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画卿颜,慕君年[民国旧影]——未离未戒

时间:2020-06-23 08:35:18  作者:未离未戒

 

 
  文案:
  故事很简,情节不多。
  穿越前
  时间:民国
  地点:浙江杭州
  故事主角:顾影 方茗
  二十岁的顾影在与家庭,与旧思想抗争过程中,遇见了三十一岁的方茗,潜移默化的喜欢上了方茗,一次偶然发现了一张照片,知道在方茗心里一直住着男人,就默默的陪伴了方茗八年,七七事变后,顾影因救方茗受伤昏迷。
 
  穿越后
  时间:民国
  地点:上海
  故事主角:骆婷 方茗
  醒来的顾影变成了三十岁的骆婷,遇见十八岁的方茗,打算再守护方茗一世,同一张照片发现那个人不是男人,是她自己,本打算就此陪着方茗一生,但事与愿违……
  还更的有《蒹葭》,一段女子的复仇之路,主线一对少女跌宕起伏的爱,副线一段青年男子的追夫之路。
 
  
 
第1章 
  公元一九二九年,民国十八年。
  顾影是一中产阶级家的小姐,二十岁的她毕业于国立浙江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类。长相不算出众,一米六三的身高,与古典东方美又不太一样,浓眉大眼确实有,不过是单眼皮,也不够高挺的鼻梁,降红色的薄唇,都按部就班的落在皙白中略透着淡黄的近圆形脸庞上。
  刚毕业的顾影是一名新思想的新青年,爱好和平,自幼家里给她定了一门娃娃亲,但她极不乐意这门亲事,她觉得自己的结婚对象应该自己找。
  母亲秦安是一个深受封建思想束缚的女人,父亲顾昂之倒是思想开放,可能是因为父亲读过书的缘故,又特别宠爱独女顾影,所以顾影二十岁了没有按照约定订婚。
  与顾影定娃娃亲的是当年爷爷的一个老朋友的孙子,十九岁,名叫方洋。
  但在母亲秦安的一再催促下,顾昂之决定寻找方家让他们把方洋送过来住一段时间,或者是把顾影送到方家住一段时间,培养一下顾影与方洋的感情,有了感情之后尽快完婚。
  十年前,方家因战乱暂时离开了杭州,方宇珏带着儿子方洋回了宁波老家。但方洋的姐姐方茗因为一些缘故没有一同回去。
  顾昂之一番寻找后,找到了在图书馆工作的方茗,也问到了方家的地址,把方洋又接回浙江,托关系安排方洋在浙江大学就读。
  一次和同学聚会回来之后,顾影看见家里多了两位陌生人,一男一女。
  男的和自己年纪差不多,个头大约在一米七往上,看着是一个稚嫩中带有些许的机敏的年轻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五官井然有序坐落在一张俊秀的脸庞之上,竟显得甚是好看。
  女的年纪明显比自己要大一些,皙白的皮肤,梳理得纹丝不乱的头发,画着极为精致的眉毛,丹凤眼,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嘴唇,好像两片带露的花瓣;微凹的嘴角边,隐约挂着一丝儿笑意。
  正在顾影茫然的看着在客厅坐着的两位的时候,秦安从楼上回来说:“小影哟,你可终于回来了呀”
  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秦安,顾影问:“妈,这二位是谁呀?”
  秦安笑着说:“这位是方家姐姐,方茗,旁边那位是方洋,就是与你订了娃娃亲的方洋…”
  顾影脸色瞬间达拉下来了,但是因为对陌生人到家里做客,还是要礼貌对待的,顾影又微笑的看着那二位。
  这是顾影和方茗第一次见面,顾影看着温婉中透着一丝成熟的方茗,笑起来两边还有若隐若现的酒窝,脸上透出的是与这个年纪不符的成熟与沧桑,意气风发的方洋露出了一抹微笑,一个阳光大男孩的形象油然而起。
  方茗先是一脸愕然,觉得方茗的这个笑容似曾相识,随后极快的回一微笑。
  秦安觉得有些尴尬,想要调节气氛,说:“张姐,该做晚饭了吧?今天晚上吃什么呀?”
  顾影看着秦安,一脸懵说:“妈,现在才四点多,吃什么晚饭啊?”
  方茗善解人意的微笑着说:“秦阿姨,不用了,我们也就是听父亲的嘱托,来看看你和顾叔叔,晚饭就不在这吃了…”
  秦安尴尬的笑了笑说:“晚饭还是一定要在这吃的,以后你要经常带着方洋来吃晚饭呀!”
