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替身后我把渣攻虐爆了[复仇虐渣]——大江流

时间:2020-06-18 08:44:20  作者:大江流

 

 
  文案:
  苏白一出道就碰见个渣男。
  财团独子邹少杰想要出柜,却不想波及心头爱影帝齐凯,于是对苏白假意追求,实则嫁祸,让苏白承受了他父母的所有怒气,被雪藏了!
  苏白表示:绝不妥协!
  他为此做了两件事:
  1、努力提高自身演技。
  2、时刻收集扳倒渣男证据。
  准备有机会就发光,有渠道就曝光。
  结果一没留神,成了邹少杰表弟余飞邶的男朋友,而且,余家是邹家后台,左右生死那种。
  单打独斗成了夫夫联手,苏白&余飞邶表示:有夫有福有点爽!
  夫夫联手后,热搜就变成了这样——
  影帝齐凯与苏白一同试戏,惨遭碾压!
  百花奖影帝角逐,苏白以压倒性票数获得影帝称号,齐凯惨遭滑铁卢!
  国庆档题材撞车,苏白一骑绝尘带起票房,邹氏娱乐血本无归!
  余飞邶壁咚苏白,影帝笑的有点甜。
 
  1、年下,腹黑小奶狗攻VS内刚外柔貌美受,爽文加复仇虐渣
  2、攻受都是芝麻馅的,攻里外都黑,受外白内黑。
  3、小受和渣攻没一起过,只是被替身关系,外界以为他们一起过。
 
 
 
