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当丑小鸭分化成了omega[幻想空间]——云织

时间:2020-06-25 14:20:03  作者:云织

 

 
  文案:
  元白十三岁的时候丑得让人不忍多看,夹在近百漂亮小孩中间动作笨拙地伴舞。
  明明是不可爱的,人气也不行,却因为检测显示可能分化成alpha,拿着最好的资源,站在最前排,和公司唯一ace搭档,公司指望他们组成罕有的双A双top带团出道。
  “强推之耻”
  “丑到让人心疼”
  “不配站在陆曜身边”
  ……
  元白咬着嘴唇,气呼呼地放下手机,眼巴巴问陆曜:“你是不是也想换个搭档?”
  正蹲在地上苦苦修单车的少年诧异回眸,无奈长叹:“大哥,我只想帮你换个车胎。”
  -
  整团出道后半年,人气仍然垫底的元白还是没能分化成alpha…………他分化成了omega。
  然后他完成了史上最快的疯狂逆袭。
  粉丝数从最末到断层第一|全球最美面孔第一名|杂志满贯|代言多到手软|大导演纷纷求着他演戏|狠骂他好几年的毒舌营销号和黑粉热泪盈眶写忏悔录……
  “宝宝求你solo啊啊啊”
  “不要和任何人搞cp他们都是吸你血!我们元宝独美!”
  “要营业也只能跟omega让那些危险的alpha都走开呜呜呜”
  “对……特别是陆曜!他最危险!”
  ……
  陆曜:???
  *
  人人都知道,陆曜跟元白渐行渐远,已经是塑料同事关系,私下毫无交集。
  直到X周年演唱会,后台忘了关麦,喇叭里突然传来一阵不明对话。
  “抑制剂!”
  “会长不高。”
  “那阻隔贴?”
  “你过敏。”
  元白气急:“马上就开演了,那你说怎么办?”
  “让我咬一口。”陆曜低声,“我来当你的抑制剂。”
  举着一个比一个大灯牌的毒唯:……
  他们不是关系不好吗???
  说好的团内禁止恋爱呢!!!
  晚分化别扭中二丑小鸭受x为丑小鸭操碎了心的竹马攻,攻A受O,因为相处时间太久本能只接受对方的信息素。
  AO极稀少设定,特殊性别分化概率小于1/100000
  甜文+天团back逆袭记,1v1,he~
  本文没有原型。
 
 
第1章 
  2月,初春。
  市中心地标附近的最繁华地段,微冷的晚风一路从江畔铺到地铁口,把商厦正在更换的巨幅广告一角高高吹起。
  新海报,纯黑背景,主人公染着张扬白发,眉宇微蹙,褐色的眼珠紧盯镜头,流露出的是看向猎物的眼神。
  尚未成年的,高等级alpha。
  珍稀动物。
  一群小姑娘挤在底下,一边拿手机咔个不停,一边疯狂交换着兴奋的眼神。
  “啊啊啊怎么办,哥哥好看到我要死掉了!”
  “天神吧?是天神吧?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
  “呜呜呜是宝宝!还有三个月才满十七岁啦!”
  路边,一辆晃晃悠悠的自行车经过,车后座带了个人。乘客戴着一顶顶端尖尖的白色绒线帽,鼻尖微红,下巴颌裹在高领毛衣里,穿着厚重的羽绒服,像只笨拙的熊。
  元白眯眼望着对面的地标商厦,放在奋力蹬车少年口袋里的手突然戳了他两下:“喂!陆曜!我看见你了!”
  陆曜蹬了好长一个上坡,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底下是正经的黑短发。汗珠从额上顺着好看的线条淌下来,又顺着口罩带子滑到脸颊边,痒。
  对面有一个好几十米高的自己,然而他看都懒得看。
  “坐稳了。”
  到了坡顶,后面是陡峭的下坡,速度骤然变快。口袋里的手指猝不及防捏紧了:“哎哎哎——你踩下刹车啊!”
  “河马超人博物展要迟到了。”
  “哦……哦。”
  “不是你要去看?”
  “……”
  “?”
