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红楼之薛霸王的日常——跳舞的萝卜

时间:2020-06-27 08:29:07  作者:跳舞的萝卜

 

 
 
第1章 
  我叫薛蟠,我猜想我爹给我取这个名字可能是希望我成为一条蟠龙,可惜他在查字典的时候没有很好地领悟“蟠”的含义,致使我越长越歪。后来我成为一代独领风骚的歪霸王,我觉得——都赖我爹。
  “大爷,大爷,您慢些走,您这伤才刚好些,叫老爷知道您又偷偷溜出来,小的还得跟着您一块儿遭殃。”小厮铜钱儿边捣腾着小短腿儿加紧赶上薛蟠,边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唤他。
  薛蟠忙忙停下脚步,竖起一根指抵在唇上,“嘘——知道你家大爷还在关禁闭,还敢这么大声喊,不要命啦!”
  铜钱儿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小跑几步到薛蟠身旁,小小声道:“大爷,您这又是要到哪儿去啊?头前儿您领着元宝儿哥金锭儿哥银锭儿哥逛窑子,如今他们仨还打了板子关着哪,小的年岁小,您可别害小的。”
  薛蟠瞅了瞅面前的寸丁,再瞧瞧自己这比寸丁大不了多少的身板儿,还逛窑子哪,再叫人拐了窑子去。
  薛蟠小大人儿一样,背着正色道:“什么窑子窑子的,仔细叫老爷听了打你板子,丁点儿气质也无。”
  铜钱儿眨巴眨巴乌溜溜的圆眼睛,好奇问:“大爷,啥叫气质?”
  “气质就是……”薛蟠卡壳,转而拍了下铜钱儿的脑袋瓜子,“说了你也不懂。”
  铜钱儿也不是真想知道,被薛蟠打了一下,转脑袋便忘了,还问薛蟠要去干啥。
  薛蟠左右瞧了瞧,小声道:“今日是正月十五秋节,府里都忙着娘亲生产之事,哪个能顾得上我,正好去外面瞧瞧热闹。”
  铜钱儿是家生子,自是从未见识过外面的热闹,他如今也正是对什么都好奇的年纪,哪里经得起薛蟠的怂恿,两个小豆丁一拍即合,趁着府内忙乱之时,竟叫他二人轻易混了出去。
  薛蟠院内的婆子发现家大爷不见了,初时并未在意,毕竟,以薛蟠的性子,指不定不服从老爷的管教,躲到哪处僻静地界儿去了。及至第二日午时分,竟还不见薛蟠,婆子方着了慌,忙忙去报了薛父。
  薛蟠在迷迷糊糊醒来,便觉身上哪儿哪儿都痛,忍不住“哎哟”一声,便被一鞭子抽到了脸上。他自下生便被金樽玉贵地养着,薛父虽常常罚他,却每每念在他年纪尚幼,不忍十分苛责,又有薛母护着,薛蟠哪受过这个,一撇嘴,哇哇大哭起来。因他哭,一旁被吓怕了的孩子们,竟也都跟着嚎哭起来。
  那执着鞭子的人,原是想吓吓薛蟠,不想鞭头没个准儿,不小心伤了他,正暗自后悔,怕伤了脸卖不出好价钱来,竟就听薛蟠哇哇大哭,又带着边儿上的孩子都跟着哭了起来,不禁暗骂一声,大声叱骂起来。
  薛蟠越发哭得大声,只是细看便会发现,除了最初是因脸上疼才哭的,这会儿却是借着哭声,转着滴溜溜的眼珠子,不住打量着四周围的情况。
  那执鞭人厉喝几声,却不见声音稍停,也是挠头。毕竟这些都是即将出的“货物”,他也不好真的下狠打,若然打坏了,他可不好跟头儿交代。
  薛蟠暗暗观察执鞭人,见他束束脚,便知他不是管事儿的,便越发哭得大声。
  不过盏茶工夫,哭声果然引来了人。那执鞭人见着来人,忙忙上前点头哈腰地说话,那人面露厌烦,拽过执鞭人里的鞭子,狠狠在一个年岁稍大身着麻衣的少年身上狠抽了几下,“都他娘的给老子闭嘴,再嚎老子挨个儿抽鞭子!”
