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太子替身会被玩坏吗——流亡贝壳

时间:2020-06-26 09:05:51  作者:流亡贝壳

 

 
 
 
第1章 
  宫门由整块的汉白玉石阶铺就,切面磨得光滑,荧着淬彩似的光。那人细溜溜的长身子就磕在阶上,肤色瓷白,颈侧沁红。几枚极小的牙印子,花一样地咬住他的皮肉。
  汗趴下去,痒,但连指头也不敢动。刹利国王子被他一刀扎在大腿根上,人到现在还没醒。有碍邦交,他有罪。
  小国寡民,国力羸弱,就是他的罪。
  不,也不应该是他的,应该是太子李孚的。
  可他现在,就是李孚。
  小太监招手叫他进去,他起身的时候被衣摆绊了一下,祥云纹重重叠叠看得他眼花,把沾尘的地方拍了拍,周围无处不在的凝视忽然顿住了。
  有失身份。
  露馅了。
  李慈抿住唇。他的唇色偏淡,是一种暧昧的嫩红色,受到压迫之处极速充血,颜色变深变浓,透着情色的隐喻。
  攥着拳慢慢朝前走,门口的小太监递给他一条帕子。
  不是给他的,他抬高了腿,迈过门槛。
  尤里兹王子醒了,腿上盖着毯子,盯着他看。
  赤辣的、势在必得的目光。
  “刹利国有兵,他想要什么就给他。”
  “有所取必有所予,怕的却是他不要呢。”
  在一旁伺候的宫女太监都没有退,眼睁睁见着他们太子低贱至极地俯下身去,把帕子伸进毯子里。
  “要擦哪里,现在知道了吗?”
  李慈垂眼,睫毛边积了一滴汗。
  离他最近的小太监发现他在微微发抖,姣好的眉目低垂下去,淡红的唇线也藏进阴影里。
  可惜是什么都藏不住的。
  下巴被捏着抬起来,“摸对了,重一点。”
  喉结艰难滚动,很想丢开手去。手心里摸着的是一条滚烫的、噩梦一样的事物。
  “尤里兹…”李慈的声音圆润清亮,仅仅因为一开口嘴角就被拉到一边而变调扭曲。他的一切原本都是好的,只是他们要把他弄坏。
  “昨晚这么喊的话,我一定会对你温柔一点…”带着茧疤的拇指擦过他脖子上的伤,平静里又带着一丝忿恨,把凝了的血痂拨来拨去。
  南国人的身体,瘦,又弱,保护不好自己国土上所有美丽的东西。
  他用食指在牙印上画圈,教导着对方也在毯子下画圈。
  “像你平时那样就可以了,怎么,一点也不会吗?”
  李慈的眼睛大,形状却偏短圆,手在毯子下发抖,面上就带出惊愕。
  “要快。”尤里兹揉着他的耳垂。
  李慈跪不住,扶着对方的膝盖,想站起来,眼睛被尤里兹盯着,额头沁出一粒一粒的汗珠。
  “好了。”尤里兹忽然喊停。
  李慈忙不迭地抽出手,掌心黏湿一片。
  想吐。
  毯子盖住了李慈的头,小太监别过脸去。
  皇城离暮钟山不远,听得见山上传下的层层晚钟,也看得见天际烧红。
  李慈垂着手,在空阔无垠的大殿前阶慢慢地走。
  嘴里有股涩味。
  他叫他,吞下去。
  一点一点的哭声湮灭,额角的碎发被风吹向了另外一边。
  李慈停下来,回头看向跟着自己的小太监。
  “你来,是因为…那位叫我过去?”
  小太监点头。
  “不能等我沐浴更衣以后吗?”
  对方摇头。
  是个哑巴小太监。
 
