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灼雁ABO——不斐

时间:2020-06-18 08:42:36  作者:不斐

 

 
  ———
 
 
第1章 你好,我叫顾念寒
  B城迎来了一场暴雨,接连不断的雨滴从天上砸下,原本光亮的天空在乌云下密不透光,偶然自天边传来的雷声震耳欲聋。
  裴鹤之转头看向窗外,车窗上映射出他半边虚影,窗外的雨滴流过他沉静的双眸,顺着鼻梁一路滑落在微凹的唇峰上。
  他舔了舔舌,好像要将其抿掉一样。
  满大街都是抱头狂奔的狼狈行人,这样的场景初看有趣,看久了难免无聊。裴鹤之只不过看了一会儿,便重新坐了回去。
  他闭上双目,脑海中闪现过的却是他刚刚在裴家主宅中的光景。
  那时他向那个风华依旧神情淡然的女人走去。四面八方投来的冷漠鄙夷的注视,刀锋一般扎入他的身体里,裴鹤之却似浑然不知,举止顺畅地煮茶,接水,最终将泡好的茶递到女人面前。
  他从头到尾都一丝不苟,优雅地像个绅士,好像那些背后恨不得将他撕碎的注视都只是错觉,只有在刹那间流露出的讥讽将他的伪装出卖地彻彻底底。
  此刻底下已经开始有人偷偷议论,声音不大,却也清晰入耳。
  “我说,让一个beta来继承公司真的合适吗?”
  “你看他那模样,也怪不得是私生子出身,真是恶心。”
  “若不是他哥死了,没了正统血脉,这个位置又怎能轮上他坐?”
  寂然的大厅里由于窃窃私语而变得嘈杂不堪,老管家咳了两声,这才重新将那些闲言碎语给压了下来。
  说到底这些人大多数都并非嫡系,也就只敢在背后议论的份,真正能做主的也就只有裴老爷的正妻茹恩说的算。
  茹恩垂眉坐着,显然因为精通保养,她脸上皱纹不多,厚重的妆遮眼了岁月痕迹,稳坐Omega协会主席数年,不必近触就能感受到女人周身与众不同的气势。
  她对众人的议论充耳不闻,在安静后才缓缓开口:“按照我丈夫的遗嘱,如果尚泽因故身亡,鹤之将会成为下一位继承人。没错吧?”
  老管家在一旁应道:“是这样的,夫人。”
  此话一出,屋中气氛骤然压抑起来,可是遗嘱上白纸黑字写的清楚,即便是再对裴鹤之身份表示质疑的人,此刻也不得不选择忍气吞声。
  茹恩点了点头,看向裴鹤之:“既然如此,希望你能好好担住,不要让我们对你失望。”
  裴鹤之勾起唇角:“好的。”
  窗户微开,有风吹入,抚开他遮住眼角微卷的发,露出一颗血红的泪痣出来,就像是不小心溅在白皙皮肤上的血液,呈现出一种妖魔般妖异的美感。这也让许多人瞬间失声,甚至有距离稍近的人发出了清晰的咽口水声。
  也幸亏是个Beta,若要是个Omega,真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折在他身上。
  “没什么事的话就都散了吧。”
  夫人对他笑了笑,笑意却未能浸入眼底。
  也是了,裴家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全是老一辈人用血肉堆起来的,好歹也是驰骋于商界政界的大家,突然就要交手到裴鹤之这个不入流的私生子上面,更何况还是个体质平庸的Beta,任谁都做不到心平气和,夫人这样做已经是给足了他的面子。
  裴鹤之走到门口,却突然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裴鹤之目光落在男人那双昂贵的皮鞋之上,微微抬眼上看:“你是?”
  裴家家大业大,旁枝数不胜数,他原本便不常出入隆重场合,对此面生也是理所当然。
  原本以为是有意刁难,那人却假笑着从怀中
  掏出一张名片,径直递入他手中:“鹤之,你我表兄弟一场,要是今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联系我。”
  “哦…”裴鹤之垂下视线,指尖自姓名上划过,并不是什么眼熟的人名。他微笑道,“谢谢。”
