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沈清秋你闭嘴——大咩青羊

时间:2020-06-22 08:42:10  作者:大咩青羊

 

 
 
文案:
    《渣反》同人小甜饼。
洛三岁和沈四岁谈恋爱。
小甜饼,两个幼稚鬼谈恋爱
 
背景设定致敬《仙剑奇侠传四》(游戏)
 
柠檬附体+幼稚鬼《狂傲》巅峰时期冰哥
淡漠+毒舌+一针见血+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好人+颓丧穿越办员工幼稚鬼九哥
 
(洗白九哥,洗九瓣金莲那么白,不喜欢的赶紧点×)
沈垣=沈垣 九哥=沈清秋
 
人物归秀秀,严重OOC警告。
有刀有糖。糖多刀少。
 
 
  ☆、第 1 章
 
  小甜饼,两个幼稚鬼谈恋爱
  背景设定致敬《仙剑奇侠传四》(游戏)
  柠檬附体+幼稚鬼《狂傲》巅峰时期冰哥
  淡漠+毒舌+一针见血+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好人+颓丧穿越办员工幼稚鬼九哥
  (洗白九哥,洗九瓣金莲那么白,不喜欢的赶紧点×)
  沈垣=沈垣  九哥=沈清秋
  人物归秀秀,严重OOC警告。
  有刀有糖。糖多刀少。
  时间线是冰哥冰妹巅峰对决以后。
  正文【冰九】。可能会掉落番外【柳九(单箭头)】【七九(单箭头)】。
  ---------------------------------------
  《沈清秋你闭嘴!》1-19
  ---------------------------------------
  1.
  自洛冰河从那翻覆之地回来。
  不甘心。
  不公平。
  明明都是“洛冰河”,凭什么,他(冰妹)遇上的就是这样的沈清秋,而自己(冰哥)遇上的却是一个心胸狭窄、嫉妒成性的无耻之徒。
  满心嫉恨和怒火的洛冰河来到地牢——他急需一个泄愤的出气筒,而他那寡廉鲜耻的师尊显然就是最适合的人选。
  魔尊步入充满浓厚血腥气的地牢,走到被他吊于半空的人彘前,却发现沈清秋业已死去多时,尸身都开始腐败。不过是血腥气太浓,掩盖住了尸体腐烂的臭味。
  怒火攻心的洛冰河鞭尸沈清秋后,仍不解气,乃抛了一点掌中火到尸骸上。魔尊合掌一拍,被焚毁的尸骸遂化作飞灰散落一地。
  “哼!便宜你了!”
  2.
  洛冰河近来满心愉悦——他于某个真仙洞府内获得一枚神器。经多番试验,魔尊发现只要以灵脉驱动神器,便能扭曲时空——也就是说能让洛冰河回到任何他希望的时间点。
  魔尊(冰哥)满心欢喜地以心魔剑划开空间,到达彼“洛冰河”(冰妹)的世界,以摄魂之术,把沈垣神魂摄取出来。
  洛冰河珍而重之地轻轻捏住盛着沈垣神魂的养魂珠,然后把神器置于灵脉之中。
  一阵神魂被拉扯的扭曲感中,时间回归到洛冰河(冰哥)养母死去之前的日子。
  修为高绝,却是十二岁小童之身的洛冰河从乾坤袋中取出灵药救治养母,又悄悄助沈垣夺舍沈清秋。
  与养母生活数月,并安排好养母以后的生活后,洛冰河乃步上苍穹山派的登天梯。
  3.
  魔尊隐藏修为,再次拜入清静峰。
  洛冰河最是两面三刀,假装小白花在沈垣座下修行做得滴水不漏,沈垣没有丝毫怀疑此冰非彼冰,只以为时空扭曲,自己可以在没有系统的干预下重新养成冰妹。
  筹谋数年,洛冰河(冰哥)终于过上梦寐以求的日子——在沈垣千般温柔,万般迁就的教导下修行。
  然而这并没有让洛冰河(冰哥)快乐。
  魔尊满心狂躁,他愤恨阴戾。
  【这全是沈清秋的错。必然是因为自己没有折磨够沈清秋,他便私自死去的缘故,才致使自己无法享受沈垣的入骨温柔。】
  在狂怒边沿的洛冰河(冰哥)决心要继续报复沈清秋。
  4.
  为了尽快找回沈清秋,折磨他以泄心头之怒,魔尊不再装小白花。
  洛冰河显露出他高绝的修为、天魔血的血统、道魔同修的逆天能力,统一魔界、人间后,剑指仙界。
  沈垣原以为是重新穿越,在没有系统要挟的情况下再养一回小白花冰妹。却没想到眼皮下的是披着小白花皮的原装货冰哥。
  毕竟是心心念念之人,洛冰河如何会对沈垣不好?魔尊一统三界后,奉养沈垣于地宫。
