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莫氏杂货铺[异想天开]——蓝绛狐

时间:2020-06-26 09:01:19  作者:蓝绛狐

 

 
  文案
  大学毕业后的莫君豪和弟弟唐粿开了间杂货铺,除了正常的买些东西,主要是做些帮人驱邪的事情。
  莫君豪:“我们杂货铺主要买服务的 。”
  唐粿:“你确定?”
  莫君豪:“只不过服务期间,一不小心把山弄塌了一座,把船弄沉了一艘,毁了人文古迹一座......”
  唐粿:“咳咳,看你态度良好,罚你一月吃外卖吧。”
  莫君豪(抱头痛呼):Oh,NO!
  张俊才:“侄子,替舅干点活呗?”
  莫君豪:“包餐吗?”
  张俊才:“包,又给唐粿罚吃外卖?”
  莫君豪:“不都是你给找的活吗?啥事。”
  张俊才:“去给我打个Boss呗,有人要灭世,你先去给干下?”
  莫君豪:“要是唐粿用力过猛把那个城市给端了,算谁的?”
  张俊才:“要你家唐粿给修复下就好了。”
  莫君豪:“说得挺有道理哦。”
  张雅:“不愧是我儿子和弟弟,外甥像舅啊!”
  唐粿:“妈,外甥像舅不是这么用的吧?”
  以下声明:
  1.此文与现实道家、佛家无任何关系,神话传说有改变,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涉及与现实不符不合理的,纯为设定,请勿带入现实。
  谷神墓地已完结,接下来会修文,修完开启下一个副本,莫氏杂货铺之和氏璧走珠
 
 
 