  哭声果然停了下来,薛蟠也跟着抹抹眼角儿的泪珠儿,抽噎两声,不哭了。
  那管事儿的将鞭子扔回执鞭人怀里,骂了声“废物”,那执鞭人面上丝毫不见怒意,点着头应是。
  见管事儿的要走,薛蟠忙喊了声“等等!”
  管事儿的回过头,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见喊他的不过是个四五岁的孩子,脸上倒是多了两分兴致。
  那管事挑了挑一边眉毛,见薛蟠一身锦缎衣裳,心内琢磨着估计是个富贵人家的哥儿,倒是又多了两分兴。“你喊我?”
  薛蟠站起身,“恩,我喊你。”
  那管事儿的脸上多了两分笑意,赞了声,“胆子不小。”
  薛蟠面上极力镇定,身体却是略略发抖。到底是年岁小,便是心里极力控制,身体却是不能完全控制得住的。不过他的表现,已是令人惊讶。
  “您看着是个管事儿的,不知能否做主?”
  如今这明显是被拐子拐了,鼠有鼠道,任是薛家在这金陵城再有权势富贵,怕是也未必管用,他薛蟠便只能自救了。
  那管事儿的看着面前这个极力镇定的小小孩童,道:“当然能做主。”
  薛蟠悄悄松了口气,“既然您便能做主,咱们不妨谈个买卖,我保证您稳赚不赔。”
  那管事儿的强忍着心笑意,“怎么个买卖?”
  薛蟠环顾四周,“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那管事儿的便叫执鞭人将绑缚薛蟠的绳子解开,把他单独带了出去。
  将薛蟠带到门外,那管事儿的便道:“好了,说吧。”
  薛蟠道:“您看我这身衣裳,就该知道,我家即便不是大富大贵,起码也是个小富之家了。”
  见那管事儿的点了点头,薛蟠方继续道,“不瞒您说,这金陵薛家,您应当知道吧?”
  那人一听,便明白这次竟拐了个小金童回来。只是,却也生了灭口的心思,毕竟,在金陵这地界,谁敢惹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
  见此人面色微变,面露不善,薛蟠忙道:“您拐了这些孩子回来,不过求一个财字罢了。将人卖了,至多不过百两银子罢了,如今有我在,您还不怕钱财不来么?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薛家别的没有,便是银子,却是再多也有的。您将我握在,还怕我那老爹,不将银子乖乖奉来么?”
  那人微觑着眼半晌,似是在掂量薛蟠的说法,突然“噗”的一笑,“你难道跟你爹有仇,竟然帮着我给我个外人算计你爹的银子?”
  “这哪儿的话呢,我也不过是为了我这条小命罢了。您若是将我卖了,我还哪有命花我爹的银子。若是舍了半副身家与您,换了我一条小命,与我却是再值当不过了。”他这副小小年纪的样子,做出谄媚的嘴脸,不叫人生厌,反是好笑至极。
  那管事儿的果然心动,杀隐没,瞄了一眼薛蟠,“你那爹若是不愿舍了银子保你小命,反是去报官来抓我,我却如何?”
  薛蟠忙摇头摆,“不会不会,我爹可舍不得我死呢。我且不怕告诉你,我娘这胎怀的是个丫头,就我爹那身子骨,将来再想要个儿子,怕是不成了。我爹就我这一个儿子,且宝贝着呢!我再跟您说,跟我一起被拐了来那个小厮,是我家家生子,他爹就在我爹身边儿当差,最得我爹信任。如今我两个被拐了来,只消悄悄与他说,若是我爹肯赎了我,便答应把他儿子一起放了,还怕他不尽力?”
