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粟田口太刀现世指南[前世今生]——果汐圆

时间:2020-06-27 08:29:45  作者:果汐圆

 

 
  文案
  粟田口一期,普通的男子大学生。
  正努力的学习中——却发现自己的世界微妙的发生了不同。
  和同学一起去神社参拜,唯独他被绿衣娃娃头的高大神官微妙对待
  被偶遇的蹲在围墙上的银发小男孩怒瞪
  在学校,他被邀请去剑道部指导后辈,却被两位路过的陌生男子联手“请教”。
  就在粟田口一期怀疑是否丧失了以往的亲和力时,又开始接二连三的被抱大腿喊哥哥。
  最后,骑着自行车在路上的一期遇见了人生第一起“碰瓷”。
  “哦呀,”那人缓缓倒地,一坐不起,“老爷爷被撞倒了,年轻人要负起责任啊。”
  一期看着眼前人那张绝对才二十多岁的脸,一言难尽。
  他粟田口一期,其实是被神明讨厌了吧?
  ——————————————————————————
  假设大阪城大火后一期君没有被重锻,付丧神因缘际会重现于世——以小婴儿的状态被收养。
  被发现之后,刀子们暗搓搓的围了上来。
  CP已定:粟田口长男×三条幺弟
  会有其他cp出场
 
 
 