 
第1章 不熟
  下午四点,苏白一结束拍摄,经纪人张娜就冲他招招手。
  苏白快步过来,叫了一声张姐。
  张娜皱眉看他一眼,这剧名叫《斗姻缘》,是部古装轻喜剧。苏白在里面扮演一个张牙舞爪的纨绔子弟,男五号,标准的炮灰,给男主提升形象用的。
  这场戏是讲苏白的角色当街调戏女主角,被男主一脚踹下了河。
  因为扮演男主的吴卓峰动作总做不好,拍了足足三遍,苏白也落水了三次,这会儿浑身湿哒哒的,一脸的狼狈。
  张娜看着那张漂亮的脸,心疼极了,忍不住骂了一句,“真操蛋,他就不能提前练练?”
  苏白倒没觉得,这总比没戏拍强,再说也是为了戏好,他拿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水,笑道,“张姐,你怎么这会儿过来了?”
  “你就是太好脾气了,老让人欺负!”不过这会儿不是说这事儿的时候,张娜问,“公司换老板的事儿你知道吧。”
  苏白虽然不是出名演员,可也是公司的老员工了,朋友不少,这事儿早就听说了,原老板王奔投资失败,要将股份卖给蓝海国际。
  他点点头,“知道。”
  张娜就说,“今天合同签了,王总设宴请新老板,你收拾一下,跟我一起去吧。”
  苏白都愣了,他不明白,这事儿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这会儿还没正式公布,就算是换了老板,跟老板第一次见面,也是公司里一哥一姐们的事儿,他既不出名也不会来事,怎么也轮不上他。
  他狐疑道,“都去吗?怎么会叫上我?”
  张娜也没闹明白呢,“就叫了几个人。我还想问你呢,你跟蓝海国际有关系?”
  蓝海国际是最近新起来的资本,做风险投资的,最近五年几乎如有神助,所投资的公司们不但上市了,还发展良好,成了业内著名公司。
  苏白笑笑说,“怎么会?我要是有这门路,不早红了。”
  张娜一想也是,就没再问下去。
  不过这么一聊,她也想到了苏白这些年的处境,就好言劝了一声,“甭管怎么样,抓住这次机会。你的资质条件,早就该红了,要不是……你也不能蹉跎到现在,不如你的都成名了。”
  张娜从他出道就带他,前几年他落到了谷底,也没放弃他,还带着他跳到了成悦,苏白自然知道,张娜这是为他好。
  可压着他的是邹家人,哪个老板为他一个十八线得罪邹家人,那不是疯了吗?
  苏白并没有升起任何希望。
  当然,他也没打击张娜,只是又笑了笑。
  这种场合,自然是要盛装打扮的,张娜看不上苏白的私服,就让司机开车带着他回了公司,专门收拾了一下配了衣服,这才带着他去了海宴。
  海宴就是今天请客的地方,王奔虽然卖出了多年经营的公司,可终究脱离了债务的纷争,再说他也六十的人了,正好借机退休,所以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直接找了京城最贵的会所。
  苏白跟着张娜一进去,就瞧见了公司的一姐唐云和一哥赵又生都在,这会儿正和王奔一起,围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人说话呢。
  这种待遇,应该就是新老板。
  那人个头很高,赵又生对外报一米八五,其实真实身高一米八七,男人似乎比赵又生猛一些。
  这会儿赵又生动了动,露出了对方的脸。
  他长相则与赵又生不太一样,如今圈子里流行小鲜肉,甭管是一米七的,还是一米九的,大家都往嫩了打扮,多多少少带点脂粉气。
  这人却是实打实的阳光帅气,标准的小国字脸中国帅哥。
  张娜忍不住花痴说,“虽然我三十五岁了,可还是觉得心怦怦跳,这才是男人啊。好帅啊。”
  却没看见,苏白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居然是余飞邶(bei)。
  虽然已经多年没见,他比原先成熟了许多,可苏白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家不是从政吗?怎么经商了?
  张娜扭头问他,“哦对,这就是新老板,叫余飞邶。你认识吗?
  也就是苏白这些年不如意,只能不停的钻研演技,所以不过瞬间,就恢复了常态。他心怦怦跳,态度却很自然,“没印象,不认识。”
  张娜没怀疑,就是有点失望,她一路上将公司过来的人翻来覆去想了几遍,怎么算也轮不上苏白,就琢磨着八成是有别的渊源。
  她干这行十年了,如今手头有四个演员,都比苏白出息。可她始终忘不了第一次在校园里看到苏白的样子,她觉得这就是个巨星,苏白不该被埋没,所以这些年,一直带着他,等着机会。
  今天还以为机会到了,没想到,苏白不认识。
  不过张娜并没有把这事儿按死,圈子里什么可能没有啊,也许是粉丝呢。
  要不,怎么把苏白叫来了?
  所以,她还是建议,“甭管认识不认识,既然来了,就过去打个招呼。你得罪了那家,也是运气好遇到王总收留你,现在换老板了,多留点好印象对你有好处。”
  对于跟邹家有关系的人,苏白厌恶之至,并不愿意过去。可偏偏余飞邶背景太深,没法解释给张娜听,苏白就找了个理由,“张姐,我突然肚子有点疼,要不你先去打招呼,我先去趟厕所。”
  张娜并不愿意,可这个总不能勉强吧,只能说他,“你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刚刚还……”
  她话没说完,就停了下来——余飞邶过来了。
  连带着,王奔和唐云、赵又生也一起过来了。
  王奔是个热情的性子,直接冲着苏白说,“苏白,这是余总,他可是你的忠实影迷啊。”
  就这一句话,已经有不少人投过来了羡慕的眼光。
  谁都知道,圈子里好看的年轻的会来事的有的是,只有资本才是最重要的,能红不是看你演技好不好,而是捧你吗?
  王奔骤然抽身,大家自然都想尽快跟新老板搞好关系,可谁也没想到,居然是隐形人一样的苏白近水楼台了。
  一时间,每个人心里百转千回,开始琢磨苏白演过的角色。
  不过说真的,还真没什么出色的。
  苏白科班毕业,原本是那年最闪耀的一颗星,第一部 戏就是上星剧《初恋》里面的男二号。他长得好,演技也不错,当年就有了点小水花。 
  只是后来得罪了人,被雪藏了,过了三年再出来,只能演一些边角小角色。譬如《爱的三次方》的男六号,《秋意绵绵绵》的男五号之类的。
  这种角色,能让余飞邶当粉丝?
  是个人都不相信。
  都是圈里人,谁不知道老板们那点事儿啊,大家看着苏白那张漂亮的脸蛋,一时间就觉得找到了答案。
  对啊,要是论好看,别说整个公司,就是整个娱乐圈,苏白也可以排上号。
  这种目光嫉妒又羡慕,一时间,苏白都觉得自己身上火辣辣的。
  好在余飞邶张口说了句,“苏哥,好久不见。”
  大家顿时才知道他俩认识,目光缓了缓。
  余飞邶知道苏白并不待见他,没给苏白机会,立刻对众人说,“我们是老朋友,许久没见了,正好聊一聊。”
  在场都是聪明人,一时间,这一块就剩下两个人。
  余飞邶直接说,“里面有个包厢,我们进去聊聊吧。我知道你不想谈,甚至现在已经盘算着要解除合约,这是你的自由,但现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并不符合你的人设。”
  余飞邶的确是那种家族出来的人,说话点到为止,却又让人不得不思量。
  什么叫符合人设,不过就是告诉他,本来就被压着,再加上个得罪老板的名头,别想在圈子里混了。
  苏白不是愣头青,也觉得都到了这份上了,还能有什么能伤害他的,他干脆抬脚,第一个走了进去。
  进屋他也没坐下,就那么看着余飞邶,因为关了门,所以他的目光卸下了伪装,变得防备而又警觉,充满了赤、裸、裸的不信任。
  余飞邶看在眼里,心里就疼起来,可知道这会儿说多了反倒是弄巧成拙,万一人跑了,他公司就白买了。
  他只强调了最重要的一句话,“余家和邹家不是一家,余家不会替邹家办事,我也不会替邹少杰来伤害你。我买公司是投资,你安心在这里待着吧,能飞多高飞多高,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我保证。”
  苏白没想到他居然说的是这个,一时间有点愕然。
  但余飞邶并没有解释的意思,说完后就离开了。
  倒是让苏白有点摸不到头脑,能飞多高飞多高的意思是……要捧他?
  余家的确比邹家厉害,甚至邹家就是靠着余家发财的,余飞邶有底气说这样的话。可是,他们是姻亲,邹家人恨不得让他原地消失,余飞邶为什么要庇护他?
  但再多疑问,苏白也没半点追问的意思。
  他对那种家里出来的人,都心怀芥蒂,那些人太有心眼,太毒辣,太高高在上,他们眼里人不是人,是可以耍弄的猴子,他已经当过一次猴子,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谁知道余飞邶安的什么心?
  这顿饭不过是见个面认识一下,所以并没有太长时间,九点就结束了。
  王奔人不错,否则也不能在别人都打压苏白的时候,给他口饭吃。如今知道苏白和余飞邶是故交,而且一看余飞邶还挺主动的,很自然的带了句,“苏白,你送余总回去吧。”
  苏白想拒绝,余飞邶先开了口,“不用,苏哥喜欢早睡,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公司还有事,得加班。”
  苏白这才松了口气,倒是瞧见对面唐云和赵又生眼睛里都露出了惊奇,显然是觉得余飞邶对他了解过分了。
  苏白挪过了眼,当没看见。
  一路无话,倒是快到家了,张娜问了句,“你不说不认识吗?”
  苏白对张娜一向有问必答,可这次他不想多谈,口气有些淡,“不熟,很久没见了。”
  邹少杰的表弟而已。
  张娜倒没被他的口气击退,她推了推苏白,“你觉得不熟,我倒是看他还挺熟的,最近有好几个本子递了过来,有一个你特别合适,你争取一下呗,总不能一辈子当个十八线啊。”
  苏白没吭声,张娜叹口气,掏心掏肺的又说了一句,“苏白,当年那事儿我也知道,我就问你一句,你真那么好脾气吗?让人当了挡箭牌,失去了前途,如今又被针对压制,你甘心吗?齐凯和邹少杰可天天秀恩爱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个一手撒糖一手虐渣的甜爽文,希望大家喜欢,今天有三章啦。
 
