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系统让我向女主求婚[穿书]——月落西河

时间:2020-06-25 14:24:10  作者:月落西河

 

 
  文案:
  一觉醒来,绮桑穿成了百合小说里和她同名的人物。
  穿越当夜,红衣美人含笑将她扑倒,绮桑稀里糊涂丢了初吻。
  系统:【亲亲的任务是——找到女主!攻略她!和她来一场甜甜的恋爱!】
  漫漫追妻路并不困难,可麻烦的是,系统你好歹给点提示啊!
  一个是反派大魔头朱砂痣。
  一个是正派小仙女白月光。
  绮桑风中凌乱:请问哪位美女才是女主?
  温柔腹黑大魔王 X 可可爱爱小机灵鬼
 
  食用指南:
  1.HE HE HE 放心大胆入坑!
  2.官配cp是阁主大人和绮桑妹妹,别站错了!站错不负责!
  3.本文有存稿,日更不坑。
  4.后期追妻火葬场了解一下,我个人最近很萌这个。
  5.初次发文,希望小天使们温柔发言,作者很友善。
  6.女主与越初寒并无血缘关系,望明确。
  微博:@月落西西河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个大魔头扑倒小机灵鬼的故事。
  关于攻的人设,啊就是我很个人很萌的又温柔又腹黑还带一丢丢病娇的大姐姐!
  总之本人写的时候都觉得很带感!女主也是个小机灵鬼!
  所以喜欢的小天使们收藏一个叭!啾咪!
  -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穿越了?”
  这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空间,宛如天上仙境,烟雾弥漫,层层白云间,只有绮桑一个人。
  【没错,此次穿越抽奖活动可谓是万里挑一,恭喜亲亲!】
  绮桑一头雾水地打量四周:“我怎么记得我没参与过你们这个抽奖?”
  【亲亲,是这样的呢,只要阅读过《攻略女主大人》这本小说,就默认为自愿参与抽奖活动哦!】
  绮桑回忆了一下:“可我就看了个开头……”
  【不管怎么说,恭喜亲亲成功于万千读者中脱颖而出,被选中此次穿越业务第一人,今后的穿越生活,还请好好努力哟!】
  绮桑按了按暴跳不止的太阳穴:“我也就是昨儿晚上闲着没事找了会儿小说看而已,这样就穿越了?”
  【说明亲亲鸿运当头啊!只看了个开头就中奖了,可喜可贺!】
  看了那么多的穿越小说,没想到自己某天也能遇上穿越这趟子事儿,绮桑多少感到有点神奇,便问道:“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回亲亲的话,这里是与系统会谈的地方,您现在还未投身于异世界,需要先弄清楚穿越任务,方可进行穿越事宜。】
  绮桑不满:“怎么还有任务?”
  【但凡是穿越就会有任务的呢,亲亲听好了,此次您的任务就是找到女主,并且要向女主求婚,只要求婚成功,就算任务完成,到时系统会给出奖励,亲亲可以选择是继续留下享受穿越生活还是回归现实世界哦!】
  这什么狗屁任务!绮桑伸出手指着自己:“我?向女主求婚?”
  【是的呢,这就是您此次的穿越任务,是不是很简单?以往的任务可比这个难多啦,这也是此次抽奖活动的一大亮点!】
  绮桑有点接受无能:“就这还简单?你看不出来我是女的吗?那我怎么向女主求婚啊!”
  【《攻略女主大人》本就是百合小说哟亲亲!】
  绮桑愣了。
  竟然是百合小说!她就随便点了一下看了个开头啊!要不要这样!
  “我不想穿了!我要回去!”
  【不好意思哈亲亲,一旦参与抽奖就不能拒收奖品哦,何况您已经在技术人员的帮助下成功穿越到了异世界,现世生活中的亲亲已经暴毙了哈,除了完成系统交代的任务获得奖励外,是没别的办法回去的哟。】
  绮桑气得要升天:“光天化日杀人夺命!你们要遭天谴!”
  【穿越业务已经开启,接下来的日子亲亲可要尽情享受穿越生活哦!】
  “我享受你妹!”
  【由于本公司技术有限,暂不支持系统陪同,穿越业务就由亲亲独自进行啦!】
  绮桑错愕:“什么!你就不管我了?别人穿越都有系统给提示的!”
  【没有提示的哈,一切剧情全凭亲亲自己触发,杜绝OOC!趣味多多!】
  给了任务又不给提示,绮桑只能忍了:“但是你们这个小说我都没看过啊!有没有黑科技可以把原文灌到我脑子里去的?”
  【技术部暂时还没有研发出这样的功能呢,这就是亲亲自己的问题了哦,不过这样也更大程度地防止了亲亲有OOC举动,减轻了系统工作量,是好事呢!】
  敢情就是你懒呗?!绮桑无力反抗,认命:“好吧那就别废话了,我啥时候穿啊?”
  话音一落,足下烟云一阵猛颤,绮桑大惊,赶紧跳远了些,可她两脚才刚落地,底下的白云便一瞬消散,人顺势往下坠去。
  【穿越即刻开启,系统会谈就此结束,祝愿亲亲一路顺风,再见啦!】
  绮桑:“……”
  “啊啊啊啊救命啊!”
  “我恐高!”
 
