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修无情道[仙侠修真]——岫青晓白

时间:2020-06-26 08:54:58  作者:岫青晓白

 

 
  文案:
  陵光君晏无书,高高在上、无人可敌,与其师弟年少相识,情意深重。
  身为陵光君的道侣,萧满得到的待遇并不如何。
  他之于他,不过是无法违抗的天命罢了。
  可即便如此,陵光君就能为了自己的师弟,夺取他的元丹?
  原就是一场孽缘,一段错付。
  如今重活一世——
  当然是,逆了这天。
  “你与他的缘分无法断绝。”
  “一剑斩之。”
  “可世间唯有一法,能够如此。”
  “不就是无情道?我修。”
  *狗血放飞逻辑死,酸爽追妻火葬场
  #得知前世真相的晏无书跪着认错##但没用围在老婆身边的人太多了他根本看不见自己##好难过眼泪止不住往下流##老婆都追不上我要这剑有何用#
 
  立意:为了世界和平
  作品简评:
  萧满是天上地下仅存的一只凤凰,道侣是名声赫赫的道门第一人陵光君晏无书。他们的姻缘是天定,深刻难断。萧满十六岁随陵光君来到孤山,在他身边陪伴百余年时间,却敌不过年少相识的情深意重,最后陵光君为了救自己的师弟,竟放人师门来索要他的元丹。百年相伴原是一场错付、一段孽缘,如今重生一世,他当然要逆天改命,斩断情缘。本文讲述了世上仅存的凤凰血脉带着前世记忆重生,与好友相识游历江湖,在恩师提点之下修炼剑术,最后走上无情道、斩断与晏无书之间天定缘分的故事,文笔富有古韵,语言清新自然,人物性格鲜明饱满,随着故事展开,一场红尘故事、一段江湖恩怨逐渐展现在读者眼前。江湖多离愁,生杀恩义难断,故事剧情在作者叙述之下缓缓道来,是一篇值得一读的佳作。
 