  “……我现在又不太想去了。”
  十字路口,自行车过完马路悠悠拐了一个弯,十分钟后又回到了商厦前。
  拍照的女孩子早就走了,这个点都去吃饭了,广场上并没有什么人,更没人注意花坛前坐着的那个裹成熊的小孩儿。
  元白手肘撑着膝盖,拳头撑着下巴,巴巴地望着高处陆曜的巨幅海报。
  陆曜站在自动售卖机前,口罩和帽子严严实实挡脸,但衣服掩盖不住他的气场,身高就比人群高出一截,自然是很引人注目。
  有路人经过,甚至不认识他就想问他要签名,被礼貌地拒绝了。
  拎着热饮料回到花坛前,陆曜把热牛奶微烫的罐子贴在发呆的家伙耳朵上,成功地得到“嘶”声和不满凝视。
  “这有什么好看?”陆曜在他边上坐下,拉开易拉罐,学术性地审视了一番自己的广告,“这个拍得太做作了,我可不喜欢。”
  “陆曜啊。”元白若有所思地喃喃,“你看,我觉得吧,你果然就是应该当明星。”
  “嗯?”
  “那我吧,果然就是不应该当明星的。”元白慢慢道,看向陆曜一下子变得不好看的表情,嘿嘿一笑,“这次是真的,陆曜,我不想再混下去了……马上要中考了,下半年我就高一了,与其在公司浪费时间,不如好好学习,你说呢?”
  陆曜盯着他,似乎想找出开玩笑的迹象,整个人跟定住似的。
  元白见他那样就没办法,推他一下:“喂,你这个样子干嘛?”
  初三生元白其实很怕陆曜严肃起来的样子,还没分化的小alpha,怎么承受得住完全体alpha无意识的威压。
  但他不敢说,要脸。
  于是很快投降:“好好好,我不退。”
  陆曜淡淡扫他一眼,扯了扯嘴角。
  “回去吧,天冷。”他说,“你妈妈应该给你准备了蛋糕。”
  “十六岁生日快乐,元白。”
  9点,元家。
  “别走吧。”元白从窗口探出头,朝底下刚跨上自行车的陆曜勾勾手指,“陪我到零点行吗?”
  陆曜回过头,疑惑。
  元白脚尖不好意思地蹭蹭墙皮,吞吞吐吐:“我,听说十六岁生日的时候,分化的几率很高……”
  爸爸不在家,妈妈是beta,如果真的今天在家里分化,总是措手不及。
  十一点半,元白打了个哈欠,又努力感受了一下,身体没有任何动静。
  好困好困。
  “睡吧。”陆曜陪他盘腿坐在床边地上,月光照在地毯上,温柔如水。
  元白摇摇头,声音低落:“反正也就半个小时了。”
  “我,真的,很想成为真正的alpha……”
  声音渐渐变小。
  并没有等到十二点,头一点一点,靠着陆曜的肩膀就睡着了。
  陆曜把他搬到床上,盖好被子,抬肘看了看表。
  零点了。
  他把元白收到的生日礼物理了一遍,堆在床头,把自己送的河马超人全套最新款周边放到最上面,低头测了一下元白的心率。
  平稳,没有分化征兆。
  门开了又轻轻关上,陆曜和还在客厅打哈欠看电视的元白妈妈道了别。
  “不睡下吗?”妈妈很惊讶。
  “很早有个工作,离这边比较远,得先去酒店住。”陆曜礼貌地说,“那么,阿姨,下次再见了。”
  床上睡熟的男孩翻了翻身,抱着枕头低声呓语:“我,我还是想要……”
  十六岁生日那一天。
  元白等待的奇迹没有发生。
  *
  *
  7月,盛夏。
  练习室。
  阳光照入室内,在橙黄的木地板上缓慢转向,整面墙的落地镜延伸至角落。
  元白坐在角落里,一腿屈起,一腿伸直,手上捏着颗青色的苹果,百无聊赖望着练舞的两个人,“咔嚓”一口咬下去。
  满口苹果的清香,清甜里混合着一点酸。
  光线有点刺眼,元白压了压帽檐,顺手理了一下为了做造型特地留了很长的头发。
  “元白。”
  他闻声微微抬头,皮肤很白,眼睛笼在帽檐的阴影中,露出一段清晰的下颌线。
  “公司给你们开了微博。”助理说,“等下吃饭旁边有摄影师拍,可能会剪辑到出道纪录片里,你注意下。”
  元白点了点头说好。
  助理从他那里走开,向中间正在练双人舞的两人走去。音乐正好到高潮,节奏一转,助理站在两人身后,正在犹豫。
  那两个人身形很搭,配合默契。高个子比矮些那个刚好高十厘米,是非常适合双人舞台的高度差。
  七月充满热力的阳光里,成熟的躯体伴随着音乐律动,交织成一幅美好的、动态的青春图画。
  元白扫了眼,手一撑地站了起来,隔空比划了一下,有些郁闷。
  陆曜这家伙真是,平白长那么高干什么?
