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恶龙咆哮~嗷呜[异世大陆]——沉爱

时间:2020-06-25 14:14:41  作者:沉爱

 

 
  文案:
  龙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浑身长满鳞片的丑八怪,他望着近在眼前的血盆大口,鼓起勇气张开了只长了一颗小尖牙的嘴巴,奶声奶气的恐吓着敌人:“嗷~嗷呜~~呜~嗝~~”黑色的小火苗还未攻击到敌人就已经在空中颤颤微微的熄灭了。
  闪电豹:………:-)
  龙明:………QAQ!
  龙族占据了艾泽瑞克大陆的金字塔顶端,千年来,从未改变,只是它们的幼崽越来越稀少,足足将近一万年没有新的幼崽崽出生了,龙族族长望着那群皮糙肉厚的老龙们,对于绝族一事已经愁的一千年没有睡觉了……
  直到有一天,所有沉睡中的巨龙突然听见了龙魂深处独属于幼崽的充满恐惧的哭泣声。
  全体龙族:……???!!!╰(‵□′)╯
  公元星历史8922年日耀日,艾泽瑞克的所有种族被遥远龙之岛上的龙族震天动地的暴怒吼声所惊醒!
  萌死人不偿命的小奶龙在异界生活琐事。
  
  一句话简介:正文已完结
  立意:世界奇奇怪怪,小龙可可爱爱~
  作品简评:
  龙明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但是特能吃的龙族幼崽,被地精收养之后,就暂时在地狱山脉安了家,机缘巧合之下又救了一只受重伤的人鱼奥利奥,三个不同的生物就生活在了一起。于此同时,感知到幼崽出生的龙族们,也千里迢迢的来到了艾泽瑞克大陆寻找他们的族龙,暴娇的大黑龙,温和的翡翠龙,还有一个奇奇怪怪的人类,构成了一个奇怪的组合来寻找幼崽的踪迹。本文题材新颖文风流畅,用词洁简又不失趣味,行文里妙趣横生,萌点十足,人物互动温馨治愈,拥有一颗赤子之心的蠢萌主角,和外人眼中完全不同的勤劳地精,以及一个虽然受了重伤但是热爱学习的人鱼,组成了一个温馨又有爱的异世小家庭,也可以让读者们以一只幼龙的视角,来窥探神秘的艾泽瑞克大世界,值得一看。
 
 
第1章 恶龙破壳(修)
第一章:奶龙破壳!
  《艾泽瑞克龙族百科全书之最伟大的恶龙传奇》第一页目录就写着一个小小的地精族长的话。
  “那是我平平无奇的地精生涯中最为荣耀精彩的时候,因为就是我捡到了当时还未出生的恶龙大人的蛋,我敢用地精一族的名誉发誓,那真是一颗完美无瑕的蛋!洁白圆润的就像是月亮女神的珍珠,漂亮又威严。”
  “咳,忘记说了,我是格鲁老爷,现任地精勒索族的族长,也是伟大的恶龙大人的亲人,好吧,也许他现在不需要我了,毕竟他已经长大了,但是我仍要大声的说:我曾经是,我以后也是,这是他亲口说过的。”
  哦,当然,有幸看见这本书的人类和非人类种族,您一定要相信,这并不是因为这个来自贫苦地底一族的勒索族分支地底地精族长学识渊博,而是因为他是第一个看见或者说捡到龙蛋的地精。
  作为一个卑微又弱小的地精,他是多么幸运可以用他混浊无神的眼睛,可以看见未出生的伟大的恶龙大人的蛋,想必龙蛋上的花纹也是无可比拟的繁复优雅,龙蛋的气息强大无比又充满了生命力。
  那可是还未出生的恶龙大人的蛋。
  所有人都认为那个好运气的地精刚捡到恶龙大人的蛋时,一定是诚惶诚恐,匍匐在地,恭敬无比的在地上磕头等待着恶龙大人破壳出生,然而,事实上呢,大概只有格鲁自己一个人知道了。
  地狱山脉的冬季有多难熬呢?
