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迫成为龙傲天[仙侠修真]——照乌山

时间:2020-06-24 09:08:46  作者:照乌山

 

 
  文案:
  无修派的师尊跟他的小姨子跑路了,留下一个烂摊子,无修派上上下下几百号人如何谋生存,求发展,成了头号难题。当事人莫妄语表示:我真的太难了……
  一夜之间,无修派门前拉出大旗:
  想修仙吗?
  上无修派吧!
  撞鬼了吗?
  上无修派吧!
  想知道自己姻缘什么时候到吗?
  上无修吧!
  这里有一流的道长,优质的体验,完美的服务,
  开业大吉,打折促销,五十,五十,一律五十,五十块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
  本文又名:
  《霸道道长爱上我》
  《我的师父在哪里?》
  《无敌是多么的寂寞如雪》
  《八一八我的极品师兄》
  ——————
  cp属性:
  强强
  双向暗恋
  ——————
  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不可以骂我写的人物,
  也不可以骂我。
  微博指路:国民偶像照乌山
 
 
第1章 【序】
  三月春和景明,草长莺飞,汪洋大海间耸立一巍峨崇巅,山间云雾缭绕,山脉绵延不绝,碧绿青葱削壁下,一条银白飞涧如落天银河。繁花瑶草簇拥中央,设一紫檀木莲花讲台,一位鹤发童颜,面容俊气的仙人正在向他的一百名弟子布道。
  无修闲人盘腿坐于莲花台上娓娓道来——“上古时,天地混沌,两间人物俱无。又五千四百岁,清气上浮,成天;浊气下沉,为地。轻清上腾,为仙、为道、为人;重浊下凝,为鬼、为妖,为魔。自此天地交合,群舞皆生,期间育一魔尊,噬尽天地清浊之气,妖魔鬼怪尽出横行于人世也。为师昨日夜观天象,七星连珠,荧惑守心,此乃天下大乱之兆也……魔尊,即将出世……”
  师尊第五百八十一次言之凿凿说魔尊即将出世时,莫妄语正盯着师尊那一边长一边短的雪白发鬓发呆,盘算今天中午吃大葱馅还是韭菜馅儿的肉包子。
  魔尊又双叒叕出世了。
  他翻着白眼,对着手中用金箔纸搭就的炮台吹了一口气。
  魔尊到底有没有自己的事业?怎么每天都在出世的路上?他到底出不出生?他再不出生,东城集市豆腐西施肚子里头的胖小子倒要先出生了。
  总之,师尊嘴里说出的鬼话,他是一个字也不会信的。
  师尊身边还坐了一个打哈欠的小姑娘。那小丫头片子是师尊从山下带回来的,比莫妄语小三两岁,生得唇红齿白,腰如柳叶,一张玉盘似的脸蛋儿跟她做的包子一样粉扑扑的。师尊说,这小丫头片子是他的小姨子,要莫妄语管她叫师姨。莫妄语在心里骂了一句放屁——小姨子?
  他们修行之人,断六亲,爹娘都不认,哪儿来得小姨子?
  这时一人往他头上砸了一团纸,莫妄语大怒,回头,见三师弟莫忘思正躲在桌后对他合十致歉,然后冲他点了点食指,示意时辰到了,帮忙将前面正在睡觉的莫小丙叫起来。
  莫妄语心神一分,气息不稳,鼻间一口气吐得重,手中刚刚用金箔纸搭成的成排炮车轰然倒地。
  坐斜对角的莫小丙此时发出微弱的鼾声,他口吐白沫,与周公棋局正酣。
  莫妄语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招呼过去。
  莫小丙惊醒,跳了一丈高,抱头高呼道——“啊,啊!魔尊?难道魔尊他又出世了!”
  “正是!”莲花台上,师尊击掌大喜,好不容易的得到了一点呼应,激动得他几乎热泪盈眶。他对莫小丁投去了深深的赞许的目光,竖着大拇指,说:“莫小丙,今日为师布道,就属你听得最认真,你天资果然非凡!是的,魔尊马上就要出世了。”
  “魔尊出世……会如何?”莫小丙怯怯问。
  师尊眉梢紧锁道:“自然……天下大乱,生灵涂炭了。”
  “那我们会死吗?”莫小丙年龄尚小,上个月刚过十岁生日,他基本功刚到运气的阶段,更不用说修道了。
  师尊一顿,道:“人固有一死。”
  “师尊,”莫小丙道:“我不敢死。”莫小丙到底年龄稍幼,他说的不敢死,本是“怕死”的意思。
  师尊一笑,道:“死有什么敢不敢的?大难当头,是谁想躲便能躲得过的?”
  他招了招手中一柄降妖宝杖,柔声道:“为了应对魔尊出世,下个月我将闭关修炼。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我门下一切事物,全由我的大弟子莫妄语料理。”
  念到莫妄语的名字,师尊的脸刷得拉了下来,他头疼地将手中的降妖宝杖往地上一敲,喝到:“莫妄语,你还不给我上来!”