 
第2章 
  东宫之外另有一处别院,掩藏在碧绿的琉璃瓦与树荫之下。南国佛教盛行,晚钟过后,便偶有稀疏的木鱼声响起。
  一位净脸的高瘦青年捏着手里的佛珠串,望着天边的残云默念经文。
  院子里很静,木鱼在旁人的手里敲击,耳边除了脆响,便是风声。
  等了许久,斜阳晚照,才有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李慈来了。
  下午跪太久,脚步虚浮,抬眼望见眼前的人,立即把头低下去,嘴里怯怯道:“同空大师。”
  同空双手合十,向他行了个佛礼,面上是一如往常的不嗔不怒。年岁不大,垂眼时,眉梢却带着一种宁静的慈悲。
  他不喊他的名字,出家人不打诳语。
  那种慈悲像一根纤细的长针,细细密密地扎进李慈的眉心。他少时在济灵寺学佛,同空算得上他半个师兄。他进宫后问过同空一些问题,得到的答案却是“先渡人,而后渡己,未尝不可”。
  这样的慈悲令他恐惧。
  愤怒掩藏在恐惧之下,而佛理与佛法,这世上最广大的慈悲的边界,也要他把愤怒扭曲。
  所以他怕同空这张脸,既怕又恨。
  与同空错身而过,把手搭在门框上,一片落叶被风卷到他的指尖上,拂落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木鱼声依旧,佛珠串却微不可闻地停顿了一刹。
  李孚坐在堂屋正中闭目养神。
  开门声惊扰了敲木鱼的人。
  居然是一个小太监在敲。
  不伦不类。
  “敲啊,别停。”
  等到李慈走近,他才睁开眼睛。两人照面,三分神似,三分形似,合在一起便是六七分同胞兄弟一样的长相。李慈的肤色太白,白得带上了媚气,李孚身上没有他那种暧昧的神色,便端庄尊贵了许多。
  “太子殿下。”李慈留意到对方今天脸上带着些不愉,撑着酸胀的腿双膝跪地,触到地面时,几乎控制不住地面目扭曲。
  很丑。
  和李孚一比起来,他总是很丑。
  “怎么跪得这么难受?那个刹利王子难为你了?”
  “回殿下,是…是膝盖上的旧伤犯了,不碍事的。”
  “哦,这样…如此,就别这么跪着了。”李孚笑了一声,锐利的清明匿在双眸深处,道:“福双,没听见吗,拿一个垫子来给他垫上。”
  木鱼声响到深夜。
  “还跪得住吗?”
  李慈咬着牙,浑身禁不住地发颤,不敢说话,怕一开口,气就散了,撑不下去,会惹得李孚不高兴。
  额角的碎发被汗打湿,又被一根手指拨到一旁。
  “你今天出了好多汗,头发也乱了,为什么?是发生什么了吗?”
  嘘寒问暖的语调伴随着木鱼声的催逼显得凌厉而偏激。
  下巴被捏住,屋内开始掌灯,李慈整个人被包裹在一片阴影中,觉得自己大概坚持不了多久。
  “我要你一件一件地说给我听。”
  “他们已经走了。”
  “他们”是同空和一切出现在光明里,守卫这个秘密的人。除了光明里的,自然也还有黑暗里的。只是为了削弱替身的遭遇对李孚的影响,所有人都对他守口如瓶。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要你把那些事情,一件一件地,全都说给我听!”
  李慈坚持不开口,太子便上来扯他的衣服,来之前加了一件中领外衫,勉强遮住脖子上的痕迹,如此一来,就什么都藏不住了。
  二人起了争执,剩下的几个小太监有些晃神。木鱼也停了,围上来劝阻。
  一枚结痂的暗红牙印落在李孚眼里,激得他撒了手,朝太监们怒吼,“滚!都给我滚出去!”
  宦官们沉默地退出,同时能见到真假太子的人,大多数再也开不了口。
  一群哑巴。
  “说!”
  李慈打了个颤,身子被人压着,动弹不得。
  “殿下,您知道的,我不能说。”
  李孚丢开他,把案上的杂物推到一边,拉着他的脚腕,按到桌面上,掀起他的裤脚。
  膝盖是淤青的。
  “来的时候就有瘀伤了吧?他们让你跪了?”
  李慈侧过脸。
  淤青处忽然湿了一下。
  “嘶——”过于意外使他叫了出来。
  “你替我跪的,说出来,我不怪你。”说罢又舔了一下。
  “不仅不怪你,还要感激你,怜悯你,只要你说出来。”
  伤处过于敏感,即便只是舌尖轻柔的按压也会产生难耐的酥麻。李慈被舔得难受,捂着脸,回避光线。他看不得,看不得李孚顶着那张尊贵得不容侵犯的脸,对他作出这种事情。这是他要守护的对象,是世界上另一个他,更加幸运而得以保全的他。
  “殿下…殿下求你别这样…”
  “别这样…我受不了…唔…”
  李孚眯起眼睛,停下舌头,有些奇怪地望着他。
 