  格鲁深有体会,作为一个地精,还是最下等的地底地精,格鲁每天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觅食,死掉的小昆虫,小动物,干枯萎缩的植物根茎球,甚至腐烂的苦甘蓝草团都是格鲁的食物。
  可是哪怕他的口味如此杂,他还是经常处于饥饿的状态,因为地狱山脉的食物太少了,它的地貌经常让格鲁气的半夜睡不着也要狠狠咒骂几句。
  地狱山脉之所以叫地狱山脉,是因为它右边大半个面积都是融融火山,坑底的岩浆无时无刻不在翻滚着,就像是开水冒泡泡,咕噜咕噜的,格鲁曾经好奇去过一次,被热的头晕眼花,身上皮毛都被烧焦了,悻悻的又回到了左边。
  左边是个森林,魔兽们都有各自的地盘,格鲁的地盘就在两边中间,刚好是一个裂缝,活动范围不超过一百米,因为他的隔壁就是那只脾气暴躁的闪电豹。
  此刻正值严冬,格鲁难得从他的地底出来,原因无他,再不出来他就要饿死了。
  外面下着大暴雪,有多大呢,格鲁估计雪大概有他一个人高,他动了动自己的小眼睛,看见右边的地狱火山上空一点雪都没有,炎热的犹如夏日,而他左边就是暴雪,格鲁摸着自己毛茸茸的干瘪肚子,叹了口气,决定还是缩了回去。
  他回到自己的屋子里,从自己破烂的木箱子里拿出一把铲子,这是人类的东西,格鲁知道,当时那个人类已经死在了地狱山脉里,尸体被隔壁的闪电豹吃的干干净净,格鲁晚上偷摸回去把他的包裹偷了过来,他喜欢屯着一切东西,不管有用的,还是没有用的。
  格鲁握着这个生锈的铲子,弯腰低头朝地底挖去,他已经挖的很深了,可是还不够深,他要挖到一种叫白蚁的食物,它们很狡猾,巢穴在地底深处,格鲁想起白蚁肥厚的身体,还有堆积起来的蜜巢以及蚁蜜,口水不自觉流了下来,挖掘的动作也更快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格鲁的铲子终于碰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反力之下,格鲁感觉自己的手臂都震麻了,那个铲子也断掉了 ,格鲁瘫坐在地上,呼呼喘气,他抹把汗,心里安定了一些,露出一个笑容,黄黄的牙齿也露了出来,这些白蚁会分泌一种物体保护自己的巢穴。
  不过,这次也太坚硬了,格鲁欣喜的用自己的手挖,昏暗的洞穴里,格鲁视力很好,很快看见了一道白光。
  一道白光……?格鲁精神大震,连忙又刨了几下,终于看见了包裹在岩石当中的一颗大白蛋,它在昏暗的地底下散发着莹润的光泽,晃的格鲁口水直流。
  他已经好久好久没吃过蛋了。
  格鲁看着这颗蛋,欣喜若狂,忍不住把它抱起来亲了几下,他的蛋,他圆圆的蛋,他喷香喷香金黄金黄的蛋,在一个寒冷的冬季可以吃到一颗水煮蛋或者是煎蛋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格鲁得到了一只洁白硕大的蛋,也顾不得那些白蚁了,返回到屋内里,格鲁望着桌上的大白蛋,又狠狠的咽了咽口水。
  他望着自己残破的家,翻箱倒柜的从床底下掏出了一个大铁盆,然后把夏季收集起来的松木放在下面,把铁盆钩在上面,又辛辛苦苦的把蛋放到了铁盆里,格鲁望着这颗洁白圆润的蛋,再次由衷感谢了大地女神的恩赐。
  等一切忙活完,格鲁才发现没有水,但是,这难不倒他,格鲁抱着小木盆钻出洞外,从外面雪地捧满了一桶雪,又哼哧哼哧的回到了自己屋内,来回了三四趟,终于把大盆弄得半满,格鲁盘腿坐在松木前,怀着激动的心,颤抖着手用火石把松木引燃了,很快,橘黄色的火光照亮了不大的房间。
  时间缓缓而过,雪很快消融成水,经过火的燃烧,又沸腾起来,格鲁睁大眼睛看着锅内纹丝不动的蛋,有点奇怪,水都烧开了,怎么这颗蛋的香味还没传出来?