  “我?”莫妄语吊儿郎当惯了,也没个坐相,被当众点名,一个激灵,连忙将搁在案几上瞎晃荡的腿放了下来,左顾右盼,诧异地指着自己的鼻尖,指望这只是师尊一次口误。
  “对,莫妄语,我说的就你,我大弟子除了你还有谁?给我上来,赶紧的。”
  师尊对上莫妄语可就没对莫小丙的好脾气,他恨铁不成钢直吹胡子瞪眼,道袍长袖一扫,冲莫妄语射出三根大小不一的鹅卵石,每一只都目标明确地冲莫妄语脑门上招呼。
  “师尊手下留情啊!”莫妄语左躲右闪地一一避过。他叹了口气,前往师尊莲台下直挺挺地一跪,行礼道:“无修派大弟子莫妄语领命。”
  “莫妄语啊,莫妄语……”师尊感喟着,他像老妈子一样喋喋不休、又事无巨细地跟莫妄语交代了一番门下事物,从这一百弟子如何照顾,到前院养着的那三只小鸡一日三餐要撒几把饲料,一一交代清楚,最后说道感慨之处,眼中甚至含了两行清泪。
  “莫修,”师尊又道:“为师修行多年,在江湖朝野,都有不少朋友。我若不在,你们遇上了什么麻烦,去找他们,他们谁都要给你几分薄面。若实在有麻烦解决不了,便去青城仙府找他们的顾左伊,顾云霄,他们看为师的面子,也会出手相助。”
  提到青城仙府,莫妄语心里又一咯噔。
  青城仙府在“金木水火土”五行中占的是个水字。
  仙府人,修君子剑,习冰阵之法,人如其名,各个是清冷淡泊、爱管闲事之徒。他们家大业大,修为极深,道行很高,为人又正派,在江湖中名声最盛。于是其他门派扯皮拉筋,一定要找青城仙府评理,而他们仙府人倒也不负众望,将“老好人”、“和事老”发挥到极致。
  这群人,莫妄语既不能惹也不敢惹。因为无修派五行属火,水克火——青城仙府天生克他。
  仗着自己天资不凡,他莫妄语在哪儿不是走路横着走的小霸王?偏生被青城仙府压了一头,这亏他可不吃。
  莫妄语在心中默默嘀咕着:我莫妄语就是饿死,死外面,从这跳下去,也不会找青城仙府的人帮一点忙!
  “为师这里有一块玉符,你拿去,”师尊从阔大的袖口里掏出了一块巴掌大、白色玉石。
  玉符来头不小,跟随师尊多年,同师尊手中那柄焰火宝杖、身上那间短袍道服、一样声名显赫,拿出去世人便知,这便是无修闲人的传人。
  那玉石雕刻成一只如意形状,两端微翘,中部平整,玉符正中心是两只相交的圆圈,乍一眼看去,像一只虎视眈眈的眼珠。
  花纹两侧则是两行笔画错综复杂的篆文,一边是“修仙问道,请往别处;”另一边是:“成仙立佛,莫入此门。”这十六字,便是他们无修派懒懒散散、无修无为的家训了。
  莫妄语接了过去。他的手指刚触碰上,便被玉石表面蕴藏着大巨大的灵力震得一激灵。
  这玉符表面附着的百年灵力,顺着他的指尖钻往他灵脉之中,好似天灵盖上被劈头盖脸来了一棒子。莫妄语承受不了,险些将这玩意像一只烫手山芋一样扔了出去。在这紧要关头,师尊却像是料到一般,轻而易举地抓住他的手腕,两指正好按在他的命门之上,令他动弹不得。
  紧接着,只觉师尊往他手腕上的大陵、内关两大穴上,这两穴位似是被拨开了一道开关,一股灼热滚烫犹如岩浆般的灵力立刻冲了进来,瞬间融进他的丹田内。莫妄语腹部一沉,正要运气试探,师尊却又松了手,那股注入他丹田的灵气跟着不知去向。
  “莫修……”师尊突然面露悲伤,一张不显年龄的俊脸上竟落下了两行清泪。
  他从那莲花台上下来,站在莫妄语面前,俯下身来。莫妄语抬头看师尊,师尊生着一双笑眼,看谁都眼中带笑,然而此时师尊眼角却低垂下来,含着化不开的悲痛。师尊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低声道:“莫修,你天资聪慧,灵根上佳,但性气过于刚正,不懂迂回。要知道,世间事过犹不及,刚过易折,为师不在的日子里,你可要好好磨练自己的性子,把这驴脾气给我撅回去。”
  “知道的。”这话师尊不知同他说过多少次。莫妄语耳已生茧,早已练就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的神功。
  事实上,莫妄语压根没把师尊闭关当做什么大事。
  他的不着调可与师尊是同根同源,一脉相承。师尊在家时便是甩手掌柜,门下事物一概扔给最老实的三师弟莫妄思打理,自个儿三天两头游山玩水。他想,这回闭关,师尊大概是又起了玩心,等他在那鸟不拉屎的大洞里耗上几日,知道无聊了,自然会自己出来。
  “你听到了没!”师尊这次却动了真气,怒吼一声,竟然抬脚要踹人。