  他这小嘴儿巴啦啦一说,竟将个拐子说动了心,两人这一番合计,薛蟠彻底把自家老爹卖了个底儿朝天。
  薛蟠很快写好了两封信,一份给自家老爹,一份自是给铜钱儿“他爹”,薛父身边儿的谢大管事。
  因何是薛蟠来写信呢,便是薛蟠与那拐头儿说了,自己这字儿,他爹认得,看见了字儿,才会信了自己确实是在拐子里,免得以为他们是骗子。再有就是提醒薛父,万不可报官,否则自己小命儿堪忧。给铜钱儿他爹的信就更简单了,大致意思就是他儿子铜钱儿跟着薛蟠一道儿被拐了,拐子答应,只要薛父将赎金交了,自会将他儿子一并放回去。且不要薛父报官,否则薛蟠活不了,铜钱儿更不可能活了。
  那拐头儿自也不是百分百信任薛蟠,毕竟这么点儿年纪就这么多心眼儿,万一自个儿再被诓了,那可是掉脑袋的事儿。只是反复检查了几遍信件,横着看竖着看穿线儿看,都不见有什么暗号留下,那拐头儿才放了心,吩咐下,将两封信分别送了出去。
  之后便没有薛蟠什么事儿了,他与铜钱儿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内,该吃吃该喝喝,丝毫没有身为人质的自觉。
  等了约莫有两天,薛府那边便有动静了。按着拐头儿的意思,薛父着人将东拼西凑的一千万两现银,装在一口棺材里,运到了城外的一座荒山上。棺材运到,将棺材板打开,露出里面白花花的银子,薛父与下人便可离开,且不得在接近此处百里范围之内。而拐子收到了银子,且银子数量对了,便会将薛蟠放了。
  那拐头儿派了下在薛府外和那荒山附近盯了几日,不见有任何异常,且听府里管事传了信儿说他家老爷急的不行,再不放人怕老爷真要报官了,方才派人去取银子。
  自然,那拐头儿并未真打算放了薛蟠。可不是他爱惜薛蟠的一肚子坏水儿,实在是怕薛蟠回到家后,再来打击报复他们。这样才几岁的孩子,竟然就有这样的心,实在是可怕。
 
 
第2章 
  薛蟠仿若不知自己即将面临的情形,还跟着出主意,“我建议您去取银子时,把我和铜钱儿带上。虽然现在看似安全,可咱们也得以防万一不是,万一真就有什么,我在您这边,也还是个人质不是?”
  那拐头儿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不过薛蟠越是这样说,他反而越是不敢带上他了。可也暂时熄了灭口的心思,这小子说的在理儿,毕竟这么老些银子,他们运送还得一阵子,暂且留住这小子的小命,兴许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待得拐头儿领了人出去,薛蟠方悄悄舒了口气。都这么久了,他爹若是还找不到这老窝儿来,也就合该他命绝于此了。
  铜钱儿哆哆嗦嗦地给薛蟠倒了杯水,悄声问主子,“那些坏人都走了么?”
  薛蟠看了眼铜钱儿,十分同情,这孩子吓坏了,现在便染上了个毛病,身子总是哆哆嗦嗦的,仿佛跟他大声说句话,都能把他吓晕了一样。
  薛蟠把那水喂给铜钱儿,也小声道:“铜钱儿不怕啊,你爹就快来救咱们了。”
  铜钱儿哭丧着脸道:“我爹就是厨房一做饭的,他咋来救咱们呀?”
  薛蟠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抖啊抖的团子了,毕竟自己也还是个团子呢啊。
  一刻钟后,薛蟠耳朵一抖,忙问身旁抖啊抖的团子,“铜钱儿,你听见什么声音没?”
  铜钱儿瞪圆了眼睛,跟着仔细听了听,身子一抖,摇了摇头。
  薛蟠细听了听,刚刚的闷哼声,似乎是他的错觉。
  不对,薛蟠心头一震,确实是有声音。
  薛蟠跑到紧闭的门前,悄悄开了个缝儿,正跟准备轻轻推门探查的人对上了眼。薛蟠“啊”了一声,惊喜道:“谢叔!”正是薛父身边的大管事,他之前写信的铜钱儿的“爹”!