第1章 杂货铺开张
  世界由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炎帝、黄帝创建氏族,带领人们生存。随着科学的不断发展,世界演变成了科学占据主导,人类本身的能力,内力、灵力、妖力、魔力都成了玄幻一说。
  在这个被科学挤压的世界,玄幻成了人们口中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成了科学家所说的“超能力者都是大脑电磁波比较活跃的人”,成了大人吓唬小孩的“不乖乖听话就会有妖怪出来吃了你”......
  莫家一家五口人一只汪,家主莫路光,妻子张雅,家里三个孩子,长子莫君豪,次子唐粿,幺女张晓梅,外加一只已逝的狗狗老柴。
  唐粿是莫君豪4岁的时候从自家车库捡来的1岁小婴儿,即便蹒跚步行,却能出口成章。莫君豪14岁那年,迎来了新家人,一只小狗,老柴。莫君豪16岁那年,一家的宝贝,莫家唯一的女儿张晓梅出生了。
  在张晓梅出生前,唐粿被捡到之前,住在原来小区的莫君豪和同辈的小孩子都不能打成一片,就是张雅也难以和小区的妈妈们成为谈友。即便捡到了唐粿,8岁前的莫君豪也因为喜欢与空气说话,曾一度被学校及街道办关注,甚至要求家长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在父亲莫路光咬牙的决定下,夫妻二人带着8岁的莫君豪及5岁的唐粿,举家搬到了一个海滨城市,这里原先是个小村子,后来偶然的被政府圈地了,紧接着发展成了一个大都市一般的城镇。趁着手上有点闲钱,莫家在城市买了个一楼的小三房,依旧带个车库,并且盘了2个铺子出租做收入,也在这一年,唐粿正式被录入了莫家户口本。
  如今26岁大学毕业的莫君豪在和爸妈商量之后,将原来一间作为出租的铺子回收了回来,准备自己打理,开家杂货铺。
  随着车库门逐渐降下来,车库门口站着一名青年,一头墨发,褐色眸子,身着深蓝色短袖T恤,浅色牛仔裤,和一般不同,裤子前后一共四个口袋都有松塔的印记,脚踏一双纯白的运动鞋。脖子上有一条链子,有枚挂钩却没有坠子。在头发遮住的耳朵里,左右各有一枚白色的耳塞,有着深蓝色的纹路,正中央还印着一粒松塔的印记,光隐约照过,还会有流光闪烁。
  “君豪,东西都放好了,可以走了。”
  在莫君豪站在自家车库门口发呆的时候,听见呼声。回头就看见一辆□□art上面的驾驶座露出了一个头,是一头黑发,耳朵上打了两个耳洞,还有两个环状的耳环在耳侧,并且都在左侧的青年探。青年身着浅蓝色T恤,褐色休闲运动裤,脚上也是一双跑鞋,裤子口袋里还有一团毛茸茸的隐约可见,“等会下班高峰期来了要堵车的。”
  “来了。”莫君豪本来的思路一下子就给这个声音打断了,不过他也没有恼火,就是有些不好意思,他可不承认自己未老先衰的征兆,要知道才二十几岁就在回忆过去,不得给唐粿笑死。
  莫君豪说着开了副驾驶的门坐进去,看了眼后面堆着满满的东西为难的问,“谁装的?这么多啊?”
  “妈妈放的,”唐粿将车子开出来的时候看见莫君豪盯着一个东西发呆,顺着看过去就瞥见一个大蒜串珠和十字架,“你最近招吸血鬼吗?”
  “没有啊,那些西方的东西,没事怎么会往咱们这里跑?不对,妈妈?”莫君豪拿过大蒜串珠问了下,车子转个弯,手里的大蒜一下子掉在了唐粿腿上,味道刺鼻,对敏感的两人来说就是考验,莫君豪惊呼,“天啊,真大蒜做的。”
  “君豪,你影响我开车了。”唐粿刚过个转弯就感觉到了腿上的重量,恶心的咽了两下口水,他可最讨厌吃大蒜了。
  “啊,抱歉。”莫君豪急忙拿回来,丢到后面去,因为Smart是两座的迷你车,经改装后将后面的空间扩大了些,用软垫板子的设计,既可以勉强坐人又可以放平了装东西,车顶还有一个旅行专用的装箱,就连前座经过改装,换了个能够倒放下来成为小床的座椅设计,也是为了莫君豪杂货铺工作做准备,即使要出个远门也能够跑个长途,还能装下4个人,比普通的Smart承载力强多了。并且在方向盘中央的标志中间,隐约可见松塔的印记。即便如此,但也经不住莫妈妈放了一大堆的东西。
  车子开上主路,唐粿等着红绿灯看了一眼,被车后面堆成山的东西吓得咽了咽口水,“你有和妈妈说我们是在隔壁区吗?”
  “铺子是她和老爸盘下的,她会不知道,不会是给哪个推销的骗了吧?”莫君豪趁停车,回头翻了下箱子,拉出一个招财猫还在摇着手,“这个巴掌大小放车上不错。”
  “不许!这是我俩的代步车,不是货车,你知道我讨厌猫的。”唐粿对猫形态的东西敬谢不敏的,他可是尤其讨厌猫的。
  “就是个招财猫你也看不惯?”莫君豪叹口气,对于唐粿爱狗厌猫一事都不觉得难能可贵了,要知道唐粿以前不讨厌猫,但是自从家里老柴走后就可劲的嫌弃猫了。
  车辆起步,回身坐好的时候莫君豪正好瞥见唐粿口袋里面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伸手过去淘。
  “诶?”因为被掏了荷包,正在开车的唐粿吓了一跳,车子都摆动了下才回复了正常行驶,“君豪,你影响我开车了。”
  “啊,抱歉抱歉,原来是老柴啊......”莫君豪看着手里的毛线手套无奈的看向唐粿,“老柴走了6年了。”
  “你不也记得吗?”唐粿叹口气不看莫君豪,但是准确的抓回毛线手套揣回荷包里。
  “唐粿,广东的秋天也不冷,就是冬天也用不上手套......你不会最近天天都带着吧?”莫君豪震惊得想到了这个情况睁大了眼,像是看奇人一样的看着唐粿。
  又遇到一个红绿灯,唐粿瞥了莫君豪傻瓜样子,状似不在意却又憋不住想笑,说着说着更是怀念打过感性的说,“这个是我俩从老柴身上收集的毛编织的,你瞒着我忙了一个月才缠出几米的线,还是妈亲手编织的......”
  “行了,在我面前还说这些话,不就是老柴协助警察保护了小梅,还顺带的破获了我市最大的一起儿童拐卖案的事情吗?”莫君豪心里也很怀念,自己不像弟弟妹妹,唐粿有双手套,小妹因为被老柴保护而没有被拐卖走,当年老柴断了条腿,全家人很诚心的照顾老柴,但是可惜,后来有次老柴接小梅上学的时候被猫欺负,等去接小梅回家的唐粿发现的时候已经抢救不及,没等莫君豪见上她最后一面就走了。这次之后唐粿打心底的讨厌野猫,别说给野猫吃的了,能不把人撵出3里地都算客气了。