  …………
  龙明睡的好好的,忽然感觉到一阵燥热,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只看见了一片黑暗,正想开灯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股水流穿透过他的手,还带着奇怪的粘腻感,闻起来有点奶腥味。
  他张开嘴巴,温热的水流一下子呛到了自己嘴巴里,龙明惊醒过来,难道自己在梦中掉进水里了?就在他在黑暗中扑腾的时候,忽然发现那水慢慢消失了,仿佛融入到了他的身体里。
  于此同时,他感觉底部温度似乎在升高,一直在黑暗里的龙明下意识的想弯腰摸摸到底是什么情况,没想到居然摸到了一手滑腻的鳞片状物体,就在他的腿上,由于他的动作,周身狭小的空间也摇晃了起来。
  龙明浑身一个激灵,连忙缩回了手,周围的空间不大,他只能把手撑在对面的“墙壁”上,对面的墙壁也是滑腻一片,龙明后知后觉到自己的手似乎也有些异样。
  “怎么回事?”话一出口,龙明不由瞪大了眼睛,这种奶声奶气的嗷呜声是他发出来的吗,为什么不是人类的声音?
  “嗷~”龙明不死心的又说了一次,结果从喉咙里发出的仍是奶声奶气的嗷呜声,就像是动物幼崽一般。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外面的一道声音,叽里咕噜的听不懂,但是声音饱含惊吓和失望,以及还有愤怒,龙明只感觉天旋地转,周围空间颠倒了一阵,他似乎被人扛在了肩膀上,晃悠的他难受,手脚并用的探索了一阵,龙明发现自己好像在蛋壳里。
  没过一会,他感觉到自己的蛋身被扶正了。
  这真的不是做梦吗?龙明扶住蛋身,身体不稳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脚旁诡异的感觉到一点瘙痒,就像是什么在碰他的脚,一下又一下,锲而不舍。
  安静黑暗的空间里,他心跳如雷,这个蛋壳空间这么小,转身都不够,到底是什么在他脚边?
  龙明被自己的猜想吓出了一身冷汗,蛋的上方呈椭圆形,下方位置大一点,但是也只能够他站起来,四周是浑圆的圆形,空间十分有限,偏偏那个不知名生物还在碰他的脚,活泼极了,一甩一甩的,鳞片碰到他的脚面上,落下诡异的粘腻湿润痕迹。
  龙明深呼吸了几口气,定了定心神,混沌的大脑终于恢复了一点冷静。
  他有点困难的扭着身体,没办法,他感觉自己似乎有点胖,特别是腰这个部位,从来都是瘦子的龙明第一次感受到了胖人的小烦恼,他慢慢弯腰……
  终于抓住了那个一直碰他脚面的小东西,入手只感觉冰凉的鳞片滑腻无比。
  龙明只感觉到自己摸到了一手的粘液,他在黑暗中摸索了一阵,发现这个尾巴又短又粗,还在不安分的晃悠着,沿着这跟形似尾巴的东西向上摸到最后,龙明第一次被吓得惊手掉落,后退了一步,整个身体不稳的在蛋内翻滚了好几次,才趴下来,蛋壳晃晃悠悠的小幅度荡着,就像是摇篮一般。
  脚腕处传来熟悉的触碰感,那根尾巴又在一点又一点的碰着龙明的脚,冰凉凉的,他趴在蛋壳内部,呼呼喘气,鼻腔里也传来了轻微的奶哼声,就像是幼崽撒娇般的奶唧唧声音,龙明扭头望着黑暗,双手艰难的摸到了自己的尾巴,又短又胖,就在自己的尾椎骨那里,冰凉的鳞片也比原先摸到的大一点。
  他一觉醒来怎么有尾巴了?
