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柱斑]娶回家的媳妇儿不愿意跟我圆房怎么办[天作之合]——Tadashi

时间:2020-06-25 14:19:29  作者:Tadashi

 

 
一句话简介: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爱情故事
 
 
第1章 传闻都是骗人的
  战国时代的忍者们虽然没有谈情说爱的时间可嫁娶倒是从不耽误。
  孩子是战争的牺牲品,他们大多弱小,在刀光剑影中因为恐惧而瑟瑟发抖,可他们也明白无处可躲。
  千手柱间很平静地接受了与漩涡一族的联姻,他知道族人期待着他的孩子降生,千手佛间的离世让众人恐慌,他们需要些喜庆的事情来帮他们掀开阴霾。
  漩涡一族的女性向来优秀,即将成为他妻子的漩涡水户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在医疗忍术和封印术方面的造诣都不可小觑。当然这些都是长老们告诉他的,在这个时代能活到五十多岁的家伙们可是不多,千手一族里也只出了四个。
  千手扉间的意思是让自家兄长在停战协议尚未破裂之前把该做的事都做了,他说得直白倒让千手柱间笑了好一会儿。
  “你看起来比我还要期待,不如这次也给你找个妻子吧,我们兄弟同乐。”
  千手扉间当然不会把这玩笑话当真。
  “族长之位的继任仪式和婚礼都定在后天,没什么繁琐的过程但你也不能过于心不在焉。”
  千手柱间明白对方的意思,他会努力让族人们安心的。
  夜里下了场很大的雨,千手柱间被吵得有些烦竟是一晚没睡。
  太阳还没升起族人们就已经都出去活动了,停战协议从不具备长期性,大家都明白放下警惕是不明智的。
  虽然说是没什么繁琐的过程可该准备的还是准备了些,千手柱间站在明日就会入住的新帐篷前发了会儿呆。
  “柱间大人在想什么?”
  与他差不多年龄的朋友见他似乎是有心事便搭了话,他曾经多次强调直呼他的名字就好不需要加上什么尊称,可对方就是不听。
  “听说是个端庄温柔的女性,您一定会喜欢的。”
  “怎么所有人都比我还要更了解她似的。”
  “明天起就要改称呼您为族长大人了,我们都希望族长大人能和远到而来的夫人幸福。”
  千手柱间知道对方说的是心里话,他想他会努力不让对方失望的。
  漩涡的族人们在仪式当天才赶到千手的领地,站在最前面的红发女人一直拉扯着裙子似乎是不能适应身上的装扮。
  千手柱间听了几十遍关于这个女人是如何完美的称赞,可第一眼见到对方的时候却只在那双眼里看到了不忿。
  不忿,她显然并不愿意嫁给他。
  族人们在身后催促他上前搭话,哪怕只是说些场面话也不能让漩涡的族人们过于尴尬。
  “我是千手柱间,一路上辛苦你们了。”
  女人听到他这话之后才把目光落到他的脸上,他比她高出了许多,所以她只能仰头。在光线的作用下他能看清她的表情,可她却是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看到她的脸上多了几分的惊慌与无措。
  无论是族长的继任仪式还是婚礼的仪式都在尴尬中进行到了最后,千手柱间费尽了心思不停试图搭话可女人都选择了沉默以对。
  他甚至开始怀疑她不会说话。
  漩涡的族人们似乎也有些意外,他们认识的漩涡水户理应不会让千手族长下不了台。
  太阳刚下山就有人催促千手柱间快进帐篷里陪漩涡水户,其实他觉得对方或许更想自己待在里面。
  “主动点,今晚过去之后她就是您的了,我们的族长夫人长得那么好看您可得大度一些。”
  这种没羞没臊的话他们倒也说的出口。
  千手柱间转而看向千手扉间,对方皱着眉似乎在考虑什么,但最后也只是抬手示意他快点进帐篷。
  “哟,今天很无聊吧。”
  坐在榻上的女人盯着他看,就好像在考虑什么大事。
  那种锐利的目光不像是女性该有的,千手柱间为自己突然的想法感到无奈,他弄不明白自己脑子里都装了什么。
  “怎么不吃东西,这些可都是我的朋友们辛苦做的,你们赶路到这里一定很辛苦了,不吃些东西怎么会有力气。”
  他把矮桌上的食物端到对方面前,可仍旧没能得到任何回复。女人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她不打算吃东西,或许是没有胃口也或许是瞧不上这些食物。
  千手柱间难免有些失落,只好自己坐下解决了朋友们准备的心意,期间他也发出过很多次的邀请让对方一起吃点,可最后只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不耐烦。
  吃完了东西之后千手柱间才意识到今天最重要的环节就在眼前了,他抬眼看向漩涡水户,女人哪里有传闻中大方得体的模样,双臂交叉放在胸前甚至还盘着腿,简直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他其实对她很感兴趣,一种很特别的熟悉感在催促着他靠近对方。
  “你困了么。”
  这话刚问出来千手柱间就有点后悔了,即便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这种暗示性极强的话怎么也不应该随便说出口,显得他有多迫不及待似的。
  外面异常安静,平日里负责守夜的忍者们都在这一晚停止了讨论声,千手柱间带着些焦躁起身吹灭了火光。
  黑暗之中他依然能看清女人的大致轮廓,他慢慢走过去坐到了女人身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脱下了自己的外衣。
  深秋季节的气温有些低,可他却感觉不到冷。
  千手柱间下意识地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他发现他其实是非常紧张的,安慰着自己每个男人都会经历这样的第一次,然后才一鼓作气把对方压到了身下。
  “我会很小心的,你不必害怕。”
  他发现她在发抖。
  即使对方一直冷着脸无视了他整天,可他还是感到了心疼,他告诉自己他会珍惜她的。
  “不想死的话就让开。”
  千手柱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一天都没开口说过话的人竟然发出了声音,尽管低沉又充满威胁性。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就因对方踢过来的脚向后退了些,接连的攻击让他不得不跳下床与女人对峙。
  “我不会伤害你的,相信...”
  她没听完他的话就扯着被子背对着他躺了下去,显然是不愿再多谈。
  被赶到下面的千手柱间一时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他试着靠近了几次,可每靠近一步的时候都会受到手里剑的洗礼,在那之后就不敢再乱动了。
 
