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妖皇他不想做白莲[古代幻想]——茶三水

时间:2020-06-27 08:22:51  作者:茶三水

 

 
  文案
  森丘古地有七只大妖,自封妖皇,与天人两界之间斗争不休。
  玄蛇一脉的游渺生性懒散,向来不愿插手族外之事,是个坚定的主和派,因此被其他妖脉戏称“神界卧底,妖界之耻”,好一朵盛开的白莲花。
  直到有一天,游渺外出,被人往怀里强塞了一颗蛇蛋。
  森丘众人:听说了吗,白莲花有了个儿子!
  刑伋主掌攻伐之事,素来不苟言笑,不动如山,是上天界新一代“战神”,唯一让人诟病的一点就是和妖皇游渺走的太近。
  一次闭关后重出,他奉命下界,听说游渺携其子现身黑晶谷,肆意开杀。
  神界众人:妖性不改,人神共愤!
  刑伋:……
  心中气恼的战神提着自己的丈八长矛就去了现场。
  携其子……他不过闭关十年而已,是哪个小妖精糟蹋了他家小黑蛇!
  惨被白莲懒散妖皇受and战斗力爆表直球战神攻
  1V1 HE 多CP
 
  
 
 
第1章 
  大雨夜,黑晶谷里闯进一个人,看身影可依稀分辨出是个女子。
  女子长相柔美,巴掌大的一张脸上没有丁点血色,她穿着单薄的白衣,怀里抱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边跑边回头看,表情惊恐绝望。
  “站住!”
  “别跑!”
  身后穿着铠甲的士兵追来,他们手持长/枪,不断呼喝。
  女子受到惊吓,慌不择路地拐了个弯,躲进了路边一人高的荆棘丛里。
  脸上被荆棘划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女子睁大了眼睛,似是感受不到疼痛,等到士兵们从荆棘前路过,她轻手轻脚地往相反的方向跑。
  不小心踩到一颗石子,女子往前一扑,没忍住痛呼一声。
  有士兵听到动静转过头,连忙提醒其他人:“人在那里!”
  女子一惊,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跑,女子不知怎么来到了一处洞窟。
  沉重的脚步声穿透雨幕传进漆黑洞窟中,女子脱力瘫坐在地上。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怀中的东西,眼中满是不舍,“我的孩子,娘对不起你······”
  一道亮光突兀出现,打断了女子的呢喃声,她下意识躬身,露出防备的姿态,警惕地看向亮光的地方。
  “你是谁?”
  亮光越来越近,一道清润男声传来,女子看着提灯而来的男子,整个人楞住。
  一身黑衣的青年几乎要和周遭的黑暗融为一体,他似乎也清楚这个问题,所以挑着的灯笼尽可能地照在自己的脸上,以方便别人看清他的长相,不至于误认为他就是黑漆漆的一团,没有具体的身形。
  光下的面孔清俊,鼻梁挺直,一双狭长眼眸里没有丝毫波澜,本是冷冰冰的长相,但是配上他天生上翘的嘴角,却是很容易就中和了这股冷气。
  女子看得呆愣了一瞬。
  游渺提着灯笼,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他打量着突然出现在自己洞府中的狼狈女子,“你受伤了?”
  女子回过神来,慌张地往外面看,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游渺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有人在追你?”
  女子哭得梨花带雨,她摇着头,带着满脸的泪水抬起头去看游渺,然后又往洞外看,听着外面的动静,她咬了咬牙,下一刻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游渺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是在人靠过来时往后退了两步。
  女子见状动作一顿,直接跪在了地上,她磕了一个头,“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孩子?”游渺往她怀里看了一眼,他真的没发现还有一个孩子。
  “你救他,如果可能,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
  女子说完,在游渺尚未反应过来时,把怀里的东西往他手上一丢,转身就跑出了洞窟。
  外面的雨又大了起来,游渺听到了有士兵喊:“她在那里!快追!”
  杂乱的声响渐行渐远,游渺低下头,看着自己怀中的东西,圆溜溜的,是一颗布满黑色神秘花纹的蛋。
  他挑了挑眉,血脉之间的亲和力让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一颗蛇蛋,“竟然是玄蛇一族的后代吗?”
  只不过,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刚才那个女子明明是个人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两年后,森丘古地南部玄蛇部族。