  窗外落雨许久,自门口蜂拥而至的水汽氤氲在他极长的眼睫上,随着男人的动作微微一颤,便有水珠颤落下来。
  那人一时禁不住看呆了眼,眼神里隐隐扭曲,多了些别的意味。
  裴鹤之对这种充满污秽味道的注视视若无睹:“没别的事的话,容我先行一步。”
  那人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磕绊道:“有,有需要的话,一定记得找我啊!”
  即便是身处车厢,也无法将杂乱的雨声隔绝于耳。
  裴鹤之缓缓睁开眼,眼底如一滩波澜不惊的深潭。
  “裴董,您的住处就快到了。”
  司机悄悄偷过后视镜看,目光徘徊在裴鹤之的脸上,只觉得这男人实在好看的可怕。
  漂亮的Omega与Beta他并非是没见过,看久了也总觉得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裴鹤之这般的倒还是第一次见,总觉得有些什么与众不同的特质——像是生长在深渊里的野玫瑰,艳丽地令人生畏。
  若非是他那位母亲死的早,也真想看看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美人。
  正想着,裴鹤之却忽而向这边投来视线。
  一股难以言喻的阴凉从脑中炸开,司机险些握不住方向盘。
  反应过来后司机茫然,不知道这种四肢发冷的感觉从何而来。
  只是一个漂亮的Beta而已,而且听人讲裴鹤之的资质也很普通,他作为一个上级Beta,没有理由感觉到等级压制感。
  他这样安抚着自己,却听见背后裴鹤之突然开口:“之前我兄长一直住在那里?”
  “啊,啊,是的。”司机愣了一下,“老爷过世后一直住在那里。”
  裴鹤之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五年了啊。”
  他等这一刻整整等了五年,等到今天终于来到的时候,却突然有种莫名地不切实际。
  裴鹤之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十指关节往下有一颗黑色的痣。
  虽然他跟裴尚泽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面容生的大相径庭,手指上痣的位置倒是出乎意料的一样。
  想起兄长,脑海里便自然而然地浮现过对方身边一抹浓墨重彩的黑。
  裴鹤之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就低低笑了起来。
  很快私人住宅的顶部便从雨幕中露了出来。
  电动门自两边打开,虽说裴尚泽人已经不在,房子空置许久,花园里的花草却依然修剪妥当。
  车停在了别墅的门口,裴鹤之下车,自然而然地站到了司机撑的伞下。
  司机这才发现,对方竟比自己要高出不少,就连身段都比自己宽阔。
  裴鹤之在进门前,从口袋里摸出先前在茹夫人那里接到的名片,随手扔在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门里面是完全陌生的环境。
  曾经裴尚泽住时的家具已经全部清空,现在所留的是重新置办的新家具,墙上的时钟准点报时,声音响亮。
  裴尚泽满意地点了点头,转了一圈后见司机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呆楞地站在门前,便问:“还有什么事吗?”
  司机表情窘迫:“呃…是这样的,还有一个人,要给您介绍一下。”
  裴鹤之:“哦?”
  正在此时,走廊那头传来了皮鞋在地板上行走的清脆声响。
  直到那人出现在大厅,司机才呼了口气,暗暗的擦了抹汗。
  他似乎对这个人有些发怵。
  “裴董,这位是……”
  那人眉头微簇,表情冷若三月寒冰,目光颇具审视意味地从头到脚将人打量了一遍,还在及格线上,眉宇间这才舒展些许。
  他薄唇微启,声音清悦,却依然是冷的:“你好,我叫顾念寒。”
 
