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小动物成精管理局——今十井

时间:2020-06-24 09:03:03  作者:今十井

 

 
 
第1章 
  “那我出门了,太太。”男人穿戴整齐,黑色的西装包裹着他挺拔的身躯,肩宽腰窄,好不帅气。
  他面前还站着个长相秀气的男生,正咬着水润的嘴唇,小小地“嗯”了一声。他的脸红扑扑的,眼睛也是红彤彤的,头顶居然还蹦出一对兔子耳朵。
  胡司乐对他招招手,他便乖乖地走过来,低着头把耳朵往他手里送,见丈夫的领带歪了,主动伸手帮他理正。
  看来丈夫对自家太太这幅模样并不吃惊,胡司乐在涂灼的兔耳根部轻轻搓揉一阵,耳朵便不见了,就连眼里的红色也慢慢褪去,变成了正常人类的褐色瞳孔。
  涂灼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惊奇地“哇”了一声,开心道:“谢谢先生!”
  胡司乐看他那副反应轻轻一笑,本就漂亮到妖冶的脸上多了些生气,“嗯,乖乖呆在家里,按时吃饭,不要总吃胡萝卜,其他的蔬菜也要吃。哦对了,还要记得喝水,我晚餐前一定回来,我做饭。”
  “嗯嗯!”涂灼将公文包递到胡司乐手里,用力地点头。
  胡司乐出了门,临了又想起什么,折回来提醒涂灼:“对了,在家少蹦跶,身体可能还没好利索。”
  涂灼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恶狠狠地剜了自己漂亮的先生一眼,不服气道:“还不是怪你!”
  涂灼的控诉软绵绵的,但也不能不当回事。
  “好好,我的错,回家的时候给你买胡萝卜味的酸奶。”
  听到丈夫的保证,涂灼开心的蹦上前,踮起脚给了他一个香香的离别吻。
  送走了胡司乐,涂灼一蹦一跳地到了厨房,又想起丈夫的嘱咐,改为小碎步,踩着拖鞋“吧哒吧哒”地找了根漂亮的胡萝卜,这就是他的早餐了!
  他跟胡司乐都不是人类,他是一只兔子精,法力低下,400岁了还不能妥善处理好自己的人形,在妖界不受待见。
  他的学历也不高,脑子笨笨的,在人类世界也找不到好工作。
  就算是在人类世界,妖精们也受到小动物成精管理体系的管辖,不能将自己暴露在人类面前,因此不能使用妖力,否则被举报或者被体系发现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涂灼常年靠着自己的体力打零工,比如送外卖发传单什么的。
  有时候他都怀疑自己不是一只兔子精,而是一只记忆力只有七秒小金鱼,不然怎么连最最最简单的东西都记不住呢。
  就在上个月,他的鸽子精朋友今十井帮他传话,说小动物成精管理局的大领导看上他了,管吃管住管工作,问他愿不愿意去相亲。
  一听管工作,涂灼的耳朵就竖起来了,连连答应下来。
  约定好的那天很快就到了,为了给对方留下一个好的第一印象,把自己收拾妥当之后特地提前出发,到了餐厅发现对方比他来得更早,而且是一个大美妖。
  涂灼认生,他来之前做足了准备,却没想到对方这么漂亮,简直是他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妖怪了,比村口天天花枝招展炫耀羽毛的孔雀精还要漂亮一万倍!
  他紧张得打翻了红酒杯,红酒染红了他精心熨烫的白衬衫,别提有多尴尬了。
  没想到胡司乐不仅长得漂亮,心底也非常善良,不仅没有嘲笑他,还带他去了家里换衣服。
  胡司乐住在附近的高级公寓,涂灼站在玄关处往里看,公寓里的陈设十分简单干净,但看得出价格不菲,低头看看自己脏兮兮的衣服,他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尾椎出冒出了一团白毛,生怕弄脏了他的家具。
  “怎么不穿鞋。”见他光着的脚和不安地蠕动着的脚趾,胡司乐拿了双拖鞋放在他脚边。
  拖鞋是灰棕色的,连它都有一双长耳朵,鞋身缝着两粒扣子,是兔子造型。
  他矮身蹲在涂灼的脚边,迎着玄关处暖橘色的照明灯看着他,说:“特地给你买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喜不喜欢?”
  好贴心!
  涂灼吸溜下鼻子,点头。
  “那跟我结婚好不好?”
  他觉得胡司乐看着他的眼睛里满是真诚,他活了这么久,见过世上那么多纷纷扰扰,可是眼前这位男士的眼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他郑重地点头,把手交到胡司乐的手里,哽咽着说:“好。”
  胡司乐握着他软软的小手,带他去衣帽间换了衣服,带他去民政局领了证,带他回了他自己的出租屋整理了为数不多的行李,又带他回了公寓。
  “以后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家了。”胡司乐将他圈在自己的怀里,额头贴额头,轻声说道。
  受不了美颜暴击的涂灼羞涩地闭了眼,也紧紧地抱住他,紧紧地贴住他的胸膛。
  他心里美滋滋的,自从失去家园来到人类社会后他再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幸运了。
  他有了新的家人,而且胡司乐这么漂亮,对他这么好,他是妖界最走运的兔子精了!
  然而,单纯的小兔子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似乎遗忘了什么事情。
 