  一方面是满心都是折磨沈清秋的迫切,另一方面是想要得到沈垣的真心爱慕的驱使,魔尊并不急着对沈垣做什么逾越之举。
  洛冰河先以露华芝替沈清秋重塑肉身,再悬赏三界招魂沈清秋。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钱使得鬼推磨,无数资财的堆叠下,魔尊终于得一茅山道弃徒——此人不尊因果,为茅山道逐出门墙。茅山弃徒不顾业果报应,强行招魂沈清秋。
  “沈清秋难以被招魂,盖因他非此世界之人。”茅山弃徒把沈清秋强行拽到此世界后,阴笑一声道。
  5.
  彼时沈清秋正在某个小世界执行任务,却被半路强行拽离。沈清秋冷静地马上把情况报予穿越办,让其遣别人代替自己继续执行任务。
  重新回到此世界的沈清秋被洛冰河以捆仙索缚住四肢,囚于魔界地宫地牢内——正是他被折磨致死的地牢。
  魔尊志得意满地步入地牢,取下墙上挂着的带倒刺的藤鞭,正打算折磨沈清秋一番。
  非指定工作区域,沈清秋表示他不走人设、不走剧情。木得感情沈清秋冷漠道:
  “我传你的心法是《炼神诀》,是最适合你的心法。不然你以为你的修为如何能在仙盟大会大放异彩?”
  “清静峰上与你同辈的弟子众多,若我不关照你,你如何能得仙盟大会与会资格?”
  “你父亲天琅君在仙道馗首围攻下尚且被封印,你一个刚刚破开封印的人魔混血,你以为能离开绝地谷?无间深渊是你的唯一生机。”
  “我若要杀你,四派联审之时,便该说破你的天魔血统。”
  眼前的沈清秋,全无过去那种刻毒入骨的冷嘲热讽,只一脸淡漠、声若寒冰地对洛冰河慢慢说道。
  7.
  魔尊被这番话炸了个懵,心中天人交战——洛冰河觉得这些都是无耻小人沈清秋在狡辩,然而细细分析,又觉沈清秋所言似是不无道理。
  洛冰河脸色数变,最后只得甩袖气恨离开。
  世事没有偶然,只有必然。
  每个世界本该有固定的发展轨迹。
  沈清秋出生的獏世界,每三百年便须往返于现实与虚幻之间一次。獏世界之人以《预言书》上占算之事(剧情)定位,勾连数十世界。当勾连到足够的世界后,獏世界便能被这些世界牵引着往返虚实之间。
  然而,这三百年来,《预言书》上所书,与彼世界上真实发生之事出入渐大。
  獏世界之人调查多年后得知,由于各种原因,某些本该活着的人,却无故死亡——这致使很多世界的原定轨迹发生偏移。
  穿越办遇劫而生。
  獏世界的一众大能、科研者一边治标地派遣无数穿越办员工魂穿夺舍无故死亡之人,走完他本该走的一生以稳定世界轨迹,然后定位勾连;一边治本地积极寻找新的牵引世界方法。
  有獏世界的激进派提出,穿越办员工死伤过重,还不如让此界之人全部夺舍他界。然而保守派一再警告他们:业果过重,此乃取死之道!
  为长久计,穿越办的员工无怨无悔地魂穿异界,或扮演着不得好死的“炮灰”,或扮演着被折磨却无怨无悔付出的“圣母女配”以维护着彼世界的稳定,以“剧情”节点定位勾连,牵引獏世界往返虚实之间……
  肉身疼痛最是损伤神魂,在没有研发出保护神魂阻断疼痛的装置下,无数穿越办人员作为先驱者,前赴后继,以神魂消亡、身死道消铺就一条血路,保证着獏世界继续往返于虚实之间。
  沈清秋便是穿越办其中一员。之前他被洛冰河折磨得神魂受损,本该因伤休养。
  然而,穿越办死亡率太高了,已经没有人顶上。沈清秋不敢稍歇,便立刻穿越到新世界执行任务。
  恶果最是难了,兴许是沈清秋欠下的业债未了,他又被洛冰河拽回此世界。
  8.
  满心气恨的洛冰河召来暗卫,令彼等暗查沈清秋所言是否属实。魔尊只想揭穿那个伪君子的嘴脸——为了不受折磨甚至可以无中生有。
  翌日傍晚,魔尊再次步入地牢——洛冰河不愿意承认自己惦念沈清秋,只说服自己道“我是想要折磨他”。
  阴暗潮湿的地牢里传来一股血腥气,魔尊脸色骤变,身影一晃便到了囚锁沈清秋的石室——只见沈清秋被一狱卒踩碾着右手指节,那股血腥气便是从中散发而出。
  身体反应远远快于大脑的思考,在洛冰河反应“自己因为沈清秋被别人虐待而暴怒”之时,那魔界狱卒已身首分离。
  魔尊自欺欺人地跟自己说:【沈清秋是我花费无数财宝才召回来的,不能让他轻易死了,得让他受尽苦痛才死。】
  洛冰河蹙眉一把拽紧系着沈清秋左臂的捆仙索把人拖起来,满脸嫌弃地轻轻捧着他一片青紫的右手——三根手指不自然的扭曲着,明显是骨折了;数枚指甲也崩了,鲜血如落珠般滴滴答答坠落下来。