 
第2章 翻身
  到家十点,客厅里的大灯已经关了,只剩下一盏夜灯,室友顾军显然已经睡下了。
  苏白悄无声息的换了鞋,就进了屋。
  他没心情洗澡,脱了衣服就上了床。
  只是毫无睡意,瞪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
  虽然面上平静,可余飞邶的出现,其实他心里是扬起了波澜的,张娜的话犹在耳边,他甘心吗?他自然是不甘心的。
  他从小的梦想就是演戏,原本他妈不愿意他干这行的,在她看来,这行虽然挣得多,名声大,可也要受常人不能受的苦,忍常人不能忍的黎明前。她更希望苏白能走普通人的道路,安稳幸福一生。
  可苏白不愿意放弃,足足跟他妈僵持了半年,才获得了同意。
  他原本就等着,大学毕业可以好好拍戏,结果却遇上了邹少杰。
  ——邹少杰甫一见他,就死追猛打,他那会儿并没有心思谈恋爱,拒绝了多次,邹少杰却不肯放弃,最重要的是,他居然出柜了。
  在自己没答应他的情况下,说是暗恋自己不能控制,出柜了。
  他可是财团邹家的独子,听说家里已经给他物色好了联姻对象,在这种情况下出柜,无论是情感上还是颜面上,邹家父母如何能接受的了?
  亲儿子自然舍不得打,那他就成了罪魁祸首。
  威逼利诱让他退一步,后来发现苏白压根就没同意过后,他们也没道歉,反而又有了新说法——让他去劝邹少杰死心,如果他不劝,就是想嫁入豪门。
  他不是没试过,他质问过邹少杰,我跟你不过几面之缘,你这不是害我吗?可邹少杰并不回应。
  邹少杰继续绝食闹自杀,邹家父母觉得是他将儿子引入了歧途,放出了话来,邹家不喜欢苏白。
  那可是著名财团邹家,谁愿意为了个不知名的小艺人得罪邹家?反正娱乐圈有的是人。
  尤其是他那个前操蛋公司。
  他被雪藏,刚刚开始的事业毁之一旦,然后答案才揭晓。
  ——邹少杰爱上了影帝齐凯,却又担心独子出柜,他那专横的父母会对齐凯下手,于是挑上了他这个替罪羊,假意追他,为他出柜,为他寻死腻活,在邹家父母将他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后,退了一步,答应了分手但不改变性向的条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