  方茗礼貌的回应说:“行,以后我经常带着他来…”说着看了看方洋。
  方洋也看了一眼方茗,露出了一丝不愿的表情。
  秦安满足的笑着说:“张姐,那再给方小姐和方少爷沏杯茶水…”
  顾影面无表情的说:“给方弟弟倒杯Coca-Cola。”
  张妈就去厨房给方洋和顾影一人倒了一杯Coca-Cola。又给秦安和方茗倒了一杯普洱茶。
  四个人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秦安问:“方小姐,现在在哪工作呀?”
  方茗说:“在曙光路的那家图书馆,整理些图书。”
  秦安笑着说:“嗯嗯,挺好的,小影现在也毕业了,但是还每天像个小孩子一样,满世界乱跑,也没找个工作。”
  方茗说:“顾妹妹也是在浙江大学毕业的吧!”
  顾影很淡定的喝了一口Coca-Cola,暗中一直在观察方洋喝完Coca-Cola之后的表情,但是方洋之前没有喝过,看着黑色的像中药水一样的液体一直没敢喝。
  就在那扶着杯子,心不在焉的听着秦安和方茗说话。
  秦安说:“是呀,这么说方小姐也是浙江大学毕业的…”
  方茗笑着说:“不是的,我是同济大学毕业的。”
  顾影突然露出崇拜的目光说:“方姐姐一个人去上海上的学吗?”
  方茗笑着说:“嗯嗯,算是吧!”
  秦安也略显不可思议,说:“方小姐,能够一个人去上海上大学,想必也是一个极独立极稳重的人啊…”
  这是顾影又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Coca-Cola,方洋看着顾影已经喝了几口了,就拿起杯子也喝了一口,这一口对于从来没有喝过Coca-Cola的人来说太刺激了,方洋赶紧放下杯子,咽下口中的Coca-Cola,过了一会儿觉得虽然喝下去的时候有些辣喉咙,但是后味是甜甜的,也还挺好喝的。
  顾影看见方洋滑稽的表情没忍住笑了,方茗也侧过头看着方洋说:“这个是国外来的,是一种汽水饮料,第一次喝都是这样。”
  秦安一脸不好意思的说:“我不知道方少爷没有喝过这个,我还以为这群年轻的小孩子都会喜欢喝的。”
  方茗笑着回:“没事的,只是在秦阿姨面前有些失礼了,也幸亏这不是在外人面前啊…”
  顾影也笑着说:“是啊是啊,以后在外面喝的时候,方弟弟就不会这样了。”
  方洋面露难看的看着顾影,他知道顾影是故意让他出丑的。
  但是方茗则觉得没什么,也不觉得尴尬,几个人一直聊到了晚上吃晚饭的时候。
  顾昂之回来了,看见方茗和方洋都在家里,很客气的上前打招呼说:“你们来了…”
  方茗和方洋也都很礼貌的回:“顾叔叔回来了。”
  顾影立刻小跑着到顾昂之旁边挎着顾昂之的胳膊,撒娇说:“爸爸,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我都饿了…”
  顾昂之笑着刮了一下顾影的鼻头说:“你个小馋猫,今天还有人呢,你也不知道注意点?”
  顾影故意说:“方姐姐和方弟弟也不是外人,怎么了吗?”
  顾昂之随之也笑着说:“对,对,都不是外人,都别等着了,开始吃吧。”
  方洋看见方茗动筷子才干动筷子。
  在饭桌上,顾昂之说:“洋洋,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学校,明天你去国立浙江大学报道就行了”
  方洋笑着说:“谢谢顾叔叔。”
  顾影好奇的问:“学校安排好了,不知道住的地方是否安排了呢?”
  顾昂之也转向头问:“对哦,小茗,你们现在是在哪里住的,放不放便,你们可以住在我家的,我让人去收拾两间房间。”
  秦安也接话说:“对呀方小姐,你和方少爷两个人其实可以住我家的,这样一来我就可以经常看见你们了。”
  方茗笑着说:“叔叔阿姨,你们太客气了,我有一套小公寓,小洋可以和我一起住的。”
  秦安有点失落的说:“那也行,这样你们两个可以住的更自在一点。不过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找我和你叔叔说,我们会帮忙的。”
  方茗笑着看着秦安和顾昂之,说:“好的,以后我们姐弟二人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一定叨扰叔叔和阿姨。”
 