  同样是alpha,为什么人和人的差距就那么大呢。
  他把帽子拿下来捏在手里,朝脸颊扇了扇风。
  高潮过去,音乐转缓。
  “陆曜。”元白转着帽子头也不抬地喊了声,“到点了,吃饭。”
  他声音不大,Alan根本没听见,只是下一秒和他对位的高个子男孩就放开了手。
  陆曜长腿一跨,朝前两步,关掉录音机:“先练到这。”
  他说话声音比唱歌更好听,低沉而清冷,像夜晚拍过岩石的海浪。
  Alan听得怔愣一秒:“什么?”
  以陆曜的敬业,舞曲没结束就停下,还是很罕见的。
  元白拎着两瓶水晃悠悠走过来,一瓶递给还在发愣的Alan,一瓶丢给两米外的陆曜。
  “呃——谢谢。”Alan望着外形过于幼齿的小少年,有些不确定,“是元白是吗?”
  “是我。”小少年绷着下巴,严肃而简洁地肯定。
  Alan尴尬道:“我是Alan,那个,以后就是队友了……”
  “对。”元白回答了一个字就低下头,过了会觉得不大好,又补上一个,“好。”
  Alan头顶冒出一串问号。
  “那个……是你的说话习惯吗?”
  一个字一个字的蹦?
  陆曜背靠镜子喝水,忽而幽幽道:“大哥,你害羞什么,Alan现在不是,也不会突然在你面前分化成一个omega。”
  元白瞪了陆曜一眼。
  害羞?蛤?
  他才不会因为omega而害羞……再说了,他元白作为一个分化概率85%的未来alpha,面对珍贵可爱的未来omega紧张一小下又怎么了?
  Alan嘴角抽了抽。
  陆曜,目前一米八八,纯血alpha。
  管比他小一岁,矮一个头的未分化小孩儿叫大哥。
  这……
  “那是因为进公司的时候我比较高。”元白认真道,“我还会长的。”
  长长的刘海被夹子别起来,他光洁的额头上压着一道帽檐留下的可笑的红痕,还带着稚气的五官展露出不服气的表情。
  “嗯……会的会的。”陆曜随口安慰,眼睛扫了眼一直眼巴巴等在旁边的助理,露出一个询问的眼神。
  助理赶紧上前跟他们说了中午拍摄的事。
  “Alan最好是稍微收拾一下。”
  纪录片嘛,以后肯定很多人看的,得全方位无懈可击。
  Alan忙点点头,道了声别就先去了休息室补妆。
  这几个人里,陆曜素颜能打,从不带妆。
  元白则是兵荒马乱中被拎出来出道,他的人设就是接近素人。
  只有Alan是走时尚路线,外形是一点都不得马虎的。
  元白目送助理跟着Alan离开,顺手要把苹果丢进垃圾桶,突然心里一动。
  元白侧眼,向上斜瞟:“你啧什么?”
  陆曜站他左边,正挡住入室的阳光,闻言低头,对上元白警觉的目光。
  陆曜解释:“我没有。”
  元白不信:“我听见了。”
  “真没有。”
  “你在心里说了。”
  “……”
  陆曜十分无言地看着仿佛有读心术的元白,半晌,朝他手上的苹果点了点下巴:“又不吃完?”
  “……”元白,“我就知道。”
  这家伙是罕有的害怕浪费粮食的富家少爷。
  “不想吃算了。”陆曜叹了口气,“省得一会又吃不下饭……来给我。”
  他两口解决了元白吃剩的苹果,随手往垃圾篓一丢,正中空心三分。
  对于陆曜这种过于直A的吃兄弟剩饭的行为,元白起初也十分困惑,毕竟这和这位浑身上下洋溢着不食人间烟火气息的盐脸ace气质相当不搭。
  但……谁叫陆曜喊他大哥呢。
  元白伸手想鼓励地拍拍自己小弟的肩膀,无奈对方太高,与其说是拍肩不如说是温柔地挠了挠他的背。
  *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