  魔尊一脸阴戾地召来乐正太医为沈清秋正骨、上药。
  沈清秋漫不经心却毫不犹豫地利索拔掉崩裂开的指甲,鲜血淅淅索索地喷撒一地。
  洛冰河瞬间便怒了,自己花费无数财宝召回来的人,他都还没动手折磨,却先让那无名小魔踩折指骨,接着,沈清秋自己居然拔自己指甲!
  魔尊一脸阴沉的道:“谁让你拔的!师尊莫不是个喜欢疼痛的下贱玩意儿?”
  沈清秋眼含不赞同地看向洛冰河:“拔掉上灵药,马上就能好。不拔就得等它慢慢长。”
  洛冰河被他那理所当然的语气气得魔气乱窜:“你闭嘴!”
  9.
  乐正太医假装自己是个聋子,麻溜溜地替沈清秋正骨、上伤药、夹夹板、写药方。
  十指痛归心,沈清秋却不带表情、一脸麻木,好像受伤的不是他的手。洛魔尊看得心中酸痛,却不承认自己心痛了、后悔了,只一心觉得自己是“怕不小心弄死沈清秋”,才迟迟没有折磨于他。
  狱卒搬来圈椅、方几,魔尊一脸矜傲地坐于圈椅中,右手随意拿起手边茶几上的盖碗,撇了撇浮沫,抿了一口。
  沈清秋见他居然不走,只得远远躲着他,慢慢地靠在石壁上滑坐于地上。
  “师尊是越发不顾颜面了,居然坐在地上。”
  “你是要给我搬座椅子么?”
  洛冰河冷哼一声。
  沈清秋不理他的讥讽,后背靠着石壁,曲起双腿,埋首膝盖上便昏沉睡去。
  魔尊修为高深,不需细听便能听清沈清秋呼吸韵律,发觉他居然就这样睡了过去,心中更加气恨!
  气成河豚的洛冰河一把摔了茶盏。
  然而沈清秋依旧睡得八风不动。
  魔尊气得面容扭曲地踱步至窝在一角睡觉的沈清秋身前,挣扎再三,还是没有踹醒他。
  【绝对不是本座舍不得踹!!】魔尊心底咆哮道。
  10.
  自那次魔尊含怒杀了虐待沈清秋的狱卒后,魔兵们不但不敢私下对沈清秋施虐,更是把沈清秋每日的起居细细禀报予魔尊。
  今日,洛冰河再次气恨地步进地牢。
  【这哪里是我在折磨沈清秋!这分明是沈清秋在折腾我!】魔尊气恨地想。
  “缘何不喝水?”魔尊听说此人数天只喝了一点水,气得既想发狠地说【以后不用给他水】,又怕真不让他喝水,人又没了。
  【若是沈清秋说不出什么原因,我便灌他喝。】
  【不对,我怜惜他什么,我便把他关到水牢泡着!】
  “水太腥了,我想喝茶。”昏睡中的沈清秋被洛冰河吵醒,从膝盖上抬起头来,扭了扭酸痛的脖子道。
  “喝药的人喝什么茶!”魔尊咬牙切齿道。莫说沈清秋的新肉身没有修为,就是有修为,被捆仙索束缚,也运转不了。沈清秋没有修为,右手三根手指骨折,正是须每天喝药。
  “那炒个大麦茶?”沈清秋毫无阶下囚的自觉,依旧提着要求。
  “你闭嘴!我为什么要伺候你!”魔尊气恨,甩袖离开!
  然后到厨房炒了麦子……
  11.
  “你怎么天天在睡!你是猪么!”地牢里传来魔尊的咆哮。
  “你的人查了那么久,还没查出点什么吗?”被吵醒的沈清秋睡眼惺忪地抬起苍白的脸问道。
  看着眼前死白的脸色,魔尊蹙紧了剑眉,压下心头的酸涩。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嗯。”
  “你过去为什么那样对我?”
  “是我不对,然而你已经十倍还回来了,我不欠你了。”沈清秋慢慢把睡麻木的双腿伸直,然后以手按捏其上的穴位。
  洛冰河一脸不耐烦地轻轻踢了踢沈清秋摊摆地上的双腿——魔尊绝对不承认自己没敢用力踢。
  “别扯开话题,我问原因。”
  沈清秋并不知道洛冰河获得能扭曲时间的神器,只以为自己已经把“剧情”走完,此世界已经被定位勾连,遂叹了一口气,然后很心大地对洛冰河和盘托出事实。在以后被洛冰河折腾得下不了床的日子里,沈清秋无数次后悔自己真话说得太早!
  “每个世界都有固定的发展轨迹。然而由于各种原因,很多世界的原定轨迹发生偏移。我出生的世界,每三百年便须往返于虚实之间。如果别的世界原本轨道发生偏移,那么我的世界无法勾连彼世界取得牵引之力。这会致使我出生的世界迷失在虚幻之中。而我做的,就是你原定该遇到的。我在你年幼时打骂你是我不对,可是我不这样按着轨迹去做,我的世界便会湮灭在虚无之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