  “听到听到了!”莫妄语慌忙跪正,四指并拢举起,道:“真的,我发四。”
  “也罢也罢。”师尊叹了口气,眉间郁色依然不散。
  他从面前檀木案几上的仙瓶中抽出柳叶,向台下众位弟子撒去除恶驱魔的灵水,然后道袍衣袂轻飘,化作一道金光,瞬时不见。
  饭毕,练功。窗外打更,已是辰时。莫妄语翻身个上.床休息,掏出师尊给的玉符看了又看。
  那玉符表面源源不断的银色灵力流转,形成了一圈圈波纹。不知是不是这玉符认主,在他怀中放了半栈香的功夫后,除了银光,玉符外围还出现了一层属于他的红光光芒,两股光芒似乎在相互厮杀,原有的纯白灵力极其排斥这圈红光,尽力撕咬,然后像大鱼吃小鱼一样一点一点吞噬尽,最后完全不见莫妄语灵力的气息。
  莫妄语心中纳闷,倒也不做多想。他将玉符放进怀里,闭眼开始运气。
  无修五行属火,至刚至阳,无修弟子丹田内孕结元神是一团终年燃烧不灭的烈火。修为低者,则火焰微弱,如受潮的木柴,只见烟,不见火;修为愈深,火焰便越滚烫、灼热。莫妄语此时修为已到第三重天,丹田元神内火焰熊熊如火龙,随风而起,盘旋向上,滚烫的血液似赤红的火山熔浆,噬肉化骨。
  莫妄语闭眼运气,引着滚烫的灵力由丹田而出,围绕着气脉运转,经过一轮周旋后,又再次回到元神中,由此循环往复,为一小周天。
  他觉那灵力更厚重几分,火焰内的温度极高,即便是他也觉烧得有些耐不住,像是没穿鞋的凡人一脚踩进了火盆里,灼得皮开肉绽。他暗想,这是不是要突破第三重天的前兆?忙试着又运转了一圈灵力,引那团烈火冲动命门。
  灼热的灵力运送至手腕处时,便像是大江大河激荡在赤壁之上。他发鬓全是热汗,两大穴完全堵死,水泄不通,一团烈火无处释放,反过头灼烧起他的筋骨和血肉。他死咬牙关,又试着又冲击一次,这次不仅没有突破,反而在他丹田下狠狠反击起一阵剧痛,痛得他眼前一片血红。
  莫妄语慌忙收了灵力,一身青赤色道袍湿透粘在后背上,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的落汤鸡一样狼狈不堪。身体还在不断发抖,每次发抖都激发出一次抽打似的钝痛。莫妄语病急乱投医地胡乱调整气息,又静坐了半根香,眼前终于出现一丝清明。
  还是老样子,第三层怎么也冲不过去。
  自十八岁生辰后,他便卡在了这里。
  身体内灼热滚烫的灵力生长的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凶恶,而他却无法得心应手地掌控他们。他身体上的几大要穴像是被封印了,灵力无处可去,更不用说为他所用,它们反而成了一头在他丹田间哀嚎冲撞的困兽,夜夜撕咬啃食他的筋肉。
  他用手背抹掉额前冷汗,他干脆收了灵力,盘腿在床边枯坐,手中吊着那枚玉符,一手把玩,一边心里默默盘算。
  虽然师尊日日高呼魔尊出世,但最近天下太平,至今连魔尊的汗毛都没见着——俨然是狼来了的传说。
  唯一一次冲突,还是数年前金山天门欺负东苑这个小门派,硬说在他们的地界发现了魔尊的骨灰,引得近二十家大小不一仙门别派前去围剿。最后从他们掌门桃天星屋里搜出了一罐洗衣用的皂角粉。
  这事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至少东苑姚氏经此一役,完全偃旗息鼓,再也不足以与金山天门抗衡。
  莫妄语想了一会儿,精气冲血脉,浑身绵软无力,于是顺势倒头呼呼大睡,一觉睡到了天光大亮。
  寅时一刻,山间天色刚蒙蒙亮,一颗启明星在黑云间若影若现,打更人还没来得及出门,这时三师弟莫妄思气冲冲地一脚踹开了莫妄语的房门。
  “师兄,出大事了,出大事了!”莫妄思扑上去便掀莫妄语的被子,嘴里公鸭似的大喊大叫。
  莫妄语暴怒地在床上翻了个身,他掐了一个火诀,看也不看,狠狠朝莫妄思砸了三只火球,“别吵吵,是天塌了还是魔尊又双又又又又又又又他妈出世了?把你吓成这样!”
  莫妄思早已经习惯莫妄语的坏脾气,他灵猴儿似的躲过莫妄语那几只火团,死死抱住莫妄语的胳膊,发疯似的摇着他说:“比这还从糟糕。”
  “怎么?”
  “师尊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突然出现开个坑,
  三更
  蟹蟹大家捧场!
  ??ヽ(°▽°)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