 
第3章 
  “小时候也经常和你这样玩的,现在为什么受不了?”手掌贴着腿后的肌肉向上滑,五指爬上臀丘。李慈入宫那年,脸圆,身上也圆,为了和他更加贴近,才被迫瘦了下来。他那时候就喜欢把人逼到墙角,捏他的脸,舔他的鼻尖,逗他,像逗一只软乎乎的小狗。是宫外来的小孩子,据说是来自商贾之家,俗得很,被养得白白胖胖。
  “唔…”李慈挡住脸,低声哀求,“殿下,不要舔…很痒…”
  “痒嚒?对,我记得你从前很怕痒,现在,也还是怕嚒?”舌尖忽然勾着青紫的边缘向上斜,滑腻的触感向更加敏感的腿根贴近。
  “哈…”李慈猛然捂住嘴,另一只手按住下身,耐不住地蹬开小几连连后退。
  李孚捏住他的脚腕,“跑?”
  “能跑哪去?”
  “又跑出去把自己弄伤嚒?别惹我生气。”
  他的膝盖上有旧伤,是从前跌下台阶磕伤的。那次李孚发了很大的火,盯着他的几个小太监都被换过。他是为了躲李孚才受伤的,可李孚的愤怒却又让他觉得自己被在乎。他是一个被送进深宫的无关紧要的牺牲品,这位未来的天下之主,却仿佛在和他相依为命。
  “别惹我生气”,李孚总对他这么说。
  “殿下,我说…别再、别…”
  李孚的拇指划过他的腕骨,挑起一边的眉,应道:“快说,说了就不弄你,早这么乖不就好了。”
  “他咬了你,父皇还让你跪了一下午?”
  “因为是我…并不是…殿下,所以…殿下不必介怀的…”
  “我不信,他为什么咬你?刹利国的人,都属狗的不成?”(被带回刹利,欺骗、逃跑,被大臣质疑)
  李慈眉心一跳,捂着脖子编造道:“殿下知道的,他们建国不久,尚未开化,骄纵蛮横,不能以常理看待。也许…也许还有生啖人肉这样的鄙习未更…”
  “你说…他想生吃了你?吃了南国太子?”
  犹豫着点了点头,下一瞬便被扯住领口丢到床上。
  “我看起来就那么好骗吗,李慈?”
  脊背摔得生疼,他要扮作太子,着绛紫衣衫,繁复的外襟已经背扯得七零八落,威严不再。不,他从来没有那种东西。他穿上的是一层皮,从穿上的那一刻,就是为了把它脱下来,剥落或返还。
  如果是像现在这样,由李孚来脱呢?
  是脱下来还给他吗?
  扯开了领口,露出半个肩头,却没有发现更多的痕迹。雪白的皮肤从绸子底下滑出来,李孚知道自己已经没有理由再继续下去。
  这是在干什么呢?
  没有其他的证据证明李慈说了谎。
  他把鼻子贴上去闻,只有熏香的味道,和他用的是同一种香。
  他把李慈的后脑捧起来,闻向颈侧与耳后,才闻到了属于李慈自己的味道,很淡的体味,他今天出了很多汗。
  还有,一股麝香味。
  在李慈的嘴角。
  仔细查看,唇边有些细小的伤痕。一点点肿,唇角泛红。
  低头向牙印处看去。
  舌尖和牙齿也一起贴上去。
  李慈的尖叫被一只手堵在喉咙里。
  “我知道他要对你做什么了。”齿尖磕下一小块血痂。
  李慈疼得发颤。
  “来之前没有沐浴过是吗?被人搞过了,直接就来了?”
  “我现在脱了你的裤子会发现什么,嗯?”
  “没有…没有…殿下…什么都没有…”
  李孚捏住他的胯骨,像交媾一般,把他的臀用力地向床板上撞。小时候他也被这样压到床上过,那时候他们都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小时候胖,肉也多,磕在床上没有现在这么疼。
  “呜…殿下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饶了我…”顺手拈来似的呜咽着求饶,那时候总是这样的。那次他跌下去伤了膝盖,也是这样,李孚把他揉到床上,训斥他,要他不准再跑。他求饶了,太子便放过他,叫人在他的伤药里加了砂糖,没那么苦。
  这次却没那么容易,李孚把手指插在他的喉咙里,引发他的呕逆,另一边却扯下他的裤子,露出两团嫩白的肉。
  “只有这还和以前一样…”摸到臀丘中央,却没有想象中的粘腻,是干爽的。
  李孚有些疑惑地垂下眼,抬起头时,却轻轻松了一口气。
  “他没碰过你这儿?”
  李慈慌乱地摇头。
  “我想碰。”李孚神经质地勾起嘴角,“哭什么?”
  “舔你的时候,你不也硬了嚒?”
  烛光映出交叠的人影,李慈坐不住,扶着椅背艰难地起伏。李孚怕吓到他,用外衫把人拢起来,只是把两人的性器并到一起揉弄。以前他趁李慈睡着了也玩过,只是对方不知道。这次叫他自己来弄,笨拙的姿态却又恰好取悦了李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