 
第1章 
  醒来的时候,绮桑躺在一张软床上。
  云被柔软而温暖,四面挂着漫漫红帐,空气里飘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幽香。
  这是哪儿?
  头部传来一阵剧痛,绮桑摸摸额头,发现那处缠着一条两指宽的绷带,应是上了药,鼻息里能闻见苦涩的药粉味道。
  难道是摔的?
  想起先前自高空坠落,仍是止不住心有余悸,绮桑偏过头,想打量打量四周,动了动身子却忽然发现右手好像被什么东西轻轻握着,她疑惑,将手从被子里拿出来一看,只见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正与自己十指紧扣。
  绮桑一惊,顺着手臂往上看去,这才发现竟有个人坐在床边,只不过大半身子都隐在红帐外,看不清长相,仅能瞧见这人有一头漆黑的长发,如火的红衣快要和纱帐融为一体,不仔细看的确发觉不了她的存在。
  刚经历了一场惊吓还未完全平复,绮桑见状立即甩开那手坐了起来:“谁?”
  那人愣了下,浅笑:“怎么,连我也不认得了?”
  绮桑心想我刚穿过来肯定不认识你啊,遂老实摇摇头。
  那人看着她,不语。
  绮桑试探:“你认识我?”
  那人静了片刻:“认识,当然认识。”
  绮桑看看周围:“这是哪儿?”
  “七星阁。”
  七星阁?听起来像是什么武林门派的样子。绮桑来了精神:“七星阁是什么?”
  那人笑了一下:“往后自然是你家,还能是什么。”语毕重新将她的手握住,“好了,别再任性,既已回来,往后便不要再随意离家出走。”
  绮桑竖起耳朵:“离家出走?”
  隔着纱帐,那人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忘了?七日前你和姐姐赌气,半夜悄悄离家出走的。”
  听她自称是姐姐,绮桑的眼睛亮了亮:“你是我姐姐?”
  白皙漂亮的手抬起,那人轻抚她的脸,来回摩挲:“从前你便这么叫我,不过今夜过了,得改改口叫别的了。”
  难道不是亲生姐妹?绮桑疑惑:“今夜怎么了?”
  那人叹息:“害姐姐担心那么多天,好不容易回来了,忘了姐姐不说,还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真叫姐姐伤心。”
  轻柔的话语带着几分宠溺又带着几分失望,使人听来格外温暖。
  绮桑不由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便听那人笑了笑:“自然是你我的新婚之夜了。”
  闻言,绮桑登时愣住。
  低头一看,身上果然穿着大红喜服,不止那四面红帐,连同被褥枕头全部都是一片喜意!
  本想掀开帐子看看屋内的摆设,只是手臂一动便头晕眼花的厉害,绮桑赶紧收回手坐好,捂住脑袋。
  想不到一穿过来就碰上此等匪夷所思之事,绮桑震惊的同时也断定此人不会是女主,系统交代的任务不会有假,女主绝无可能早就对原主心生情意,不然向女主求婚的任务也就毫无意义。
  可她若是现在就要和这人成亲,那还怎么向女主求婚?岂不是要搞婚外情?那多没道德!
  所以这婚万万不能结!她还指望着完成任务回归现实世界呢!
  绮桑沉思片刻,决定搬出穿越文常用的失忆梗,佯装苦恼:“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虽然看不见对方的脸,但也能感觉得到那人一直在静静地看着自己。
  “先前听人禀报说你失忆,我还不信。”那人道,“竟是真的。”
  还真失忆了!绮桑面露迷茫:“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那人解释:“派了那么多属下去找你,总算有点作用,不然费了一番功夫却找不到人,姐姐岂不是会很伤心。”说罢将绮桑的手放到掌心,轻轻抚摸。
  看来这人对原主还挺不错,只是一旦知晓她二人的关系,绮桑瞬间便觉得那双手摸的她有些发毛,但又不好将手抽回来,便强装轻松问她:“那我叫什么名字?”
  那人耐心道:“你姓越,叫绮桑。”