 
第2章 
  之后一个月的时间,方茗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带着方洋到顾家蹭饭,起初顾影还是很拒绝的,后来慢慢的就习惯了。
  方洋和顾影每天相处的都是客客气气的,像是好朋友一般,秦安以为顾影想通了,也和方洋处出了感情。
  晚上秦安坐在床边,顾昂之躺在床上看报纸,秦安说:“二哥,我觉得最近咱家宝儿和方家少爷相处的还不错。”
  顾昂之放下报纸笑着说:“这也得问问宝儿的想法呀!”
  秦安想了想也是,毕竟要嫁人的是顾影。
  第二天顾昂之没在家,秦安把顾影拉到卧室问:“宝儿,这些天的相处,你觉得方洋怎么样啊?”
  顾影一心想着怎样出去和同学们一起游街,想都没想说:“还可以啦。”
  秦安心情大悦说:“宝儿,那你和他的婚事,你觉得……”
  顾影立刻打断说:“不行,他还只是个没毕业的学生,而且我和他也没什么感情,现在也只是朋友关系。”
  秦安的心情瞬间失落,决定再找方茗聊聊。
  第二天一早,秦安就给方茗打电话,说:“方小姐呀,你今天下午下班的时候有空吗,来我家一趟吧?今天可以不带方少爷。”
  方茗说:“好的,阿姨,我下午下班就过去。”
  下午的时候秦安给了顾影一些钱把顾影支了出去。
  顾影想都没想就拿着钱出门了,出门的时候还说:“妈,今天晚上我就不回来吃饭了,我要和我同学们一起聚会。”
  秦安这次非常宽容的说:“好,你们注意安全啊”
  顾影虽然觉得秦安今天过度的宽容,也没多想,难得妈妈这次这么大度,准许晚上晚点回家,就开开心心的出去了。
  六点多的时候,方茗如约而至,秦安也十分热情的招呼方茗。
  自方洋从杭州老家来到浙江,方茗就知道她的任务是和秦安一起撮合方洋和顾影的婚事,所以秦安给她打电话,她就知道是什么事。
  因为方洋也不怎么愿意这门亲事,顾家又一直没提这件事,所以本该在顾影十八岁,方洋十七岁那年就该办的婚事就这样一直拖着。
  这次顾家既然想要完成先辈定下的娃娃亲,自然也没办法拒绝,才把方洋送到浙江来的。
  顾影在和同学们聚会的时候,看见窗外的方洋,就跑出去招呼他进来一起聚会。
  经过差不多一个月的相处顾影发现方洋和自己一样都是进步青年,方洋也对顾影刮目相看,原先他一直觉得顾影就是那种被封建思想束缚的女子,他也想要自由恋爱,这个想法与顾影不谋而合。
  方洋被顾影邀请和顾影的同学们一起共进晚餐,讨论时政。
  聚餐结束后,顾影和方洋也有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他们的很多观点总是不谋而合。
  在聚会结束后,方洋提出送顾影回家,顾影也是欣然答应了。
  回家途中,顾影鼓足勇气说:“方洋同学,虽然我和你有娃娃亲,但是我不想嫁给你,我和你只是很好的很好的朋友,我希望将来找一个让我倾心于他的人和他好好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再结婚。”
  方洋听过之后也笑着说:“真巧,我也是,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虽然我们算是知己,但是我也不喜欢你,不想和你结婚,我也想找一个让我心悦之人,谈场恋爱,然后举办一次西式婚礼。”
  顾影听罢哈哈大笑起来。
  顾影又说:“方洋同学,既然我们的想法如此一直,那我们就回去和父母摊牌吧,告诉他们我们内心的真实的想法。”
  方洋有点犹豫了,他说:“我父母都在宁波老家,现在只和姐姐一起住在朝英街。我还要回去先和姐姐商量一下。”
  顾影点头答应了,两人边走边聊。
  就在顾影和方洋一起聚会的时候,秦安和方茗两人在秦家商量两人的婚事。
  秦安说:“方小姐,你看,咱两家的婚事也是先辈定下的,虽然现在他们都不在了,但是他们的意愿,我们后辈还是要完成的。”
  方茗善解人意的笑着说:“谁说不是呢,秦阿姨,但是我看他们两个虽然能玩到一起,但是好像彼此都没有这个意思啊?”
  秦安说:“她们现在是没有这个意思,那是因为他们不是很熟,你看他们现在不也在一起待的好好的吗?”
  方茗笑着说:“这个确实是。”
  秦安接着说:“我有个办法你看行不?”
  方茗疑惑的看着秦安说:“什么办法?”
  秦安说:“你平时一个人还要在图书馆上班,还要照顾方少爷,也挺忙的,不如你让方少爷住进我们家里,我平时也不用上班,还可以照顾他,还可以增加她们两个人的见面机会,他们相处的时间长了,自然而然的就会看到彼此身上的好了,到时候就会有感情了,再给他们提结婚的事,也就容易很多了,你说呢?”
  方茗想了想说:“秦阿姨说的对,我回去就和小洋说,让他暂住在你们家里。”
  秦安觉得方茗甚是成熟稳重,敏捷的思维,可以洞察一切的眼神,虽然自己和方茗差了一辈儿,但觉得方茗和自己已经是忘年交的关系了,不知不觉就和方茗谈了许久。
  天色已晚,方茗不放心方洋一个人在家,就打算起身回家,秦安觉得顾影也快回来了,就出门去送送方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