 
第1章 云开见月
  作者有话要说:
  狗血放飞浪,追妻火葬场。
  请仔细阅读文案,看完文案就觉得不适的就别继续了。
  此外,感谢所有脑补型排雷选手,谢谢你们对我剧情和设定的猜测臆想,也谢谢你们不遗余力地差评和负分。
  萧满抬起头时,恰逢月出云上,皓辉倾洒山野。
  隐没夜色下的树丛山石清晰明朗起来,缭绕前方索桥上的雾却没散,一眼望去仍是绰绰影影,难见尽头。
  他停下脚步,远眺天上那轮圆月片刻,轻呵一口气,目光落到索桥旁的界碑上。
  这是一块石碑,书有“雪意峰”三字,赫然以剑气落成,笔划洒脱。
  “殿下,再往外走,便离开雪意峰了。峰主出关在即,您要在这时候出去吗?”跟在萧满后面的剑童终于逮着机会,将心中疑惑问出口。
  他被峰主派来伺候萧满已有三年,早摸清了萧满的脾性习惯。往常峰主闭关,萧满总会守在不远处,并估算时间,在峰主即将出关前做些准备,今次却是一甩袖子离开了道殿,在峰里四处转悠,实在令他不摸着头脑。
  萧满没为容远解惑,他在原地站了好一阵,轻声问:“最了解孤山剑阵的人在何处?”
  问题来得突然,与眼下情形风牛马不相及,容远愣了一拍才反应过来,回答说:“自然是在孤山。”
  “天底下最会打架的地方是哪?”萧满又问。
  这一回,容远不假思索道:“打架……这说的便是切磋过招了。这天底下,招法最厉害的,自然还是孤山。”
  萧满“哦”了声。
  得到这样的回答再理所当然不过,站在他身侧的人就是孤山弟子,而他所在之处,正是孤山。
  孤山十二峰,世间天才奇才半数出自此处,根基底蕴深厚,藏有功法无数,立派数万年,任凭悬天大陆风云变幻,它自伫立北境、巍然不动,乃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门派。
  孤山弟子无不以自己师门为豪,而外面的修行者,无不挤破脑袋想要进来。
  容远听得萧满如此应答,好奇心更重,不由问:“殿下,您问这个作甚?”
  “回去。”萧满却道出这样二字,并且说完之后轻拂衣袖,再提脚步,向索桥上行去。
  “啊?”容远很是吃惊,“殿下,过不了多久峰主便会出关,您不留在雪意峰等他吗?”
  萧满没有理会,素白的衣角掠过碑上文字,在风里几经折转,瞬息走远。
  雪意峰,孤山十二峰之一。峰主姓晏名无书,悬天大陆上最年轻的太玄境修行者,江湖中名声显赫的陵光君,同时也是——萧满的道侣。
  萧满是凤凰一族最后的血脉,生时同族死尽,无人庇护,又开智极晚,流落离乱红尘里,受人百般欺辱。
  是晏无书救下了他。
  那时的萧满破破烂烂,晏无书银发玄衣,一剑斩碎了笼罩在他头顶的黑暗,就像一束光落进来。
  萧满喜欢了晏无书很久。
  十九岁那年,萧满随晏无书归孤山,与他结侣,隐居雪意峰中,至今已有……已有多少年来着?
  时间太长,记不太清。毕竟,他都死过一回了。
  他死之前,人间发生了一场道魔之战。晏无书的师弟在诛魔过程中身受重伤、奄奄一息,尘世无药可救,若想活命,须以凤凰元丹做引。
  这天底下就萧满一只凤凰。
  孤山算是客气,遣人来问萧满是否愿意把元丹献出。
  可元丹是什么?元丹以“元”为名,乃是凤凰一族修行的根本,若是失去,再无回复可能,此生形如废人,唯待老死。
  雪意峰上有禁制,是晏无书亲自设下。当时晏无书已是道门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若无他的允许,那些长老断然无法走到萧满面前。
  可他们就是到了,道袍飘飘,长剑生寒,要萧满献上元丹。
  萧满不肯,于是礼过之后,便是兵戈相向。
  彼时萧满清修佛道,不太擅长打架,对面之人联起手来,直接以孤山剑阵来攻,萧满根本不是对手。而身为道侣的晏无书冷眼旁观,无动于衷。
  他当如何自保?无力自保。
  他当如何反抗?无以反抗。
  愤怒绝望之中,萧满化出原身,施展秘术,释放凤凰真火!
  严严肃冬,漫山飞雪,天地皆白。凤凰火呼啸而至,刺目的红狂舞肆意,雪意峰上层林顷刻焚尽。
  那些年里,多少红尘情思,皆付一炬,同烧尽神魂之力的凤凰一道化作灰烟,飘飘荡荡消弭虚空。
  萧满当时是真真切切死了,死在孤山,死在雪意峰上,死在晏无书的默许之下,连根骨头都不剩。可或许凤凰涅槃的传说并非传说,又或许天道怜悯垂爱,他闭眼之后,竟然醒了过来。
  是一场重生。
  重生回到百余年前,晏无书还没有成为人人敬仰的天下第一,萧满不过是个初入修行门槛的稚嫩少年。
  重生回到百余年前,一切怨缘未结,百般恩仇未起,正是云开见月时,长夜风起,恍然如梦,他还有机会改写那样的结局。
  过了界碑,便看不清雪意峰上具体情形为何。萧满亦不曾回头看,步伐越来越快,等下了桥,猝然抬手、扶住道旁山石。
  疼痛自识海深处袭来,扯得神思不明视线不清,他蹙眉,摸摸索索自袖间取出一瓶丹药,尚未来得及服下,便是一口鲜血喷出。
  月光之下血洒如梅落,萧满身形摇晃,脸色惨白如纸。
  不用细探,萧满深知自己伤在神魂上,那是用秘术强拉境界、释放凤凰真火所付出的代价。情况比预想中更为严重,眼下最好是寻一处清静之所修养,但萧满没有这样做。他一番吐纳调息,待恢复几分力气,服下丹药、擦干唇畔血迹,继续前行。
  孤山很大,各峰都有专供不擅御剑御风的低阶弟子出行用的飞行兽,不固定路线,给足银钱便走。萧满来到最近的驿点,挑了只鹏鸟,翻身坐到背上,拍了拍它脑袋,道:“去行云峰。”