  名字倒是和自己本名一样。绮桑又问:“那你呢?你又叫什么?”
  那人轻笑,拍她的手:“没大没小。”
  绮桑追问:“叫什么?快说啊。”
  “孟青。”声音些许放低。
  “孟青?”绮桑念了一遍,“名字不错。”
  孟青看了她一阵:“果真不记得了?”
  绮桑镇定:“嗯,真的不记得了。”
  孟青轻叹:“也罢,回来就好。”又问,“伤口还疼吗?”
  “疼!”绮桑叫苦,“我都快疼死了!”
  孟青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柔声责备:“疼也只能自己忍着,若不是非要与姐姐起争执,又何来这样的苦头吃?”
  绮桑抬头,企图看清她的相貌,奈何屋内单单点了一支烛火,她又恰巧背着光,只能看到一点模糊的影子。
  “我为何要与姐姐起争执?”
  “已经过去的事,不提也罢。”孟青搂着她,昏暗中,双眸似有光芒,“想不起来就算了,以后乖乖陪在姐姐身边就好。”她说着,下巴一低,头越过纱帐探进来,绮桑还未来得及看清那张脸长什么样,便感到一张冰冰凉凉的唇贴上了嘴角。
  偏冷的幽香一瞬涌进口鼻,柔软的唇轻轻擦过,动作轻缓而充满宠爱。
  绮桑整个人好似被雷劈一般,忙不迭推开她:“你……你干什么!”
  这样的距离,才看清那人的脸。
  长发自两侧倾泻而下,无过多饰物点缀,仅额间束着一根细细的银链,眉心的位置挂了个小而精致的红玉吊坠,黑直细长的眉下,一双眼睛生得分外美丽,长睫半掩着黑瞳,像流动着一汪清泉,神情里含着淡淡的笑意,一眼看过去,简直如梦如幻,好像只要与那双眼睛对视上,就可忘记一切烦恼琐事,只想深深地印在那人的眼中……挺直的鼻,嫣红的唇,整张脸可谓是完美无缺。
  没想到此人生得如此貌美,绮桑愣了一下,待回过神来时,人已被放倒在枕上,孟青侧身躺在她身边,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把玩她的头发,神情似是疑惑:“你从前很喜欢姐姐亲你的,怎么如今这么大反应?”
  美女你真吓人!绮桑有点接受无能:“哪有这样一言不合就亲嘴儿的……”
  “你不信我。”孟青忽道。
  她竟然看出了自己的小心思!绮桑暗自惊讶。
  自己明明没有就表现出来好吗!看来这位美人姐姐不简单!
  孟青看看她:“现在可放心了?”
  绮桑保持淡定,“嗯”了一声。
  不过还是忍不住抱怨,“亲归亲,好歹说一声啊,怪吓人的。”
  孟青勾了勾唇,伸手捏捏她的脸:“一时忘了你失忆,以前姐姐经常这样亲你的。”说罢又道,“那以后姐姐亲之前,记得告诉桑儿一声。”
  突然有种自己给自己下了套的感觉。绮桑顿了顿,有些词穷:“也不是这个意思……”
  孟青凝视她:“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都失忆了又不喜欢你哪能随便亲啊!
  可这话也只能在心里吼吼,面对如此温柔又美艳逼人的漂亮姐姐,绮桑说不出这样的话来拒绝她,于是只能选择妥协:“没、没啥意思……”
  冷不防身旁的人再度将她往怀里一拉,那张美丽的脸一瞬靠近,梦幻般的眼睛直视着她,红唇微启:“那姐姐现在要亲你了。”
  这么快又来?绮桑错愕,急忙抵住她的肩:“哎!等等——”
  孟青停下来,目光真诚:“桑儿不是说亲之前说一声么,方才我已经说了,是还有哪里不对?”
  哪里都不对啊!美女你真会顺杆爬!绮桑绞尽脑汁组织措辞:“啊那个……我现在已经失忆了,也不记得和你以前发生过什么,这样搂搂抱抱亲过来亲过去的是不是不太好啊?”
  “桑儿觉得不好?”
  “这好像不是我认为好不好的问题……”
  “你从前一直闹着要嫁我,虽然失忆了,可姐姐待你是真的,所以信守承诺与你成亲,怕什么。”
  问题是我都还不认识你啊!绮桑欲哭无泪。
  正纠结之际,孟青忽然松开她,笑道:“算了,你刚失忆,肯定许多地方还不能适应,眼下的我对你来说,只怕是个陌生人,这样的举动定是有些唐突的,也罢,以后慢慢来便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