  “果然塞车了啊。”唐粿无奈的看向莫君豪,看着还没到红绿灯路口就堵着一长串的距离无奈地叹口气。
  莫君豪也耸耸肩,继续翻看着妈妈准备的东西,拿着一条围巾看了眼放到一边,“妈妈准备的挺多的,不过这些是你的吧?”
  “妈妈没和你说吗?你是老板,我是店员。”唐粿忽然想起什么,疑惑的看向莫君豪。
  莫君豪浑身一凛,一个激灵,机械的转头看向唐粿,希望对方告诉自己这是开玩笑的。
  “嗯,妈妈说这个店铺估计我们也赚不到什么钱,在能够收支平衡之前定期给我们零花钱,你不是把二楼弄成了榻榻米的住处吗?我已经定了专用的被垫,明天到。”
  “你不是在外面打工吗?”
  “嗯,辞了。”
  “辞了?”
  “辞了。”
  莫君豪握紧拳头,努力压制自己,冷静的问唐粿,“你给人家干保镖不是吗?”
  “嗯,一个月3W。”
  “你这样也辞了?!”
  “嗯,辞了。”
  “别去店铺了,我们去医院吧。”莫君豪说着伸手摸了下唐粿的额头。
  唐粿摆了下头,挣脱了莫君豪的试探,“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要去看,是你啊!”莫君豪感觉今天受的惊吓比之前1年的都多,“月收入3W的人辞了工作来亏本的活,你脑子正常吗?”
  “铺子亏本不正常吗?”唐粿开着车转个路就到了店铺,准备停车,对莫君豪说,“妈妈也说了,你既然自己开了铺子,就是说外快的活你肯定会接,这个铺子你不是找我借钱了吗?也不用还了,就当我入股,每次外快给我40%提成就好了,顺便要我转告你,你也只能拿40%,20%是我们的共用金,另外,要你别太挑工作,不然没多久我们俩都得喝西北风。”
  “诶?诶!”莫君豪坐在车里等唐粿下车关了门才惊叫出来。
  次日一大早,莫君豪感觉身体好重,什么东西将自己压得喘不过气,猛地一睁开眼,吓得心脏都到了嗓子眼。
  黑黢黢的天花,只有一个银白的影子,女人的白色长发飘飘,脸上眼睛和鼻子加起来三个窟窿,黑洞洞的翻着萤光,脸上3个洞的女人忽然拉开了一个漆黑的带着血低落在莫君豪脸上的笑容。
  莫君豪吓得胡乱挣扎,只是自己被什么东西捆绑住根本不能动弹。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女人消失了,一切归于黑暗。
  “啊啊啊啊啊啊啊!”到了嗓子眼的呼叫声猛地震耳欲聋的呼天抢地的发了出来,接着莫君豪的眼前发生了神奇的一幕,一个毛绒拳头招呼过来,不过打得不是别人正是莫君豪,“嗷!”
  莫君豪一声惨叫之后,眨了几下眼睛这才确定,还是那个雪白的天花,自己躺在榻榻米上,被子早被自己踢到了旁边,现在还是秋天,天气仍旧很热,卧室里面还开着空调。莫君豪觉得沉重的原因,是因为唐粿枕着莫君豪的胳膊,半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
  莫君豪用手推推,没推动,最后一脚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唐粿,看着旁边窗子射进来的阳光,眼睛有点痛。
  粗喘两口气的莫君豪就看见旁边的唐粿迷茫的睁开眼睛,撑着身子爬起来,手上还戴着毛绒手套,揉眼睛的时候感觉不舒服才摘了下来,像是控诉的投诉莫君豪,“一大早的,要不要这么惊悚?”
  “拜托,你弄得我都鬼压床了!”莫君豪用力的揉着唐粿的头发,让本来凌乱的头发更加乱了,这一下也让人清醒了不少。
  “一大早的,你见鬼了?”
  唐粿也就是随意说了句,就见莫君豪指着自己疼痛的眼睛问唐粿。
  “什么见鬼了,我眼睛肿了吧?”
  “啊,有点诶,你睡觉也太不老实了吧?”唐粿说着还伸手去摸摸,看着有点发红的眼睛,绝对不承认那个大小和自己戴手套的大小还挺吻合的,该说自己下意识对莫君豪留守了吗?不然现在莫君豪该是被自己送上120救护车吗?
  莫君豪一手拍开唐粿的手,也懒得和他澄清这是被他打的,侧身站起来,“别碰了,我去煮个鸡蛋揉揉,你快点起来吧,今天第一天开店,希望开门大吉吧。”
  “啊,哦,又长长了。”唐粿被起床的莫君豪碰了下,感觉眼睛被头发挠的有些不舒服,愣愣的揉揉自己已经被揉乱的头发,扯了一撮看了眼嘟囔了句,但一转念,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随即惊讶的看向厨房,“煮鸡蛋?”
  果然如糖果所料,在自己三下五除二的穿好衣服,出了卧室就看见和客厅连接的开放式厨房里面,莫君豪抱着手正在吹气。旁边的锅里正在“咕嘟咕嘟”的煮着鸡蛋。
  “果然把手烫了……”唐粿无奈的叹口气,先抓着他冲了手,再接手了煮鸡蛋的活。
  莫君豪被唐粿抓着手冲了半天的凉水才被放走,刚到客厅就看见旁边还有一个圆球,莫君豪走过去拿起球问唐粿,“这个不是老柴的球吗?怎么会在这里?”
  专心煮鸡蛋的唐粿闻声,撇头看了眼球也愣了下,挠挠头想,自己没有带来呀?“说起来你昨晚的箱子清了一半都一股脑塞柜子里了,不是你拿出来的吗?”说完了转念一想难道也是妈妈放到行李里面的?
  “不光这个,”莫君豪惊诧的发现了什么,莫君豪说着看了眼客厅的范围,虽然是个矮茶几,但是地上还有一些碎报纸,“你不觉得家里很乱吗?”
  看鸡蛋差不多了,唐粿将火关了,倒出鸡蛋顺嘴走出来,看着四周探口气,“还真是,一会我来收拾吧。”
  “真是的,感觉和以前老柴在的时候一样呢。”莫君豪说着感叹了句。大脑放空的一瞬间,早上三个洞的猩红笑脸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三个洞的猩红笑脸女人。”
  “什么?”唐粿过去收拾着屋子,将裹了个布袋子的鸡蛋递给莫君豪敷眼睛。乍一下听到了莫君豪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也没在意,“对了,妈妈说今天咱们第一天开店,有人会上门要我们提前做好准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