  游渺正躺在藤椅上懒懒的晒着太阳,突然间,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传来,他的耳朵动了动,将盖在脸上的书册拿了下来。
  一个侍女匆匆跑了过来,在他面前不远处站定,“不好了,妖皇大人!”
  游渺微微抬眼,“那小崽子又惹事了?”
  侍女点了点头,想到了什么,又摇头,“是,是青檀大人他,他把少主人抱了出去,说是带他出去玩。”
  “青檀?”游渺听到这点就不是太在意了,“他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没事,到时间他们就会回来,不必紧张。”
  青檀是他在族中的左右手,两年前他抱着小崽子回到族里,蹦跶的的最欢的就是这个人。
  大庭广众之下,一点形象不顾,胆大妄为的指责游渺不仗义,竟然瞒着他连崽子都下出来了。
  被游渺教训了一顿后,又开始死皮赖脸地自称小崽子的义父。
  游渺觉得,青檀虽然不怎么靠谱,但是带孩子总不会出太大的错。
  “不是啊”,侍女见游渺不怎么上心的样子,几乎快要哭出来了,“青檀大人已经回来了,但是却不见少主人,奴婢去问,青檀大人拍了拍自己的头,说是回来的时候把少主人给落在外面了!”
  游渺:“······”
  叹了口气,他从藤椅上起身,问:“青檀人呢?”
  侍女抖成了一个鹌鹑:“跑,跑了。”
  游渺手中的书册直接变成了飞灰,洋洋洒洒地被风吹走了。他决定收回刚刚对青檀的评价,什么靠谱,这个词从出现就压根没想过有一天会跟青檀扯上关系!
  “见到青檀的时候帮我传一句话,就说让他多吃点好的,然后洗干净,等死吧。”
  侍女颤颤巍巍地点头:“是,是。”
  靠着在小崽子身上留下的追踪印记,游渺很容易就发现了他的位置,就在黑晶谷。
  估计是发现自己被义父给忘了,一路闻着味儿跑回来的。
  只不过黑晶谷与森丘紧挨着,更是通往玄蛇部族祖地的必经之路,小崽子相当于已经到了家门口,为什么停在那里就不往回走了?
  心中不解,游渺脚下的速度却是一刻也没有慢下来,循着踪迹找了过去。
  前脚刚出森丘,他就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人的气息,并且四周的灵气运行混乱,一看就是动了武。
  暗道一声不好,游渺一挥袖袍,将速度提升至最高,“嗖”的一声,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
  与此同时,黑晶谷的另一端,一名士兵高高举起手中的板斧,冲着被锁链捆缚住的黑色蛋状物砸去。
  两年过去还没有破壳的游宁哭的撕心裂肺:“呜哇,爹爹救我啊!”
  眼看着板斧就要砸到游宁,一道寒光突然出现在板斧之前,金石相撞击的声音清脆响亮,甚至还有白色的火花迸溅出来。
  手持板斧的士兵被光刺得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然后就觉得自己手下一顿,像是砍到了什么坚硬无比的东西,难以再进分毫。
  他睁开眼睛,眼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个黑衣青年,容貌俊美眼眉精致,此时正冷冷地看过来。
  “动我儿子,你找死?”
  分外耳熟的声音,游宁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如果不是有铁链的束缚,一准高兴地蹦起来,“爹爹!”
  游渺闻声往下看了一眼,弯腰把游宁抱在怀里,徒手扯掉缠在他身上的捆妖索,“先别高兴的太早,你的事回去还要算账。”
  游宁撒娇:“爹~”
  游渺一巴掌拍在蛋壳上,“再乱动把你扔出去!”
  游宁不敢再晃悠了,生怕他爹一个手滑,真的把给他摔了,毕竟这种事也不是没发生过。
  自家的事可以回去算账,但是对于外人,游渺有仇一般当场就报了。
  所以他动了动手中的蛇骨链,带起了一阵劲风,站在他面前发愣的那个士兵已经被狠狠抽中,直接倒飞出去,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血,摔在地上生死不知。
  他们这一边的动静引来黑晶谷里其他人的注意力,有人喊了几声,一个身披金色战甲的年轻女子排开众人,从后面走了出来。
  她一眼看到游渺,瞳孔微微一缩,才移开视线去看地上的士兵。
  “游渺,你竟然敢出现在这里,是真的不怕我天人两界的精兵先将你玄蛇一脉剿杀吗?”
  “说得我多想来这里一样。”游渺嗤笑一声:“你们若是不对我族中后代动手,我也懒得从森丘跑这么远过来找你们的麻烦。”
  这句话有点夸张,毕竟从森丘到黑晶谷也不过是一眨眼的事。
  但是对游渺就不一样了,这可是他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走的最远的一段路。
  所以,他现在很累,也很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设定,就先把第一章 替换了,对之前误入的小可爱们道歉。
 