  萧满是凤凰,孤山的鸟类都同他亲近。鹏鸟扭转脑袋,蹭了蹭萧满掌心,眼珠子一转,似乎在问:为何要去那里?
  众所周知,雪意峰与行云峰不仅位置相距甚远,关系更是非常不和睦,两峰之间除了干架,根本没有往来。
  “走了。”萧满没有对鹏鸟解释,轻拍它后颈,催促启程。
  鹏鸟纵使担忧,还是张开翅膀。
  萧满此去行云峰,是不得已为之。
  悬天大路上修行境界分五重,他如今在最低的抱虚境,弱小不堪。
  直接加害于他的是孤山剑阵。如容远所言,最了解孤山剑阵的自然是孤山。此地又是举世数一数二的大派,他没道理不利用这个地方让自身强大。但孤山规矩甚严,要想修行,必须是孤山弟子。
  此时萧满的身份委实尴尬,他是凤凰一族最后的血脉,是陵光君晏无书的道侣,除此之外,再无旁的可以拿出来说道。
  换而言之,他不是孤山的什么人。
  重活一世,萧满不可能去找晏无书帮忙,而他随晏无书来到孤山后,一直隐居在雪意峰上,足不出户,诸峰峰主长老皆不认识,要想办成事,唯有找行云峰。
  ——整个孤山无人不知,行云峰的峰主喜欢做交易。
  鹏鸟在夜色中飞了小一刻钟,终于来到行云峰。萧满在阵法外表明身份,不多时,轻盈流转的光芒消散,挡在面前花枝向左向右移动,现出一条曲折石径。
  萧满沿路行至道殿前,只见一人手执羽扇,摇晃低笑着走出来:“呀,原来真是凤凰殿下,稀客稀客。”
  此人是行云峰峰主谈问舟,萧满与他见礼,“谈峰主。”
  道殿外有树有花,石桌石凳寂静站立。月光倾洒,四野澄澈,谈问舟走过去,拂袖坐下,冲萧满比了个“请”:“从雪意峰来行云峰的人,这么客气的不多,不知殿下今夜过来,有何贵干?”
  萧满本以为会在行云峰上遭受刁难,没想到谈问舟对他也算客气,便不推辞,入座后直言道:“想请谈峰主帮一个忙。”
  “哦?”谈问舟挑眉,露出点感兴趣的神色。
  “我想入明镜台。”萧满开门见山。
  明镜台又名弟子堂,位于白华峰,是孤山低阶弟子学习修行之所。萧满用的是一个“入”字,很能说明意图。谈问舟不着痕迹打量萧满一番,道:
  “陵光君年纪虽轻,却天赋卓绝,孤山上的功法无不涉猎。殿下身为陵光君的道侣,若想修行,似乎用不着去明镜台吧?”
  “只问谈峰主帮是不帮。”萧满不与他说客套话,手掌伸出,摊开向上,将一件东西递到谈问舟面前,“谈峰主若是答应,此物便是谢礼。”
  他手中躺着一颗如玉的圆珠,其上幽光流淌,散发冷香,被月光一照,好似天上仙物。
  谈问舟认出此物为何,面上略有惊讶:“竟是冰魄。”
  “谈峰主定当知晓它的来历。”萧满道。
  “佛门之物,万金难求。”谈问舟分外感慨。
  萧满点头。
  冰魄乃是固本培元药材之中的上品,可助太玄境修行者巩固修为,这本是萧满特地为晏无书从大昭寺求来的,预备着晏无书此次出关后送出,助他臻至太玄上境大圆满。
  可如今的萧满并非从前那天真无知的凤凰,一颗心已死,自然不会再把好东西往晏无书那里送。
  孰料谈问舟面露难色:“殿下,我孤山招收弟子,每十年一次,先以问道珠测试根骨,再设三关二卡验其心智,悉数通过,方可入明镜台。”
  “峰主是怕我资质不够?”萧满看着谈问舟的眼睛,轻声问道。
  “此言差矣。”谈问舟摇头,“我派规矩甚严,此前从未开过中途送人过去的先河。”
  萧满怎会不知晓这点,否则不会拿出这般珍贵的东西,请谈问舟出手相助。
  谈问舟在沉默。
  月渐中天,夜近子时,忽然之间远方升起一道灵力华光,冲得层云尽散。
  有人破关而出,一剑惊天,却是未曾惊到萧满,他保持着手上动作,眼眨也不眨,定定凝视谈问舟。
  对面之人目光在萧满与他身后的天空之间来回,颇感趣味地笑了:“殿下身份虽说特殊,可亦是孤山中人,容我传信,往白华峰一问。”
  说着以指为笔,书就信符,清光在夜色中一闪即逝,不过刹那,一封信传出,继而再摇羽扇,对着某处道:“小诗上茶。”
  道殿里正打呵欠的剑童忙不迭起身,寻出茶叶,取来山泉水,烧上炭火煮茶。
  修行之人不分昼夜,白华峰的回信来得极快,谈问舟看过之后,问了萧满一个问题:“殿下可知,今日是白华峰的什么日子?”
  “不知。”萧满放下茶盏,如实回答。
  “乱斗之日,也就是低阶弟子们的比试会。”
  “难怪有些吵闹。”萧满往白华峰在的方向投去一瞥,若有所思。
  “白华峰说,殿下已入抱虚境,可见资质,若能在对战中获胜,便拥有了入明镜台修行的资格。”谈问舟笑道。
  萧满起身道谢。
  谈问舟唤出飞剑:“我送殿下一程。”
  御剑的速度远胜门派飞行兽,白华峰眨眼便至,向下俯瞰,这场争斗似乎接近尾声,仍持剑站立的,不过寥寥数人。
  “怎样算作获胜?”萧满细细一观,出声询问。
  “‘活’到最后的那一个,就是胜利者——这是一场除自己之外,旁人皆是敌人的乱斗比试。”谈问舟摇着羽扇,鹤氅一角在风里飘飘,“眼下还能够战斗的,皆是同辈人中的佼佼者,其中三个,甚至到了抱虚上境。”
  顿了顿,又说:“殿下的境界不及他们,身体更是欠安,这些弟子战得正酣,精气神分外饱满,恕我直言,殿下想要胜过他们,极难。所以这冰魄,等殿下成功之后,再与我不迟。”
  意思是若萧满输了,便不收他报酬。
  “多谢峰主好意。”萧满将冰魄交到谈问舟手上,语气平静坚定,“我不会输。”
  言罢自飞剑上跃下,反手伸向虚空,抓出一把银白如霜的长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