第1章 
  春。
  正是樱花烂漫的季节。
  樱花这样的花,盛开时极为灿烂,一簇一簇淡色的花连绵如云。站在树下,眼中映着花海,甚至会有片刻的恍惚。风一吹,眼前便是一阵飘零的落雪。
  ——在短暂的花期里,如流星一般璀璨。
  这样特征的花很符合此国人民的传统审美,每到了樱花花期,全国上下就开始了赏花的热潮,属于受到老少青年欢迎的集体活动。
  姓粟田口,名一期的青年在经过樱花树时,不由自主地驻足,抬头望去。
  阳光洒落在他脸上,用金色的笔触勾勒出了线条清晰,清爽干净的俊朗轮廓,金色的双眸仿佛窖藏了曾经落在他眼中的光辉。
  极其普通的,二十多岁男生都会穿的卫衣和牛仔裤,但是穿在他身上时莫名就变得昂贵了起来。显眼的水蓝色头发在他身上也显得合适,半分看不出有任何轻佻感。
  其他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也不怎么在意,只是有些出神地望着樱花。
  “真美啊……”
  ——大阪的樱花。
  虽说自有记忆起,每一年他都会参与到观赏樱花这项全民活动当中,但是如果要他来评价,他认为大阪的樱花要比其他地方更美丽些。
  即便他是东京都人,并未来过几次大阪,可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地认为。
  在这樱花映入眼中的时刻。
  就好像,曾经有人和他一起欣赏过大阪的樱花。
  但是当他想要看清对方的模样时,却只能看见一片夜幕下的温柔月色……
  一期不禁像追随着不见归处的月光般,望向那朝着远方绵延的大片樱花,脸上怔然的神情越来越明显。
  思绪逐渐混乱,大片大片的空白在脑海中延伸。
  不过因为相貌太过出挑,就算是露出了这样的表情,他看起来也丝毫没有透露出傻气,依旧让路过的女生忍不住驻足偷看。
  “粟田口君!”
  被拍中的肩膀,和被呼唤着的名字,让一期回过神来,脱离了刚才那种说不出的微妙心境。
  他定了定神,才转头笑道:“堀君。”
  身后刚刚拍了下他的肩膀的堀君,堀政行,是个相貌不错的青年,就是个子稍矮。
  此时他正仔细地看着一期的面色,确定他大概没什么问题后,又将头偏了偏,望向刚才他一动不动看着的方向。
  “唔……你刚才在看什么?”
  “……啊,没什么,”一期沉默了一下,其实连自己都不知道答案,只是在口里说道:“只是樱花罢了。”
  他确实是在看樱花,但是又好像不能仅仅这么确定,因此只得言止于此,在脑海中缓缓将这份迷茫的思绪埋进深处。
  堀政行疑惑:“看了那么久?”
  一期笑了笑,抬手摘下刚才黏在了他的衣襟上的花瓣,然后放在手心,“不觉得大阪的樱花很漂亮吗,堀君?”
  堀政行拳头硬|了。
  “没、没错,”他干巴巴地应道。
  一期:“……堀君一副很想揍我的样子?”
  堀政行尴尬地笑了笑,“抱歉抱歉,刚才粟田口君的神情让我忍不住想到了鹿岛……当然我知道你和那家伙完全不一样。”
  实在是让人非常恍然大悟的原因,一期顿时理解地点点头。
  鹿岛游,戏剧社内通常都是反串王子的女性社员,深切困扰着戏剧社社长堀政行的存在。
  平常是个正常和善青年的堀政行,一见到鹿岛游就非常容易被激地暴走。
  相比于若无其事的在生活中说着戏剧般羞耻台词,习惯性搭讪女生,惹来一大堆麻烦的麻烦精,堀政行对于具有相似王子属性,但是实际风格方向完全不同的粟田口一期,态度就十分正常了。
  就像现在这样,如果是鹿岛在这站了那么段时间,大概早就引发了道路拥挤。
  而一期在这里就好好的,纵然气质亲切,但是女孩子们还是更倾向于远远的看着,羞红着脸低声讨论,只有在同伴多方鼓励下了,才会犹豫地上前,鼓起勇气和他交谈。
  根本不会有交通堵塞,女生无意识阻拦的问题,他们直接就能离开。
  一期没有再在樱花树下干站,现在回想,那些浮现在眼前的触动了心弦的画面,如同罩上了一层磨砂玻璃般平淡,使得他此时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为此停留,于是也就不再想这件事了。
  不好让朋友们久等,一期转身便和堀政行一起继续按着路线往前走,一小段路之后,就看到了长椅前向他们招手的其他同伴。
  高大的青年野崎梅太郎和娇俏少女佐仓千代并肩站着,明明身高外形差距巨大,但是莫名很搭。
  见他们过来了,两人都挥了挥手。
  “堀学长,粟田口君,”佐仓千代轻快的说道,“我们先在这里等等,木之本君和月城君一起去买吃的了。”
  一期:“吃的?”
  千代:“嗯!是石切名物,味噌煎饼!”
  她转头看向野崎,脸颊微红,“不知道,不知道味道如何……好期待啊,对不对野崎君!”
  野崎梅太郎摸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嗯,算是不错的素材,刚好可以在男女主的剧情里加入大阪游的桥段……”
  小千代的笑容僵硬了。
  “呦,接着!”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呼喊,一期条件反射地抬起手,准确无误地接住了被丢过来的东西。
  手中触感和飘来的香味让他挑了挑眉。
  “煎饼?”
  “嗯,这就是味噌煎饼,”肤色较深,很有运动感的木之本桃矢拎着煎饼走了过来,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煎饼分发给其他人。
  因为经常撞上打工的关系,一期和他关系不错,熟稔地比了个感谢地手势。
  “尝尝吧,味道不错!”桃矢身旁是他的好友月城雪兔,一如既往的好胃口,此时正抱着一怀抱如山的煎饼,吃得开心,并不忘分享感受。桃矢还帮着抱了一部分其他食物。
  一期和朋友们吃完了煎饼,就继续慢悠悠地往前走。
  “再往前走就是石切剑箭神社了,”桃矢微微侧过身子,方便雪兔拿东西吃的时候,还不忘和一期说话,“你可要好好拜拜。”
  “神社前好像又块石头,”雪兔也抽空从食物中抬起头,“粟田口君去绕几圈吧,据说这样可以祈福健康。”
  一期无奈地笑了笑。
  他知道为什么两人要这样提议。最近一段时间,他的身体确实出了点莫名其妙的问题。有时候明明好好地睡了一晚,却精神不济,偶尔身体某处还会爆发出一瞬剧烈的疼痛,就像两股力量在体内进行了撕扯一般。
  但是去医院检查,结果又是说他的身体相当健康。
  很是奇怪。
  因此,发现这次大阪游的路线上经过了可以祈福健康的石切剑箭神社,他的朋友们便将神社放上了日程表。
  不过一期不怎么信这些,而且知道要去的是石切剑箭神社后,就好像有什么在心里划动一样,说不出哪里有些奇怪,他只当是因为自己不感冒这类事。
  当然,朋友们的好意,他也没必要拒绝。
  桃矢看着他,不知想到了什么,语重心长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去拜拜神明大人总归是没什么坏处的。”
  其他人听着桃矢的话,觉得很有道理,纷纷簇拥着一期往前走,好像生怕他临时变卦,不愿意去神社参拜了。
  一期不免失笑,并未抗拒,顺着他们的力道穿过了鸟居。
  石切剑箭神社前立着一块石头,几个老人正慢吞吞地绕着石头走,以祈愿健康。
  一看到石头,佐仓千代便眼前一亮,“看!那个!”
  “哇哦,就是那个吗,神社介绍里的石头!”堀政行也来了精神。
  “石头!”桃矢和雪兔异口同声。
  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关注那块石头的朋友们,相当热情地推着一期加入到了老人家们的转圈活动。
  当然不仅仅是一期,他的朋友们也积极地紧跟着他加入。
  一行人排列整齐地绕着石头开始转圈,从旁看着非常像是深受幼稚园小孩子欢迎的开火车游戏,就差嘴里模拟着发出火车的“呜呜”声了。
  原本就在转圈的老人家们乐呵呵地看着他们,面目慈祥。
  一期:……
  他忍不住望天放空。
  按理说,他们是应该绕这块石头绕一百圈的,不过实际上,神社的巫女很友善地告诉他们不必勉强,只要走到感觉了累了的程度即可,心意到了便好。
  石切剑箭神社,非常温柔体贴呢。
 