 
 
第2章 根本没有这样那样的美事
  千手柱间的新婚夜是站着瞪眼过去的,他说不上来心里的滋味究竟是什么样的,遭遇这样的事情任哪个男人都不会开心,可他毕竟还不算是个真正的男人,族里的长老们一直在强调在他成家之后才算得上是从男孩蜕变为真正的男人。
  他也不过是十九,或者是十八也说不定,长年的战争让他的身上染满了风霜,这个时代的忍者们都是这样的,无一例外,他的弟弟千手扉间更是从小就习惯了冷着一张脸。
  “我先出去了,你睡一会儿吧。”
  他知道女人也几乎彻夜未眠,或许她比他还要心里不舒服。
  走出帐篷之后遇到的几个朋友都对他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可惜他们都想错了。
  “族长大人,早上好。”
  “早上好。”
  这是继任仪式后的第一天,也是他婚礼后的第一天,可他的心情真的是有些糟糕。
  千手扉间注意到漩涡水户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显然有些意外,盯着自家兄长看了好一会儿才认真地道:“看来大哥对她很满意。”
  千手柱间差点哭出来,他是真的很想哭着告诉千手扉间昨晚的真相,但他终究没说。
  漩涡的族人们一早便离开了,涡潮村并不太平,那里还需要人手。漩涡水户并没有出来送行,所有人都没有表现出异议,在大家眼里她理应好好休息一天。
  到了中午千手柱间被人提醒漩涡水户该吃点东西,他在帐篷前徘徊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进去。女人似乎是早就察觉到了他在外面,看到他进来的时候也没有意外。
  “吃点东西吧,正好跟大家一起。”
  千手柱间得不到回复只好摸了摸鼻子试图克服这样的尴尬,女人的直视让他有种无处可逃的紧张感,他其实真的想跟她好好相处。
  “应该有你爱吃的,他们准备了很多。”
  她或许是真的有点饿了,毕竟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进食,当千手柱间把这句话说完之后她终于下了榻。
  千手的族人们看到两个人出来的时候都把目光转移了过去,女人似乎是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连带着走路的速度都加快了一些,千手柱间忙跟上几步同行。
  他发现对方在排斥他的接近,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失落。
  “怎么也是举办了仪式的夫妻,在外面的时候还是希望你不要这么抗拒我。”
  他低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其实也搞不明白是真的这么想还是只是在找接近对方的借口。
  女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终于没在排斥他与她并肩同行。
  千手的族人们很喜欢聚在一起吃饭,他拉着女人的手坐到位子上,还没来得及回味手上的触感就看到对方的衣袖里滑落出了一支苦无,只得快速拦下对方的手腕以防利刃刺进自己的手上。
  “族长夫人怎么还穿着这身衣服呢,不是准备了新的么,一定是族长没给拿。”
  千手柱间一边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一边压制着漩涡水户的手腕,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都很平静,大家都没有看到这个族长夫人正在试图在族长手上捅上一刀。
  等漩涡水户终于没了跟千手柱间闹的心思转而专注进食的时候后者也已经丧失了食欲。
  他想他必须跟他的新夫人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了,即使她非常厌恶他。
  午饭过后大家又散开去忙各自的事情了,千手柱间邀请漩涡水户到四周逛逛,他以为她会拒绝,可对方却是点头发出了命令。
  “带路。”
  千手柱间一愣,他不知道对方想让他带路去哪里,可他想还是去人少的地方谈比较好。