 
第2章 
  因为胡司乐长得过于漂亮,举止得体行为不逾矩,也十分尊重涂灼,涂灼根本就没有把他往肉食动物那方面想,以为他是什么没见过的漂亮鸟儿,跟村口的孔雀一个种族。
  到了夜幕降临,一切趋于寂静时,涂灼梳洗完毕,换好了胡司乐给他买的兔子睡衣从浴室里蹦出来,居然看到有一只狐狸在他的床上!
  是他的天敌狐狸啊,一只通体发红的火狐!
  那只狐狸背对着他侧卧在床的正中央,惬意地摇晃着蓬松的大尾巴。他的皮毛油光滑亮,一看就知道花了不少心思保养,摸上去一定很舒服。
  可在涂灼看来,晃动的大尾巴和红亮的皮毛都是邪恶的象征,下一秒就会就会扑过来把他吃掉。
  他吓得小脸苍白,两条腿直打颤。
  小脑袋里灵光一闪,他恍然大悟,天底下哪来这么多好事,这就是一个骗局,鸽子精今十井和这只狐狸联起手来欺骗他,他今晚就要葬生在这只大狐狸的獠牙下了!
  这时,床上传来微微的响动声,涂灼顿时汗毛立起,如惊弓之鸟般下意识变回了原形,躲在瘫软下去的睡衣里。
  他瑟瑟发抖,用小爪子捂着自己的耳朵,双眼紧闭,在心中默默祈祷: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他感受到自己被拎着后颈肉提溜了起来,又被稳稳地放在了一个地方,一只手顺着脊背轻轻的抚摸着他。
  缓缓地睁开眼,便对上了胡司乐那双神采奕奕的桃花眼。
  胡司乐架着他的前肢把他举到他视线的水平处,笑着问他:“怎么了嘛?”
  涂灼眨了眨眼,愣了三秒钟就开始疯狂地瞪着自己的后肢,想从这个“恶魔”的手里逃脱。
  胡司乐如了他的愿,把他放在自己的腿上,又施了个法术,帮他变成了人型。
  涂灼坐在他腿上,蜷起来护住自己的重要部位,一只手指着他大声控诉道:“你这只臭狐狸!你骗我!”
  瞧他气呼呼的样子,别提多可爱多诱人了,胡司乐怕他掉下去,抱紧了他让他贴着自己。这下可好,涂灼更紧张了。
  “放开我!你这个骗子!”涂灼在他的怀里扭来扭去,不断地用拳头捶大着他的胸部,不想让他得逞。
  无法,胡司乐只好放低了声音恐吓他:“别闹!坐好!”
  这方法还挺管用,涂灼被吓得一愣,立马安静了。
  胡司乐一只手捉住涂灼的双手,一只手兜住他浑圆的屁股。这样一来,涂灼就赤裸裸地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涂灼眼眶一红鼻子一酸,迫于胡司乐刚刚的恐吓,把头扭向一边,哽噎地骂道:“臭狐狸,流氓!”
  胡司乐才不管他怎么骂,小兔子这么诱人,他迟早会让他知道什么是正真的耍流氓,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胡司乐也不给涂灼找件衣服穿,放开了他的手,两手放在他的腰窝处。又笑着颠了颠腿,让人稳稳地在他怀里靠好。
  涂灼哪儿敢不顺着他,但又克服不了自己的恐惧心理,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
  “今十井那个鸽子精没告诉你谁要跟你相亲?”
  说到这个涂灼就委屈,他嘟着嘴说:“没有,她就告诉我是管理局的大领导。”
  胡司乐又问:“你不知道管理局的大领导是只狐狸?”
  “这我哪儿知道啊!”涂灼这时候又有了胆子,冲他嚷嚷道,“你以为你万人迷呢,谁都得知道你是只狐狸精?”
  胡司乐哭笑不得,如今小动物成精管理体系在妖界十分有话语权,每个地方的管理局在当地的妖界地位也十分高。
  再加上他胡司乐也不是什么神龙不见尾的神秘人物,秉持着实干精神为S市的妖精们服务,知道在位的大领导是一只狐狸精根本就不是一件稀奇事。
  那只传话的鸽子精估计也是这么想的,就没有另外提醒涂灼。
  谁都没有想到这只小兔子两耳不闻窗外事。
  “那你怎么不问呢?现在婚都结了。”
  问到这里,涂灼明显底气不足了,嘟囔道:“我以为你这么好看,是孔雀的亲戚呢。”
  嚯,这小东西原来惦记着他的脸了。胡司乐在心里揶揄他,问道:“那你现在吃了我的又住在我家,我连你的工作都安排好了,这可怎么办好呢?”
  他看了怀里的小东西一眼,松开他双手一摊往后倒躺在了床上,又把目光投向了天花板,装做认真思考的样子。
  涂灼心中一惊,他没想到包工作这个承诺是真的,而且这么快就办好了,看胡司乐一脸难办的样子,跟着胡司乐的动作往前趴,双手双腿并用往前爬,瞪大了眼睛问道:“真的吗?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是真的吗?”
  涂灼撑着双手跨坐在他的胯部,遮挡住了胡司乐的视线,投下了一片阴影。
  胡司乐不得已打量起了他,他的手稍微一抬就能摸到他软乎乎的臀肉,他再不动声色地往下一瞥,哦,小家伙粉嫩的奶头和乳肉也唾手可得。
  他伸手搂住涂灼的背部,稍稍用力往下一压,让两人紧紧相贴。
  胡司乐的手贴着他的脊背缓缓游走,小家伙的眼中闪烁着惊恐,眼珠子转个不停,才不急不慢地说:“那是当然,骗你干嘛?下个星期就上岗了,你要是跟我离婚了这个岗位就缺人了,这样我很难办。”胡司乐满脸为难,期待着涂灼的反应。
  看他的表情不是在骗人,现在房子也没了,所有家当都被胡司乐扣着,连他自己的性命都岌岌可危,他一咬牙,狠心地说:“好,那我不离婚了!”
  “不离婚了?”
  涂灼点头道:“不离了。”
  他想了想,又大着胆子提要求,“但是你不能吃我。”
  胡司乐乐了,搓了搓他细软的头发,爽快地答应:“好,绝对不吃你。”
  心里却嘲笑起这只胆小的兔子,想什么呢,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怎么可能随便吃妖精。
  “但是你也要履行你的义务。”胡司乐抬手勾起他的头发,不停地转圈圈。
  涂灼歪着脑袋问:“什么啊?”
  “当然是你作为我的妻子的义务了。”
  见涂灼依然满脸疑问,胡司乐耐心地解释道:“你看你吃我的住我的,不要帮我做做家务什么的吗?”
  原来是这样!涂灼恍然大悟,他觉得这样很公平,而且他非常擅于做家务,这些事情花不了他多少时间。
  他挣扎着从胡司乐的身上爬起来,欢快地说:“好啊好啊,我这就帮你去整理浴室。”
  “别急!”胡司乐呵了一声,大手一抬,摁住他的屁股,把他牢牢地钉在自己的胯部。
  涂灼涨红了脸,他衣不遮体的,胡司乐就这样直接摸着他的敏感部位,多羞兔啊,他不自在地晃了晃屁股,企图避开他的手。
  见胡司乐一脸正经,他以为他还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说,也没弄出太大的动静,凶巴巴地问:“还有什么事?”
  胡司乐见他奶凶奶凶的,想逗逗他。起身,手臂向自己这一方收紧,两人的下体便紧紧结合。
  “别急着走,”他冲涂灼弯弯嘴角,露出邪气的笑容,不急不慢地向上顶胯,徐徐道:“先帮你先生处理一下这个问题。”
  涂灼活了四百年,再单纯也知道这个动作暗示着什么,更何况屁股被硬邦邦的东西戳着,想不知道都难。
  现在不仅是脸红了,他的整个身子都呈淡淡的粉色。
  他心里大骂这只狐狸臭不要脸,嘴上又说不出什么恶毒的话:“你!你!”
  半天又说不出来个所以然,眼眶里都急出了金豆豆,最后冲胡司乐吼道:“你不要脸!你耍流氓!”
 