  来人见了薛蟠亦是惊喜交加,忙将扑到自己怀里的薛蟠接住抱了起来,“可找到大爷了……”话还未说完,便又被一声凄厉至极的“爹呀!”给惊了一身鸡皮疙瘩,只见另一团子,亦扑向了他。
  大管事只得将小厮铜钱儿也给揽了过来,低声劝抚两句,“大爷,如今官府的人俱都埋伏在荒山周围,老爷不放心,遂派了咱们的人过来救大爷,咱们这便出去吧。”
  薛蟠已经瘫歪在了大管事的怀里,如今他安全了,便又恢复了先时那副惫懒的模样。悄声嘱咐了大管事几句,薛蟠便趴在他怀里熟睡过去。这几天面上不管装的多么淡定,实际上却真可说的上是生与死的较量了。
  一觉醒来时,薛蟠已经躺在自家柔软的锦被了。薛母刚刚生产完,却是薛父守在他的床边。
  见薛蟠悠悠醒来,薛父眼窝深陷的眼底闪过一丝喜意,却很快又被怒意取缔。“臭小子,这回看你还敢胡闹了?”薛父扬起,到底没好下狠教训,只轻轻地拍了不省心的儿子脑袋一记。
  薛蟠耷拉着脑袋,一副深深忏悔的模样,“儿子再不敢了。”又装模作样的扭过身,趴在床上,露出白嫩嫩的上半身和半拉圆润白皙的屁股蛋儿,轻轻拉了拉薛父的衣袖,可怜巴巴,“儿子上回的伤才好些,老爷下可轻些。”
  薛父被他气笑,再狠狠一巴掌拍在薛蟠的屁股上,“又做这副怪样子,去好生洗漱换了衣裳,给你母亲瞧瞧去!”
  薛蟠逃过一劫,小小欢呼一声,又敛了喜色,与薛父求情,“也别打铜钱儿,他还小呢,这次可吓坏他了。”
  薛父瞪了他一眼,“这次还好你二人灵,那小子可不吓坏了么,如今都分不清哪个是他亲爹了。”想到铜钱儿一会儿唤大管事“爹”,一会儿唤他亲爹厨子“爹”的,薛父都替他二人头疼。
  见薛父应允了,薛蟠便不再多言,自去洗漱不提。
  薛母原就差不多到了日子,府内俱都忙活着这事儿,乍然闻说自己儿子丢了,薛父哪里敢叫薛母知道,只得下了严令瞒着。只是千防万防,到底还是叫薛母听到了风声,薛母登时便不好了,挣扎了一日夜,方产下一女。
  薛蟠收拾好了,便跟着薛父一起去见了薛母。薛母尚在月子里,这时候却是不便与父子二人见面的,只是隔着厚厚的帘子听见儿子的声音,她的心亦是放下了的。
  “好孩子,好好听你老爷的话,可不敢再胡闹了。”听见儿子乖乖地应了,薛母一阵心疼,“去瞧瞧你妹妹吧。”
  薛蟠又跟着薛父去了隔间,见到了皱着皮儿的薛宝钗。
  毕竟是大名鼎鼎的宝姑娘啊,薛蟠忍不住靠近去看了看,薛父忙止住他,怕他粗粗脚地伤了妹妹。
  如今也确实没啥看头,薛蟠便也不再往前凑合了。
  因着这次薛蟠的急智,薛父倒是收起了之前一直恨铁不成钢的心思,深觉自家儿子不过年岁小顽皮些,却是个可塑之才。薛蟠尚且不知,他原本塑造的纨绔形象,在薛父心已经土崩瓦解了。自然,他更不会知道,以他的年纪来说,即便是带着家丁偷着去青楼赌馆,也不会有人说他纨绔的。
  薛蟠因着这次的事,倒着实是消停了几天,不过他本就是个爱玩儿的性子,哪里安静得来。只是家下人都长了教训,哪个敢再跟着薛蟠胡闹,更不敢将他放出府去。在薛蟠使尽办法,第五次出府失败后,他得到了一只通体漆黑却有两条小白眉毛的小奶狗。
  薛蟠的注意力这次倒是真的被成功转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