  漩涡水户像是对周围的一切都很感兴趣,千手柱间见对方一直在打量四周不禁开始猜测对方是不是也喜欢这里。
  “我直说好了,你如果真的不喜欢我,我可以安排人送你回涡潮村。”
  她像是完全没想到他会说出来这样的话,愣了一会儿才给出了回复。
  “我不会离开。”
  千手柱间猜不准对方的意思,或许对方是喜欢这里的,只不过是不喜欢他这个族长?
  “我想我们可以试着了解彼此,如果你想留在这里的话。当然我是不会强迫你做什么的,我们可以先做朋友。”
  这是他的心里话,尽管眼前的这个女人让他昨晚憋了一肚子的气火,可他依旧想接近她。
  这种感觉或许不是爱恋,但也一定是特别的兴趣。
  女人没有回话,似乎是在考虑千手柱间的提案。
  千手柱间打算给对方一些时间整理思绪,他想对方会同意的,因为他看得出来对方是真的想留在这里。
  然而对方为什么想留在这里却是他没有仔细考虑过的。
  天黑之前女人给出了如他所想的回复,他们也得以漫步回到驻扎地。族人们见他们这时候才回来纷纷发出了笑声,有几个活泼胆大的甚至直接喊出了“族长可别让我们的族长夫人累到了”这样的话。
  他们昨晚确实有点累,可绝不是因为做了那样的事而累。
  千手柱间瞥了眼身旁的女人,叹了口气安慰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
  今晚他不打算干瞪着眼睛站一晚了,与漩涡水户进行了心平气和的沟通之后对方也同意了同榻而眠。
  一直没能好好休息的千手柱间刚躺下去就起了困意,他想自己不过一会儿就能睡着。
  长大之后他跟兄弟们已经分开睡了很久,他已经记不得上一次与另一个人在一张榻上睡觉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些兴奋,虽然微乎其微,但他还是想分享给对方。
  “已经很久没这样和谁睡在一起了,说真的我挺开心的。”
  他知道对方不会给他任何回复,可想说的话还是要说出口。
  “以后你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吧,公平一些的话我是不是也可-----”
  “你说够了没有!”
  千手柱间睁开眼看向身旁的人,对方好像是真的生气了,或者是不耐烦了。
  他低声道了歉,还没来得及掩盖住眼里的失落就发现了对方脸上的无奈之色。
  这场面似曾相识,曾经被他心心念念着的名字几乎要脱口而出了。
  可他只是微笑着道:“你跟我的一个朋友很像,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介绍你们认识。”
  女人似乎对这个话题有些兴趣,眼里多了几分的光彩。千手柱间静等着对方的追问,却是什么都没有等到。
  她慢慢收回视线闭上了双眼,一句话都没有留给他。
 
 
 
第3章 值得深入了解的人
  “睡得好么?”
  女人醒得很早,起码是比千手柱间早的,可他认为对方一定是睡过了。
  她的脸色可比昨天好看了些,尽管眼神里还是装了些许不满,可他觉得看着还挺舒服的。
  “吃点东西吧,然后我带你去四周看看,你对这里似乎还是很满意的。”
  涡潮村是怎样的地方他其实并不是很清楚,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大概是可以去看看的,他想试着多了解漩涡水户,这总不会有错。
  两个人坐在一起吃早饭的场景多少有些奇怪,他看得出来对方的不自在,可除了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也没别的法子了。
  想到昨天族人们提过的新衣服,在饭后他便翻找了一番,果然是有一套的。浅蓝色的衣服,跟千手一族的服饰颜色倒是有些不同,但他想做的人一定是用了心。
  族人们都希望他和她能幸福快乐,他明白他们的心意。
  “这是族里的几个女孩很辛苦做出来的,她们一定希望你能穿上它。”
  千手柱间的双手绕过对方的肩膀把新衣搭在对方的身前,这就像是把对方拥入了怀中,在他还没反应过来这种姿势有些暧昧之前对方就已经先一步把他打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