 
第3章 
  涂灼鼓足了勇气也只能说出这种话,更何况他嗓音软软的,听起来就像撒娇一样。
  急起来的时候胸膛一起一伏,胸口上粉色的两点也跟着上下晃动,晃得胡司乐口感舌燥,想扑上去撕咬,看能不能榨出点什么东西来解解渴。
  但他在心里告诫自己,和蔼一点,不能心急。
  事实上这种心理暗示对他不起效果,在涂灼眼里,这只狐狸眯着眼扯着嘴,舌尖舔舔嘴角,是多么一副恶毒的嘴脸啊。
  他现在坐在人家腿上不得动弹,简直就是案板上的肉,要任狐狸宰割了。
  “我,我警告你,你别乱动啊!”
  涂灼挪着屁股往后退,他想就算挪不了多远,能尽量远离这只狐狸也是好的。
  哪知这只坏心眼的狐狸故意抖了抖腿,差点把他从腿上颠下去。涂灼“诶呀”地惊叫出声,张开手下意识地去够个什么东西,回过神来双手牢牢地攀住了胡司乐的脖子。
  “哦~我懂了,”胡司乐圈紧了涂灼,油腔滑调地说,“原来我的小兔子喜欢玩口是心非这套。”
  胡司乐充满情欲的桃花眼就在他眼前,跟白天在玄关处一样,还是只倒映着涂灼一个人。
  白天那种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的奇妙幸福感卷土重来,让他再一次昏了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