 
第2章 
  按照巫女的说法,感觉走得差不多了之后,运行的“小火车”便停止了。
  一期往旁边走了两步,刚松口气就又重新被朋友们围住。
  面对朋友们闪亮的目光,一期只得无奈地举起双手,“好了好了,不用这样,我不会半路逃走的。”
  不过他的朋友们好像都不怎么信。
  桃矢一手搭在他肩膀上,斜眼瞥着道:“真的?你刚才可就么什么参拜的热情。”
  “那也是刚才,”一期抬手揉了揉额角,“站到神社里后,大概是气氛烘托,突然就感觉确实至少可以把迷茫向神明倾诉一下。”
  “迷茫?”堀政行有些意外。
  学校里这几年的相处,粟田口一期想来表现得成熟可靠,行事妥帖,就算是同年纪的他,有时候也会不自觉的把他看作可以依靠的兄长。
  迷茫这种情绪会出现在粟田口君身上,着实令人意外。
  一期道:“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毕竟我们马上就要面对找寻工作的人生关卡了。之后的生命到底要付诸于何等事业当中,这样的抉择,当然会让人感到迷茫。”
  堀政行:“……原来是这样的‘迷茫’吗!”
  粟田口君这样能够依靠自身气质将半径三米内空间变成皇室秀场的闪耀存在,迷茫内容意外的朴素啊。
  高大的野崎君若有所思,“反差性吗,不错的萌点啊……”记下了,漫画人设又丰满了一点。
  不过说起来,在场的堀政行、桃矢和雪兔,与一期都是同级。
  仔细想想,其实他们也都有这样大同小异的迷茫。
  因此等到了拜殿,除了粟田口一期的身体问题,他们也为自己的未来祈愿了一番。
  无论神明到底有没有在垂铃响动之后听到他们心中的倾诉,在这个位置站了站,仿佛也感受到了那份积年累月的虔诚。
  等到他们走出去时,面上都轻松了些。
  一期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自从踏上了大阪的土地后,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对劲的内心,也平静了些。
  算是得到了神明的抚慰吧。比起其他地方,神社总归会多些让人内心平和的能力。
  随后,他们又在神社内逛了逛,野崎君趁此机会拍下了许多不错的照片。
  “再里面应该不能过去了,”野崎君有些可惜地望了望。
  堀政行安慰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既然如此,我现在就去挂绘马吧。”
  一行人准备往挂绘马的地点走去。
  “哦呀,是参拜者吗?”
  忽然一个略带疑惑的声音想起,几人纷纷一僵,迟疑之下脚步也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
  一期有些担心。
  因为他们的确已经走到了神社比较深入的位置,周围除了他们就没有其他人了。
  不会是不小心走到了禁止入内的区域,结果刚巧被捉住了吧?
  他谨慎地转身望去,就看到一位穿着绿色神官服的高大男子正站在不远处,略带疑惑地看着他们。
  果然是神社的工作人员!
  这位神官看着非常年轻,脸庞还是与高大身材有些不符的娃娃脸。一期便带上了些许侥幸。
  年轻些的话,可能会比较好说话?
  这位看面相也不是什么严苛之人……总之,先好好道歉吧。
  做好了打算,一期底气也足了些,于是勇敢地正面看向神官,结果意料之外得刚刚好与对方撞上了视线。
  虽然神官很快就面色不变的,自然的移开了视线,但是一期却很难不在意。
  那位神官……是在看他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