 
第2章 我是Beta
  裴鹤之的目光突然就意味深长起来。
  顾念寒。
  就连名字都同主人一样冷漠。
  “这位顾先生是您的助手,前期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咨询他。”司机虽然在介绍,目光却没敢往对方身上落,“同时也是您的贴身保镖,将全权保证您的安全…”
  顾念寒闻言目光一抬,嘴唇微微一碰,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讲。
  从刚刚到现在,裴鹤之的目光便牢牢地盯在自己的身上,盯得他芒刺在背,即便是想要装作无视,也实在无法忽视。
  顾念寒微微拧眉,不甘示弱地看了回去,他目光冷厉,神情冷凉,大多数人被他一看都会哆嗦,未曾想裴鹤之却坦然地迎接了他的目光,笑道:“那就请顾先生多照顾了。”
  顾念寒移开目光,眼角依旧携着霜意。
  “不敢当。”他面无表情道,“毕竟裴家从来不需要废物。”
  他这话让裴鹤之哑然失笑。
  他眼角那颗泪痣灼人,此时低声询问:“废物是指我吗?”
  而司机再那一刹那却恍若被扼住咽喉,虽然只是刹那间,那种恐惧的压迫感却是真正正正存在过的。
  像他自己这般等级的Beta,低级Alpha信息素远不足以对他造成性别上的震慑,虽然他只是个beta,还远远达不到Alpha的标准。但毕竟高等级Alpha本身就少之又少,顶级更是屈指可数,像他这样已经是几乎可以横着走的资质。
  司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身旁眉眼带笑的裴鹤之,说不出的凉意一路从脚趾窜到发梢。
  到底是怎么回事?
  裴鹤之注意到他的视线,转头道:“你还要等着我亲自请你出去吗?”
  司机这才如梦方醒一般,提着伞匆匆离去。
  雨声被隔绝在一扇门后,室内隐隐染上了属于雨季的阴冷。
  裴鹤之看向顾念寒,眼睛里像是沉着一汪波澜不惊的月光:“现在总可以带我参观一下了吧?”
  顾念寒盯着他看了几秒,都没能在男人那双眼底里察觉到丝毫情绪,终是勉强放松姿态,后退一步:“请吧。”
  他就像是一个没有情绪的精致人偶,做什么说什么都由人工输入,而他只负责输出而已。
  虽然外壳好看,但却毫无人气。
  裴鹤之旁敲侧击道:“听说我哥在的时候,他身边的大小事都由你一个人打理。”
  大概是提到了裴尚泽,顾念寒的神情微变,指节微微缩紧,但转瞬便恢复如初。
  他轻轻地嗯了一声,顺手将门打开:“这里是您的书房。”
  “很好看。”裴鹤之嘴上这样讲,却不曾浏览片刻,眼神从始到终都没有从顾念寒身上移开,“裴尚泽很信任你?”
  这一次顾念寒并没有回话。
  他似乎很不喜欢别人提及裴尚泽,薄唇紧抿,周身气质愈发冷冽。
  他一声不吭地从书房前走开,走向了类似主卧的位置。
  “这边是您的卧室。”
  室内被打理的井井有条,桌上摆着花草,是一盆新鲜的百合,生机勃勃地立在那里,看得出来是被人精心收整过。
  顾念寒走入卧室,自然而然地拿起水壶,给桌子上的花浇了浇水——显然这些对他而言已经轻车熟路了。
  他身着西服,腰背笔直,偏偏腰肢极细,恰到好处的将腰线勾勒,好像轻轻一握便可将其折断。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看似纤弱的人,曾经一夜间灭掉了敌对组织五分之三的兵力,若非是他,像裴尚泽那时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辈,在这个位置上不可能安稳坐数年。
  裴尚泽养着职业杀手“黑雁”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他还活着时,顾念寒是他手里最锋利的剑,座下最忠诚的狗,手底下早已不知道为主人杀了多少人,更不知道裴尚泽究竟给了他什么好处,他竟然依旧愿意继续为裴家效忠。
  裴鹤之眼神沉凝,他的目光落在顾念寒那双在手套跟衣袖间隐现的纤细手腕,以及曲线漂亮的后颈。
  几缕未曾修剪的黑发垂在颈上,裴鹤之靠近他,大概是离近了,他隐约嗅到了一丝甜香,一时无法分辨究竟是花的芬芳,还是从顾念寒身上散发而出的。
  裴鹤之阴差阳错地伸手,捏住了他的黑发轻轻揉搓了一下。
  指节不经意间触碰到肌肤,顾念寒细微地哆嗦了一下,猛地转身,一掌拍掉了裴鹤之的手。
  “磅——”
  花瓶掉在地上,即刻摔的四分五裂。
  男人那双冰块般的眼眸里终于出现了裂痕,他貌似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瞳孔不自觉地收缩,肌肉绷紧,目光里带着排斥与恐惧的意味。
  裴鹤之没有想到他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微微一顿,他从容地收回手,勾唇笑道:“我只是想说,你的头发有些长了。”
  顾念寒也跟着怔了几秒,他眼睫一颤,隐去了眼中的惊恐,再度恢复成了那副波澜不惊的冷漠。
  “抱歉,我有些洁癖。不喜欢跟外人肢体碰触。”
  顾念寒低声讲完,并未再留意裴鹤之的神情,而是垂头看了一眼碎在地上的花瓶,不动声色地叹了一口气:“您先出去吧,我负责打理。”
  他从裴鹤之身旁擦肩而过,脚步匆匆,似乎是准备去拿整理物件。
  裴鹤之突然开口:“你是一个Omega?”
  那人的脚步明显顿了一下。
  顾念寒声音平静:“我是一个Beta。”
  他转过头来;“怎么了?”
  裴鹤之沉默了一两秒,随即展颜一笑:“没事,我也是。”
  顾念寒冷漠地注视着他,点了点头,无声走出了卧室。
  裴鹤之依旧站在窗前,手指顺着桌面滑过。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对方走出房间,目光一点一点沉下,似乎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眼中闪烁出奇特的光彩。
 
 
第3章 用来拿刀的手
  已经很久没做这个梦了。
  好痛。
  浑身都像是被车辆巨轮反复碾碎,又好像是从滚烫的油锅里捞出,伤口处皮开肉绽,疼到浑身都在哆嗦。
  顾念寒睁开眼,雨水顺着被打湿的发丝淌下,混杂着血水一路滚入眼底。
  他费力地从倒塌的建筑物中挣脱出,头顶的钢材斜**地面,若不是有这个东西护着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