 
第2章 
  上天界战神殿,前些时日刚刚出关的邢伋接到了一道命令,三十六天主神安排了一项任务,让他前往人界连山城,帮助人族构筑抵御妖族的坚城。
  连山城位于森丘古地之外的一片平原之上,是整个人界距离妖族驻地最近的一座城池,眼看着千年一次的破封期将近,城主武连山早就坐不住,派人向上天界求援,只不过到今天才收到回复。
  这也不怪上天界办事拖沓,实在是唯一一个肯管这种闲事的只有邢伋一人,他们也得等他出关才行。
  邢伋是十足的行动派,他接到命令,稍微收拾了点东西就准备下界了,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找上门来的江凝。
  江凝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与邢伋素来交好,他进战神殿从来没有敲门的习惯,“人哪?邢伋你死哪儿去了?”
  专司人界风雨调度之神,一举一动间都夹杂着风霜雨雪,他一挥袖袍,就有片片冰晶滑落。
  江凝推门而入的时候,也是邢伋开门的时候,所以他还没有碰到门板,便伸着手,随着向内打开的两扇门,往前倒去。
  门里的邢伋及时闪避,完全没有要顺手拉一把的意思。
  “邢伋你太不仗义了!”
  江凝喊了一声,在摔倒的一刹那,身下结出厚厚一层冰霜,这才支撑着他没有直接趴到地上。
  他站起身,也不去看刑伋,一扭头一转身就要走:“哼,亏得我好心来告诉你有关那条小蛇的事情,到头来竟是我自作多情了,既然战神大人不欢迎我,那也罢,不说也罢。”
  邢伋赶忙拉住他:“是我的错。”
  “嗯?”江凝回过头,眯着眼睛看他。
  邢伋闭了闭眼,一脸豁出去的表情:“伟大的风雨神大人,我刚才不该眼睁睁看着您摔倒,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这还差不多”,江凝满意了,他臭着脸扔给邢伋一样东西,“你要的消息,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跟个妖皇扯上关系的,还要我平时没事多关注一下他,反正我能打听到的,这十年里游渺的经历,都记在上面了,你自己慢慢看吧。”
  邢伋翻开小册子,“多谢,有劳了。”
  “谢就不必了”,江凝说着看向邢伋,眼中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意,“其实吧,我觉得你有时间在这里看这些无关痛痒的琐事,不如赶快下界,前往黑晶谷。”
  邢伋大致浏览了一下册子中的内容,他闭关之前曾委托江凝照看游渺,一方面是怕他出什么事情,一方面也是怕自己一闭关就是那么多年,再出来时脱离游渺的生活太久,就难融入他的生活中去。
  只不过江凝记下的东西很少,有些内容还都是重复的。对此邢伋早有预感,毕竟就游渺那个性子,如果事情不是严重到非要他出面不可,他一般是不愿意动的。
  这十年里,他估计有九年的时间是睡过去的,还有一年,是窝在藤椅里晒太阳。
  把册子塞进怀里放好,邢伋看向江凝:“黑晶谷?出什么事了吗?”
  “当然出事了,还是大事。”江凝说着弯了弯嘴角,“有传言说,妖皇游渺携其子现身黑晶谷,对连山城城主之女武枔柔大打出手。”
  现在这个时间段,正是大敌当前、暴风雨来临前平静期。上天界众人都在休养生息,为不久之后的大战做准备,所以一个比一个清闲,有什么新鲜事很快就传的人尽皆知。
  起因是掌管神界人事调度的正吏神十方在路过森丘的时候发现西方黑晶谷有肃杀之气显现,调查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连山城的少城主武枔柔在黑晶谷遭遇了妖皇游渺,双方不知为何僵持了起来。
  “······”,邢伋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大事的前半部分上:“携其子?”
  “是啊,就在两年前,玄蛇一脉多了个少主人的消息在当时可是传的沸沸扬扬,只可惜你那个时候还没出关,没有见识到七大妖皇齐聚一堂的场面。”
  这说的是游渺带了个孩子回去后不久,事情不知怎么的就传了出去,以至于到了第二天,其他六大妖脉的妖皇纷纷带着贺礼前来拜访,对他道喜,恭贺他喜得贵子。
  邢伋:“······”
  江凝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些疑惑:“只是不知道孩子的生母是谁,两年了,也没听说玄蛇一脉从哪里迎回个妖皇夫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