。
  为此穆长老礼尚往来。给箓峰弟子布置功课,让一人画百张降雨符,两日内上交,众弟子紧赶慢赶终于上交完毕。
  第二天丹峰便开始下雨,愣是连着下了一月的雨,丹峰的药园死了不少灵植。如若不是宗主出手干预这与指不定要下到什么时候。
  也许是各自受到两位师尊的影响,这箓峰弟子和丹峰弟子也总是少不了摩擦。一天就有不少于十起的两峰弟子打斗事件,更别说在指定教练场发生合法较量。
  时日一长宗内弟子门也就习惯,见多不怪了。
  平日里的打斗归打斗,但真到有外敌的时候这两峰的弟子又是最护着对方的。
  互相心里想的都是,那个憨批只有我能欺负,你想欺负,我同意了?
  这不,两峰弟子又起摩擦了。站得高看得远,管佟和秦飞絮的位置刚好将不远处发生的事尽收眼底。
  因着些许小事双方发生口角,之后事情便像滚雪球一般一发不可收拾,也就开始打了起来。
  管、秦两位长老十分不顾形象的趴在栏杆上看着一群年轻气盛的小朋友互殴。
  “啧啧,这群丹峰弟子扔火雷丹的准头不行啊,老懿看见准得气死。”秦飞絮随手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点评道。
  管佟看得起兴,嘴里不停,咽下一口糕点说道:“这群箓峰弟子倒不错,知变通不硬刚,手里的符箓品质也不低。”
  因着之前做过修仙界的任务,管佟也能说出一二。
  食仙楼外的战局激烈,破坏了不少公物,但也不见周围的紫竹峰弟子着急,反而有着隐隐的兴奋。
  管佟正奇怪,很快被处战场处外的一群人堆吸引。
  “那在做什么?”
  秦飞絮顺着管佟指的方向看去,看见两个眼熟的紫竹峰弟子随即了然一笑。
  “那是开的赌局,赌这场谁赢呢,不过看着趋势这次该是箓峰弟子赢了。”
  就在管佟考虑着自己要不要也去下个注时,这场战局迎来了终结。
  两峰弟子正酣战时一阵威压袭向正打斗的两峰弟子,众人抵抗这阵威压已是拼尽全力,哪还有心思打斗。
  一群人齐刷刷的望向一个方向,趴在栏杆上的两位长老亦是。
  看见的便是清晏宗现任宗主秦如斯以及丹峰箓峰长老懿清修穆嘉。
  “拜见宗主、师尊、长老。”在场的众弟子齐声行礼问好,面上乖巧异常,心里慌得一批。
  平日里两峰长老对于弟子门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打输不出大问题也就由得这群小孩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