  龙明翻了个身,感觉肩膀处有点硌人,他手脚并用的抱住自己的短胖尾巴,不让它乱动,整个人彻底茫然了。
 
 
第2章 恶龙破壳(二)
  椭圆形的蛋并不稳固,一直小弧度的晃悠着,龙明抱着自己小小一只的胖尾巴艰难无比的起身,期间毫无疑问的猛虎落地式了好几次趴在蛋壳上,等他稳住身形,龙明奇怪的发现自己的肩膀似乎也有点异样。
  肩胛骨处痒痒的,经常不由自主的会动来动去。
  但是龙明望着满目的黑暗,还是决定先破壳而出,黑漆漆的环境对他太不友好了,什么也看不清,也不知道这个蛋是什么蛋,蛋壳厚的一点光也透不进来。
  怎么破壳?对龙明而言是一个大问题。
  特别是他如今没多少力气的情况下。
  龙明抱着自己不安分的胖尾巴,总觉得他变成了另外一个物种。
  就在龙明努力思考的时候,蛋壳外面又传来了陌生的声音,语调急促尖锐,也不知在说什么,他倾听了好久也没听懂,没过一会,龙明就感觉到蛋壳被大力敲打了几下,蛋身顿时像小船摇晃起来,龙明在里面被转的头晕难受,抱着自己的小尾巴就吼了一声:“嗷~”
  可惜奶声奶气的,一点威慑力也没有,龙明听见自己奶唧唧的嗷呜声,可疑的沉默了。
  奇怪的是,外面敲打蛋壳的动作居然停止了。
  龙明喘着气,胖乎乎的小身体扒拉着蛋壳内部,蛋壳随他的动作又倒了下来,他趴在蛋壳上,犹豫许久,伸出手拍了拍,蛋壳没有动静。
  他不禁加大了力气,使劲拍了拍,顺便双腿蓄力踹了踹,身后的小尾巴也不由自主的甩了甩,蛋壳终于轻微晃动了几下………
  这个蛋壳怎么这么硬?
  龙明望着纹丝不动是蛋壳,有点泄气的坐在蛋壳上,与此同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肚子也饿了,正在咕噜咕噜的叫着,极度的饥饿瞬间传遍全身,蛋壳上飘散着独特的奶香味,就连粘液上的奶腥味也变得好闻起来,就像是以前吃过的鲜奶钙片。
  龙明摸着自己软绵绵的肚子,咽了咽口水,他歪头回想了一下,自然界中好像有很多小动物就吃自己刚出生的蛋壳的,那他也应该可以吃吧……
  也不知是不是突然变成了蛋生的幼崽崽,龙明觉得自己的思维也变得迟滞了一些。
  他暗自做好心里建设,快速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根本不敢多停留,勉强确定了不是人脸,眼睛有点大,嘴巴里还有一颗小尖牙,脸上都是鳞片,哪怕知道自己变成了另外一种生物,可是等真切的摸到自己的脸,龙明还是不可抑制的难过了一瞬,这好像真的有点丑……
  蛋壳还在像摇篮一般晃悠着,龙明趴在上面,伸出小短手再次摸了摸自己的小尖牙,只有一颗,小小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咬动蛋壳。
  肚子里也越发饥饿,龙明闻着蛋壳的奶香味,最终还是低头咬了一口,没想到居然被他咬了一小块下来,奶香浓郁香甜,又甜又脆,还厚实的很,一口咬下去咯嘣响!吃进肚子里,暖暖的热流传遍全身,充满了力量。
  龙明眼睛一亮,抱着那块蛋壳缺口就啃起来,越吃越觉得好吃,虽然只有一颗小牙,但是并不能妨碍他的进食速度,反而因为有了蛋壳的力量,龙明感觉到自己的力气也在逐渐变大。
  怪不得自然界的小动物要吃蛋壳,原来真的很好吃,龙明埋头苦吃,嘴巴里塞得鼓鼓的,身后的小尾巴不自觉的摇晃起来,晃悠个不停。
  一直专注啃蛋壳的龙明没有发现蛋壳已经破了一个小口,还在逐渐增大。
  辛辛苦苦把蛋搬到外面雪地里的格鲁目瞪口呆的看着蛋壳逐渐破裂开来,然后露出了一条不停摇晃的小胖尾巴,左晃晃右摇摇,自在极了。
  里面的幼崽崽撅着胖乎乎的小屁股趴在洁白的蛋壳上,滚圆滚圆的小身体也胖乎乎的,两只小短手扒拉在蛋壳上埋头大吃,后面的两个小胖腿还在一蹬一瞪的,肩膀上的小翅膀也在扑棱扑棱着,这个浑身都是漆黑鳞片的小生物胃口极好,那么大一个洁白硕大的蛋壳不过短短几分钟,就被这个幼崽崽吃了大半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